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二章 七神的秘密

    在离开凛冬堡学院之前,乔修亚顺路去探望了下如今的萤和凛。

    战士的到来并没有打扰他们,甚至就连诺查丹玛斯和伊斯雷尔也是如此,传奇强者们悄无声息的在这里汇聚,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此时的萤,正身穿一身小号的导师服,扎了个马尾辫,正严肃的与诸位导师商议接下来的结业行程,乔修亚能听见,神机少女正在与帝国皇家法师协会的观察员商议有关于毕业后,毕业学员们实习岗位的事情,此时她侃侃而谈,甚至用精神终端做了一套光幕列表,详细的讲解了凛冬堡法师系毕业生的优势和特长。

    而凛则是站在一旁,认认真真的记载,计算着整个有关于整个行程,未来实习还有‘凛冬堡特殊创业资金’所需要耗费,筹划的资源,他很早之前就是整个领主府生计方面的大管家,如今来筹划一所学院的经济出入明显有点大材小用,乔修亚甚至能明显的看出他有些走神,单凭肉体本能就能将一切安排妥当。

    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此时都已经成为了独当一面的人才,即便不依靠他的权威,也能凭借自身的能力获得其他人的尊重。

    而且,他们的实力其实也有着进展,虽然说神机的能量波动非常晦涩,可乔修亚却能清晰的感知到,两者的实力约莫都在黄金高阶左右这主要是因为神机不好界定‘极意’的界限,所以划分比较笼统。

    而不管是黄金高阶还是极意初阶,这种实力对于他们的年龄而言,绝对称得上是强大。

    毕竟,从乔修亚将他们从家族的地下室中拔出开始计算,也就不过是八九年而已,苏醒不到十年的时间,拥有这等力量,固然有乔修亚这个主人异常强大的原因,但两位神机的坚持和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哪怕是用他们被创造出来,也即是乔修亚初生后,取出两块腕骨分别制造神机原型体的时间来计算,也不过是区区将近三十年而已三十多岁的黄金高阶或者极意,也算是难得的天才强者了!更何况如果说是本体,两把几乎不可被摧毁的圣器,即便是极意巅峰的高手当做传家宝也毫不过分,这是足以作为一个国家镇国之宝的神物,哪怕是普通的传奇用他们,也是毫不掉价。

    可惜,乔修亚不是普通传奇。

    他强的过头,甚至匪夷所思,别说是武器,他拳头的威力就连世界屏障都挡不住,他的躯体是可观测宇宙中最坚固的物质之一。

    如此强大的拳和躯体,让他压根就不需要什么武器和铠甲,因为一切工具,一切道具,一切装备,都比不上战士自身自足,不假外物的超凡力量体系。

    不过,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武器们,也都有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神机的技术,来源于当年的人造妖精……灵能躯体技术,也源于对妖精身体的模仿。”

    乔修亚看着正忙碌的萤和凛,不禁轻声道:“也是时候去妖精乡一次了。”

    萤和凛陪伴过乔修亚经历过无数大战,即便是星海世界,那场对阵百万魔物的究极一战,两把神机也完整的经历过,他们早就汲取了远超黄金,极意的混沌能量,有了无比扎实的基础,但因为当初神机制造之初就并非是多么完善的技术,再怎么说,归根结底也就是第七代对混沌特化兵器而已,一种针对‘混沌’这一要素的‘秩序’妖精。

    正因为原本的基础就不牢固,所以哪怕是有了再怎么多的‘经验’,萤和凛两人也没办法随着乔修亚一同升级,所以才慢慢的无法追上战士的脚步,进而变成如今的模样。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乔修亚下定决心,打算尽快不,马上就去妖精乡一次。

    不仅仅是为了萤和凛,也是为了自己。他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问那些看似天真无邪的妖精女皇们,比如说世界,元素,虚空还有圣贤,令人不解的谜题,源自上古的传承,他想要从这些古老妖精们口中知道的东西,可是很多很多。

    如此想到,乔修亚转身离开,他的身形在一阵时空波动中消失不见,只留尼西埃雪山下的凛冬堡学院在夏日冰冷的薄雾中屹立。

    妖精乡隔绝于世,基本上,迈克罗夫世界中基本没有什么时空通道直接通向这个神秘的位面。

    唯一一条可以说是直达的时空通道,位于帝国三山圣城,昔日戴尔蒙德皇室与妖精立约的故所在那里,有着一位妖精女王的化身驻守,注视着每一个想要经过的人。

    毕竟,戴尔蒙德皇室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妖精们的一员,据说每一代帝国皇室中,都会有一人在死后转生为妖精,而这一代,看上去似乎就是制作妖精卡牌的六皇子艾德里安,这位年纪轻轻,就已经通过妖精卡牌成为世界财富榜前二十的年轻人,此时正和自己姐姐在远南周边旅游,毕竟帝国的局势已经不像是伊斯雷尔当年重伤时那么混沌,未来基本一片清明,他们这些注定成不了皇帝和女皇的皇子皇女自然要渐渐地远离帝国全力中央。

    话说这么多,主要是因为迈克罗夫世界中基本没有直达妖精乡的快速通道,即便是乔修亚,如果想要前往妖精乡,要不直接在虚空中飞行,降临那个位面,要不就是通过中转,间接传送过去。

    那么,有什么地方,既能联通迈克罗夫主位面,还能联通位于世界之外的妖精乡呢?

    是无疆天界,也只有无疆天界。

    伴随着并不剧烈的时空波动,淡淡的迁跃波动消散在虚空的涟漪中,乔修亚的身形出现在已经融入进迈克罗夫世界的无疆天界之中。

    在很久很久之前,光耀纪元时期,无疆天界便是类似于‘中枢中转站’的地区。诸神各自神国,也即是私人半位面的出入口都位于无疆天界,通向万界祭祀场,统合大资讯库的快速通道在这里也有一扇门,诸神的信徒以及实力抵达极意境界的强者,都能凭借各自的实力进出无疆天界,穿梭于各个依附于迈克罗夫世界的位面和半位面。

    而为了方便,许多大魔法师的法师塔和私人空间泡也都会给无疆天界开一个出入权限,方便他们遨游虚空。

    如今,虽然辉煌已经消逝,昔日千万私人位面和诸神的神国都皆尽陨落毁灭,可无疆天界仍然有着当初遗留的种种功能。

    乔修亚站立在无疆天界的虚空之中,他正在搜寻妖精乡留在无疆天界内的传送信标,这过程并不慢,至多几秒钟就能找到,而战士在寻找的过程中,也有余力观察一下周围,认真的端详这个众神的居所。

    无疆天界,正如其名,看上去就是一片没有疆域界限的虚空,只是这个虚空和外界的虚空相比,显得非常柔和,平稳,没有半点时空乱流的波动。当年,他挑战伊格尔时,就曾经和老教皇打入过无疆天界中,而两位传奇强者中也算是顶尖的存在全力爆发的能量冲击,也无法在这个世界掀起多大涟漪,至多就是将无疆天界和虚空的屏障打碎了不少。

    那么,为什么无疆天界是这么一副和虚空一般无二的模样?似乎当初,即便是在光耀纪元时代也是如此。

    乔修亚其实有点难以理解这个思路,毕竟在他看来,一个如此庞大的位面就这么空空的摆着实在是太过浪费,这么大块地,假如种田该多好?实在不行,盖满房子,多住一点人也不错啊,要知道根据资料来看,当初的光耀纪元时期核心区域人满为患,房价飞涨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底部,一个极意强者全副身家都未必能买上一套房。

    实在不行,中间挂个银白色大光球,然后造几个钢铁平台,随便安置个十几二十队精锐冒险者,让他们以这个世界为中枢前往其他世界冒险虽然有些既视感,但也是不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比空着号。

    但诸神和圣贤,乃至于如今的七神,祂们什么都没有干,一直以来就这样保持无疆天界的寂静,虚无和空旷,直至如今。

    新的人族七神在这千年中,一直都安静的呆在无疆天界,祂们究竟在这里干了什么?乔修亚一直都很好奇这一点,但每次和神接触,战士总是有更多其他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知晓,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询问,就好比现在,他着急前往妖精乡,所以即便心怀疑惑,也没打算在无疆天界多待一会,看看诸神在这片无垠的虚空中究竟干了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但是,就在战士心怀疑惑和好奇,扫视无疆天界的四面八方时,他突然注意到了一丝奇怪的虚空异象。

    遥远的虚空尽头处,浮现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

    这光芒并不清晰,甚至几乎可以说得上是错觉。

    过于遥远的距离,并不显眼的光辉,可以说,假如来的人不是乔修亚,不是乔修亚这种哪怕是隔着虚空时空乱流,都能窥见千百世界的传奇强者,那么任何人都不可能发现遥远虚空尽头处浮现出的一道道并不相同的光辉。

    青紫色的,激烈又黯淡的光辉。

    深黑色的,稳定又深沉的光辉。

    天蓝色的,对称又繁复的光辉。

    淡绿色的,规律又散乱的光辉。

    浅金色的,复杂又分明的光辉。

    铁灰色的,顽固又多变的光辉。

    以及最后的,纯白色的,如同星尘一般闪烁,却透露出无尽生机的,点点光辉。

    七种绝对不同,却又无比融洽的光辉闪耀在无疆天界的七个方向,它们均衡的占据了无疆天界四面八方所有的疆域,以一种无比复杂,但却又如同七巧板那样简单的方式不断的改变,混合,最终化作笼罩整个无疆天界全域的光晕。

    那究竟是什么?

    即便是乔修亚,也无法窥视出这些光辉背后的秘密他当然知道,每一道光辉的背后,就是一位神明的神力,他甚至还能根据颜色,详细的说出每一位神明的名字。

    但是为什么?

    众神正在做什么?

    祂们在千年间几乎从不干涉人世,即便是作为祂们代行者的七神教会,也极少听到祂们直接的嘱咐,祂们就如同一个沉默,但是无处不在的观察者,如无必要,绝不出现,绝不发声,近乎不存在。

    如果不是其他神明率先出手,祂们也绝不动手,哪怕是迈克罗夫世界中打的种族灭绝,天塌地陷,似乎也和祂们毫无关系,这些神明虽然被称之为神,但却从未展露出‘神’改造天地,引领文明种族的伟力,祂们也没有任何神明近乎本能的傲慢,无私到奇怪的地步。

    七神的背后,绝对有什么莫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和祂们神秘的行动,乃至于整个无疆天界的存在都有莫大的关联,乔修亚清晰无比的知道这一点,作为和强权之神交流过多次的传奇,他很清楚,七神虽然看似淡薄,但实际上背后绝对有着什么神秘的任务,不然的话,祂们绝不至于如此紧张的寻找‘神觉醒者’,寻找可以代替的自己的‘登神者’。

    祂们背后的任务,绝对比祂们存在本身都要重要,正是一位内陆吃,所以连‘神灭’都丝毫不惧的强权之神,才匆忙的巡视天地,寻找自己的后继者。

    但正如同之前所说。

    现在并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时候。

    乔修亚的已经找到通向妖精乡的道路,他挥出一拳,轻轻‘打开’时空通道,然后就这样干脆利落的消失在了神秘的无疆天界中。

    正如同他之前所想的那样无论无疆天界中拥有什么秘密,那看上去对于星坠纪元迈克罗夫文明而言都不是什么坏事,既然如此,与其急匆匆的寻找真相,不如耐心等到,等到水到渠成之时,他们自会知晓真相。

    而时空的另一侧。

    同样正在传送的某一支小队,却陷入了莫大的危难中。

    “普瑞斯特!!!你果然是领主大人的学生!”

    虚空之中,凄厉的惨嚎声在纷乱的时空乱流中响起,在一团正在不断翻滚的传送虹光内,能够听见那某位骑士中气十足的惨嚎声传出:“别的不谈,你这个惹事体质已经学的炉火纯青了!”

    “胡说八道!”

    而另一声听似沉稳,实则慌得一批的声音在乱流中响起:“我和老师才没有这种体质,明明是你的乌鸦嘴啊啊啊!怎么回事,传送地点又变动了我们究竟要落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