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一章 如果不试一试

    沉默只持续很短的时间,就被乔修亚自己给打破。

    资讯大厅白色的灯光照耀下,战士吐出口气,他摇头道:“算了,管他们那么多干什么,总是要有主战派和主和派的。”

    相互之间的想法没有矛盾和冲突,也就不算是人类了。

    如此自语道,他便突然站起身。乔修亚环视整个资讯大厅,他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资讯储存器,笑了一声:“每个人的想法本来就不可能一样,我为这种事情纠结,也算是浪费心力。”

    “……诶?”

    而原本待在乔修亚身后,正在冥思苦想应该怎么安慰乔修亚的3号眨了眨眼,愣住了一瞬,过了半响,她才有些口吃的开口道:“等……等等,乔修亚你刚才不是看上去,很,很……很生气吗?”

    很迷茫和不知所措吗?这一句话3号一直都憋着说不出来,因为这两个词和现在的冷静,沉稳,看上去没有半点颓废感的乔修亚没有任何关联,人工智能少女甚至怀疑自己的观测系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她一个人工智能都能看见幻觉。

    “生气?我当然生气,这群人连邪神的真容都没看过,就是和黑雾母体交手过而已,居然就这么早开始想撤退的方法我知道他们谨慎,未得胜先思败,但我可是他们中唯一见过邪神的人,我都没想跑,他们这么紧张干什么。”

    对此,乔修亚摆摆手,他的背后浮现出一轮银色的光轮,光轮中飞射出众多半透明的结晶碎片,碎片中流动着大量的数据光点,如同3号那般联通整个资讯大厅的储存器,战士一边帮助3号转移数据,一边悠闲的在大厅中渡步道:“但也就仅此而已,非要说的话,我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谨慎而愤怒,而是单纯的觉得不爽。”

    “不爽?”3号本能的复读了一句,语气带有浓重的不可思议。

    “不爽,不爽他们凭什么不相信我不能成就圣贤的境界?”

    说到这里,乔修亚嘴角一撇,哼了一声:“我能在几年内就从白银成就传奇境界,花个十年便能抵达堪比神明的地步,这个时候距离邪神入侵最少还有二十多年,甚至是几十年。”

    “到那个时候,我肯定要比黑雾母体强,甚至比一般的邪神要强,假如运气好,找到成为圣贤的机会也不是不可能你瞧,你这不是告诉我有关于‘衰弱邪神’的消息吗?这就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线索,倘若我真的从中找到一丝圣贤境界的蛛丝马迹,那么未来的一切都还难说。”

    “最重要的是。”

    说到这里,乔修亚转过头,他拍了拍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此时已经听的发愣的3号的头,战士笑道:“我一个见多识广,直面过邪神的真容和圣贤的残影,和神明谈笑风声的战士,怎么会需要你来安慰。”

    “我拯救过世界,毁灭过世界,我曾帮一个星河文明击败了吞噬星辰的虚空魔物,我曾将一个连时间都扭曲的世界掰回正轨,命运只是我早起做俯卧撑的时候就能改写的东西,邪神入侵而已,现在就着急大喊‘完蛋了’可不是我的性格。”

    谈话之间,乔修亚扩散出去的半透明晶体中流转的无数数据流猛地停止,战士注意到这点,轻松的说道:“好,这个大厅的数据传输完毕,可以去下一个了。”

    “什么?!”

    这时,3号的表情更加不可思议了,她震惊的扫过资讯库,然后发现,乔修亚的确就在几分钟之内,就将整个资讯大厅中所有的数据转移完毕,3号看着已经显示‘1%传输完毕’的进度条,喃喃道:“我的传输速度可是一般极意级法师的一百四十四倍啊,怎么会……”

    “每个人都是人工智能,只是一个是由父母孕育,一个是由工程师和研究人员创造而已,在我看来,你也不过是和我一般无二的普通人类而已。”

    此时的乔修亚已经朝着大厅出口走去,他对身后的3号挥挥手:“凛冬堡那边,我还有些事要办,就先不陪你……不过假如还有什么有关于圣贤的信息,可以随时通知我。”

    “好,好的。”

    3号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这样注视着乔修亚的身影离开大厅,在停顿了许久之后,她才在失落间猛地反应过来:“等等,谁是人类啊?!”

    而在大厅之外。

    乔修亚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表情迅速变得平静,冷漠。

    “圣贤。”

    他伸出右手,凝视手心,低声说出这个词汇,这个人名,仿佛正在咀嚼这简单两字中蕴含的无尽深意。

    “邪神。”

    他握紧拳,目光抬起,用淡漠的语气道出这个代称,也不知道心中究竟翻涌着怎样的情绪。

    最后,所有的情绪都浓缩在完全听不出任何情绪的两个字中。

    “有趣。”

    话毕,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能够看见大资讯库外侧的空间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它迅速的出现,然后又急速的合拢,仿佛只是一个错觉。

    ……

    “人类的进化速度,已经陷入迟缓。”

    摩尔达维亚,凛冬堡学院,毕业年级年终授课讲话。

    梯形的大厅上,有着近百名学员端坐于最前端,而在他们的身后,数百位其他更低年级的学员也同样正坐,严肃无比的注视着原本的舞台,如今的演讲台中央。

    一位中年法师坦然的承受所有学员的注视,他于灯光之下,使用魔法扩音,将自己的声音送入所有在场者的耳中,没有一丝紧张亦或是迟疑。

    “众所周知,人类,精灵,矮人,半身人,侏儒,甚至是已经灭绝的半人马和兽人,从某种意义上和我们都有同样的血脉起源。在数千万年前的原始蛮荒时期,最古老的人类群族还未分化,那时,这个世界上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异族,有着许许多多的环境未曾开拓,我们的先祖蜗居在温暖的平原环境中,数百万年都没有挪动过一步。”

    诺查丹玛斯,伊斯雷尔坐在大厅的最上端,两人收敛气息,一脸平静的看着那位中年法师发表讲话,没有任何学员或者导师察觉两位帝国最高领导者此时正位于他们的身后。但就在这时,有一个人影出现,毫无犹豫坐在伊斯雷尔的身侧,引得两人齐齐侧目注视。

    乔修亚对两人做出一个‘安静,认真看’的手势,然后便不再说话这顿时便止住诺查丹玛斯和伊斯雷尔想要询问的心思,暂时放下询问乔修亚之前是去干什么的想法,而是转过头,继续听这场早就筹划已久的演讲。

    “但是一场异常的气候变迁如今看来,是第一次冰河时代的序幕,使得我们古老原始的先祖不得不开始迁移离开自己的故土,在数百上千年的漫长迁移过程中,有一部分人类前往了湿润满是丛林的南方,有一部分人类前往干燥满是山脉的西方,有一部分人类选择固守原地……简直可以说,当时人类有多少部族,就有多少种选择,我们的先祖第一次开始朝着全世界扩散。”

    “前往南方的,化作如今的精灵,进入山脉的,便是矮人的祖先,留在原地的,是最古老的寒带蛮族人种,半身人和侏儒,都是因搬进狭隘而温暖的地底隧道造就,而迁移到和以前一样温暖平原的幸运儿,便是你我这般普通人人类的先祖。”

    “生命的形态会因为环境而演化,这是我们在无数次实验实践中就能观察得出的事实北方的鲨蜥都是冰属性,南方的却几乎都掌握有水,地双重元素的力量,火龙生活在火山周边,而雷龙向来都居住在多雨地区的山巅,这并不是巧合。”

    台上的中年法师是一位西山人,他的声音磁性而浑厚,也带有一点西山口音,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并不在意,因为他早就在这几年的时间中,以深厚的学术功底征服了所有学员,所以他才能得到这个上台演讲的机会:“我们在改造世界的同时,世界也会改造我们,生命不断地适应不同的环境,进而一代比一代更强大数据表示,八百年前的人类成年平均实力只有堪堪黑铁级,而现在,单论摩尔达维亚,我们十六岁的少年就有黑铁中阶的平均实力,而这个阶位正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上升。”

    “但这都只是错觉。”突然,演讲的法师斩钉截铁道:“这并非是我们的生命形态正在上升只是单纯的营养丰富,人人都有肉吃,人人都能修行产生的错觉。”

    “生命适应环境的速度,已经跟不上生命改造环境的速度。”

    “我们的演化,其实早已陷入停滞。”

    这短短几句话,立刻在整个大厅中掀起一片低声的喧哗,虽然说这些零散的谈话和惊呼都被在场的导师平息了下来,但能够看出,所有的学生眼中都带有明显的惊讶和不解。

    台上的导师仍在演讲。

    “随着技术的进步,随着修行法的普及,随着超凡力量越来越深入我们群族包括精灵,矮人,半身人等所有文明生命在内,所有的迈克罗夫智慧生命中,我们的肉体早就无需适应环境。我们有可以保暖的衣物和房屋,有足以抵抗零下一百度严寒的修行法,有可以进出虚空的魔法和斗气,早就在几千年前,上一个纪元时代,生命就已经无需被动的适应环境,我们先祖智慧的进步,足以代替我们身体的适应演化。”

    他的声音很大,即便是位于大厅最后侧的三位传奇强者也能清晰的听见,伊斯雷尔表情平静,诺查丹玛斯表情阴晴不定,而乔修亚微笑着点头。

    “我们的智慧,使得我们独一无二,泛人类文明圈成为整个大陆的霸主,自此除了内战,我们的种族再无挑战。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演化,彻底停滞,亦或是说,变得非常缓慢,再也无法跟上我们的脚步。”

    演讲的法师很投入,看得出来,这是他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他环视整个大厅数百位学员和导师,大声呼喊道:“现在,我们的文明即将进入虚空有任何种族,可以不依靠修行法,不依靠魔法装备,直接以肉体进入虚空中吗?!”

    “没有!即便是龙也不行!除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古龙和虚空巨兽,没有任何生命可以凭借肉体就在虚空中生存!我们人类拥有了进出虚空的能力,却没有与其相匹配的肉体,这是我们智慧的荣耀,但却并不代表我们应该接受这个弱点!是时候改变了,我们的智慧不应该坦然接受这个脆弱的载体,自然演化需要千万年的时间才能达成一次大的进步,但那是古老蛮荒时代的事情,现在,我们应该主动改变!”

    “先祖们花了几十万年的时间,才从茹毛饮血到学会点火烧熟,他们花了十几万年的时间才从从群落散居发展为部落时代,他们用了十万年玩弄石器,用了几万年的时间才能制造大的房屋,他们在八千年前才刚刚会学锻造金属,然后在一千三百年前抵达了文明顶峰!文明的进步速度,根本就不是自然进化能跟得上的,远南一些偏远海岛中的原始部落,他们的居民身体素质甚至不如我们的十二岁男孩自然进化已经失去意义,我们不可能依靠变异就能适应虚空,适应这个多元宇宙中的无穷世界!”

    “只有通过智慧,魔法,斗气,通过我们的智慧,改造我们的躯体,才能让‘人类’,让‘智慧生命’,适应这个虚空时代,适应这个宽广无边的多元宇宙。这是我。”

    说到这里,演讲法师指了指自己,然后伸手,手指依次点过在场的所有学员年级:“也是你们。”

    “是我们所有人,整个文明,在未来所应该去努力的方向。”

    台上的演讲法师还在说一些结尾的话,台上的学员正在疯狂的鼓掌,能听见喧哗的掌声在整个大厅中回荡,但这都已经无关紧要,因为在大厅的最后方,几位传奇强者间正在进行一场压低了声音的争吵。

    “乔修亚!”

    诺查丹玛斯低声怒道:“这就是你的打算吗?想要在凛冬堡学院内部宣传‘人体改造’的合理和正当性,然后用这些学员作为基点,朝着外界宣传你的那些理论吗?!”

    说着,老法师便想到了万界祭祀场第四实践室中,那密密麻麻,令他都毛骨悚然的‘人类完美原型实验体’,还有那些匪夷所思,只应该在噩梦中出现的虚空魔物,他不禁吐出一口气:“你是真的打算改造整个人类……你不是开玩笑。”

    “我从不开玩笑,最多讲几个冷笑话。诺查丹玛斯,至少八年前,你就应该发现这一点。”

    对于老法师的质问,乔修亚不以为意,他平静的看着满脸通红,兴奋对欢呼的学员们挥手示意的演讲导师,一边低声说道:“现在的人类,是还停滞在至少百万年前的原始物种,是我们的智慧停滞了他的演化,所以也应该是由我们的智慧再一次提升他。这是我们的文明,成为真正虚空文明的第一步。”

    “你以为你是谁?神,还是圣贤?你能确定,你要做的那些改造,真的适合人类?”

    诺查丹玛斯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已经冷静下来,严肃的说道:“现在的人类虽然的确脆弱,但是至少稳定我们的文明,我们的社会都是基于这个脆弱的躯体而存在,倘若有一天,人人突然都会飞了,那么我们的建筑风格和社会都会大变,而你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让人类飞,而是要让人类都变成超凡者。”

    “这种改变,足以让我们的社会和文明都遭遇莫大的动荡,人将不再是人最重要的是,你还不能确定这种改造是否安全!即便是如此,你还是要这么干!”

    “不然呢。”乔修亚冷漠的回复道:“适合不适合,不改造怎么知道?你以为斗气修行和魔法修行不是改造吗?那我和你这些传奇强者算什么?巫妖化,元素化,灵魂化,符文化的法师,比龙更强壮,比鸟更迅捷,可以肉身出入虚空的战士,这难道不就是一种特殊的,不可普及的改造吗?”

    “我只是想要让这种改造普及给所有人,你居然无法理解我,真是古怪我也没有打算强行改造,而是一点一点潜移默化,让我们的文明适应这种行为,让他们主动去自我改造。”

    “更何况,我是人类。”说着,乔修亚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诺查丹玛斯和伊斯雷尔:“你们也都是。就连我们都是人类,凭什么他们改造之后就不是了?”

    诺查丹玛斯似乎还打算反驳,但位于两人中间的伊斯雷尔无奈的做出手势,示意两人都先别说话:“行了,这点小事有什么可吵的,老师你是觉得,这种改造将会造成社会动荡,甚至会诱发‘人类自我认同’的崩溃,而拉德克里夫卿思虑着未来,他说的的确没错,我们的文明正在迈入无垠的虚空,脆弱的肉体的确已经是个拖后腿的累赘。”

    “你们之前就因为邪神的问题吵过一次,何苦再吵一次,这种问题又不是……”说到这里,皇帝陛下沉吟了一瞬,然后叹气道:“好吧,我们能决定这件事。”

    “我知道,诺查丹玛斯大师你并不是完全否定我的想法。”

    而就在此时,乔修亚再次开口道,他转过头,看向一脸头疼表情的老法师,战士语气平静:“只是你感觉,这种大事需要细细思量,用几十年的时间做筹划,然后稳定无比的推行这才能平稳而无混乱的将整个文明推入那个新时代。”

    “但我们已经没时间了我们都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把人化作灵魂储存进协调法阵中带走,那么改造人类又算得上什么?”

    战士低声道:“如果不试,就再也没机会,反抗与迎击是如此我也是如此。”

    话毕,乔修亚便起身,离开了这个大厅,只剩下诺查丹玛斯与伊斯雷尔坐在座位上。

    “……哈哈。”

    确定乔修亚的生命反应已经在时空波动中彻底消失后,原本一脸压抑,沉闷的诺查丹玛斯居然面色一变,轻声笑了出来,他吐出一口气,也不知是欣慰还是畅快的说道:“他总算是有‘想要变强’这个心思了。”

    而一旁,伊斯雷尔的化身也微微点头,他叹了口气:“真没想到,居然是我们扮演了这个角色。”

    诺查丹玛斯闭上眼睛,他用有些疲惫的声音道:“乔修亚……他是整个迈克罗夫世界,甚至包括光耀纪元的数据在内,进阶速度最快,最接近圣贤的人……这句话我早就在几年前就说过,但现在还是要再说一次。”

    “如果说谁最有可能成就‘圣贤的境界’,那么整个世界,除却他和伊格尔外再无第三人,而伊格尔已经是个老人,他天赋绝佳,但格局已经被局限在迈克罗夫文明上,只有他,他乔修亚才能超越,只有他这个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多元宇宙中游荡,行走过众多世界的人才有机会。”

    “可是这个家伙,脑子里只有‘挑战强敌’的信念,却没有要‘变得更强’的决心实力对他而言,只是一张挑战门票,说的再多,也仅仅是一种工具,他的天赋也实在是太好,就算不在意也能飞速变强,这更是让他对这方面的概念淡薄。”

    伊斯雷尔赞同的点了点头:“而现在,他想要变强。他第一次不是想‘有朝一日我要挑战圣贤’,而是‘我要尽快成就圣贤境界’。虽然看上去似乎一样,毕竟没有圣贤境界怎么挑战圣贤?但前者最重要的是‘找到圣贤’,而后者是‘变得和圣贤一样强’……可算是把他这种想法扭转过来了。”

    “等等。”

    突然,诺查丹玛斯皱起眉头:“你说,乔修亚会不会已经发现我们的目的?”

    “管他。”

    伊斯雷尔毫不在意的摇摇头:“就算发现又如何?这可是他自己的想法,而我们不过是提供一个契机这可不是撒谎,毕竟,倘若他不能成就圣贤境界的话,我们也绝不可能就这样带着一群懵懵懂懂,还没开民智的封建臣民去和邪神决战。”

    “一切就和乔修亚说的一样如果不试,就再也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