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八章 地狱在心中

    低下头,乔修亚沉声道:“伟大,了不起但同样丧心病狂!”

    对此,伊格尔吐出一口气,他再次低下头,看向那些微小的有机分子结构,心中生出的不再是疑惑,而是一种莫名的震撼。 .更新最快

    “的确伟大……如此宏大的构思和计划,难以想象,居然是黑雾这种只知道毁灭的存在设计的。”老教皇喃喃道:“这哪里丧心病狂了?它简直成了造物主,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制造出一个自己想要的文明!”

    而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用有些冰冷的眼神环视这片浑浊黑暗的大海,最后,停留在了老教皇的身上。他寒声道:“冕下,别悲天悯人了!”

    “塑造一个全新的世界,需要多少信息,多少经验?想想那片银河吧,如此庞大的钢之力,和无数残破的,不完整的世界雏形,你以为那些是什么?黑雾母体的玩具吗?那全都是它的实验体,损坏的,不能再用的实验体!”

    “它究竟是毁灭了多少世界,收集了多少能量,然后又犯下了多少错误,浪费了多少生命,才制造出这么一片创世之海的?百万年的时间?依照黑雾毁灭文明,朝着外界蔓延的速度,这片世界星河都不够它一口吃的吧!”

    伊格尔立刻就明白自己的错误,他叹息一声,不知说什么好:“但你却为了这一点……最原始的生命,而向诸神请求,将阿尔法庇护所从黑雾母体中剥离,这些能量都是你的积蓄啊。”

    “不管黑雾是毁灭了多少世界,试验了多少次才制造出这个全新的世界和生态环境……生命本身是无辜的。”

    乔修亚闭上眼睛:“更何况,庇护所文明本来就没有错。”

    是的,庇护所文明本身没有任何错。

    如果非要说错,那么唯一的错误,就是制造出了黑雾……正如同光耀文明的错误,就是打开了那扇万界之门。”

    等到乔修亚与伊格尔离开深海海底,回到阿尔法庇护所世界的大陆上时,老教皇俯视这片深红色的大海在元素和黑雾特意调制过的环境影响下,原始生命或许会在数千年到数万年内出现,然后在数百万年急速演化成一个完整的生命世界,而重获新生的庇护所种族,将会被他们自己的造物创造出来。

    简直就是宿命一般的轮回,犹如圆环一般。

    “但归根结底,仍是光耀文明先开启了万界之门。

    他低声喃喃道,语气沉重:“如果……一切都不会发生。”

    这是他第二次,还是第三次说这句话了,或许伊格尔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种下意识的愧疚和惋惜,但是一旁,一直沉默的乔修亚却有些受不了了。

    “冕下,从黑雾母体被封印的时候开始,你就开始说这些话。”乔修亚停下了飞行离开这世界的步伐,他停留在半空,站立在高热蒸汽云的顶端,用一种无奈掺杂着烦躁的语气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迂腐了?是,光耀文明,圣贤和诸神制造了万界祭祀场,打开了万界之门,然后超过四百个深渊位面集体入侵我们都知道当初最终一战的起源,但这和错有什么关系?”

    “万界计划,是光耀纪元准备迈向多元宇宙级文明而设计的道路,而这个计划在最开始,就被深渊和邪神恶意的破坏,我们先祖的文明也因此毁灭冕下,你难道心中没有半点对混沌的痛恨,反而还自责起来了?”

    对于光耀纪元,乔修亚从未有过任何仰视的敬畏之心,他从来都是将任何存在视作平等的一员来沟通,面对皱起眉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的伊格尔,乔修亚没有任何停顿,继续用略带愤怒的声音道:“有人破坏你的计划,毁灭你的家园,这些怪物从远方而来,顺便毁灭了沿途所有的城镇是的,那些被波及的文明有资格怨恨我们和先祖,痛骂我们和光耀文明的卑劣和傲慢,但是你不行,我不行,星坠文明的任何一个人都绝不能这么想,一星半点都不能有!”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渐渐变大了起来:“这不是什么魔法实验失败炸了整个时空界域,这是邪恶存在主动过来入侵我们!不去痛恨混沌和深渊的无序,难道还要怪一个文明想要进步的本能不成?!”

    “好啊,那就待在一个小世界,当一辈子的封闭文明,一步也不迈出虚空,就这样和饥荒一样饿死在原地,再造一个饥荒邪神!”

    “不,乔修亚……”

    伊格尔一只手抬起,有些痛苦的按住自己的额头,他低声道:“你知道,我的意思不是这样我只是想说,我从未想过先祖们和邪神的战争居然波及了这么多世界,这么多文明……我从未想过,整个世界星河如此黯淡的原因,居然,居然会有我们的一份……”

    老教皇又回忆起了那次深空观测的结果,黯淡而空旷的星河模型在当时每个人的心中都铭刻下了最深刻的印记,即便是身为传奇强者的他也不例外。

    或者说,正是因为伊格尔身为传奇强者,身为能够代表迈克罗夫文明的凡世最强者,那种孤独茫然的痛苦,和那个无形的印记才铭刻的最深。

    如果如果

    “如果一切不至于如此,该有多好……”这是老教皇最后的叹息。

    但是世间没有如果。

    听着伊格尔的话,乔修亚握紧了双拳,从许久之前黑雾母体被封印之时,就一直压抑在心中的一股无名的愤怒开始涌动,他的躯体表层开始泛起一层金红色的火光,似乎要顺从其主之怒而熊熊燃烧,但是这火焰却被压制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低沉,但却震动云层的怒吼:“事情已经发生!庇护所文明毁灭了,在一千多年前,还有更多的文明被邪神毁灭!”

    “我们能干什么?为他们祈祷?为他们默哀?说我们很同情他们,为这样的结局惋惜?

    我们应该道歉,对整个虚空广播,说这一切都是意外,我们并不愿意如此我们就应该他妈的低头,对这个该死的多元宇宙低眉顺眼,说‘是,是我们的错’?!”

    别他妈的开玩笑了!

    乔修亚没有看向伊格尔,而是背对庇护所世界的大地,重重地向前走了一步,走向通向世界之外的虚空。

    “对这个该死的多元宇宙认输?”

    他的语气压抑的可怕,声音本身似乎就要撕裂大气,将一切扯得支离破碎:“我永远,我们永远,人类,所有智慧生命,永远永远不会,也不应该这么说。”

    “我们在这里纠结千年,万年,纠结一亿个纪元究竟是谁的错,毁灭的轮回依旧不会改变,混沌和秩序轮转的悲哀之轮更是不会停止!”

    “邪神的浪潮即将再次席卷多元宇宙,伊格尔,教皇冕下,你的同情心是要给谁?就算是只说我知道的,差点被毁灭的世界,我就能报出好几个名字你是要爱自己的同胞,还是爱异界人?”

    沉默许久。

    只剩下蒸汽风暴在大气中滚动的声音在天穹高处嘶鸣。

    伊格尔喉头滚动了一下,这位老人的面色在瞬间变得更加苍老,但是最后,他却闭眼,睁开,沉声道:“你说的对……我是迈克罗夫人的教皇,是,且永远都是,甚至只是。”

    “我,先走一步。”

    话毕,老教皇便身化无尽光芒,在瞬息便穿破了虚空,离开了阿尔法庇护所世界。

    而乔修亚则是停在原地,孤独的低头,凝视着这片大气,海洋和陆地。凝视这个污浊,赤红和焦黑混杂的世界。

    圣伊格尔选择爱他的同胞。

    而圣贤选择的,是爱整个多元宇宙。

    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所以自己要承担这一切的后果,终结这一切错误的起源。

    无颜面对这毁灭的圣贤狼狈的离开自己的故乡,他再也无法忍受邪神的存在以及混沌的反复,他要前往多元宇宙的中心,要终结这一循环,从根源铲除所有的悲哀。

    谁能说这样的想法不对呢……只是星坠纪元,却要饮下前人酿造的苦果。

    乔修亚无声的迈步,离开了庇护所世界,他来到世界壁垒的外侧,再次出现在核心封印之中。

    【卑劣的……迈克罗夫人!】

    黑雾母体注意到了战士的出现,它并不知道乔修亚和伊格尔究竟在阿尔法庇护所中做了什么,但它绝对会按照最坏的结果去想,所以这个庞大的,愤怒的,被封印了所有特殊超能力量的古老存在再一次伸出了自己的触手,狠狠的朝着乔修亚砸落!

    但这一切都没有意义,没有黑体吸收,没有虚空掠能翼,没有重力井扰动,没有那些奇异又恐怖的武器,单纯的质量冲击对中子星形态的乔修亚来说都是可笑的,微不足道的清风拂面,战士甚至转过身,无所谓的将背后暴露,然后伸出手,触碰向阿尔法庇护所世界。

    “听着。”

    他如此开口,不知是对黑雾,还是对这个世界,亦或是对已经毁灭了的庇护所文明说,还是单纯的自言自语,乔修亚用一种平静的语调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

    “就算是你们不愿意也没用。你们已经死了,毁灭了,文明和种族全都不复存在,再也没办法抗拒我们的掠夺。我们将会把你们的文明,文化还有知识全部分解吸收,化作我们的营养。

    我们会向前,腹中的食物会提供能量。我们会向前,你们的思想会化作我们新的信念。

    我们会将你们曾经受到过的苦难铭记,将你们背负的重任拾起,或许微不足道,或许悄无声息,或许只是昙花一现,只是一时泛起的浪花,但你们会成为我们的一部分。

    然后我们会继续走下去。”

    乔修亚没有在意黑雾母体的怒吼,没有抵挡对方愈发狂暴,实际力量却愈发微弱的攻击,他就这样承受着无数攻击,转身朝着封印的透明处大步走去。

    卑劣也罢,傲慢也罢。

    文明就应当这样迈步,朝着多元宇宙的尽头高歌。

    我将会踏遍这片星空,烧尽所有黑暗,我要毁灭所有邪神,毁灭所有混沌,我要把可能存在的幕后黑手从深渊的缝隙中抽出来,然后烧成夸克,扔进黑洞。

    我们会付出代价,为了先祖所犯下的错误,它们也绝不例外,它们所作的一切,终将要遭受报应。

    由我,来清算这一切。

    乔修亚闭上眼睛,他传过了透明的封印,无数复杂的纹理在身后凝聚,最后重新将封印贴上。他再次睁开眼睛,整个多维封印开始隆隆震鸣,那是无尽磅礴的能量被乔修亚位于封印核心处的本体输入,用来将阿尔法庇护所世界从黑雾母体中剥离。

    而黑雾母体的反抗意外的微弱,它似乎知晓了战士的目的,知晓他们什么都没有做,知晓为何迈克罗夫人为何要将阿尔法世界从自己体内剥离……所以,它便无奈的,不甘的,痛苦地放开了手。

    阿尔法庇护所世界,它就是黑雾中的光,黑暗中的光。

    这是黑雾们和母体的永黯之光,比黑暗更深沉,比希望更诱人,正是因为它,黑雾母体才会无法逃离,才会固守原地,即便是面对毁灭,也无所畏惧。

    这个世界,是庇护所文明,是黑雾的永黯之光。

    那我们的呢?

    “老师……教皇冕下他是怎么了?”

    乔修亚听见身侧突然响起普瑞斯特疑惑不安的声音,而他侧首,看了对方一眼,轻声道:“没什么,冕下只是意识到了自责是无意义的……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履行自己身为人类,身为文明一员的责任。”

    乔修亚带着仍然有些紧张不解的普瑞斯特离开多维封印,他们跨越一层又一层的时空封印,越过一条又一条关卡,战士用不紧不慢的语气道:“普瑞斯特,你曾经对我祈求过绝对的庇护。”

    “是的,老师。”年轻的战士用力点点头,他毫无犹豫的说道:“我现在仍然铭记于心。”

    但乔修亚却摇摇头:“普瑞斯特,庇护是没有绝对的。”

    “再怎么坚固的守护,再怎么漫长的坚持,都将在时光的演变中变得脆弱,逐渐毁坏。即便是世界,星球,恒星,伟大的文明,堪比邪神黑雾,结局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战士轻声道:“如果想要让你想要守护的人或事物永远的安全,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去毁灭你敌人,所有,一个不留。”

    “……”

    两人回到了一号世界,普瑞斯特留在此处继续自己的历练,而战士在这里联通万界祭祀场,数秒之后,强大的时空之力扭曲天地,他在短短的刹那便来到了迈克罗夫世界之外的虚空。

    我的心中,是充斥着毁灭和杀戮的地狱。

    没有直接传送进世界内部,乔修亚缓缓靠近迈克罗夫世界的壁垒,他轻轻地伸出手,用手掌贴上世界的外壳,动作温和无比,仿佛就像是人类轻抚掌心的盆栽,触碰一个无比脆弱的珍惜工艺品。

    所以我才真挚的热爱这一切。

    这令人怜爱的……

    世界。

    第十四卷,永黯之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