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三章 独属于一人的火焰 7300

    黑森林的中央与外围相比,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环境比外围更加沉闷,瘴气更加浓烈,混沌魔力更加浑厚,居住在这里的魔兽实力更强。

    这是很正常的一种现象,换句话说,大概就是魔力的热岛效应,因为越靠近黑森林中心,约有各种高魔材料,特殊魔植以及各式各样贪恋这种环境而徘徊不去的高级魔物聚集在一起,它们的集合体甚至形成了一种奇特的魔力聚集效应,令整个黑森林百分之八十的魔力都汇聚在这大概只有黑森林总面积百分之二十的核心区域中。

    而这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邪神【丰饶】的残骸就位于黑森林也即是迈克罗夫大陆,甚至是整个世界的中央。

    “邪神究竟有多么强大?”

    缓缓飞行在迈向黑森林中央的半空中,看着周围愈发异界化的险恶环境,乔修亚的心中不禁升起了这样一个疑惑:“一千多年了,它的残骸仍然能影响整个大陆,催生出无数魔物,甚至影响了一个世界的生态圈与魔力循环。”

    但这个疑惑,立刻就被乔修亚自己所回答。

    这是无法计量,无法用数字描述的力量。

    钢之蟒强大吗?非常强大,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是乔修亚很清晰的明白,掌握有一个世界所有权柄的钢之蟒,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究竟有多么恐怖,它们支配一切,支配万物,如果愿意,甚至可以令海天倒转,令大陆浮空但仅限于世界之内。

    钢之蟒是世界的意志,而这个世界的意志的理智与智慧,来源于世界中存在的秩序文明。钢之蟒持有可以灭世的权柄,但它永远不可能发挥出它全部的力量,因为它的秩序,也即是智慧本身,来源于无数繁衍在其身躯上的种族,换成乔修亚前世地球上的话来说,那么钢之蟒并非是单纯的盖亚,它是盖亚意志和人类潜意识共同体,也即是阿赖耶识的混合。

    普通人是不可能发挥出自己的全力的,因为过度发力会损坏肌肉,令内脏超负荷,导致肌体受损,寿命缩减,钢之蟒同理,它们权柄在那里,但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发挥,甚至是使用都要小心翼翼,以免影响到居住在自己身躯上的种族。

    也正是因为如此,钢之蟒西伯雅才会被法特洛尔维夺取了权柄,这或许并非是因为对方的懒散,而是那条钢之蟒早就意识到,自己什么都不做,对于体内的文明或许才是最好的,而这份过于消极的态度,导致了一切的发生。

    乔修亚有自信,抵抗住一位类似卡尔利斯等级的钢之蟒愤怒时的全力猛攻,但迈克罗夫与星海这种等级的钢之蟒,他或许就力有未逮,可这却并非完全没有机会,因为对方的弱点很明显,战士相信自己能够把握住这些机会,他认为自己只要不犯错,那么就算他奈何不得这些世界意志,对方也无法奈何的了他。

    但是邪神不一样。这个或许便是这个盖亚与种族潜意识的混合体,掺杂着世界的残骸,解放了百分之百束缚的产物,和钢之蟒有着极大的不同。

    它们不怕自毁,因为它们早已毁灭,它们不怕失去智慧,因为它们早就痴愚混沌。

    它们已经是死与终末的代言,自然没有任何约束,只要将万物化作虚无混沌就好。

    正因为如此,所以死后的它们,远比活着时更加强大。

    想到这里,乔修亚的脸色微沉,他回忆起了被污染的钢之蟒迈克罗夫,对方黑红色的鳞甲以及被侵蚀到看不见的深红色双瞳让他现在都难以忘记如果钢之蟒迈克罗夫没有被封印,那么它身上流淌的混沌力量足以侵蚀整个世界,让一个新的邪神诞生。

    那个时候,这个邪神应该叫什么?圣贤和钢之蟒对秩序与混沌转换的【好奇】,还是代表着从万界祭祀场开始,一连串的【失误】?

    正在战士皱眉思考的时候,突然,一小条空间裂缝在他的身侧裂开,一条白金藤蔓从中穿出,发出了有些失真的声音:“北地的传奇,你是想要去‘混沌之泉’吗。”

    “藤母?你说的是那片沸腾的混沌魔力中心?”

    听见对方的话,乔修亚点了点头,他平静的说道:“的确如此,依照冒险者的传闻,你就生活在混沌之泉的附近吧?我和其他人类传奇准备彻底拔出这颗扎在迈克罗夫世界身上的毒瘤,这也在我们的协议里面。”

    “我知道。最近这一百三十年,一直都是我和白金古龙一起封锁混沌之泉中的魔力,不让其扩散的。”

    藤母如此回答道,语气正常的仿佛回答理所应当的一件事情:“如果说你们真的下定决心,要铲除混沌之泉,那么最好越快越好,它在这个世界呆的越久,造成的污染就越严重。”

    根据藤母略显零散的话语,乔修亚大概知道了其他传奇此时的进度。和专精于毁灭这方面,翻整土地的速度犹如反掌扫灰般的他之外,速度最快的自然导师现在也不过是完成了一半而已,所以说,在大半天的时间中,位于黑森林内侧的人类传奇或许仍然只会有他一个人,而藤母并不介意在这段时间中,详细谈一谈有关于‘混沌之泉’的事情。

    “正如你们所知,混沌之泉,便是整个黑森林,乃至整个世界的混沌气息源泉。”

    白金藤母的声音从空间裂缝的背后传来:“按照你们的话,它是邪神残骸的坠落之所,而我和科罗拉多之所以能够成就传奇,多亏了日复一日的与它抗衡。”

    此时,乔修亚已经来到了距离黑森林中央极近的区域,他已经能够看见不远处那座白金色的山峰,以及旁边翻涌着的混沌源泉。

    从那座白金色的山峰上,乔修亚感应到了一丝异质的钢之力,那是促进自然万物蓬勃生长分裂,加速其繁衍的生命力量,而另一旁,污浊的混沌之泉中,同样涌动着一股奇异的力量,那是同样促使生命成长,但却没有丝毫限度,让其抵达鼎盛之后仍不结束,直至走到自我毁灭尽头的【丰饶】。

    倘若是普通的生命,在这样极端而恐怖的环境中,早就因为恐怖的富裕能量发育过剩,以至于浑身组织系统癌变,多长出几只手,几只脚都不奇怪,而魔兽更是容易产生各种各样的异变战士现在终于明白,黑森林中为何每年都会有络绎不绝的全新魔兽出现,他原本以为那是大环境优胜劣汰产生的变异,现在看来,或许只是混沌魔力造成的急速突变。

    “这是让人走向‘鼎盛’后,然后又令其‘覆灭’的混沌。”

    看着实质化的混沌力量聚合体在眼前反应,乔修亚低头注视着它,缓缓自语道:“多么符合光耀纪元的定义,而藤母你还有狱空龙,倘若你们这次没有选择与我们人类合作,同样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对此,传奇魔兽并没有辩解或者多话,它只是收回自己的触手,关闭空间裂缝。

    而乔修亚对此也并不在意,他从半空中缓缓降落到这黑森林最中央的地面上,近距离的感受周围满溢着的混沌魔力,与白金古龙遗留下来的钢之力。

    邪神的种类数不胜数,而它们持有的力量,也绝不相同。

    因为孤独与饥饿而诞生的邪神【饥荒】,因不可阻挡的毁灭而诞生的邪神【天灾】,因文明自我贪欲产生的邪神【瘟疫】,因自我毁灭而诞生的邪神【末日】这些邪神的力量和诞生缘由都非常清晰简单。饥荒拥有的,是啃噬世界的恐怖吞噬力。天灾拥有的,是足以摧毁世界,破坏文明的恐怖灾难。瘟疫邪神就像是失控了的贪欲一般,在整个多元宇宙的范围内感染扩散,而末日更不用说,它象征的就是毁灭本身。

    但这些都算不上最强大的邪神。因为在曾经的迈克罗夫世界记载中,排位序号一,危险度最高,被称为最强邪神的邪神,名为【丰饶】。

    每一个听见这个名字的人,都会不禁微微一愣无论是饥荒,天灾,瘟疫,魔力,这些邪神的名字听上去就异常不详,也代表了它们可悲的命运,但丰饶这又并不是什么坏事,它为何能够成为邪神的名字?

    乔修亚站在完全异化,蠕动的墨黑色森林之间,他面不改色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在他右手的掌心处,出现了一点微弱的火星。

    这火星仿佛从虚空中诞生,来自于一丝微不可查的凝聚与爆发,而在瞬间之后,它便急速扩散为一颗拳头大小的金黄色火球,火球稳定无比的燃烧着,释放着磅礴的光与热,过于恐怖的高温甚至让周围的黑森林发出了被烧灼的‘滋滋’声,就像是一颗微小的恒星。

    乔修亚托着这颗掌心的太阳,仿佛这件事微不足道,然后将其缓缓推到远方,收回了手。他不在控制这颗火球,而是任由周围的混沌力量侵蚀它

    而就在下一瞬,理所当然,却又令人心寒的事情发生了。

    混沌的魔力,在乔修亚撤去保护后的瞬间便侵入了这个微型太阳中,顿时,原本稳定燃烧的恒星就开始发出了数十倍于之前的强光和高热这光芒是如此的刺眼,就仿佛是人死之前回光返照的最后辉煌,而事实上,也地区如此,在转瞬的强光照耀后,原本还可以稳定燃烧许久的微型太阳急速的扩大,变红,然后就这样,化作差不多直径一点八米,稀薄而脆弱的红巨星。

    乔修亚甚至能看见,在这个微型‘红巨星’的中央,有着一点点白矮星物质残留,它正在急速的冷却,亮度也在飞速降低,或许数十秒后,明亮的‘白’矮星,就会化作黯淡死寂,按理来说就算是宇宙寂灭也不可能诞生的冰冷‘黑’矮星。

    这,正是他之前用来模拟星辰的钢之力,在丰饶邪神力量的影响下,最后的结局。

    丰饶,鼎盛与辉煌,这些词在迈克罗夫通用语中的词根非常接近,而丰饶邪神所寓意的力量,便是丰饶之后的贫瘠,鼎盛后的衰败,辉煌后的黯淡无光。它代表的,便是一个事物走向后,突兀的衰弱与灭亡。

    倘若地球文明,在实现共产主义,走向大同社会之后,突然因为一场超级武器战争而彻底毁灭,那么这样的命运,或许就比较接近丰饶邪神当初诞生时的遭遇了,而与之相近的,还有迈克罗夫文明本身,制造出万界祭祀场后的光耀纪元,毫无疑问的站在历史的最高峰,而之后突如其来的深渊和邪神入侵直接毁了它。

    甚至黑森林的黑潮本身,都算是某种印证魔兽在其中繁衍到了极致,然后便朝着文明的堡垒冲去,迎来最后的毁灭。

    “邪神【大气】的诞生,便是因为丰饶邪神经过了它的故乡,它的力量溢散,甚至令一颗恒星直接化作红巨星,摧毁了星系的生态圈,残余的大气生命在好不容易拥有文明之后,毫无价值的消散在了没有任何电磁波的冰冷宇宙中。”

    回忆着当初自己在北地地底回收的另外一块邪神残躯,乔修亚一边行走在黑森林中,一边摇了摇头:“这种轮回,真是可悲又令人厌憎。”

    邪神并不仅仅摧毁秩序和文明,它们的存在,也会制造新的邪神,而邪神之间,也未必是铁板一块,至少依照乔修亚的猜测,大气邪神倘若遇到丰饶邪神,那么无论双方的力量差距有多大,双方又处于怎样的环境,大气邪神应该都会毫不犹豫对对方出手。

    毕竟它们只是世界的尸骸,混沌的亡灵是没有理智的,而有着类似关系的,或许还有天灾和末日,但这一切都只是猜测,乔修亚目前对邪神的认知都来源于远古的记忆幻境与钢之蟒的叙述,而他正是为了更加了解对方,所以才前来此处。

    推开眼前已经快要凝固成黑色石像的黑森林,乔修亚行走在几乎变成混沌沥青的泥土上,来到了中央黑森林真正的中央,在他之前的,是一座由无数白金色古龙遗蜕形成的小山,其中释放着温和的钢之力,庇护着周围的世界。而在这座小山的另一侧,混沌的力量正在肆无忌惮的蔓延,大气中流动着无可名状的恐怖气息,它扭曲元素,扭曲魔力,甚至扭曲自身,形成了如同泉水一般,不断朝着外界涌动又消散的异象。

    古龙作为钢之力的化身,它或许无法正面面对被解除了所有束缚的世界亡骸,无法正面面对邪神,但它的力量足以与邪神残留的肢体抗衡,让诺大的中央黑森林不至于真的化作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混沌异界。

    而乔修亚同样作为钢之力的化身现在甚至可以视作世界的化身,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比古龙更高一筹,丰饶邪神残留的混沌力量于他而言犹如清风拂面,完全无法伤害到他。

    随着乔修亚的行走,他的脚下出现一圈发光的文字,这文字暗红,如血混杂着墨,它们一圈圈的转动着,自然而然的出现,为战士抵御着周围的混沌力量。如果有精通符文的大魔法师能够看见这些文字的话,他一定会震惊莫名,因为这些简朴的文字并不存在于世间任何一种语言中,它是符文的一种,但却从未在世间出现过。

    实际上,那正是属于乔修亚的符文,完全属于他的‘世界权柄’。

    自从决定,踏上‘我身即世界’的道路后,乔修亚的化身和本体都出现了接二连三的变化,而环绕在身侧和脚下的文字,便是其中并不怎么重要的一环……这些特殊的文字,说白了就是类似于各个世界独特的,能引动魔法力量的符文,倘若以后乔修亚体内的世界有了生命,那么他们便能从这些符文中挖掘世界本质,从而掌握种种权柄,开发出属于他们的斗气,魔法,神术以至于各种各样的异能。

    但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这些符文如今,不过是乔修亚自身力量,与迈克罗夫世界交流产生的‘余波’,毕竟如今的战士,在位格上可是属于世界的雏形,他位于另外一个世界中释放自身力量,自然会有种种异象。

    说起异象,乔修亚便不得不回忆起另外一个非常重要,但他早就快要忘记,却不可能真正忘记的存在。

    那就是系统。

    就在几个月前,乔修亚仍是一颗银色巨茧之时,他便在自身粒子急速坍塌造成的信息流失下,察觉到了消失已久,无论怎么搜索也无法找到的的系统本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乔修亚在那个时候,就连自我意志都快要被自身的力量给抹除,更何况只是一个他并非是找不到,只是懒得找的系统呢?

    那时的异象,看上去就和现在差不多,一圈奇异无比,完全和迈克罗夫世界基础符文不同的圣洁文字从乔修亚的身体之中缓缓浮现,然后被简并态物质坍塌造成的信息流失给抹去,在那个时候,战士就差不多搞明白了系统的本质,以及为什么自己很难找到它的缘由。

    因为系统说白了,就是他自身灵魂的一部分。

    只是这一部分,是被异化,被修改了的一部分,有一种强大到匪夷所思的力量,在乔修亚当初并不知道的情况下,令他的灵魂,他这一特殊的‘器官’升华了一部分,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超凡模块,这个模块可以加速汲取其他生命的力量,进而更快的加强乔修亚自身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或许就是一块随身携带的天青宝珠。

    可以说,就算是乔修亚当初没有天青宝珠,没有继承拉德克里夫家族的传承,那么他的急速发展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只是这种超凡结构并不稳定,会随着乔修亚本身实力的进步而扭曲,当乔修亚进阶黄金级后,过于个人化的灵魂便令系统出现了第一次不谐,而极意时,甚至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失常,传奇后更是直接消失,连基本的鉴定和成就汇报功能都被抹杀了。

    在乔修亚成为传奇后的第一次本质升华中,系统就连最后的残余都没剩下,直接灰飞烟灭,因为乔修亚的灵魂已经被他打造成了他体内的超光速信息网络,这种完全非人的异化没有给对方隐藏的半点空间。

    至于系统的来源,乔修亚一如既往,并不在意。

    无论它来自圣贤,来自钢之蟒迈克罗夫,还是来自于地球所在的那个世界对他这个远行游子最后的馈赠,那都没什么所谓的,不是吗?他已经强大到了无需任何存在帮助,也能在多元宇宙留下名字的地步,无论是谁,什么存在,出于什么目的给予了他这等帮助,现在的对方,应该都足以欣慰,甚至是开怀大笑了。

    这便是战士对这帮助最好的回报。

    如此想到,他又向前迈了一步。

    “北地的传奇,你不打算等一等其他传奇吗?”

    而就在乔修亚朝着混沌之泉大大迈出一步时,在他的身侧,空间裂缝再次打开,一根明显比起之前更加粗大的白金藤蔓出现,藤母略显不解的声音响起:“你打算一个人探索混沌之泉?还是说打算一个人回收邪神残躯?这太危险了,而我不可能帮助你的。”

    我还没活够呢。藤母的潜台词是如此的简单直白,以至于乔修亚甚至直接可以听见这位传奇魔兽过于响亮的心声,可以说是非常简单直白好理解了,毕竟魔兽和人类不一样,完全按照自己的内心想法而活动。

    “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一个人就够了。”

    乔修亚靠近混沌之泉,他感受到周围的混沌气息愈发浓厚,那是和饥荒邪神的眷族不同,和天灾邪神的投影不同,和瘟疫邪神的母兽不同,更是和弱小的大气邪神残留肢体完全不同的力量等级,那是属于圣贤钦定,已知混沌中最强的邪神,【丰饶邪神】的遗骸,它的绝大部分本体即便是被圣贤彻底抹灭在了多元宇宙虚空中,残余的一点点‘血迹’甚至说‘肉末’,都足以粘合如今的迈克罗夫大陆,遗留的力量甚至还能催生出黑森林这等存在。

    它曾经强大到就算是路过,余波也足以带动一连串的恒星自灭,但如今。

    不过如此而已。

    “我最近这些年,尽和邪神投影与它们的眷族打交道了,你们几百年的见闻,说不定还没我一年在异界巡游得到的消息多。”

    看似缓慢的迈步,但实际上的速度却远超常人狂奔,乔修亚的脚下浮现出一圈圈繁复的符文,抵御周围愈发深沉,甚至可以直接催动某些事物兴盛的与衰败的混沌力量。就算是藤母已经不敢继续随着他的脚步前进而关闭了空间裂缝,他也同样轻声自语道:“我知道,它就是留给我的,和你们这些作为有着实体,已经诞生,有着力量起伏波动的秩序存在不同。”

    说着,乔修亚已经来到了漆黑的混沌源泉周边,他睁大眼睛,以肉眼观测者眼前的无尽污浊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肮脏又晦暗的雾气,它侵蚀一切存在,甚至在空间上都打出了密密麻麻如同蜂巢般的洞窟,这些洞窟吞吐阴郁又绝望的雾气,将如今迈克罗夫世界傍晚的光辉都彻底吸去了。

    而这正是混沌力量在世界外侧的力量显现,比起雾气污浊一万倍的液态混沌魔力泛起吸收光的黑潮,其中浮现出千千百百无可名状的幻影与虚像,那似乎是无数世界毁灭的影子,无数文明覆灭的幻象,光影交错之间,丰饶邪神不知存在了多少万年,多少亿年的存在信息搅动,为眼前这千年来或许是头一个肉眼直视它的存在展现自己的战果。

    恒星膨胀,星系黯淡,数千万的星辰接连不断的熄灭,甚至在世界星河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黑域它是巡游于群星之间,名为昌盛与毁灭的黑暗,它肆意的在多元宇宙中穿梭着,撒播名为绝望与混沌的种子,数之不尽的世界在它的欢歌下黯淡,而数之不尽的混沌也在怨憎中诞生。

    乔修亚站在混沌源泉的前方,钢之力凝成的靴子被黑暗的侵蚀魔力舔舐着,但却无法从这散发着银色光辉,接近不朽不灭的物质上舔下半点碎屑,战士凝视着眼前与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混沌魔力聚集体,他知道,在这黑色湖泊的下方,便是他的目标,丰饶邪神在多元宇宙中最后的遗骸。

    “我是不朽的,也是还未诞生的世界。我就是‘我的秩序’。”

    如果我连邪神遗骸留下的力量都无法应付,又怎么在未来将它们一个又一个的斩杀,将它们的存在净化,化作自己的武勋与功绩?

    理所当然的想着,乔修亚纵身跃入其中。

    夕阳的光芒在他的世界中飞速消逝,周围的一切瞬间归于黑暗,一切都被吞没,一切都被掩盖,这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呆在孤寂无比的万米海渊最底层,没有声音,没有光线,没有触觉,没有物质世界存在的,拥有的,能够感知到一切。

    就像是一切都还未诞生时的虚无混沌。

    而就在一切都似乎永远的黑暗下去,永远的寂静下去的时候,突然,黑暗的渊中,传来了一阵微不可查的响声。

    一点银色的火光,在渊底深处亮起。

    那是秩序的火,是存在的火,区分生死冷热,光明黑暗的火。

    是独属于乔修亚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