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六章 不归之途 (大量设定)

    有关于文明进步的构思暂且结束,乔修亚开始思考有关于自己实力的问题。

    实际上,这一次与黑雾母体一战,让乔修亚认识到了自己的强大。

    对,并非是弱小,而是强大。

    虽然说,因为能量储备和物质储备的原因,战士并没有办法对黑雾母体造成什么实质意义上的威胁,但无论是能量还是物质储备,都不过是乔修亚‘想与不想’的问题。

    只要他能狠下心,找几个世界,大规模投放修复光柱,无止境的去啃噬物质,转化能量,按照他这种连一个微观粒子都不剩下的吃法,过个几十年,黑雾母体就未必打得过他了,而在同样量级的情况下,乔修亚还有自己体内世界可以超光速通讯的优势,可以充分整合自己所有的力量,而不像是黑雾母体,遇到了突如其来的战斗,甚至连自己所有的子体都来不及召回,力量调动也有延迟。

    虽然说,超光速通讯听上去很简单,似乎依靠量子纠缠现象就能达成,但实际上,量子纠缠现象是无法达成超光速通讯的,甚至不能传递任何信息,因为它其实是一种保密手段,而并非是通讯手段。

    两个量子各自放置在宇宙的两端,本身的联系无视距离,但是单单是靠这个没有办法得知任何信息,因为你不知道量子的变化是它自然地变动,还是另一侧的观测造成。

    必须要得知另一侧用了什么方法观测它,才能从对应的量子上得知观测方法,所以这种信息传递方式绝对保密,但信息本身,也即是如何得知观测方法这一信息本身,最快也不可能超过光速。

    但是乔修亚不同,他体内的超光速通讯,依靠的是他本身即世界的特质,战士的化身即便是位于多元宇宙的另一头,体内的世界还是相连的,他们看上去相距遥远,但实际上联系的异常紧密,所以才无视了距离,这是某种奇异的时空曲翘效应,是‘体内世界的特殊物质’这一超光速介质造成的结果。

    所以,乔修亚可以找七八十个没有生命的异世界,同时投放自己的修复光柱,然后全展开吞噬模式,转换能量质量,传输回本体只要他敢放弃自我意志,他就能飞一样的变强。

    当然,乔修亚暂时不会这么做,他还想维持自我意志的存在,不想死于暴饮暴食,变成只知道吞噬的邪物。

    “这个世界上,存在瘟疫邪神那种,因为极致的进化而造成的魔物,那么我倘若时空,造成一个极致的吞噬转换魔物也不奇怪吧。”

    想到这里,乔修亚轻轻叹了口气:“铲除混沌与邪神的路,任重而道远啊。”

    其实,在确定自己能够将整个世界都变成‘安乐天堂’,变成游戏化的世界后,乔修亚也思考过,自己穿越来到迈克罗夫世界,是不是某个高维存在的一场游戏,而所谓的邪神和文明的战争,也仅仅是玩乐的工具。

    但等他稍微理性思考了一会后,便否认了这个猜测。

    因为和时间,空间,因果,概念等存在相似,维度也不过是人类手中的工具,压根不存在任何高维生物。

    怎么说?打个比方。

    光本来就是光,微观粒子也就是微观粒子,波粒二象性这一理论的存在,只是因为人没办法观测到它们真正的形态,所以只能从波粒两个角度来研究分析。

    波与粒,都是人类强行为光添加的属性,符号。

    而时间与空间也是如此,空间是人类为了描述物质的位置运动而在脑中设计的虚拟坐标系,时间同样是人类为了描述物质运动变化而设计的一种刻度,同样是一种人造的符号,它们只是人类描述真实宇宙的一种手段,换句话说,它们都是人类追求真理,制造而出的工具,并非是真理本身。

    而所谓的维度,虽说有些复杂,但本质差不多是同样的存在。

    维度的概念来源于弦理论,详细解释它非常复杂,但本质上,它同样是人类制造出,用来描述真实宇宙的工具。

    人类为了探究宇宙的真实,归纳,总结,甚至是猜测推断出了无数定理和规律,电磁方程式,相对论,量子理论等等都是人类总结出的定理。但是很明显,这些定理并非是真理,因为它们之间互相矛盾,而真理是不可能互相矛盾的,只有能将所有理论都完整统合的‘大一统理论’才能勉强说是真理的代表,终极的方程式。

    而如何统合电磁与引力,如何解释相对论和量子理论之间的矛盾,进而一步步完成大一统理论?弦理论便作为工具出现,只需要添加一个空间维,电磁力和引力便能统一解释,而且人类惊喜的发现,只要继续添加更多的维数,那么更多的理论就能被统一起来,所以弦理论的自洽维数正在不断地增加,目前看来没有停止的势头。

    但这些维度在哪里?因为目前所有的物理现象都能被长宽高和时间解释,其他的维度除了统合理论外没有任何用处,它们只是为了解释人类不理解的真实而创造出来的工具,一组存在于线性代数,各类方程式还有几何理论中的数字工具,所以理论将它们全部蜷缩了起来,免得碍眼。

    所以说。

    一组方程式中能诞生生命吗?空想的理论中能诞生文明吗?

    当然可以啊!

    人类就是,任何存在的生命都是所有人都能一拳挥出带起强弱核力,用电磁力维持躯体,自身的质量带动引力,吐口气都能贯穿二十六维度。

    高维生命是不存在的。

    不仅仅如此,无论是时间空间,因果概念都是人造的认知工具。

    如果非要说,那么所有生命都是高维生命,每个人都有着电磁力驱动拳,引力践踏攻击,强弱核力约束之躯等种种可怕的力量听上去是不是很帅?不仅仅如此,随着理论的增加,吐一口气贯穿的维度也能增加,人人举手投足便能贯穿无数个蜷曲的维度,大道都磨灭了。

    说不定都磨包浆了。

    每个人都能轻易的扭曲自己的因果,改变自己的命运,所需要做的不过是每天早上按时起床。

    乔修亚想到了魔力,六大元素,以太,生命力,自然之力,灵能,圣光还有新出现的阴影界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如果要将这些奇异的超凡力量全部都统合起来解释,需要的维度恐怕要上百,倘若再算上一些他目前还不知道超凡力量,这维度破千恐怕也不是问题啊。

    而且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圣贤等可以添加多元宇宙新常数的存在天知道几万年后这个多元宇宙要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也正是因为一代代的圣者开辟新的超凡源泉,这个多元宇宙才会越来越精彩吧。”

    乔修亚站起身,准备将第四实践室收拾一下,把所有人类原体样本和虚空血肉魔物都收起来,免得吓到其他研究者说实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外面的研究人员为什么那么害怕?乔修亚只是为了不让他们打扰自己的实验,所以才随他们去,没有解释。

    “唉,新出现的那个阴影世界,无论是大魔潮带来的自然现象,还是新的圣贤一级的存在带来的多元宇宙变动,都是一个大麻烦。”

    将所有的事物都转移进自己的体内世界,乔修亚一边整理实验笔记,一边有些无聊的想着:“新的魔法将会出现,新的斗气也将应运而出,自然之力中也必然添加阴影的属性,灵能也必然导入影的概念。”

    “任何超凡力量都不可能例外,这种变动,简直就像是一头蛮牛冲进了一家整整齐齐的房间,房间的主人虽然得到了一头牛的资源,但要重新整合起来就要费不知道多大功夫了。”

    战士对此感触颇深假如说,乔修亚真的打算当缩头老鼠,将整个迈克罗夫世界封闭,住在无人打扰的安乐天堂中,那么这次变动就会让他没有任何瑕疵的封锁出现漏洞,导致信息外泄,迎来邪神的攻击。而他对世界掌控也会大打折扣,因为掌握了阴影力量的人可以潜入阴影界中,不被他的钢之力笼罩。

    除非乔修亚自己也完全掌握了阴影,将自己的力量扩散至阴影界,不然的话,他就再也没办法维持自己对安乐天堂的控制,一切秩序都会飞速瓦解,重构。

    如此想着,乔修亚手中突然一用力,不小心将手中正抱着的钢之力封锁壳捏碎,让一只虚空血肉魔物从封印中逃出但不等这只被封印已久的黄皮老鼠魔物释放千万伏电流,感知到某种恐怖气息的它就立刻蜷缩在战士的手心,一动也不敢动,连叫都不敢叫。

    而与此同时,乔修亚却没有立刻制造出新的封锁壳,封印这只魔物。

    他停在原地,目光怔怔的看向不远处,悬浮在实验台上的世界星河模型。

    “假如说,有一个,或者多个存在,想要彻彻底底的掌控整个多元宇宙……把整个多元宇宙,都变成祂一个人的游戏,祂一个人的安乐天堂……假如说,有这样的存在。”

    假如祂真的存在。

    那么,一次又一次出现的新的超凡源泉,六大元素,以太,灵能,圣光,乃至于前不久才出现的阴影……一道又一道全新的超凡之道,毫无疑问的将这个存在的谋划击碎了一次又一次。

    祂该是多么痛恨文明的发展啊。

    祂该是多么厌恶这些络绎不绝,但却从不妥协的强者们啊。

    所以要毁灭,任何有一丝半点发展苗头的文明都要被毁灭,祂必须这么做,不然的话,即便一个文明中基本不可能培育出那种强大的超凡存在,那么就有两个,三个,千个万个亿亿万万个文明,无数世界星河轮转,无穷几率堆叠,总有一日会培育出那种存在。

    络绎不绝的蛮牛冲入好不容易变得规律的家中,会一次又一次的将一切都搞的一团糟。

    所以才会有邪神?

    所以才会有着秩序与混沌无尽的轮回,没有终结的悲哀之环?

    乔修亚摸了摸手中黄皮老鼠的头,然后将它重新封印井一个银色的茧中,战士继续自己收拾实践室的行动,将一个又一个或是危险,或是奇妙的新奇造物分门别类的放好。

    想太多是没有意义的,知道真相也不可能改变任何处境,更何况一切只是猜测,就如同人类如今的所有理论,都不过是对世界真相的猜测那样。

    更何况,即便是不知道这个猜测的真相,即便乔修亚什么都不知道,他也明白,自己终有一日,会走向和圣贤相同,但却又绝对不同的那条道路。

    为什么?

    因为他是渴望战斗的战士,期待未知强敌的武人,所以他不会恐惧。

    因为他是冒险者。

    所以他不可能永远的停留在原地。

    他要看山背后的风景,要看海对面的大陆,要知晓时空彼端星海的璀璨,他要寻找有趣且强大的对手,享受战斗的意义。

    是啊,就是如此,生命就是如此。

    乔修亚收拾完第四实践所,在所有研究人员紧张而又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中从容的离开地底空腔,来到万界祭祀场。他抬起头,和悬挂在高天之上的银天之辉,也即是万界祭祀场统御意志的本体对视。

    “……何事,拉德克里夫?”

    关注一切的统御意志有些疑惑的问道:“能量储备99.2%,可以满足你的传送需求。”

    “没什么事。”

    乔修亚笑着说道:“只是看见了你,我就感觉,自己似乎看见了那条路。”

    随后,他便低下头,平静的突破位面壁垒。

    时空乱流很狂乱,很喧嚣,无数文明和强者在头一次看见虚空的时候,感觉就像是看见了地狱。

    但即便是地狱。

    即便是地狱一般的道路。

    即便明明知道,自己的前方,将可能是比地狱还要凶险百万亿万倍的末路,并且绝无归路。

    乔修亚在虚空中朝着迈克罗夫世界慢步走去,他表情平静,淡然,甚至带着些许笑意。

    即便这样。

    一代又一代的勇敢者们,都毅然决然地踏上这条永不复还的不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