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二章 黑夜将逝,白昼将临 (9000·卷末)

    来自遥远彼方的声音回荡,如同晚潮低鸣,叶海轻响,这声音仿佛一首歌,吟诵着无人可知的诗篇,以及不知如何感慨的哀伤。

    血月深渊中,难以言喻的声音穿透世界屏障,乔修亚与光齐齐转头,看向它传来的方向。

    那是迈克罗夫世界所在的位置,声音正是从那而来,血月中,巨大的光之人形微微歪头,祂疑惑的眨眨眼,战士怀中,小光不解的叮铃一声,它听见这声音,却不知道它说的是什么,只是那语调它很熟悉,很亲切,像是一个来自远方的长辈,正在嘱咐一些事情。

    不仅仅是血月深渊,其他世界内战斗的传奇强者们,虚空中正对峙的老教皇和龙神,甚至是无疆天界内的众神都听见这仿佛歌一般的声音,祂们也一样无人能听懂其中的蕴意,只能感受到这声音仿佛正在哀叹,感慨某些事物已经逝去,唯有东海贤者法伊娜微微一怔,在她的耳中,那亲切的声音转化成某种呼唤,仿佛是母亲呼唤孩子那般。

    迈克罗夫世界的尽头,远海之外的远海,大地神殿外,正在巨大岩石神殿前清扫地面尘埃的老祭司手握扫把的柄,怔怔的待在原地,他听见了许多,远比其他人更多的话语,他听见了哀叹,嘱咐,呼唤,自我的嘲弄还有迫切的渴求,他忽然想到什么,于是立刻转头看向大地女神的神殿,但神殿没有发光,女神的神像沉寂,背后的神祇已于不久之前彻底离去,想到此处,老祭司露出了苦笑,他放下手中的扫把,恭敬的对着神殿深深的跪下,然后开始祈祷。

    乔修亚缓缓降落,他站在自己刚才塑造的大陆之上,眉头紧皱的看向七神教会隔绝与血月深渊相连的封印处,他沉默好一会,道:“你能听见吗,光?”

    “叮叮铃铃。”

    光球膨胀一下,又缩小一下,乔修亚点点头,他仍然满脸疑惑:“听的见,但是听不懂……果然如此,可为什么?”

    相较于其他人的迷惑,乔修亚所不解的并非是这声音难以理解,与其正相反,战士之所以眉头紧皱,是因为在他的耳中,一切难以理解的声调与音符都自然而然的转换成他所能理解的话语:他不仅仅能听见,还能轻易的理解。

    那是一个无法言喻的声音,它仿佛如梦初醒,此时正在哀叹过去时代的逝去,正在嘱咐众生当小心谨慎,它的声音中满是自嘲与遗憾,并依次呼唤着自己子女的名字那些名字都晦涩难懂,犹如上古时期的神言与神名,但其中有一个乔修亚尤其熟悉,因为那正是大地母神的神名。

    除此之外,它正在迫切的渴求,渴求某个人的到来,那个声音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对整个多元宇宙呼唤,但是却无人回应……听见这呼唤,乔修亚突然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种温暖的感觉正在蔓延。

    战士一愣,他很熟悉这感觉是什么,那是来源于天青宝珠,圣贤传承的力量,燃烧着火焰的螺旋王冠印记开始在乔修亚的额头上浮现,不由自主的,他进入了燃魂之王的状态,火星随风飘散,令周围的花草和生命树生长的愈发茂盛。

    它是在呼唤圣贤……它正在呼唤我。

    短短一瞬,乔修亚已经知道问题的答案至于‘为什么是我’这种问题,战士已经不会去思考,倒不如说,为什么不是他?他是圣贤的传承者,燃魂之王,重燃火焰的世界拯救者,他是天命之传奇,乔修亚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强者本就应当是旋涡,将一切因果揽入怀中,唯一让他疑惑的是,为何这个声音的主人为什么世界意志,钢之蟒迈克罗夫会用这种语气呼唤圣贤和他?

    圣贤封印了世界意志,它们不应当是死敌吗?

    是的,乔修亚可以确定,这正是世界意志的声音,就如同初号和他当初所听见的一样,没有丝毫不同的声音,战士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一点。

    “即将被封印前的哀嚎?还是说它终于在濒临永眠前清醒了一瞬?”

    乔修亚心中涌动着种种猜测,但他心中已经做出决定无论如何,作为亲眼见证整个光耀纪元兴衰终结,并作为这个世界曾经掌控者的存在,钢之蟒迈克罗夫的呼唤绝不可能仅仅只是普通的嚎叫或者临死前的挣扎,而且就算是如此,它作为万物之母,人类也应当聆听这位伟大者的遗言,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想到此处,乔修亚开始迈步,腾空,朝着七神教会隔绝两个世界的封印飞去,小光被他抱在怀中,发出急促的叮铃声,它正在询问战士打算干什么,对此,乔修亚颇为随意回答道:“不知道。”

    “所以才要去。”

    怀抱这种这种情绪,乔修亚来到曾经链接两个世界的时空裂缝,现在的七神教会封印之前。他伸出手,银色的光辉对着圣光闪动,作为能与万界祭祀场意志直接联系的人,乔修亚是唯一一个能够自由进出所有被当做陷阱的世界的存在,原本的计划中,他将会在光的帮助下对付完属于自己的那个对手后,直接前往其他世界,协助其他迈克罗夫世界的传奇强者剿灭所有外来入侵者。

    但是现在,根据万界祭祀场统御意志发来的回馈,乔修亚发现迈克罗夫世界的传奇强者并没有陷入劣势,自然导师甚至正在和那不知名的巨兽聊天,再加上一共有三位传奇来到战士所在的世界,让其他人的压力大大减轻,老教皇也与圣山战舰合流,稳稳的挡住了五色龙神的进攻,情况一片大好,他无需出手救场。

    所以,圣洁的封印在钢之力的侵蚀下出现一个足以让一人穿过的小洞,乔修亚干脆利落的穿过时空裂缝,回到迈克罗夫大陆。

    而就在战士踏足这个世界,来到阿诺斯之渊海域的那一瞬,突然,大地震颤,海水翻腾,所有正于封印处镇压世界意志的传奇强者们猛地感觉自己手上一松,他们发现原本正在极力反抗,想要掀翻封印的钢之蟒突然停止了抵抗,这过于强烈的反差甚至让他们差点没把握好镇压的力道而同一时间,乔修亚感应到了,有一个异常庞大的意志以再也无法反抗封印为代价,强行来到了他的身前。

    世界意志选择放弃抵抗,正在引导无疆天界落下的剑圣感觉自己承受的压力轻了不少,可原本用于镇压,封印还有对抗的众多符法阵也都因此失去了作用,以此为代价,放弃一切的钢之蟒将在封印法阵自我调控完成之前,将获得短暂的自由。

    而乔修亚此时,正随同那个庞大的意志一起,顺应着整个自然的能量循环,进入了他熟悉的世界内侧。

    钢之蟒居住的世界。

    乔修亚曾经数次进入这里无论是卡尔利斯还是群星,无论是伊尔格纳还是格兰蒂亚,他见证过复数世界意志,并在此处与它们相谈甚欢,但迈克罗夫,这个战士所居住世界的世界内侧,他却从未见过,来到过。

    此时,乔修亚仰视头顶辽阔的星海穹顶,他看见原本应该璀璨无比的星空闪烁着黯淡又斑驳的光芒,随后,战士低下头,他看见周围深灰夹杂着黑的大地广袤却毫无生机。

    在乔修亚的两侧,寓意着‘过去’与‘未来’的两条时间长河中泛起浑浊污秽的水泡,黑红与褐色交杂的光芒在河流中闪烁,死寂混沌的气息从中传来,寓意着终结即将来临。

    战士沉默的注视着这两条河流,并顺着着他们流淌的方向和起源向前看去然后,乔修亚便看见了,一头通体漆黑的巨蟒盘绕在前方,用闪烁着深红色光芒的双眼凝视着他。

    灰色的颗粒在大气中弥漫,仿佛雾霾一般遮蔽光芒,侵袭大地,钢之蟒迈克罗夫的身躯大半被这浓厚的雾气遮蔽,它原本银色的躯体现在满是黑色的腐朽痕迹,就如同铁锈污垢那般,让它通体漆黑。

    此时,钢之蟒用失望的眼神看着随着它来到世界内部的乔修亚,许久之后,它才轻声道:“你不是祂……你不是圣贤,你只是祂的继承者。”

    “祂是不在了,还是已经离开?”

    沙哑的女声从巨蟒的口中传来,能感觉到对方无比的疲惫,乔修亚仰视这头通天彻地的巨蟒它远比任何一个世界意志都要大,唯有群星世界的星海意志能勉强匹敌,钢之蟒迈克罗夫头顶黯淡的星河,身躯盘绕在一起,仿佛一座横跨星海的黑色山脉,它占据了整个世界内侧的三分之一,整个空间都仿佛因此而变得狭隘,令人窒息。

    对于钢之蟒的询问,乔修亚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祂离开了,前往多元宇宙的深处,寻找秩序和混沌的答案。”

    “是吗,祂走了……”听到乔修亚的回答,黑色的钢之蟒缓缓自语道,它的语气听不出失望,甚至听不出愤恨,世界意志叹息一声:“果然,我们最终失败了。”

    就在钢之蟒说这话时,乔修亚怀中的小光突然不适的晃了晃它也被战士带着进入了世界内侧现在,小光看上去很不舒服,而钢之蟒迈克罗夫微微低下头,它颇感兴趣的看着光球:“一个初生世界意志的子体……你居然随身带着它?圣贤和祂的传人总是这么奇怪。”

    “继承者,帮它抵挡一下周围的混沌气息。”

    乔修亚并为等钢之蟒说完,就敏锐的发现整个世界内侧迷茫的混沌力量,就在对方看开口的刹那,他已经为小光制造了一层钢之力护盾,等到迈克罗夫话毕之时,战士已经抬起头,面对庞大无比,仿佛随时都能将自己碾碎的通天巨蟒,乔修亚仍然紧皱眉头,然后朗声问道:“世界意志,万物之母您不是因大地女神的堕落而与众神和圣贤敌对吗?正因为您要毁灭世界,所以我们才要将您封印。”

    “为何此时,你在提起圣贤时没有丝毫恨意,面对我这个圣贤传承者也没有半点出手的意愿?”

    这正是乔修亚此时心中最想询问的问题回迈克罗夫世界之前,他都已经做好了要与众多传奇联手对阵世界意志最后反扑的准备,即便是被拉进世界内侧,他也毫不惊讶,因为这也在乔修亚的预测的范围之内,唯有对方这个态度,才是战士无法理解的:钢之蟒应当表现出自己的愤怒,它应当如此那些记忆碎片一样,诅咒人类与所有众生,它应该和之前那般,即便是自己沉寂,也要呼唤多元宇宙中的强敌前来毁灭迈克罗夫明。

    正因为这如此矛盾的前后对比,所以他便直截了当的询问出口,没有半点委婉和迟疑。

    “你是说,我的疯狂吗……呵,的确是无比疯狂的行动,在混沌的影响下,我都已经不再是我了。”

    对于乔修亚的询问,巨大的钢之蟒昂起头,它头顶黯淡斑驳的星空,暗红色的双眼中有着黑色的气息蔓延,迈克罗夫沉默了好一会,它仿佛正回忆过去,思考当时的想法,十几秒后,它才用淡淡的声音回复道:“虽然对你们这些后来者而言比较难以理解,但那时,圣贤与我只是想要做一个实验。”

    “实验?”

    乔修亚下意识的重复了一次这句话,因为预感到自己即将得到一个颠覆性的回答,他不禁向前踏了一步,再次询问道:“什么实验?”

    “是的,实验。”

    巨大的黑色巨蟒闭上眼睛,它用淡薄的无以复加的语气道:“一个如何‘转换混沌’的实验。”

    伴随着钢之蟒迈克罗夫的平静叙述,隐藏在黑暗中的历史另一面被缓缓揭开。

    千年之前,最终之战过后,那时苍穹崩碎,大陆沉没,迈克罗夫世界四分五裂,无论是天地还是诸洋都陷入了无法形容的混乱,在战胜了所有敌人之后,疲惫的诸神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濒临毁灭的故乡,祂们对此无可奈何,有的想要离去,有的想要留下,而在圣贤沉默的支持下,众神决定留下,缓缓修复自己的故乡。

    而就在那时,圣贤前往世界内侧,祂找到了刚刚从沉眠中苏醒的钢之蟒,和对方探讨有关于世界未来的问题。

    “那时,圣贤面露迷茫,祂似乎是向我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祂说,我们不能对混沌一无所知,我们必须了解我们最大的敌人。”

    迈克罗夫如此说道,它的语气即便是事关圣贤和自己都同样平静,唯有在念出混沌这词时,才会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波动:“我们与众多邪神战斗了无数次,但无论怎样都无法找到它们诞生的原因……我们知道,邪神是从混沌中来,它们是一个世界毁灭后的残骸,但为什么世界的残骸会成为邪神?它们又从世界的毁灭中得到了什么力量?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钢之蟒迈克罗夫的声音沙哑,仿佛是一位重病已久的女士,但它的话语却并不虚弱,反而相当有力,此时世界意志似乎正在复述圣贤的话,它一句又一句的问道:“我们怎样才能了解邪神的起源?邪神是否可以人工制造?倘若可以,我们是否可以将邪神的姿态逆转,让它们重归秩序的怀抱?”

    “混沌和秩序如同对立的两极,一端是黑暗,一端是火光,一端被点燃,成为新的秩序之火,一端渐渐熄灭,重归无序的混沌多元宇宙的循环便是如此,我们是否可以重现这一过程,人工的转换秩序和混沌?”

    在钢之蟒一次又一次的反问中,过去的影像仿佛有了新的解释圣贤与迈克罗夫在世界内侧的深处展开了一场针对秩序与混沌的讨论,他们想要探索其中的原理,寻找到两者间内在的联系与脉络,直到最后,濒死的钢之蟒和圣贤决定,以自己为试验来进行一次尝试,它将尝试转换混沌,依靠自身的力量达成两者间的循环。

    这是唯一能够拯救世界的方法了,如果不这么做,即便是大地母神与其他诸神牺牲,也只不过暂缓毁灭的到来,因为祂们本身也不过是世界的一部分,祂们的牺牲相当于拆了东墙补西墙,只有引导全新的外界力量,才能彻底的修复迈克罗夫世界遭受的创伤。

    “意思就是说,当年,是您与圣贤一齐决定的?”

    听到这里,乔修亚面露一丝震惊,他疑惑的问道:“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成为最后那样?”

    “因为我没有扛过混沌的侵蚀。”

    巨大的黑色巨蟒轻声道,说到这里时,它赤红色的双眼中闪动着难以形容的光芒:“我疯了。”

    当实验失败,火焰熄灭,一切便都陷入了无可挽回的深渊,钢之蟒与圣贤大胆的行动对这个世界造成了深重的创伤,混沌之潮差点席卷大陆与诸洋幸亏大地女神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一点,并将所有的混沌之潮拦住,不然迈克罗夫明早就在千年前覆灭,再也没有任何延续的可能。

    而接下来,疯狂的钢之蟒差一点就身化邪神或许是整个多元宇宙中,第一个由明和世界自己制造而出的邪神那时,它诅咒万物,诅咒自己,诅咒能够诅咒的一切,最后被疲惫的圣贤连同诸神一齐镇压在世界的核心,受到混沌的影响,没有提防的诸神也陷入了混沌的内乱,祂们相互之间发起战争,无数本应活下来的神明因此陨落,宣告光耀纪元的终结。

    不过,却也正因为如此,因为诸神逝去,秩序的神力在大地上溢散,原本濒临死亡的世界因此重现了些许生机,微弱的火焰燃烧着在整个大陆上弥漫的混沌,延续着微不可查的秩序之光,而被保护起来的诸族在三百年后,所有混沌都消失之时打开了庇护所的大门,重新回到了这个重生,却依然脆弱的世界。

    乔修亚沉默的听着钢之蟒叙述过去的一切,他没有发表评论,直到对方停下叙述时,战士才吐出一口气,缓缓道:“我知道了……这或许的确是历史的另一面,但是为什么,万物之母,你为什么会突然从混沌的疯狂中清醒?你为什么想要再次见到圣贤,呼唤着祂还有祂的传承者?”

    钢之蟒并没有回答乔修亚的问题,它只是静静的注视着战士,身上漆黑的鳞片上闪烁着丝丝缕缕圣光的痕迹,很快,乔修亚明白了原因。

    是封印,源于迈克罗夫众多传奇还有诸神的封印。

    来自无疆天界,星坠纪元新神们的神力汇聚在一起,自世界的外侧压下,众神的力量在镇守四方的传奇引导下直击钢之蟒的封印之处,强烈无比,来源于圣贤的圣光照彻一切黑暗,在被彻底封印的前夕,陷入混沌的世界意志从痴愚中苏醒,它拾回自己的智慧与理性,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它选择寻找圣贤和祂的继承者。

    至于为什么要寻找圣贤,为什么要寻找圣贤的传承者,答案很简单。

    “我要告诫圣贤,告诫你们不要妄想利用混沌的力量了……那是不可被理性与智慧掌握的东西,它们只能被火燃烧,然后化作钢的余烬,除此之外,一切利用的方法都是错误的,没有任何理性存在能够抵抗混沌的侵蚀,那是从存在本源而来的侵蚀。”

    垂下头颅,庞大无比的黑色钢之蟒与乔修亚对视,它的身上传来死寂腐朽的混沌气息,浓郁无比的腥锈味在世界的内侧蔓延,世界意志顿了顿,然后用疲惫带着自嘲的语气轻声道:“死的就该死,灭的就当灭,来源于尘土的复回尘土,万物自余烬中来,也必将回到余烬中去……我早就应该在千年前死去,如果不是为了拯救我,一切都不会发生。”

    “世界并不需要意志,正如你与如今的万物一样,无需我也能茁壮成长我如果能早点选择死亡就好了。”

    世界意志的声音越来越小,它沉默不语,仰视着已经黯淡的星海穹顶,世界内侧这腐朽堕落的景色印证着它的话语即便是一个世界意志也难以抵御混沌的侵蚀,就好比最纯净的净水,在滴入一滴墨后也不可能还是净水了,秩序与混沌之间就是这样的关系。

    “你说的很有道理……也能解释很多疑问,但你仍然要被封印,这是不可更改的事情。”

    钢之蟒陷入对自我深深的感慨,但听到这些话,乔修亚并没有任何触动,他怀抱着被钢之力护盾保护的小光,面色如往常一般冷静乔修亚对着这横跨星海的巨蟒缓缓摇头:“我们不能相信你,万物之母,你已经被混沌感染过一次,疯狂过一次,谁知道这次又会怎样?”

    战士的话毫不留情,他不是那种听一个故事就会被感动的人,的确,钢之蟒说的或许都是真的,但那又怎么样?光耀纪元已经结束了,众神绝不可能放弃对它这个世间最大不稳定元素的封印,世界意志注定要离开迈克罗夫世界的舞台。

    “没有关系,我从未说过让你们放弃封印。”

    但是,对于乔修亚直截了当的怀疑,钢之蟒却没有任何愤怒的情绪,它看着战士,甚至面露欣慰的笑容,双眼中闪烁的红光也明亮了不少。世界意志低头,温言道:“我不需要你们的相信,孩子。”

    钢之蟒迈克罗夫舒展着自己的身躯,它的躯体庞大,但每一寸都被混沌所侵染成深沉的黑,原本钢之蟒银白色的躯体整洁而洁净,它们应该是这世间最后一个被混沌侵蚀的存在,可是因为千年之前的事件,它却比自己的子民更早被污染世界意志环视世界内侧,它的目光仿佛能透过黑暗的空间,看见如今的迈克罗夫世界。

    注视着世界,钢之蟒轻声道:“我之所以在最后一刻挣扎着苏醒,并不是为了为自己的错误辩解……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我们走过了多少沟壑与艰途,击碎了多少高墙与阻碍只是想要告诉你们,你们的先祖究竟付出了多少血和牺牲,才得到了这个简单的结果,还有你们生存的现在与未来。”

    “孩子,不要相信,同情,怜悯任何混沌,你们要沿着火焰的光芒行走,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你们现在的道路,我不知道有没有错,但尽可能的前行,只是一定要记住,不要走上我们的老路,它是没有出口的死路,我们用生命帮你们验证了这个错误。”

    伴随着远方封印处的符法阵重构完毕,钢之蟒身上的混沌气息越来越厚重,圣光重新开始冲刷封印,令世界的内侧开始逐渐崩碎,这个自创世之初便存在的古老空间与世界意志一起渐渐的在圣洁光芒的冲击下变得扁平,来源于圣剑米斯特汀的力量将一切都一视同仁的化作纯粹的二维被这力量所侵蚀,钢之蟒一点点的被拉伸,最后,只能听见微不可闻的呢喃声传来。

    “再见,孩子。”

    封印再次降临,黑暗的世界内侧无声消逝了。

    天空之上,半个苍穹的空间凸起,能够看见,仿佛没有穷尽的圣光顺着脉络在世界的上方蔓延,一个巨大无比的位面彻底的融入了迈克罗夫世界,它悬浮在西部山脉的正上方,一道通天彻地的圣洁光柱联通它与大地,因为它的存在,圣歌与祈祷声伴随着白色的光与风朝着整个世界传去,今日注定将被铭记史册,因诸神将行于人世,因天界重新降于凡间。

    而在这降临的天界之下,昔日的万物之母彻底陷入沉寂,它不再反抗,接受了自己的结局,封印被一层又一层的加固,钢之蟒迈克罗夫将堕入名为平面的地狱,用来偿还千年之前的过错。

    第七深渊,以太巨龙发出了不满的吼声,它在察觉到万界祭祀场的封锁消失后,便不顾身后贤者的追击,直接穿透虚空离开了深渊,它留下停在原地,心中仍有些许怅然的法伊娜,和一片熊熊燃烧的沸腾熔岩海,朝着自己的舒适的巢穴回归。

    死寂世界,矮人神匠从融合的山脉中走出,他眉头紧皱,看着世界下方巨大,贯穿了世界的空洞利维坦被他召唤出的钢铁巨人压制,但就在万界祭祀场的封锁解除后,那虚空巨兽便直截了当的穿透地幔,从世界的另一侧逃回了虚空,老矮人颇为苦恼的挠了挠头,最后选择一屁股坐在山峰的顶端休息休息。

    自然领域,迦兰诺德与山岳巨兽沉默的看向迈克罗夫世界所在的方向,两者之间没有争斗,她们静静的感受着自远方传来的圣光波动,自然导师面色平静,却不知道心中究竟是什么想法。

    虚空中,五色龙神早已离开,在确定自己无法突破伊格尔和圣山战舰的封锁后,这位神祇只能选择退避而这一次的退避,或许就是永远,解决了最大的隐患,空出了手的诸神将不会留给任何外敌机会,早就上了黑名单的五色龙神只要还敢再次出现,等待他的便是七神联手的围攻。

    迈克罗夫大陆的四方,世界意志的封印所在地,众多传奇强者舒了一口气,这一次的行动调动了整个世界的力量,它看似简单,实际上每一环都不能出现错误万界祭祀场的时空传送要有效,伊格尔要能拦住五色龙神,拦截的传奇强者要挡住每一个敌人……在这片时空界域之外,还有其他传奇正在巡逻,他们警惕的监控着时空的每一个细节,不让任何企图占便宜的明和存在得逞。

    阿诺斯之渊海域上方,乔修亚缓缓降落在海面,因为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质量和磁场,所以海面并没有掀起堪比海啸的波澜,战士怀抱小光,他环视着这片辽阔的大海天空之上万里无云,阳光被空气中的粉尘折射,化作了碧蓝的颜色,而大海倒映天空的色彩,纯净的海风吹过,令世间一片清朗。

    默默无言,乔修亚无话可说,也不需要说什么,他低下头,注视着海底深处的地壳,注视着地壳之下的地幔,战士的目光穿透万物,看向地心的中央,在那里,有一团圣洁的光芒闪烁,无疆天界的圣光再次化作永恒的封印,如果不出意外,即便是万万年之后这光芒也依然存在。

    【我并不是为了为自己的错误辩解……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我们走过了多少沟壑与艰途,击碎了多少高墙与阻碍只是想要告诉你们,你们的先祖究竟付出了多少血和牺牲,才有了如今的现在。】

    结束了。乔修亚如此想到。

    混沌的遗毒与世界的意志被封印于此,消逝的过去和黑暗的历史被埋藏至最深,星坠纪元将光耀纪元最后的一块残骸埋葬,迈克罗夫人仰望星空,他们前辈历经磨难,命运多舛,而他们也不逞多让魔潮卷过群星,星光黯淡,邪恶将临。

    可即便如此,纵然终末迫近,前行的道路上已是扭曲的旋涡,也没有人任何会选择止步不前,伴随着光耀纪元最后一位存在被永恒的封印,星坠纪元在卸下了名为过去的重负之后,终于能够看向未来开拓远方星空的时代已经到了,在最大的隐患被解决之后,所有人都能放开手脚,大展身手。

    乔修亚可以预见这一点,战士已经看见了迈克罗夫明重归辉煌的那一天……因为牺牲,因为从不止步,世界的外侧,万界祭祀场环绕着迈克罗夫世界转动,千百年来从无改变,群星旋转更替,火焰熄灭重燃,命运长河流向了另一个前所未有的轨迹。

    事情是自然而然地发生,就如同夜幕降临,白日西沉。

    明的重生与传承正是如此循环往复,光耀纪元彻彻底底的结束,而星坠纪元走出前人的阴霾。

    一切都是如此理所应当,正如同黑夜已逝,旭日东升。

    乔修亚看向初生的太阳,他怀中的小光跃出,欢快的在海风中飘荡。

    是时候眺望远方,走向未来。

    第十二卷,大开拓时代·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