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七章 地狱空荡荡 7200

    “看来这个养殖区的确正在抵抗着什么。 .更新最快”

    面对急速转换的穹顶灯光,以及刺耳尖锐的警报声,乔修亚表现的很平静。实际上,无论是面对如今这种意外状况,还是之前那些被当成牲畜屠宰的西伯雅人,乔修亚表现的都很平静,他至多为完全由人体物质制造的建筑和装饰感到惊讶,至于其他的,战士半点想法也没有。

    因为至今为止,他还无法确认这个世界的真相。

    灵魂傀儡一方的确做了许多匪夷所思,令人惊惧厌恶的事情,无论是洗脑技工,让他们数十年为一日的工作,死后也杀掉回收灵魂,还是将人视作材料来源,养殖屠杀,甚至收集其中的特异体获得灵魂和超能单元,这都是让身为智慧生命的乔修亚感觉不适和厌恶的行动……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决定性的证据,证明灵魂傀儡是恶的一方。

    听上去不可思议?但的确如此。前往过许多世界,尤其是格兰蒂亚世界的乔修亚知道,许多事情无法用‘对与错’来决定……倘若说,西伯雅世界是为了延续这个世界的存在,所以才收集灵魂燃烧,他该如何评价?再倘若说,养殖区中的都是克隆人,而在外界有着一批自然人运作着这一切,他又能多说什么?

    乔修亚是迈克罗夫世界的传奇强者,不是西伯雅世界的。

    为了生存,为了世界,秩序与文明会自己走出一条路,纵然这条路有多么匪夷所思与污秽肮脏,那也是他们的选择,来自异世界的降临者没有高高在上评价的立场。

    以上,都是能让战士勉强接受的理由,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燃起怒火,而是用淡漠的视角看待这一切。

    而现在,冲突产生了,与养殖区相对的一方出现,乔修亚打算去看一看情况。

    巨大的灵魂傀儡动身,它慢慢朝着发生了巨大爆炸的东部走去,这庞大的钢铁之躯一边走动,身体表层一边微颤,能够看见,乔修亚的体表有许多地方正在微调,一些零件和结构消失,另一些地方变得厚重。总的来说,乔修亚的躯体变得更加庞大,精密起来。

    在有着钢之力的情况下,战士无时无刻都在对自己如今的载体进行优化改造,每一次迈步,他都在变得更强。

    但是走到一半,乔修亚却停下了脚步。他皱起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

    “我现在的外表还是灵魂傀儡……和进攻养殖区的一方是敌对关系。就这样走过去,肯定会被当成敌人。”

    养殖区的所有存在,无论是灵魂傀儡还是被养殖的人都无法交流,而进攻的那一方说不定可以,乔修亚可不想错过这样一个绝佳的了解世界信息的机会。但改变自己的形象对如今的战士而言还是有点困难,他的躯体现在还不是液态金属,没办法自由变形,即便是能,谁知道那些进攻者能不能侦测出来?

    思考了几秒,乔修亚马上想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转头,回到维修区,乔修亚来到了第六维修间的大门前,他打开门,进入漆黑的维修间内部,战士走到无名技工的床前,然后微微蹲下,用手按在了对方的头颅处。

    下一瞬,位于灵魂傀儡胸腔中心的钢之碎片开始旋转,源于乔修亚的银色辉光,混杂着西伯雅碎片的紫青色光芒混杂在一起释放而出,然后顺着战士的手灌输到无名技工的身体中。在这一刻,伴随着无名技工的尸体表层泛起一阵朦胧光晕,庞大的生命力被钢之力转换而出,能够看见,对方头上那贯穿了大脑的伤口正在急速被修复,犹如时光逆流那般。

    数秒过后,无名技工头上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只剩下点点血迹残留,已经僵硬的尸体更是起死回生般变得柔软,胸腔处甚至能听见心跳声但乔修亚仍不满意,他控制着生命力灌输入这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顿时,无名技工那苍老的脸庞和苍白的头发都开始急速变化。

    肌肉鼓起,皱纹消失,白发脱落,黑发长出,十秒后,乔修亚看着几乎重生到少年时代的无名技工躯体,才感觉自己有点做过头了。

    “有点太年轻了……不过也无所谓,正好伪装成花园区的孩子。”

    复苏无名技工的躯体,用精神控制他来伪装成西伯雅人,去和那些入侵养殖区的家伙交流,这就是乔修亚的计划。

    技工的灵魂被乔修亚收入魂渊,那是一个虚弱而濒临破碎的灵魂,想要恢复到可以交流的地步都不知道要多久,更别说复活了,不过正好,乔修亚打算借用一下对方的躯体,假如在解决掉钢之蟒西伯雅的麻烦后这个躯体还存在,那么他不介意帮技工在这个年轻的**上复活倘若对方同意的话。

    到了乔修亚如今的境界,死与生,虚无与存在都并非是绝对的,他能复活死者,虚空造物,创造生命,他能投射质量,影响世界,再造生态圈,为一个普通人重塑躯体,重归灵魂,并非是什么难事,他还实打实的复活过好几个世界。

    床上,黑发的少年缓缓起身,他睁开了眼睛,眼神黯淡而死板。但很快,伴随着乔修亚投**神,少年的双眸中闪过一丝银光,他的双眼开始转动,顿时充满了活力与生机。

    “感觉还行。”

    控制着黑发少年从床上走下来,走了几步,战士感觉自己正在操控一个傀儡……一般来说,都是碳基生物傀儡机械,到他这里,倒是反过来了。

    乔修亚颇为痛快的接受了自己是机器人的事实。

    “衣服有点大,不过没关系。”

    利用无名技工自己的身体物质作为恢复活性的消耗,重归少年时代的躯体自然比起成年要小一些,令灰色的维修服有些过于宽大,不过在乔修亚的略微修改下,宽大的维修服就变成了和外面花园处的孩子那样的白色衣袍。确定自己的控制没有问题,乔修亚点了点头,然后便伸出手,将这个躯体放在肩膀上,走出维修间。他朝着花园区的尽头,东部养殖区走去。

    而直到这时,乔修亚才发现,花园区其实很小。

    这是一个被半透明的玻璃穹顶笼罩的半球形区域,直径至多五公里,除却最中心处的维修区,医疗区和花园外,绝大部分都是一些看上去莫名其妙的建筑,它们四四方方,没有门,也没有窗,这些古怪无比,千篇一律的建筑如同一块块墓碑耸立在花园区的外侧,占据了约莫五分之三的面基。

    不过,因为乔修亚能够看见电磁讯号与灵魂波动,所以他迅速的发现,这些墓碑一般的方阵建筑,应该是一个个为灵魂傀儡下达任务的信息中转站。

    而走到半球形的玻璃穹顶边缘时,乔修亚并没有看见门,于是他打出一拳,制造出一扇门,走了出去。

    而就在战士跨出一步,来到养殖区时,他感受到是迎面而来的燥热狂风,以及难以言喻的糟糕空气。

    “平均气温超过三十五度,而且这个空气微尘的密度……很容易得肺部疾病。”

    机械身躯的乔修亚无所谓微尘,但是作为他傀儡的少年身体却无法忽视,感受到强烈的不适,战士制造出一个屏蔽灰尘的无尘区才好了不少。

    一前一后,穹顶内外,花园区和养殖区,它们基本是两个世界。花园区中的温度在二十二度至二十四度之间,空气清新,几乎没有灰尘和病菌,光线明亮而令人舒适,而玻璃穹顶之外的养殖区,平均温度在三十五度以上,空气微尘极多,甚至可以说是到了空气污染的地步,病菌倒还算是在正常范围之内,但是光线黯淡昏黄,非常影响视力。

    此时,他严肃的环视周围,观察着花园之外的世界。

    养殖区和花园区之间,有一条无形的边界线,在这约莫五百米长的边界区内,什么东西和障碍物都没有,完完全全是一片空白,任何人都无法不引人瞩目的穿过这条边界线,而边界线之外,则是郁郁葱葱的植被庄稼,它们在高温的热风中摇摆,仿佛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环境。

    乔修亚调整着自己机械眼的聚焦,他能看见,那是一片片早就被调整和规划好,每个都四四方方的土地,每隔几块这样的土地,便能看见一条浑浊的水渠,它如同蜘蛛网,穿过每片土地。

    每一块土地都一模一样,至少在乔修亚眼中,它们的长宽都是近乎完全一致的,甚至,那些在土地上劳作的人也一样……战士能够看见,在最靠近花园区的那些土地上,有着一个个人影正在田地中巡视,似乎正在施肥,这些男性西伯雅人虽然面貌不同,但是行走的方式和动作都几乎完全一致,他们表情呆愣而麻木,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一致的灰褐色,同样简陋的款式。

    乔修亚没有停留,他提起脚步,顺着水渠朝着前方走去,他发现,即便是之前东部养殖区边缘发生了那么剧烈的爆炸,这些正在劳作的西伯雅人也没有任何反应,他们甚至对乔修亚的到来也没有任何反应,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劳作着,犹如一个个互相模仿的机械人。乔修看见,在农田的背后,有一间间建筑款式完全一致的四方房屋,每间房屋内,都有一个女性西伯雅人正在处理杂物,搬运整理好的庄稼,唯一不同的,就是偶尔有几个房屋中有幼童,而有幼童的女性则会照顾幼童,不会去工作。

    太平均了。

    这是乔修亚唯一的感受。

    一样的土地,一样的水渠,一样的衣物,一样的房屋……甚至就连男女比例也是平均的分配,一个男人配上一个女人,每个人都是同样的麻木不仁,眼神也同样的呆愣空洞,犹如行尸走肉。

    养殖区异常辽阔,除却种植植物之外,也有牧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乔修亚并没有看见自己猜想的人类牧场,在木栏背后,是一头头看上去像是河马,有着六足的肥硕动物,虽然放牧者同样是没有半点人类气息的西伯雅人,但至少,这不是最坏的景象,无论是无意还是有意,灵魂傀儡和它背后的存在并没有将西伯雅人当成肉食来源,令做好最坏打算的乔修亚舒了口气。

    当然,或许这原因仅仅是因为西伯雅人的肉并不多,不够营养也不好吃,仅此而已。

    此时,已经能听见远方传来的魔力闪光,至此,乔修亚也不在继续观察养殖区的情况,他稳住自己肩膀上的碳基傀儡,为他施展了一个防护屏障,然后朝着前方大步迈进地面凹陷,水流破开,伴随着空气被撕裂的爆鸣,方方正正的农田被乔修亚飞一般的掠过,仅仅是几分钟,战士便已经来到了战场的边缘。

    这里是养殖区的边缘,一条黑色,约有二十米高的宏伟墙壁延伸至视野的尽头,它将整个养殖区都包裹起来,看上去坚不可摧。但就是这样一条坚不可摧的墙壁,此时却被炸出了一个超过三十米的豁口,高温融化岩石造成的岩浆还在流淌。

    能够看见,城墙的内外都建设有众多防御工事,但这些防御工事全部都被击毁,乔修亚已经能够听见激烈无比的战斗声,他抬头,朝着战斗声传来的方向看去,顿时,他便看见了密密麻麻的灵魂傀儡大队,以及一小队与众不同的西伯雅人。

    灵魂傀儡大队数量超过五百,每个傀儡都有着近乎两米高,它们武装到了牙齿,浑身上下都装备有厚实的金属铠甲,有些傀儡甚至还手持坚固的反冲击盾牌。这些傀儡的手中都拿着不同的武器,最前方的是盾牌和金属刀剑,而后排则是各种类似熔炉射线发生器的魔导装备,它们的动作整齐划一,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进退有度。

    毫无疑问,这些傀儡的战斗力倘若放在迈克罗夫世界,足以与七神教会的炼金傀儡军队比肩,但此时,就是这样的一支傀儡大队,却被一支人数只有七人的西伯雅人小队完全牵制,只能勉强维持不被突破!

    位于后排的远程攻击傀儡同时举起手中拿的射线发生器,一道道各色的射线飞射而出,其中有金红色的熔炉射线,也有冰蓝色的凝固射线,甚至就连惨绿色的解离射线也有,这些威力惊人的射线攻击在超过三百台灵魂傀儡精妙的配合下源源不绝,几乎可以说是毫无间断,可是,随着西伯雅人队伍中的一个少女站出,她抬起双手,无数射线攻击就全数被一层闪烁着粼粼白光的护盾挡下。

    整个小队被一个半圆形的白色护盾笼罩,各种射线攻击落在它上面,却连一丝波纹都无法泛起,余波扩散,周围的地面或是融化,或是凝结,或是被彻底解离,但小队却安然无恙。

    傀儡不会因为攻击无效而影响士气,见状,远程傀儡们停止射击,而前排准备的近战傀儡则全部掏出武器,准备上前冲锋,而与此同时,随着护盾一阵波动,一个高大的白发西伯雅老人从白色的保护罩中走出,他看似苍老,但浑身上下都是肌肉,躯体上笼罩着浅金色的光晕,只见这个老人身体微微一动,便已经出现在了当头的一个灵魂傀儡身侧,他伸出手精准的在傀儡胸口一点,直接就刺穿了厚实的装甲防护,熄灭了对方的灵魂核心。

    呼!无数刀枪剑斧齐齐落下,其中还混杂着抽空射出的高能射线,傀儡的反应速度远超人类,就在老人开始攻击的同时,它们也开始反击只见,无数傀儡蜂拥而上,仿佛形成了一个钢铁的小山,将老人团团包围。

    但下一瞬,伴随着一声轰鸣炸响,浑身燃烧着金色光晕的老人就这样震飞了所有包围的傀儡,走了出来,他的拳头化作残影,将周围五台傀儡击飞,胸部铠甲被打碎,灵魂核心熄灭。

    “超凡能力能级已经接近黄金级了。”

    战场边缘,观察着这一幕的乔修亚挑起眉头,他已经看出,眼前的这些西伯雅人都是拥有钢之权柄,得到了超凡力量的超凡者,他们有着正常的智力,而且实力强劲,普通的傀儡于他们而言只是一团废铜烂铁……但灵魂傀儡怎么可能就只有这么点本事?

    另一侧,眼见白发老者一人就挡住了几乎所有近战傀儡的冲击,而远程傀儡几乎无法攻破白色护盾防御,确认傀儡大队明显不敌后,几台从一开始就和其他傀儡不同,原本一直站在边缘处的特殊傀儡开始动了起来。

    “编号snova-11收割型申请超能单元加载”

    “编号snova-27镇压型申请超能单元加载”

    “编号snova-31肃清型申请超能单元加载”

    “申请通过,超能单元开始加载,加载成功。”

    “开始进行对‘不从者’剿灭工作。”

    伴随着只有傀儡之躯才能听见的轻微电磁讯号和灵魂波动,三台有着特殊编号的灵魂傀儡开始产生种种异变能看到,为首的编号11无视了重力,凭空飞起,强烈的淡蓝色光芒在其周身闪烁,伴随着岩石崩裂的声音,被白色护罩保护的西伯雅人小队惊愕的发现,他们足下的地面被一股巨力撕裂,成了一座浮空小岛,而这座岛猛地翻转,带着所有人朝着地面倒扣而去!

    与此同时,编号27的傀儡则是向前走了一步,它仿佛普通人扯开衣服一般,淡然的撕开了自己胸前的保护装甲,而伴随着保护装甲的脱落,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看见一团炽热的金红色火球出现在了编号27的灵魂核心之前,恐怖的高温涌动,周围的灰尘全部化作火星,在空气中飘散。经过大约百分之一秒的瞄准时间,这颗火球直接呼啸着朝被倒扣的西伯雅人小队飞驰而去!

    编号31的傀儡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异变,但伴随着超能单元的载入,它原本的钢铁躯体顿时开始疯狂的震动,此时31号仿佛被模糊化了,随着时间推移,一股股狂暴的风开始在它周身旋转,缠绕,直到最后,编号31完全被急速旋转震动的暴风笼罩,而就在这时,它猛地冲向了压制住几乎所有近战傀儡的白发西伯雅老人,他们在一瞬间厮打成一团,急速的战斗产生声声音爆,恐怖的冲击波在两者之间溢散而出,爆发开来。

    两个近战为主的超凡战力在地面上来回轰击,所过之处农田翻卷,大地开裂,无数泥沙尘土混杂着水渠的污水卷入高空,下了一场泥雨,但令人奇怪费解的是,即便是战斗的如此激烈,周围农田和牧场处工作的西伯雅人也视若无物,仍然继续自己的工作,即便他们的耳洞正在流血,耳膜被一声声恐怖的轰鸣震破也是一样。

    “这样不行!”

    被无形念力抓起又倒扣的小岛中,被白色护盾笼罩的小队里,有颇为急躁的男声传出:“这个种植园的傀儡储备太多了,我们上次明明已经消灭了好几台snova型的超能傀儡,但现在又出现了三台!”

    “不止三台,你看旁边,还有一台超能傀儡正在督战……咦?”

    “队长的能力无法持续超过一小时,我们已经战斗了半个小时左右……考虑到种植园傀儡的追击,我们现在就应该撤退。”

    “但就这样无功而返?我们好不容易炸开了外围的铁壁,假如不能去花园区救几个同胞出来,损耗就太多了!”

    “那也只能咬牙忍耐!”

    轰!熔岩火球砸在白色护盾之上,支撑护盾的年轻女孩猛地退了一步,她眉头紧皱,浑身颤抖,嘴角溢出鲜血,却没说出一句话。见状,要求撤退的声音更大了:“‘铁壁’已经超负荷,她是我们唯一的防御者,损耗大就大,必须撤退!”

    纵然不情愿,但事已至此,反对的声音基本也都闭口,而随着决议作出,那应该是队长的白发老人也突然爆发,一拳将暴风傀儡打飞了数百米远,挣脱了对方的纠缠,回到白色护盾处,同一时间,冷酷无情的声音从中传出:“我们必须消耗这个种植园的有生力量……我们不能白来。”

    “动手吧,‘魔箭’。”

    这一建议几乎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伴随着队伍中一个瘦弱男孩双眼中冒出浅绿色的光芒,顿时整个白色护罩也同样浮空飞起,而下一刻,这支西伯雅人小队便急速朝着一旁幸存的农田和牧场飞去,队伍中又有一位长发女子伸出右手,灰色的光束在其五指指尖凝聚,射出,顿时便能看见,数以百计的光箭从天而落,精准的降落在了所有仍在麻木劳作的西伯雅人身上!

    刹那,数以百计的西伯雅人当场死亡,他们的头颅或者心脏被灰色的侵蚀光箭射穿,而这个白色的光罩仍以急速朝着其他地方飞去,以近乎是屠杀的速度杀死所有他们能看见的西伯雅人,等到三台超能傀儡调整好队形,准备重新追上自己的敌人时,这一队西伯雅人小队已经杀死了数千人,此时正以高速折返围墙的豁口,准备进行突围。

    “这次损失极大,只能希望军中的统领不要惩……”

    叹息声从白色护盾中传出,准备撤退的小队已经快要穿过豁口,他们此时正苦恼着未完成的任务,还有敌人严密的防御,他们正在思索下次应该怎样才能击败那几台强大的超能傀儡,越过傀儡大队进入他们的目的地,位于养殖区中心的核心花园。

    但就在此时,一声压抑低沉,冷漠无比的清晰低喝在他们所有人耳中响起。

    “停下。”

    这声音仿佛来自幽冥,又仿佛来自至高的上天,无以伦比的威严混杂着令人惊惧绝望的灵气蔓延,登时,所有小队成员都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一阵扭曲混乱,完全无法思考,白色的护罩闪烁了几下,然后直接消失,而支撑着护罩的动力也晃晃悠悠,最后只能让他们稍微平缓的落地。

    “该死!统御系的……灵魂傀儡!”

    队伍中,只有一个看上去颇为飒爽的青年女子灵魂强大,比较清醒,她的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和绝望……怎么会?最强大的支配和统御系灵魂傀儡,应该是只有在位于世界中心的螺旋高塔周边的种植园才会有一部分驻扎,它们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偏远的无名小种植园中?!

    那些超能傀儡要追上来了……要被撕碎,做成灵魂核心和超能单元了……

    朦胧间,她趴在地上如此想到,但是,耳边传来的却并非是灵魂傀儡整齐划一的迈步声,而是急促无比的钢铁撞击与爆炸声,隐约之间,她能听见空气被击穿,火球被轰散的杂音,她还能听见念力壁垒被打碎的清脆碎裂声……不久后,伴随着沉重无比的脚步声在寂静中响起,最后来到了自己身前。

    女子艰难的抬起头,看向上方,她看见了,一个目光冷漠无比的黑发少年,还有……他身后,那魁梧而狰狞的巨型傀儡。

    “听着。”

    女子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人粗鲁的抓住,半个身子被一股巨力拉起,她能听见一个压抑着的愤怒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回荡:“回答我的问题。”

    “你们为什么要杀死那些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