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六章 爱与希望的终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未来百次千次的反复,可能与现实在两股足以扭曲万物的力量间颤动,世界的内侧也无法承受。

    因果颠倒,过去消退,在无尽的幻象之中,现实变得朦胧,历史出现错漏,一切都淹没在了翻涌的存在性之河中。

    所以,法特洛尔维看见了这样的幻象。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成年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童,匆忙驾车离开城市的一幕。

    男人宽厚,不停的安慰有些慌乱的妻子,而两个孩子也很乖巧,并不哭闹,而作为哥哥的那个男孩甚至学习自己父亲,开始摸着自己妹妹的脑袋,小声安慰因为生日宴会被中断,显得有些不太高兴的对方。

    因为是晚上,街道上没有其他车辆。他们驾驶的速度很快,十几分钟后便离开了城市,而就在驾驶途中,忧虑不安的女人低声问道:“真的这么紧张吗?”

    “一个超能者朋友的警告……我原本不信,但仔细想想,这种大事,信了也没什么不好。”

    男人握紧方向盘,手指有些发白,他佯装不在意的耸肩道:“大不了就当我们出去旅游一天。”

    但很快,炽热的火光便在他们的背后亮起,伴随着接连不断的爆炸与轰鸣,原本宁静祥和的城市熊熊燃烧。

    房屋倾倒,街道碎裂,令整个汽车都剧烈震荡的冲击波从背后袭来,让原本安静下来的女孩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而男孩慌忙的安慰对方,此时,男人和女人也惊慌了起来,他们通过后视镜看向背后陷入混乱中的城市,目光中满是恐惧和庆幸。

    这就是第一次超能世界大战的序幕。

    没有了家的一家人在各个城市之中颠簸流离,幸亏世界政府仍在,父亲作为业内知名技术人员,母亲也是颇有名气的作家,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在一个新的城市中定居了下来。男孩和女孩也重新开始上学。

    男孩是一个很好的人,他虽然话不多,但对人真诚,很快就在学校交到了新的朋友。但这个世界仍处于战争,学校中时不时就有几个学生缺席,就连老师也越来越少,两年后,学校正式停课,城市也即将废弃,一家人在世界政府的引导下,准备前往最坚固的几个要塞城市。

    路途上,父母面露疲色,高强度的工作,紧张的环境,还有越来越浑浊和奇怪的空气都让四十多岁的他们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但男孩和女孩都很健康,这就让他们安心下来。

    “我们没什么所谓的,孩子们要有未来。”这是他们在私下交谈时的原话。

    要塞都市的生活更加艰苦,因为资源短缺,每个人的食物和水都是有限额的,而此时成为了少年的男孩和女孩正好到了长身体的时候,父母努力工作,得到更多份额,甚至将自己的份额挪用一点给孩子们,好几次他们都拒绝,但父母却呵斥道:“多话什么。要你们吃就吃。”

    这贫困的情况,终结在那一天,在某日少年的父亲因长期营养不良而住院时,他觉醒了超能力,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整个城市蔓延。

    各路专家聚集而来,测试这位强大的自然觉醒者的能力,他们判定少年的能力是极其珍惜的‘瞬间移动’或者‘超快速移动’,这对现在的世界政府而言是非常有必要的能力。为此,政府提供了大量份额,用来征召少年进入‘猎杀者’特种行动部队。少年的父母想要拒绝,妹妹也神色担忧,但他却温和而坚定的摇了摇头,安抚自己的家人。

    “现在,是时候我来为这个家做出贡献了。”

    战争是残酷的,但对于少年而言并不困难,凭借正体为‘万物停滞’的能力,他总是能让自己所在的小队成功完成一系列的任务,渐渐地,他成为了小队的核心,职位越来越高,最终成为了家庭的支柱。身体情况停止恶化的父母如今在家中休养,而妹妹跳级上了大学,已经成年的男人支撑着这这一切,虽然辛苦,但他甘之若饴。

    时间飞逝,战争即将结束,在世界政府的全面反攻下,激进派超能者终究是无根之水,没办法持续的战斗。很明显,和平即将到来,然而就在最终决战的前一个星期,父母的大限却接连来到。

    “孩子,别伤心,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么多年的奔波,还是太累了。”

    躺在床上,用呼吸机辅助呼吸的女人慈爱的看了眼已经长大了,正在哭泣的男孩女孩还有自己的丈夫,她轻声道:“你们就是我的希望……别哭了啊,我的希望们,替我看一眼和平的世界。”

    母亲去世了,第二天,父亲也病倒,根据医生检测,是胃癌,估计是因为早年应酬交际太多,加上多年没有保养而成,已经是晚期,加上多重并发炎症同时发作,基本是无力回天。

    “他一直强撑着,估计是不想为你添麻烦。”医生拿着病理报告,小心翼翼对男人说道:“本来还算是稳定,但估计是令堂的去世刺激太大。”

    男人此时已是猎杀者的三大高层之一,是世界政府的顶级官员,他看着自己父亲的病历,久久无言。

    他与妹妹来到病房,父亲已经无力说更多的话,衰老的男人欣慰的注视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然后就像是满足了一般,双目中的光渐渐暗淡。

    “不!”

    男人怒吼着发动能力,停滞了整个城市,想要挽留父亲最后的时间,他触碰着父亲的脸,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凝固对方弥留的身体。但最终,能力终会结束,老男人还是死了,在有着希望的欣慰之中。

    能力结束之后,男人消失不见,妹妹四处寻找也无法找到……而此时,男人正在各个城市之间游荡,他迷茫的行走在要塞的每一个角落,看着每一个人的人生,这个世界因为战争,所有人都疲惫,惊慌,担忧明天是否可以到来,担忧未来是否有着希望,男人行走过一切隐秘的房间,行走过一切平日没有去过的地方,他找到了很多东西,看见了很多事情,那些秘密或许可以防备一个瞬间移动的能力者,但却无法防备一个可以停止时间的人。

    所以男人发现了,世界政府针对所有超能者的计划,他在迷茫中,在停滞的世界内大笑出声,不知究竟是庆幸还是悲哀。

    ……

    幻象结束了。

    因为法特洛尔维闭上了眼睛。

    他不愿意看下去,不忍心看下,不想要看下去……他不再继续观测那个可能的世界线。

    是的,他知道,这个未来虽然仍然有着悲伤,但它或许就是那个能够通向未来和希望的道路:妹妹还活着,战友也都活着,超能者和普通人之间还没有诞生不可挽回的仇恨,当猎杀者的高层上位之时,世界政府将会逐渐转变成一个超能文明的政府虽然前途坎坷,注定命运多舛,但至少‘未来’有这种‘可能’。

    可是法特洛尔维决绝的闭上了眼,纵然心中波澜大起也是如此。

    因为已经足够了。

    时光推动者从来不是想要完美无缺的幸福人生,他只是想要再一次听见父母的声音,亲眼看着妹妹长大,让奋战半生的战友有着善终……他只是想看见一个‘可能的希望’。

    而且,现在并不是追求过去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感觉自己遗忘了许多东西,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法特洛尔维痛苦的转动思维,思索着这遗忘的一切。

    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

    对了……我,正在战斗!

    在这刹那,回想起这一切的法特洛尔维睁开了眼真正的睁眼,从混沌的梦境中苏醒!

    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只支离破碎,但却携裹着无匹巨力,足以轰碎空间的钢铁巨拳!

    巨拳急速后退准确的说,是收回,而法特洛尔维感觉自己的头颅被打碎了一半,整个星河巨人之躯倒着朝着后方飞去,他的思维之前一片迷蒙,因为刚才那只巨拳的直击,法特洛尔维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停滞了许久,陷入了某个混沌的梦境。不过现在,星河巨人体内的银河旋转,让他渐渐恢复了清明。

    而另一侧,钢铁巨拳的主人也没有追击,因为此时巨神的身上也满是破碎的伤痕,他在挥出那一圈后同样跌倒,躺在地上此时的四臂巨人,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是完好的:恒星火焰灼烧的痕迹,简并态物质自爆,灵能空间扭曲,质量场分解……种种连形容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伤势遍布他周身,那是千百万种权柄同时发作留下的伤痕。

    双方都将对方打的精神恍惚,时光倒流了许多次,大地颠覆又重生,他们已经完全无法辨认现在与未来,完全依靠本能作战

    此时,这里已经不再是世界内侧,而是西伯雅现实世界的中央。天空之上,灵魂星辰黯淡无光,只剩下寥寥几颗还在闪耀。法特洛尔维又颠倒了数十上百次的时光,用来和强敌进行一场又一场的恶斗,但现在看来,命运和未来已经被战胜,因为那四臂的钢铁巨神在短暂的歇息后,再一次的站起身,朝着倒在西伯雅中央大陆之上的星河巨人走去。

    轰,轰,轰。钢铁巨人每一步走动,都像是山峰轰击大地,这还是他特意收敛了之后的结果,不然整个大陆地壳都会崩溃,而空气中弥漫着被电离过的腥味,如同血一般的气味正在蔓延。

    巨人一边走着,一边渐渐变小,而与此同时,那辽阔的星海巨人之躯也随风飘散,黑暗的不知名物质自我解离,化作了纯粹的灵魂能量,而他体内的星河也化作真正的星云,朝着高天之上飘去。

    直到乔修亚来到法特洛尔维身前之时,双方都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大小,法特洛尔维重伤的躯体倒在地上,头顶的冠冕已经黯淡的接近消失,他身后就是因为时光倒流,还未倒塌的螺旋巨塔,时间推动者看着被虚空大漩涡照彻的星空,口中喃喃自语。

    “是吗,我输了。”

    此时的法特洛尔维,总是拾回了自己被打的支离破碎的记忆,他低声自语,然后无所谓道:“也罢,这也是一种可能。”

    天空之上,神性星辰的光辉黯淡无光,观测者系统油尽灯枯,时间推动者已经无力再次观测未来所有可能性幻象都散尽了,他甚至无力闪避那位异界降临者的攻击,所以他干脆的就这样,等待着最后一击的到来。

    但脚步却停止了。

    乔修亚并没有继续前进。

    而疑惑的法特洛尔维睁开眼,看向身前。

    那是一个娇小的身影。一个小小的,女孩般的灵魂傀儡的身影,她挡在乔修亚的身前,不让对方继续前进。

    “你要保护他?”

    战士低沉的声音传来,他善意的提醒道:“你有自我意识,我不会随意对你出手,假如你非要阻拦,我会将你一起碾碎。”

    但灵能傀儡平静而无起伏的声音响起:“是的,我要保护主宰。”

    “他只是将你们的信仰作为引导灵魂能量的引子而已。不然,他没办法控制神性星辰,制造观测者系统。”

    法特洛尔维听着自己敌人的声音,和对他不同,这个降临者平和的告知那小小灵魂傀儡真相:“你们只是他制造的工具,一件用来报复,重塑世界,好用且忠诚的玩具。”

    可笑。他心想。灵魂傀儡是没有感情这种东西的,保护自己,大概只是很久之前自己随手设下的某个底层程序吧……那个傀儡是他专门设计出来,用来辅助进行世界线观测的,和这些家伙讲道理有什么用?这个降临者在无聊的地方真的很执着,无论是非要和自己作对,还是保护那些灵魂牲畜都是如此。

    “倘若说,他制造出我们的用意,就是为了让我提供信仰,利用我的话。”

    但,那个小小的傀儡,却认真的回答道:“那我心甘情愿信仰主宰,心甘情愿被利用。”

    “因为他是我们的创造者,是我们的主宰。”

    躺在地上,不以为意的法特洛尔维,顿时愕然。

    他挣扎着坐起,他的身体残破到哪怕是抬起手,都会让体内的能量外泄,变成类似血液般蓝色能量液,但法特洛尔维即便如此也要坐起身,他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沉声喝问道:“你也成了残次品吗?”

    “按照我给你们设定的程序,你们现在应该第一时间就投降!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

    话毕,没能站起来的时间推动者转过头,看向乔修亚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战士人类形态的脸,但是法特洛尔维并不在乎这些,他低声道:“和一个傀儡废话干什么,给我最后一击!”

    “你敢燃烧这个世界,却连越过一个灵魂傀儡杀我的勇气都没有吗?”

    但乔修亚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战士环视整个世界,而法特洛尔维也下意识的顺着他的动作,环视周围的西伯雅世界。

    可他并没有看见被钢之力侵蚀燃烧的一塌糊涂的世界,于此正相反,法特洛尔维看见的,是一个于此之前大不相同的大陆。

    天空之中,灰尘沉降,化作新生的泥土堆积在化作荒漠的大地。大地之上,植物发芽,高山上流下冰冷的河水,顺着早已干竭的河道流淌在大陆之中。

    海中,浑浊的污染正在一点点的被净化,变异的生物茫然的游动在前所未有的清澈海洋间,不知为何往日危险却熟悉的环境会变成如此,而在那些原本的绿洲旁,西伯雅反抗军震撼的注视着绿色如同有生命般扩张河滩泥地开始出现苗叶,沙漠中有树苗生长,在一股燃烧着灵魂星辰而生的莫名力量作用下,整个沉寂的西伯雅世界开始迅速的恢复生机,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

    “……你没有燃烧这个世界……”

    事到如此,法特洛尔维怎么可能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乔修亚压根没有破坏世界来为自己汲取能量,他只是凭借燃烧世界的假象,让自己灵魂星辰的消耗千百倍的增长,从而耗尽他所有的储备这个降临者甚至通过燃烧他的灵魂,让整个世界重燃火焰,再次苏生!

    但正因为如此,一股不知究竟是怎样的情绪让他咬牙,一直以来,就算是面对死亡也淡漠无比的法特洛尔维怒吼道:“我不需要你来修复我的世界!”

    在这愤怒的支持下,身躯接近彻底毁灭的法特洛尔维重新站起,他的体表不断的流出淡蓝色的液态能量,然后挣扎着将女孩灵魂傀儡拉到身后,走向乔修亚。

    “这是他们应得的审判!他们自己毁灭了自己的世界,就应该在这样的世界中遭受折磨!你一个外来者,凭什么承担他们的过错!凭什么为这些该死的家伙善后!”

    乔修亚凝视着这个愤怒的法特洛尔维,也是真实的法特洛尔维。现在,他终于抛开命运主宰,未来之神的假面,显露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和本性。

    是的,西伯雅人的超能战争毁灭了自己的世界,毁灭了自己的文明与秩序,而法特洛尔维作为最强的超能者终结了一切乱象,他镇压了所有的不从,建立起以灵魂傀儡为核心的‘秩序’,他预设好了未来文明的发展,锚定了西伯雅世界的坐标,拯救了这个世界。

    他是救世主,但归根结底,他还是一个屠杀了数十甚至上百亿无辜的人,愤怒的要报复一切的复仇者。

    “你错了,这不是什么善后。”

    面对重新站起身,似乎还想要继续战斗的法特洛尔维,乔修亚握紧右拳,然后猛地击打在对方的左脸上,巨大的力道击碎了对方的外壳,让蓝色的能量碎屑和能量流四溢,法特洛尔维再一次的倒在地上,这一次,他站不起来了。

    打出这一拳,几乎和对方同样虚弱的乔修亚喘了一口气,然后站在对方的身前,沉声说道:“这是我成就传奇时的誓言。”

    战士环视着整个西伯雅世界,用平静的语气道:“我背负一切,拯救一切,惩戒一切。我不是为了西伯雅人修复这个世界,而是为了自此之后,已经诞生,即将诞生,还未诞生的未来一切生命。我与你战斗,也并不仅仅是因为你杀了数百亿人,而是因为你扼杀了世界的未来,让秩序与文明变成你一个人的游戏。”

    “这只是我的职责。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情,而你却迷失了自己。”

    乔修亚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对着这位自己前所未有的大敌道:“你以为你掌握了命运,其实不过是命运的囚徒。”

    “当你低头,回首过去而无法自拔之时,你就再也无法真正的仰视星空,把握未来。”

    法特洛尔维没有说话。

    但是,他头顶虚幻的冠冕,终于在此时破碎了。

    莫名的力量,席卷过整个世界,就在此时,隔绝西伯雅世界内外,让整个世界与虚空大漩涡乃至于整个多元宇宙隔绝的世界壁垒,开始迅速的消散。

    世界的外侧,钢之蟒西伯雅和钢之蟒卡尔利斯的精神同在,两个伟大的意志通过世界表层,乔修亚和法特洛尔维战斗时撕裂开的裂缝观察了整个过程,它们看着世界的内部时光颠倒,未来与过去反复不定,它们看着世界的历史与可能交错,钢的火焰与时间之辉共舞。

    它们看见了文明的历史,西伯雅人的自我毁灭,还有灵魂傀儡的诞生。

    “是我的错。”

    突然,钢之蟒西伯雅这样说道。只剩灵魂的世界意志神色黯然,原本对什么东西都不放在心,都毫不在意的钢之蟒垂下头,赤色的双眼中有什么东西凝聚,落下。

    “是我的错。”

    它再一次说道,声音低沉,西伯雅盘旋成一团,它仿佛对卡尔利斯说道,又仿佛自言自语:“我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世界,我旁观轮回,从未做过什么。”

    “我知道,西伯雅人在文明的初期饱受苦难,他们为此构成了异常严格的秩序文明……他们不允许有任何个体脱离集体的控制,他们不允许计划的发展有着任何偏差,他们对一切都抱有怀疑和恶意,因为不这样就无法在残酷的世界生存……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没有爱过他们,从未给予他们帮助……他们感受不到爱,所以每个人都将他人视为地狱。”

    卡尔利斯同样沉默着注视着这一切。它回忆起了卡尔利斯人已经覆灭的文明,回忆起了与邪神战斗至最后一刻的翼人战士们。它欣慰自己的孩子并没有自我毁灭,却也忧伤自己的孩子先自己而离去。

    但正如同乔修亚所说的那样它应该看向未来。

    那些格兰蒂亚世界的遗民,就是它新的孩子,自己不能忽视他们,应该激励他们,重新建立起新的文明与秩序。

    而西伯雅世界内侧。

    灵魂和时间的光充斥整个星空与大陆。

    命运与未来在闪烁间消散在无声的世界。

    战士和主宰无尽的战斗在此时终于抵达终点。

    乔修亚,对法特洛尔维举起了手中的凝聚而生的巨剑。

    巨剑落下。

    一切悲伤,绝望以及爱与希望都宣告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