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九章 因期待而生的

    一开始,乔修亚因为无名技工的原因,对西伯雅的反抗者,也即是超能者集团抱有很大的期待。

    在那染血的日记本上,记载有无名技工二十多年来的思索和结论,乔修亚从中了解到的西伯雅人,是一个对技术有着精深研究,能够制造出灵魂傀儡,能够对灵魂进行精密改造的伟大文明,他们在灵魂方面的研究甚至不亚于迈克罗夫世界,到了堪称艺术的地步虽然说,这种艺术被用在了他们自己的头上,但这又什么办法?

    对于高智能人工智能毁灭世界想象而创造出的作品,在地球上简直数不胜数,哪怕是在迈克罗夫大陆,也有一些炼金术师呼吁施法者们警惕高智能人工灵魂的滥用,降临之初,乔修亚就觉得西伯雅世界就是这样一个世界,灵魂傀儡战胜了自己的母体西伯雅人,从而将其作为自身繁衍的材料和工具,一个典型的毁于自己造物的文明。

    而与之相对的,无名技工书中记载的,和灵魂傀儡战斗的存在,在乔修亚的猜测中,应该是昔日西伯雅人的文明残留,他们应该有着同样的技术和文化,不然也不至于可以常年与对方战斗,在他的想象中或者说,无名技工的想象中,西伯雅反抗者集团应当是一个‘文明’。

    但是这种想象,却正在逐渐的随着乔修亚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深入,而一点一点的改变。

    一开始,是对花园幼童进行的灵魂检测:根据幼童还会演奏,唱童谣这一点,乔修亚觉得被饲养的西伯雅人应该保持了最基础的一点文明,但是随后他就发现,那些孩童的大脑中没有任何连续的记忆片段,几乎是一片空白,他们的歌唱和演奏,完全就是类似于操控傀儡,正如同现在的战士控制无名技工少年的身躯。

    第二次改变,是离开花园区。进入养殖区后,乔修亚立刻发现,这个世界的环境极其恶劣,甚至可以说非常不适宜生命生存,至于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环境,他曾经在第六深渊的记忆中看见过类似的起因。那绝对是一场惨烈异常,甚至能将世界蹂躏至如此地步的战争,这也符合灵魂傀儡和西伯雅人曾经发起过战争的猜测。

    但是,如此恶劣的环境,真的还能维持一个大型文明的消耗吗?乔修亚曾经从世界的最高处俯视,他清楚的知道,整个世界上只有零星的绿点,不存在大规模的适宜生存环境。

    第三次,便是在战斗大致结束后,‘魔箭’对无数平民出手的那一瞬。

    从那一刻起,乔修亚就很清晰的明白,自己对残留西伯雅文明的想象是完全错误的。

    对于一个文明而言,人口或许偶尔是负担,但绝对不是坏处,想要支撑起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一个文化社会,就必须要有足够多的人。

    倘若西伯雅超能者小队的背后,有一个同样精通灵魂的文明,那么他们必然就知道那些呆愣的普通人是可以挽回的,就如同无名技工那样,不仅精通维修技术,甚至可以通过长时间的脑力工作锻炼出灵魂,这样的话,从长期考虑,他们当然不会选择消灭敌人手中的资源,而是尝试将这资源拿到自己的手中。

    这也是为何乔修亚会说,自己曾经想过许多他们屠杀的理由,但从未想到过种族的原因所在:毕竟说不定小队背后的西伯雅文明目前不需要这些人口呢?但就算不需要,也绝不会用种族当借口,而是用战争,无法负荷等种种理由。

    但事实证明,一切都和另外一种猜测相似,那就是西伯雅超能者小队的背后,压根就没有一个无名技工和乔修亚想象中的‘文明’。

    因为无名技工,乔修亚对西伯雅的反抗者有了太多的期待,直到刚才,他才堪堪明白过来,这些看似精神的反抗者们,其实不过是从灵魂傀儡手中逃出的逃亡者聚集体,压根不是什么西伯雅文明的军队,特种部队,直到‘战车’亲自对他道出了自己有关于反抗军的认识,乔修亚才能清晰无比的了解到这一事实,抹掉自己错误的想象。

    愤怒?不满?都已经没有了,乔修亚现在只是失落,还有一些遗憾,因为西伯雅文明的母体,大几率已经彻底覆灭了,剩下的,不过是一群没有文明,没有历史,没有传承的逃亡者。

    他们甚至连‘历史’这个词汇都听不懂,哪怕是乔修亚用精神共振也没办法,因为他们的语言,他们的概念中,就没有过去和历史……他们的生存条件太过苛刻,糟糕的环境,机器人的围剿,对自己自身的不了解……他们应该是真的不知道那些普通人是可以拯救的,也不知道那些人和他们都一样是人……而以他们的条件,哪怕是拯救了也没资源培养,因为他们自己都需要靠抢夺灵魂傀儡园地来维持生存。

    西伯雅反抗军连游牧民族都称不上,他们只是一群无家可归的逃亡者,没有任何生产新事物的能力和机会,他们的未来晦暗,除却这么生活外别无他法,但却只能这么走下去。

    直到现在,乔修亚才算是比较清晰的了解了如今西伯雅世界的情况,所以,他才会说出之前的那三句话。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们都不是人。”

    无论是灵魂傀儡,还是西伯雅普通人,西伯雅超能反抗军,他们单独提出来,作为文明个体都是不完整的,灵魂傀儡拥有在荒芜的世界中重构种植区,生产食物,修复世界的能力,但是它们是死板的傀儡,没有人性和智慧,按照命令与规则行事,它们的大部分技术应该都是来自于前西伯雅人文明,没有未来可言。

    西伯雅超能者反抗军表现出了明显的可交流性和智慧,他们的行动颇有章法,甚至已经学会了团队合作,但是作为初生的,因压迫而畸形的逃亡者团体,他们没有生产事物的能力,甚至不知道自己和普通人的关系,实际上,就算是游牧民族也是会生产的,它们仍然是文明,只是效率不高,而反抗军的存在只是存在,别说是文明了,他们如今处境危险,而且随时可能覆灭。

    而西伯雅普通人,更是被养殖的牲畜,他们没有智慧,被封锁了思考和联想的能力,他们连选择死亡的自由都没有,谈何人类?

    以上三个,都是被撕碎的,破碎的,算不上完整的智慧文明个体,乔修亚对他们的评价,是客观陈述的事实,他并没有侮辱任何人,也没打算表示自己的愤怒,与之相反,他甚至熄去了‘魔箭’杀死大量西伯雅人而产生的怒火……因为他们的确毫无办法,对于一群逃亡于末路的人而言,这就是唯一的选择。

    文明精神的土壤已经不复存在,又怎能在此时苛求道德?

    当然,这些都是暂时的看法。

    乔修亚不排除之后自己又发现了什么新的信息,可以从头到尾扭转一切印象,因为如今疑点很多,比如说花园区的那些通信用的方形建筑,究竟是联通向何方?要知道,那些都只是单纯的信息中转站,没有一个用于思考的中枢核心,既然如此,那么给灵魂傀儡下达任务的又是谁?

    西伯雅反抗军的队伍体系非常完善,有攻击手,有防御者,有远程,大范围攻击手,有攻坚爆破,有运输手段,还有隐形辅助与精神解锁者,这种队伍体系太过于成熟,乔修亚认为,反抗军中绝对有几个类似于无名技工那样,有着传承于上一代西伯雅人文明知识的存在。

    “真复杂。”

    叹了口气,乔修亚抬起头,通过风与云流动的方向,还有自身从天而降时对周围环境的对比,立刻判断出了自己身处何处:位于西伯雅世界东南方向的边缘地区。于是,他立刻低下头,看向世界的西北,也即是螺旋高塔,以及那无数钢铁建筑所在的方向。

    螺旋高塔所在的世界中央,是整个西伯雅世界唯一有着大规模人造建筑的地方,倘若说,哪里可能会有真正完善的文明,那么必然是那里,倘若说,哪里可能有千年前钢之蟒西伯雅被踢出世界的那个时间的历史记载,也只有那里才会有。

    按理来说,他应该现在就动身,但还没到时候。乔修亚环顾四周,他看见西伯雅超能小队的人正在他的面前站立,这些人的表情紧张不安,显得很是局促……他们实际上没听懂乔修亚之前说的话,因为他们的语言实际上很不完善,他们只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实力强大的少年他们认为乔修亚的碳基傀儡是本体似乎对自己很不满意。

    但乔修亚已经没什么不满意了,假如说,他是因为原本的期待太高所以才生气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知道反抗军背后凄惨的真相,那么他自然就不会有什么期待……没有期待,自然就没有情绪,此时乔修亚只是有点遗憾,他叹了口气,道:“你们想去花园区救那些孩子吗?”

    “去吧,就在那里。”

    巨大的金属傀儡微微侧身,让出了一条道,乔修亚随意的摆了摆手手,顿时地面上无数灵魂傀儡的残骸都被挪到了两旁,空出一条道,而此时迫于战士的威势,以战车为首的七人也不敢再说出招揽之类的话,而是咽了口口水,快速的朝着花园区跑去,其中那个被称呼为‘飞马’的瘦弱男孩眼中再次亮起绿光,超能小队的速度顿时又加快了不少。

    看着离去的超能者们的背影,乔修亚回过头,然后慢慢的朝着养殖区的边缘,那道黑色的巨墙走去,他走的很慢,因为每次战士脚步落下,地面上所有灵魂傀儡的残骸都会微微一震,他向前走一步,残骸也仿佛被拖行一般,向着前方挪移一步,乔修亚向前走两步,顿时残骸中无数已经无法再次利用的金属便脱落在地,乔修亚一步步向前走,便有一种种不合格的金属材料离开了被拖行的队列。

    直到乔修亚走到巨墙豁口时,从无数灵魂傀儡残骸中挑选而出的高等合金和珍惜金属只剩下了不到半吨重的一块,在某种强大的力量改造下,这一块半银半青的金属块化作了一个圆环,缓缓漂浮在乔修亚的傀儡之躯身后旋转,金属圆环上,一个又一个铭文凭空出现,奇异的力量产生,产生了巨大的浮力,令沉重无比的傀儡之躯漂浮而起。

    乔修亚的高度缓缓提升,他仍在一步步向前走,就像是行走在空气阶梯那般,他上升到了七百米的空中,眺望远方。

    随后,他便看见了他早就在地面上感知到的东西。

    那在地平线尽头,如同承天巨柱那般腾起的烟尘……还有,在烟尘中闪烁的,冰冷无比的金属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