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六章 重生的‘世界’ 5600

    乔修亚走出传送门,他回到了万界祭祀场中的联合研究所。

    这是一座半椭圆形的巨大淡蓝色建筑,拥有五层二十三米高,它的外壳是活的植物,是自然导师用传奇级的活化术催生而成。

    联合研究所中,有许多元素傀儡正在辛勤的劳动,这些由巴尼尔提供的能量生命体负责清理卫生,搬运物资等等闲杂工作,让众多来自大陆的研究人员可以安心工作,在发现有人从传送门中走出后,一个水元素傀儡来到了乔修亚身旁,它变幻不休的身体表层浮现出一层层水纹,幻化成研究所的地图,似乎是想要为战士指路。

    “多谢,但是不用了。”

    乔修亚并不需要指路,强劲无比的钢之力视界能穿透任何厚实的墙壁,直接看见自己的目标严格来说,并不是穿透,因为此时的乔修亚实际是以一种奇特的俯视视角注视着世界,墙壁,墙壁内侧和墙壁之后他能同时看见,前后左右于他而言如出一辙,并无任何分别。

    乔修亚看见莉莎等人的房间,便直接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昏迷的少女位于联合研究所右侧的休息室,属于平日人较少的地方,但现在,有不少来自凛冬堡学院的学生正聚集在房间周围,他们面露担忧,似乎正在讨论莉莎为何会突然晕过去。

    战士甚至听见大气中传来了一阵阵忧愁的电磁波,那是待在研究所外侧,正在担忧自己友人的初号的喃喃自语。

    “啊!院长!”

    “领主大人来了!”

    “啊,主人你终于来了。”

    “干得不错。”乔修亚对站在门口处和自己打招呼的萤和凛点了点头,正是他们给位于圣山要塞的战士及时传递了消息,乔修亚从姐弟二人口中得知,研究所中的医生已经为莉莎做了相应的应急处理,但因为龙人并非是迈克罗夫世界的本地物种,并非是超凡者的医师对此无能为力,而擅长治疗各种非常识疾病的圣职者需要等至少半天时间才能到。

    将聚集在门口的众多学员遣散,让他们自由活动,乔修亚直接进入休息间。

    休息间中,有着六张白色的病床,而龙人少女莉莎正躺在靠窗的那一张上,第一小队中的两个女孩,算得上是莉莎熟人的阿米拉与卡琳正在照顾她,她们一个用毛巾为莉莎擦汗,一个使用法术统计对方的身体状况。

    “心跳速率太快了,一分钟二百四十次,已经远超极限状态!”

    统计信息的阿米拉脸色发白,她用颤声道:“天啊,还在不断加快,已经快到三百次了,血液流速也很快,这样继续下去,莉莎的身体会负荷不住的!”

    虽然说超凡者的身体可以在极其严苛的外界环境中维持大部分战斗力,但倘若是身体内部出现了问题,那么这种承受能力就会大大减少,作为白银级的超凡者,莉莎的肉体在全力以赴的情况下甚至可以忍耐火山深处,能让部分金属融化的数百度高温,但倘若是体内的血液循环出了差错,那么一样会遭到重创。

    “别乱动,贸然出手,你自己也要受伤。”

    另一旁,卡琳正在尝试使用魔力安抚莉莎体内愈发狂暴的血液循环,但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打断了少女的动作。直到这时,卡琳和阿米拉才发现乔修亚的到来,她们惊慌的起身,想要对自己的老师行礼,但乔修亚却示意她们不必多礼,然后转头看向病床上正在昏迷,满脸通红的莉莎。

    战士双眼中银色的光辉微微流转,一旁的两名少女在恍惚间仿佛看见了幻觉:周围的一切都仿佛被透视了般,显露出内部结构,她们刚才好像还看见了对方的骨头和内脏,甚至就连能量的流动方向都一清二楚。

    而在检测完毕后,乔修亚点点头,了然道:“原来如此。”他凝神看向莉莎的胸骨下方,也即是龙人少女的心脏所在,在那个地方,有一团浅色的阴影正在蠕动,它压迫莉莎的心脏,加速血液循环,本能的为自己汲取养分。

    “老师……莉莎是生了什么病吗?”

    一旁,卡琳颇为紧张的问道,虽然说第一小队和莉莎是竞争关系,平日之间还会在论坛上斗斗嘴,互相嘲讽一下‘你好菜呀’‘五个人打我一个还被反杀,会不会玩’,但实际上,同样作为乔修亚的学生,他们之间的关系比绝大部分人想的要好,三位女生私下甚至还会一起去购物买衣服。

    “没什么大问题。”

    伸出手,按在莉莎的脑门上,乔修亚手中流动着柔和的银色光辉,他随口回答道:“吃得太好,营养过剩,体内的炎魔增生了而已。”

    卡琳和阿米拉:“???”

    虽然阿米拉两人听不懂什么意思,但乔修亚却知道,这的确不是什么大事情,莉莎的昏迷虽然看似突兀又危急,但说白了,不过是之前与她一起共生的炎魔辛迪加的灵魂在长时间的静养下自愈完毕,肉体也开始自然生长了。

    柯洛诺斯世界的最后一战,莉莎与辛迪加两人合力燃烧血脉灵魂,暂时的斩断了世界捆绑雷霆古龙的钢之力锁链,为此,两人以一种奇妙的形势融合在了一起,莉莎作为主体进行活动,而受创颇重的辛迪加作为附庸,依附着少女的能量残存。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大概是因为乔修亚取自中庭文明,放置在摩尔达维亚中心的圣物‘水滴’效果太好,又或许是炎魔这个种族本身就有极强的自愈能力,辛迪加之前受创的地方痊愈,所以身体开始自然生长起来,它的肉体本能的吸收能量,导致作为主体的莉莎能量不足,晕了过去连带炎魔一起。

    “说起来,炎魔这个种族的成长是没有上限的,我记得七神教会的记载中,曾经发现过数百米高的炎魔君王……幸亏辛迪加短时间长不到那么大。”

    乔修亚回忆着有关于炎魔一族的资料,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想要解决这件事很简单,只需要将切断双方的联系,将辛迪加从莉莎的体内取出即可。

    “也需要为他设计一个新的身体了。”

    战士有些漫不经心的想到:“就算是白色的炎魔,也是炎魔,会在领地内引起恐慌的……大概。”

    乔修亚其实也不是很确定这一点,因为摩尔达维亚的各大城门上都挂着好几种高等魔物的头颅,黑也经常以古龙形态出没于尘世中心,而领民们并不对此感到惊讶害怕炎魔真的能吓到他们吗?但还是谨慎一点为好,毕竟事有万一。

    这个时候,战士差不多也将莉莎体内的情况完全探测完毕,莉莎和辛迪加的共生,源自于恶魔契约造成的灵魂纠缠现象,原本辛迪加弱势,所以被莉莎的力量压制,但如今作为前极意强者的炎魔开始恢复实力,导致作为主体的龙人少女被契约的力量反噬,这才是对方昏迷这么长时间的原因仅仅是能量问题可不至于让研究所的医生感到棘手。

    “恶魔契约?这玩意不是很麻烦吗?”

    遛进休息间,一直在战士身后旁观的萤眨了眨眼,她在听见乔修亚的自语后,皱眉道:“我记得主人你说过,这其实是对那个恶魔诞生的深渊起誓……啊。”

    银发少女发出了一声短暂的惊呼,因为就在刚才,乔修亚已经切断了恶魔契约,过程风轻云淡,没有任何深渊力量外泄,也没有任何传闻中的反噬,犹如热刀切黄油那般干脆利落。

    所谓的契约力量,乔修亚当然是半点也不在乎,因为他的力量远远凌驾于炎魔和莉莎的总和,甚至就连那个起誓对象,炎魔诞生的深渊都未必能胜过如今的战士,而就在彻底中断了契约之后,龙人少女和炎魔的意志也几乎是在同时苏醒。

    “啊……头好痛……胸口也好闷!”

    一只手撑在床上,一手捂住额头,莉莎表情痛苦的从床上坐起,满脸茫然:“陌生的天花板……咦,我不是正在参观祭祀场的废弃能量炉心吗,怎么突然在这里了?”

    “我明明正在论坛发帖,怎么也晕了过去?”辛迪加也是颇为不解。

    不过很快,两人就发现了站在一旁的乔修亚,而乔修亚也没有太多废话,直接将两人现在的情况说明。

    “辛迪加先生要有身体了?好啊好啊!”

    对此,莉莎自然是高兴的,实际上,她一直都很内疚,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帮助她的炎魔先生,毕竟是她曾经的部落捡到了炎魔的身体,并将其锻造成了兵器,而自己也答应过对方要为它恢复力量,可以一直到最近,这件事也没有办成。

    而炎魔却沉默了好一会,没有说话,知道乔修亚重复询问它,需不需要他出手为它塑造身体时,辛迪加才仿佛才反应过来一般,用颇为复杂的声音应和道:“多谢大人,只是一下子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有新的身体了,没做好准备。”

    “呵……”

    相比起一旁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的萤,凛,卡琳,阿米娅以及莉莎,乔修亚却是一眼就看穿了辛迪加的心思,虽然说他的确对感情方面不怎么敏感,但战士归根结底不是瞎的,所以,他便在精神中队炎魔开口道:“有了身体,才能正常的陪伴在她的身旁,也能更好的保护她……有什么可犹豫的?你还打算当一辈子的挂坠,就这样躲在一个小女孩身体里吗?”

    辛迪加忐忑的小心思只是插曲,很快,乔修亚就将它的本体从莉莎的心脏旁分离了出来。

    具体过程很简单,乔修亚在十分之一秒之内切开了莉莎的衣服表皮血肉和骨头,然后不等对方的神经反应,就将白色的炎魔本体取出,以钢之力重新将衣皮肉骨愈合。

    这场放在普通医生手中至少要几个小时的大手术,在战士手中只需要眨眼都来不及的一瞬,所有人眼前一花后,就发现乔修亚的右手中多出了一团白乎乎,半能量半实体的团子,对此,莉莎睁大眼睛,看了看自己不在胸闷的心口,然后看向自己老师手中的团子,她微微张嘴,感叹道:“这,这就是……”

    这就是炎魔辛迪加的本体,一种类似于高等元素史莱姆,本质上却远胜过于对方的不定形高等生命体,它诞生在充满剧毒和辐射高温的深渊,就是毁灭一切的炎魔,它诞生在充满雷霆电磁的雷云,就是天罚之雷的化身,它可以成为充满光辉,治愈一切的圣光领主,也能成为群森山峦的庇护,大自然的守护者。

    如今,这一坨似乎充满弹性光团正如同心脏一般起伏,辛迪加等待着自己的主宰者为它重塑躯体。

    但乔修亚并没有立刻动手……将炎魔取出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为它制造合适的身体却是一个问题。

    虽然说,战士早已知晓如何造物,制造具备生命活性的身体也轻松简单,他自己更是能随意自我再生,有着堪比不死不灭的生命力,但那是因为他的身体就是钢之力的聚合,是他的力量凝结,自然可以随意重生。可假如是别人身体的话,尤其是知道类似于炎魔本体这样奇特的高等生命,就需要一些特殊的微量元素作为辅助。

    乔修亚感应着周围,他的精神扫过半个万界祭祀场,很明显,这个位面中并没有那些估计只存在于炎魔故乡深渊的奇特微量元素。

    “主人,需不需要我去通知那些研究员?”

    一旁,和萤一起遛进休息间的凛开口道,黑发少年看出自己主人正在思考什么问题,因为乔修亚曾经在过去造物时对他们说过类似的问题:“这里是万界祭祀场,无论是去哪里都很方便。”

    “没必要。”

    对此,乔修亚摇了摇头:“没必要那么麻烦。”

    一些奇特的微量元素而已,他又不是不能凭空合成,毕竟就算是特殊的世界专有物质,也是由钢之力组成,只是具现起来有点麻烦……但实际上,战士就连这点麻烦都不会有,因为早就在他掌握造物之力时,他就为类似现在的状况做好了准备。

    微微抬头,看向迈克罗夫世界所在的方向,乔修亚在心中默默呼唤道:“光来!”

    于是伴随着叮铃叮铃的响声,一颗正圆形的光球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乔修亚的左手中!

    小光的出现,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除了乔修亚外,众人都呆呆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光球,没有说话。但实际上,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小光作为一个世界意志雏形的分身,又吞噬了不少钢之力碎片,本身的权能就已经超乎绝大部分超凡者,会个传送又有什么奇怪的了?

    据乔修亚测试,小光现在甚至可以带人一起传送,然后随意带着对方回到原本的坐标地点,这种传送是完全无视空间封锁,甚至可以跨越世界……当然,前提是小光要知道相应的坐标,比如说和它有很深联系的乔修亚的位置。

    “来,制造十七标准量的深渊元素,还有二十三个标准量的深渊G元素。”

    乔修亚没有多话,而是直接嘱咐对方造物,而小光在一阵愉快的‘叮铃叮铃’后,就如同乔修亚以前造物那样,凭空在半空中具现出了一团荧光闪闪,看上去就神异非常的粉末。

    随后,战士便以这些元素为核心,凭空生成出一团和辛迪加本体类似的半能量体,而这一团的质量,和一个普通人类类似。

    “接下来,辛迪加你想要什么样的身体,就自己去模仿吧,想来对你而言这并不难。”

    做完这些后,乔修亚便将仍在发愣,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的辛迪加本体扔进了那团光团中,而对方也就这样直接融入了进去,巨大的光团开始迅速的变形,战士在做完这些后,便带着萤和凛还有小光干脆的转身离开,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辛迪加和莉莎之间的私事,他作为长辈,没必要插手。

    比起年轻一辈的感情生活,他更在意小光娴熟的造物速度。

    “不错啊,小光,看来喂给你的那些钢之碎片果然没有白费,只要继续下去,肯定还会有收获。”

    夸奖了一句光球,让对方兴奋的跳动起来,但随后,乔修亚的动作却让小光停止活蹦乱跳,让其呆呆的悬浮在半空中。

    因为战士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块泛着紫青色光芒的碎片来源于西伯雅世界,拥有‘无条件强化’权柄的钢之力碎片!

    “拿去,给你的。”

    乔修亚笑着将这块钢之碎片递给了小光,看着对方激动的将其吞进体内。

    经过多次异世界之行,和众多钢之蟒交流过,乔修亚如今也对世界意志这种存在有了不浅的了解。

    小光的本体,位于血月深渊的光之人形,毫无疑问就是那个深渊的深渊意志了,而和一般的深渊意志不同,因为希莱耶文明毁灭前的自我献祭行为,它们所有的生命力和灵魂都化作血月,成为了孕育光之人形的胚胎,为对方提供了存在于物质世界的实体。

    而小光作为对方的子株或者说,放置在乔修亚身侧的交流平台,本质上也就是实体化的世界意志(初生体),它和那些成熟的钢之蟒相比,差的大概只是基础的积累,毕竟血月深渊已经毁灭,大陆都碎裂成无数浮岛,权柄更是所剩无几。

    乔修亚因为好玩喂给小光的钢之碎片,其实为对方的成长提供了大量的帮助和补充,令世界意志的权柄愈发强大,这从小光愈发娴熟的造物和元素转换能力,还有新出现的传送能力就能看得出来……乔修亚知道,自己的付出绝不会白费,小光成长带来的帮助,绝对比那几块至多制造几个极意强者的钢之碎片要大的多。

    毕竟,那可是一个正在重生的‘世界’本身啊。

    “吃吧,成熟吧,长大吧。”

    摸着正在消化西伯雅世界碎片的小光的顶部,乔修亚微微眯起眼睛,他的双眼中闪动着银色的辉光,而萤和凛追随在他左右,战士微笑着低声自语道:“只有当你真的长大了,成熟了,你才能成为我真正的助力。”

    而小光似乎听见了乔修亚的低语,它的核心转动着,发出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奇特声音,那并非是对方常用的叮铃声,而这声音也被光球能量运转产生的嗡鸣掩盖。

    但如果有人能听见,听懂的话,就能理解这个声音的意思那是混杂着迈克罗夫世界通用语,又有点类似风铃响动的清灵声,那是独属于光的语言,它的意思也很简单。

    “是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