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七章 茧内的世界 4400

    乔修亚在离开联合研究所后,准备直接前往虚空,向钢之蟒卡尔利斯询问有关于千年前大资讯库的消息。

    “萤,还有凛,你们两个是打算陪黑和初号他们,继续这次万界祭祀场观光,还是打算陪我一起走走?”

    站在联合研究所门口被整理出的平缓沙地上,乔修亚一只手抱着小光,一边随口问自己的武器们接下来的行动,他平静道:“还是说你们打算先回摩尔达维亚?我刚才听见凛和阿米拉的聊天了,今天领地里似乎有什么大型庆典,你们似乎打算代替我主持。”

    “主人你听见啦……”

    闻言,萤不禁挠了挠头,她倒想和平时那样吐吐舌头,装个傻,但面对乔修亚,银发少女还是老老实实的承认道:“是啊,因为这次过来只是看看主人你的情况,具体能不能醒,我们也不知道。”

    而另一边,凛接过话头,他颇为无奈的解释道:“毕竟主人你太久不出面,领地内有点人心动荡,所以我们打算趁着庆典安抚一下民心,免得有人觉得可以趁机作乱……但既然主人你醒了,那安抚不安抚就不重要了,我稍后就去取消这次活动。”

    对此,乔修亚不可置否点了点头虽然看上去面无表情,但实际上,他心中颇为欣慰。

    无论是萤,凛还是3号,亦或是已经和自己的那群学生以及凛冬堡学员打的火热的黑和初号,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有了自己的生活节奏,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决断,比如说这次万界祭祀场观光,其实就是萤和凛一手促成的,接下来的庆典也是如此,这不禁让乔修亚有种孩子终于长大的感觉。

    “取消就没必要了,我稍后要前往虚空,询问隔壁的世界意志一些事情,估计要晚些才能回来,你们继续按照原计划主持祭典,我回来会问3号,看看你们的表现怎么样。”

    战士伸出手,拍了拍神机姐弟两的肩膀,他勉励道:“看见你们有自己的计划,我很开心。”

    说罢,他迈步向前,打算前往虚空,但就在这时,乔修亚听见了萤的挽留声,他不禁回头,看向神机姐弟,想知道有什么事情。

    “等等主人!”

    银发少女似乎有点犹豫,但她和凛对视了眼后,便似乎下定了决心,随后,萤深深吸了口气,开口问道:“主人,虽然说有些逾越……但您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猛地听见这个问题,乔修亚不禁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萤然后他便颇为奇怪的说道:“暂时还没打算……你们两个小家伙,问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拉德克里夫家的未来着想!”

    虽然一开始有些迟疑,但既然开了口,萤的话就愈发流畅,此时银发少女甚至用一种理直气壮的口气道:“主人你也快三十岁了,老爷在这个时候,儿子……主人你都六岁啦!虽然说,我们现在帮不了主人您的什么忙……但倘若是小主人的话,就还有点用处,而且摩尔达维亚这么繁荣,日后也必然会继续发展的更加昌盛,是时候让拉德克里夫家族壮大起来了!”

    一开始,乔修亚还是笑着听萤的话,毕竟对方的确是拉德克里夫家的女仆长,神机也的确是家族重要的一员,自然有资格在这件事上提建议,但说到后面,他的表情也慢慢的恢复正常,甚至有些严肃。

    的确如此,虽然说他自己没有注意到,但如今他的确已经到年纪,自己的领地也发展的愈发兴盛,是应该让自己的家族壮大起来,而不是如今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人了……不往大里说,乔修亚自己也知道,自己注定不是管理领地的料,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在意这种小事,倘若有个孩子可以代替他,倒也的确是个好方法,就像是伊斯雷尔现在就在培养迪摩尔取代自己那样。

    但有意义吗。

    乔修亚沉默的转过头,他环视万界祭祀场,千年之前的恶战让这个位面如今仍是一片剧毒的荒地,众多迈克罗夫超凡者的入驻也就净化了很小的一部分……一个堪比大陆,有着无数神明守护,自己本身也具备神灵级实力的位面都能被打成废墟,可想而知那场战斗的激烈。

    他又想起了卡尔利斯,伊尔格纳,这两个被邪神入侵过的世界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一个如今才刚刚重燃一些火焰,而另一个现在仍在自我封闭,以免为迈克罗夫世界引来邪神。乔修亚甚至无需回忆太久之前的事情,就谈不久之前去过的西伯雅世界和庇护所文明,它们的结局都在战士的眼前闪过。

    邪神降临,一个世界,甚至一片时空界域都沦为废土,化作虚空大漩涡那般在虚空结构模型上都清晰可见的灾难天象,它们在几十年后,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要入侵,重新降临这个它们曾经折戟沉沙的世界。

    有意义吗。

    “说实话,我从未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面对不知为何鼓起勇气,对自己说出这般话的萤,乔修亚用平静而认真的语气说道:“找个喜欢的人结婚,有个孩子,留下血脉,壮大家族……这的确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这种事情于我而言,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

    没有理会神机姐弟二人颇为复杂的表情,乔修亚难得的叹了口气,他无奈的笑道:“无论是婚姻还是血脉的延续,都代表着责任而我连未来几十年后,这个世界是否能存在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定下心思,去思考这方面的事情?难道我将他带到世上,就是为了迎接无数邪神降临的吗?那真的是最糟糕的父亲了。”

    “倘若无法击败邪神,那么无论是拉德克里夫家族还是迈克罗夫世界,都不再有意义,在击败他们之前,我是不会去做任何会影响我‘变强’的事情。”

    话毕,他便直接转身,身影消失不见,进入虚空,而萤和凛两人留在原地,久久没有移动。

    “姐姐,我就说过,主人不解决掉邪神这个未来隐患,他是没可能去思考其他事情的。”

    许久之后,等到乔修亚引发的时空波动都消散一空,黑发少年这才在原地颇为苦闷的摇了摇头:“我们还不了解主人吗?他虽然看上去悠闲,但实际上从未停下来过,主人一年内走过的距离,经历的世界,杀死的敌人数量,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走不动,去不了,办不到的主人内心的紧迫,你我应该最是了解才对。”

    “我当然知道。”

    对此,萤则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银发少女似乎并没有因为乔修亚的回答而忧愁,她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但总要问一问……为还在等待的其他人得到一个答案。更何况,其实结果也不坏啊。”

    说到这里,她转过头,对着自己的弟弟微微一笑:“倘若说,几十年后,主人击败了邪神,世界和平,那么他不就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吗?”

    “未必能赢吧。”凛都被自己姐姐的乐观逗笑了:“我们也不是没见过邪神的威势,现在想这个,实在是太早了点呀。”

    “输了也没什么。”萤微微抿嘴,少女荧绿色的双眼转向乔修亚消失的方向,她轻声道:“为了理想,为了信念,光荣的战死,与荣耀的折断,在本就是战士和武器的宿命……这样的结局,有什么可怕的?主人应该也早就做好了这样的觉悟,不是吗?”

    “更何况,我相信主人不会输。”

    短短的话语中,是满溢的信心。

    而虚空中,乔修亚朝着卡尔利斯世界急速靠近。

    战士现在的这具化身,大概有着他初入传奇时的能量水准,但论起结构精细程度和对力量的把握程度,却是高上不止一筹,至少那个时候的乔修亚,还没办法使用钢之力进行广播,在虚空中呼唤世界意志。

    随着钢之力形成的波纹涟漪层层扩散,能够看见,一只虚幻的钢之蟒虚影出现在了虚空中,然后来到乔修亚的身前。

    “你醒来了啊,乔修亚。”

    钢之蟒卡尔利斯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它点了点头:“这次居然是你主动找我,稀少的状况,难道说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拜托我吗。”

    “的确如此。”

    面对老熟人或者说,熟蟒,乔修亚并没有过多的寒暄招呼,两者的关系无需如此,他直接了当的说道:“我们迈克罗夫世界正在寻找一个差不多千年前深渊战争时期,被击飞的半位面,我们知道它击飞的大致轨迹,但很难找到它……所以想要询问一下你们这些钢之蟒,看看有什么线索。”

    “一千多年前,那个时候,我正好被饥荒邪神入侵,全部的精力都在抗衡它上了……”

    对此,卡尔利斯却有些为难:“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并不是没有精力观察虚空,而是压根没办法观测,铺天盖地的邪神眷族遮蔽了我所有的视野,别说是一个半位面被击飞,就连世界毁灭我估计也无法察觉。”

    乔修亚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卡尔利斯的确是距离迈克罗夫世界最近的钢之蟒,但也正因为如此,它也遭遇了那场邪神战争,没什么可能去在意一个小小半位面的遗失轨迹,但战士本来就没打算直接获得答案,他只是委托卡尔利斯帮忙收集消息。

    “稍后我将那个半位面的具体数据和轨迹信息发给你,大概就在虚空大漩涡的空洞带周边有了这些,你就可以询问一下你认识的那些钢之蟒了。”

    他如此说道:“既然它们会对你发出求援信号,你也可以趁机会问一问类似的消息,这方面不强求,假如实在是没有,也无非就是多花点时间去一个个确认。”

    “既然是你的委托,那么我会竭尽全力。”

    虽然乔修亚说了不强求,但卡尔利斯却认真了起来,钢之蟒虚影郑重的点了点头:“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乔修亚,只有拥有智慧生命的世界才有着钢之蟒,倘若是没有智慧生命的世界,那么钢之蟒就会沉睡……我认识的钢之蟒数量并不多,而且绝大部分状态并不好,体内的文明原始且落后,这意味着千年之前,它们未必醒着。”

    “这正是我说的,不必强求的原因。”

    乔修亚摇摇头,他还记得深空观测的结果,对这种可能早有预料,如今不过是通过卡尔利斯的话证明了这点而已,想到这里,战士又多加了一句:“按照我的推测,那个半位面倘若撞击到其他世界上,应该会造成不小的时空震灾难,卡尔利斯你倘若想要帮忙的话,可以从这一点上入手。”

    “时空震吗,的确很正常,毕竟是一个被击飞的半位面,这样一来,范围应该就能缩小不少。”

    卡尔利斯点了点头,表示知晓:“那么我会尝试从这方面入手的,请放心吧,重燃火焰者。”

    乔修亚与卡尔利斯的交流简单又直接,双方都很愉快,不过毕竟要穿越虚空,等到乔修亚结束这次委托,回到万界祭祀场后,时间已经到了次日的凌晨。

    万界祭祀场的凌晨尤为奇特,因为作为太阳的银天之辉就像是一个逐渐发光的晶体格那样,是以一格一格充能的方式点亮的,能够看见,磅礴的能量汇聚,最后在位面的上空点亮了一颗人造的银色太阳。

    而此时的乔修亚,却并不着急直接回摩尔达维亚,他来到万界祭祀场的中心,也即是自己的本体所在处。

    在忙完所有事情后,战士终于有时间总结自己这次虚空穿越之行的收获了,想到这里,乔修亚不禁抬起头,看向自己的本体。

    能够看见,沉重无比的银色巨茧如今已经停止了自发的收缩,它的表层已经彻底稳定为中子简并态物质,有一层质子流在其之上流淌,宛如一道蜿蜒的银白色光芒,而它的内部,高密度的物质却已经停止简单的坍塌现象,而是产生了种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奇妙反应。

    而这种反应最简单的外在表现,便是膨胀。

    此时乔修亚的本体巨茧直径已经超过了一百七十米,比起最小时胀大了五六倍之多,而这个膨胀仍在持续,仿佛茧内有什么东西正在孕育一般。

    倘若有熟悉乔修亚的人在的话,比如说诺查丹玛斯与老教皇,亦或是伊斯雷尔和自然导师,那么他们肯定会笑着说道,这茧(蛋)里肯定是一个巨大的钢铁巨人,等到巨人足以将茧撕碎时,战士的蜕变就会结束。

    但是这个猜想,是错误的。

    乔修亚的化身抬起头,他的目光深邃,能够直接越过这世间人力能掌控的最为坚固的物质,直接看见钢之力巨茧的内部。

    里面并非是什么钢之巨人,而是一大团正在急速旋转,凝结的璀璨星云,还有一颗闪耀无比的钢之力结晶,它释放着纯粹无比的光芒,有朦胧的雾气将其笼罩。

    那是世界初开的景色。

    茧内,是一个初生的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