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一章 移动的群星

    “嗒,嗒。”

    慢步走着,乔修亚来到了王座的侧面,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与伊斯雷尔一起俯视大地。

    这里是距离地表一万两千米的高空,瞭望台已经完全展开,由老法师设计的浮空悬翼正在汲取周围的元素力量维持稳定的悬浮,四排金属与水晶锻造的叶状飞翼散发着朦胧的彩光。再往上,便是稀薄的大气,在那里只有以太元素游荡,诺查丹玛斯也来到战士的身旁,三人一起注视着已经被拉伸至极限的地表世界。

    在这里能够眺望大半个帝国,森林、沙漠、沼泽、山脉、平原,在这广袤的国土上拥有几乎所有种类的生态群落,即便是裸露的熔岩区也能在风蚀沙漠周边找到踪影而无论在哪里,都能看见星星点点的城市灯火,智慧生命生存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有了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比这更加古老,数以亿计算的人类在这块大陆上繁衍生息,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真是疯狂。”

    注视着世界,乔修亚开口了,他说道:“一个几十岁的老男人说要监管四分之一的人类,并扬言要铲除所有压迫和罪恶……他以为他是谁?”

    “正如你所言,这只是一个疯狂的老男人,和他老师一起做的梦。”

    王座之上,伊斯雷尔发出了低沉的声音:“清除第一批罪人之后,诺查丹玛斯老师将会在整个帝国普及义务教育而学校就建立在那些领主和黑暗原本的府邸与巢穴上,他们的财富皇室分文不取,将全部用在这方面上面。”

    “再等到巴尼尔和威廉两位大师正式受聘为我国特研所导师,进一步简化信息终端的材料和构造,它也会成为帝国子民的标配,16岁成年后在各地政府登记信息将会成为全新的成年礼贵族仍然存在,但是特权来源于贡献,他们可以奢侈挥霍,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和功劳。”

    “我们不会展开大屠杀……我们会维护社会的稳定。”

    一旁,诺查丹玛斯轻声道:“伊斯雷尔只会处死犯了罪,但却没有受到惩罚的人,普通的民事刑事案件他都不会插手,那是属于执法部门的工作,而我将会尽可能的培养出大量拥有正确价值观,世界观的年轻人……伊斯雷尔不可能永远坐在这个位子上,他们将会成为新社会的支柱。”

    皇帝和老法师谋划了许多年,但是一直因为第一步都无法走出而困顿在帝都无法行动,但是现在,机会来了,拥有信息终端与浮空战舰,他们的影响力可以覆盖到整个帝国,这两个人知道,旧社会是极难改变,甚至无法改变的,所以两位传奇强者便粗暴的使用自己的力量,将旧社会彻底镇压,毁灭,然后从头建一个新的。

    而这一过程只需要三十个三十天。

    疯狂到了极点,这种速度,除了魔法与剑的世界,除了拥有可用一己之力,镇压千万大军的传奇强者的世界外,无论哪里都办不到。

    乔修亚默然不语,而王座上的伊斯雷尔微微转过头,他看了一眼战士,于是严肃的表情微微变化。

    皇帝用奇怪的语调道:“你笑了。”

    “拉德克里夫卿……你居然笑了。”

    一边说着,伊斯雷尔的嘴角一边上扬,他先是哼了一声,然后低声笑了起来:“你刚才还说我是个疯子乔修亚,你比我更疯狂!”

    而一旁,乔修亚的确在笑,他笑的挺开心,很自然,不是嘲讽,也不是刻意的做作。

    “疯子也并不是全都是坏人。”

    他如此说道,战士微微闭上眼睛,他双手抱在胸前:“大家都会做梦,梦里的东西千奇百怪,但你们两个是为数不多想要去实现梦中事物的家伙,更是稀少无比,能够完成梦中事物的家伙。”

    或许是因为来自星际时代的傲慢,在乔修亚原本的概念中,迈克罗夫世界的强者的实力足够强大,但在其他方面都不过是魔法封建时代的人,可从老教皇那句‘你理解光吗?’开始,一直到后续东海贤者的‘质灵转换’,迦兰诺德的‘生命造物’,所有的一切都大大出乎乔修亚的预料之外,,一直到现在,伊斯雷尔与诺查丹玛斯联手,准备再造新社会,直接将一个封建领主时代的帝国,直接提升到现代文明社会的地步。

    每一位传奇强者的理念,都令乔修亚为之惊讶惊喜,他们的眼界并没有被时代所束缚,反而走的很远很远……他们不仅仅自己有着梦想,还希望别人也有梦想

    伊格尔为了维持世界的秩序耗费了一生的时光,而以他的实力,毁灭整个世界大概只需要五分钟,迦兰诺德大可不管精灵,自己走最适合自己的自然之路,但她还是决意与整个种族一起朝着未知迈步,诺查丹玛斯和伊斯雷尔更不用说了,一个皇帝,一个皇帝导师,皇家法术协会会长,还都是传奇强者,他们原本就是最大的剥削者,最上阶级,没有任何人能够压迫他们,但这两人仍然时刻思考着如何让所有人都得到真正的解放。

    “听着,伊斯雷尔,诺查丹玛斯。”

    睁开了眼睛,乔修亚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为肃穆,他转过头,看向两人,战士一字一顿,用最为严肃的语气说道:“我相信你们的决心,也不认为你们会马上被腐蚀……但是一个人不可能永远正确,两个人也会被产生迷茫哲人王不存在,永远公正也是,正如大地母神一般,神也有着私心,帝国和它的亿万子民不是你们的玩物,用来玩一场‘集权社会’游戏的玩具,所以,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

    说到这里,乔修亚顿了一下,他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我会把你们打醒的,假如你们的梦偏离了你们原本的轨迹。”

    “呵……哈哈哈哈哈,有你这句话,实在是太好了!”

    而一旁,听见乔修亚的话后,伊斯雷尔却是真正的大笑出声,他已经没有眼泪,也不会因为难以呼吸而捧腹,但他依然做出了这个动作,只因为得到了认同。

    这样,我就可以放手大干一场。

    就算出现了错误,走向了岔路,也有足够有力的朋友前来阻止我,乔修亚,你的这份保险,可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啊!

    而乔修亚也笑了起来,三人大笑许久之后,伊斯雷尔和诺查丹玛斯收回了脸上的笑容。

    “你说的不错。”皇帝看着乔修亚,他微微点头,欣慰的说道:“拉德克里夫卿,我不可能永远‘正义’,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偏离了自己的道路,那么请务必过来打醒我。”

    “这正是我们叫你前来的目的。”

    ……

    东班尔特高原,诺查丹玛斯与乔修亚在流动的虹光雨水中漫步。

    “污染很严重了,高强度的魔力辐射会将这片土地侵染的寸草不生,沙漠化是可以预料的事情,甚至晶化都有可能发生。”

    看着魔能机械喷吐着彩虹一般的魔晶石粉尘,乔修亚扫了一眼地面上流淌的污水,然后继续自己慢悠悠的步伐:“我倒是忘记了工业化必有污染。”

    “特研所设计了一种特殊的史莱姆,它能吸收这种特化的混杂魔力,一个半月后大概能正式投入使用。”

    和乔修亚一起在雨水中漫步,诺查丹玛斯摸着自己的胡子,他的目光悠远:“而且我和伊斯雷尔挑选东班尔特高原,正是因为这里渺无人烟,就算污染严重,也暂时影响不到人口密集的平原区。”

    “你就放他一个人在上面?”

    “他又不是随时可能失控的炸弹,就让伊斯雷尔一个人冷静冷静吧,他还没驯服神性呢。”

    两人随口闲聊着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其中的内容从远东群岛正盛传的海贼王宝藏一直到西山某个家族错综复杂的家族关系哥哥娶侄女,女儿嫁给父亲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为了血脉的纯正,那些术士家族从不在意伦理。

    “贯天白塔和我们有过研究,如果只是为了保证血脉百分之百的纯正,只需要通过死灵学技术进行克隆就好,没必要**的。”

    诺查丹玛斯摇头点评道:“近亲交配诞生的子嗣有一定可能会是低能儿,实际上,西山之所以这么混乱,就是因为没有几个术士家族能持续出产可以一统大陆的天才。”

    “说来我一直奇怪,戴尔蒙德家族中的龙血也就罢了,那些妖精血脉是怎么来的?”

    谈起血脉方面的问题,乔修亚也是忍不住啧啧了几声,不过他也想起了戴尔蒙德家族当初也是西山的一员,只是在纪元初期就带着领民来到了北方,然后居然成为了这片土地的统治者:“我的意思是,爱情当然无关种族,可是大小……”

    “你真的以为他们会**?”

    顿时,诺查丹玛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毕竟是个老头子,对这方面的话题没什么顾忌,老法师先是憋了一下,但还是笑了出来:“所谓的妖精血脉,只是说他被妖精凭依过你知道妖精是纯粹的能量之躯吧?他们的结合是在能量和灵魂方面的,那样可以大大的提升双方的战斗力,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被凭依过的人,灵魂和能量自然会产生变化,变得与妖精类似,进而达成类似血脉传承的效果。”

    原来是女武神的那一套!乔修亚瞬间就明白了所谓的凭依是怎么回事,这么说来,到也真不奇怪,妖精就是这么随便的种族,无论是性格还是繁衍方法,真的是简单随性,这么说来,那个被妖精喜爱的六皇子,说不定就是完全继承了这种凭依变化的血脉。

    两人继续走着,离开了天启基地的范围,乔修亚停下了脚步,他说道:“好了,大师,就送到这里可以了,我自己会飞回去的。”

    “那可非常远。”

    “对你我而言并不而且偶尔看看风景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就在乔修亚打算一步迈出,起身离开的时候,诺查丹玛斯却忍不住开口说道:“等等。”

    乔修亚转头看向老法师,没有说话,他的表情平静,目光也没有波动,谁也无法看出他正在想什么。

    “乔修亚……你对我和伊斯雷尔的选择怎么看?”

    迟疑了一会,老法师还是痛快的问出了这个问题:“你虽然认同伊斯雷尔,但只是相信他而已,你并没有说出对我们计划的看法……无论对错,你是的的确确的强者,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建议。”

    “看法吗?”

    乔修亚眨了眨眼睛,困惑了一瞬,但很快,他给出了回答:“无所谓。”

    “无所谓?!”

    “嗯,无所谓。”

    乔修亚点了点头,但是诺查丹玛斯却难以接受这种回答,他皱起眉头,向前走了一步,他极其严肃的问道:“这就是你的回答?无所谓?这事关北方帝国所有的子民,事关亿万人的未来道德,秩序,善恶,正邪,一切都在里面!”

    “不,我的无所谓并不是不在意。”

    对于老法师的激动,乔修亚摇了摇头,他思考了一会,然后给出了回答:“听着,诺查丹玛斯,我不在意人类的未来怎么样,他们是在乌托邦中幸福安康,还是在反乌托邦中麻木不仁,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在这方面,人类应当自己审判自己,亦或是自己拯救自己,至于他们是自灭还是重获新生,我都不在乎。”

    仰头看着高空,夜空璀璨,无数明星闪烁于魔潮之光中,双月照耀天地,令整个东班尔特高原泛起一层薄纱银辉,乔修亚凝视着群星,他能够看见,在席卷多元宇宙的庞大能流中,有五颗星辰正在改变轨迹,它们正在缓缓移动,朝着迈克罗夫世界靠近。

    齿轮正在转动,河流正在流淌,因为大地的怨恨,群星移动它们的位置,只因它们想要如此。

    “善恶的立场,正义与否,对于真正的敌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无论是邪神还是深渊领主,都不在意人类究竟是集权还是民主。”

    看着移动的星辰,乔修亚的双眸中闪烁着银光,他轻声道:“对于它们来说,唯有毁灭与被毁灭。”

    诺查丹玛斯沉默的注视着眼前的战士,他头一次感觉到眼前之人是如此的陌生,又是如此的熟悉,对方究竟在思考些什么?他已经有些看不懂了。

    但实际上,战士的想法向来很简单。

    “你们是皇帝和他的宰相,需要思考人类的未来,社会的稳定,制度的持久……而我只是一个战士。”

    乔修亚不在注视群星,他低头,看向诺查丹玛斯,战士语气温和的说道:“我是一切混沌与邪恶的敌人,它们的死神,它们的毁灭。”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