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四章 牧星者王庭

    睁开眼睛,能够看见的是一间异常宽广,异常明亮的银白色金属大厅。

    在这片长宽超过四百米,高超过一百米的巨型空间中,除却天花板和四壁处那一条条流线型闪烁的符文光线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一切都是一片空白,整个大厅内甚至连空气都不存在,是稀薄无比的真空。

    大厅的尺度实在是异常的巨大,这是寻常人类压根无法接受的比例和构造,不协调感和本能产生的虚幻感,可以使位于大厅中的所有人都感觉进入巨人国那样不舒服。

    而周围,由符文处释放出的明亮光线更是一种特殊的折磨,蕴含有特殊能量波动的光波刺激所有被照射的生物神经,令其绝对无法休眠,陷入令人疯狂的疲惫更不用说真空了,无法呼吸这一点,本来就是绝大部分生物无法忍受的致死酷刑。

    而就在这看似宽广明亮,实则是某种特殊囚牢的真空大厅正中央,却有着五根半透明的水晶柱耸立,而在五根水晶柱上,五个人形的金属罐头被某种封印法阵悬挂在半空,动弹不得。

    “……这里是哪里?”

    骑士克拉克茫然的睁开眼,他刚刚才从失败传送后的冲击中苏醒,但睁开眼时,骑士看见的并非是异世界荒凉(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如此)的大地,而是一个明显是文明造物的大厅。

    很快,骑士又发现,自己如今正被法阵束缚着,绑在一根明显就是封印的水晶柱上。

    “你醒来了啊,果然,你的精神素质是我们五个人中最差的那个。”

    头盔内侧的传讯器中,突然传出圣职者那带有些许电子音的声音:“别做什么动作,保持原本的姿势,假装自己还在昏迷。”

    骑士虽然被说成素质最差,但仅仅是相对于作为施法者们的队友而言,他同样很快就反应过来情况不对,然后就依照圣职者说的那样,保持身体不动,假装还在昏迷。

    五人此时,都身穿摩尔达维亚领特殊制造的‘异界探索型魔能铠甲’,这是一种全密封,全覆盖的特殊全身铠甲,其外甲由‘活性金属合金’锻造,拥有一定自我修复和极强的世界适应能力,不会因为过热而融化,也不会因为过冷而发脆。而内甲由解析传奇恶魔大君的躯体,得到的特殊‘自修复材料’制作,同样拥有无以伦比的适宜性,它甚至还能和穿戴者的皮肤暂时同化,提供神经感应,成为穿戴者躯体的一部分。

    不知为何,他们五个人的魔能铠甲都没有被卸下,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在真空的环境下活这么长时间,铠甲自带的自循环系统可以让小队成员在虚空中存活一段时间,区区真空还真的不算什么。

    “怎么回事?”

    骑士心中一阵不妙,他知道,自己等人肯定又卷入什么糟糕的事情中,所以他连忙询问自己的队友:“队长,咱们这是……”

    “你还是先歇一会,我先问。”

    但是,法师果断打断某位乌鸦嘴的话,他直接了当的插话,对另一旁,同样一动不动装昏迷的魔能铠甲道:“队长,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被一群高等异界智慧生命抓了起来,而现在它们正打算通过种种酷刑拷问我们,问一些我们其实压根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没错。”

    法师的语气充满怨气,但问题条理清晰,所以一直都在冷静思考的普瑞斯特立刻就回答道:“事情就是这样。”

    “在我们传送的最后关头,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将我们吸到了一个古怪的钢铁祭坛上,那个时候你们基本全都昏迷,我虽然清醒,同样头晕脑胀……而就在那时,我看见了一种很怪异的异界生命……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说道很怪异的时候,普瑞斯特语气有些古怪,他通过魔能铠甲自带的通讯功能,将异界生物的影像发送给其他四人。

    这是一种造型奇异,外形比较类似蜘蛛的甲壳类生物但却绝对不是真正的甲壳生物。

    它们有着灰黑色的甲壳,锐利的八支腿,圆盘一般的身体上有着明显的‘视觉器官’‘口器’和类似螃蟹一般的前肢……单论这个的话,无论怎么看都只不过是某种有点奇怪的大螃蟹,但最重要的却并非是这个躯体,而是从圆盘身体中央,‘破壳而出’的,类似蘑菇一般的物体。

    那是生物?亦或是植物?或者说,真的就是某种真菌?没有亲手触碰过,谁也无法确认这一点,和巨大的身体不同,真菌躯体显得比较瘦弱,非要对比的话,大概就是一根手指和整个手掌那样。它椭圆形的伞盖上流动着明显无比的魔法光芒,光芒有规律的闪耀,证明这的确是一种智慧生命。

    “……看起来,有点像是寄生真菌。”

    见多识广的炼金术师发表自己的意见,他常年和各种奇怪的植物生物和真菌打交道,所以一眼就看出这种生命形态的特殊之处:“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有一种真菌可以寄生在昆虫的身上,控制昆虫行动,最后将其彻底吃光……这个东西看起来也是类似的东西,下面那个螃蟹,大概只是被寄生的躯体罢了。”

    “的确,它们在审讯我的时候,的确是以上面这个菌柱一样的东西为主体。”

    普瑞斯特接过话头,他继续道:“这种异界生命有着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量,它趁着我们昏迷的时候,企图窥视我们的精神世界但因为物种差距太大,思维逻辑也完全不同,它办不到这件事,而之后它通过精神传讯,强行拷问我‘怎么找到它们’的时候,我特意切断自己的脑部供氧,昏迷过去。”

    说到这里时,普瑞斯特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他在通讯器中笑着道:“这些异界生命,似乎以为‘魔能铠甲’也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再加上活性金属合金的确有点生物特性,所以它们一直都在对铠甲施加酷刑,又是鞭打又是切割,还砍掉了我的几根‘手指’,但就是没想到要铠甲剥掉它们似乎还以为我们就是这样躯体强大,自我再生能力极强的物种。”

    对此,即便是在如此严肃的环境中,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一声有些时候,物种和文明的差距之大,的确足以造成这样的误会。

    不过很快,话题重归严肃。

    “这些异界生命,似乎自称‘舰队’,它们应该正在虚空中航行,正好接引了我们的失败传送。”

    普瑞斯特如此总结道:“根据已知信息,我大致可以推断出,它们应该正在进行一个什么隐秘的行动,所以才对突然出现的我们非常紧张,一直审讯我们是如何找到他们的。”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圣职者言简意赅道。

    “等待时机,收集情报,大致搞明白状况后,使用‘回归信标’直接离开。”

    普瑞斯特也没有废话,他严肃的说道:“这些异界生物以为铠甲就是我们的躯体,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分析出我们铠甲内部夹层中的东西,是不是什么必要的维生器官只要等到这些东西不注意,我们就随时能通过信标回归。”

    “虽然有点可惜,什么都没完成就要离开,但知晓这么一种特殊的异界智慧生命存在,也不算是毫无收获。”

    对外探索部的任务,归根及底就是寻找可殖民的异世界,有价值的资源世界。同时,寻找异界文明也是重要任务,无论是和柯洛诺斯世界的龙人那样,极具潜力但还很弱小的原始文明,还是像星海世界那样,庞大且先进的异界文明都是如此。

    虽然说,基塔舰长一再重申,回归信标的价值指不定比他们五个探索队员都大但这仅仅是某种善意的玩笑,该用还是要用,想到这里,普瑞斯特不禁就有点庆幸,幸亏这次他们恰好有带这东西,不然肯定就会一直被困在这个古怪的地方。

    不过,就在普瑞斯特要求队员们保持沉默之时。

    嗡。

    沉闷的嗡鸣声,从大厅的一侧响起。

    一扇圆形的‘门’被打开了。

    大量空气急速注入,浑浊的气体中混杂着灰黄色的孢子,释放出极其明显的魔力波动,短短的十几秒间,原本空旷苍白的巨大大厅,就被明显来自异界的空气填满。

    而一队八脚真菌,就这样从圆形大门中走出,来到被法阵束缚在水晶柱上的五人身边。

    这一队八脚真菌周身有着圆弧一般的魔法护盾旋转,它们到此并不是为了审讯,而是别有其他目的在探索小队所有人都收声屏气,紧张的注意这些异界生命打算干什么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魔法波动,五根水晶柱就这样拔地而起,漂浮在半空。

    为首的一个八脚真菌头顶伞盖处闪烁一阵魔法光辉,这似乎是某种施法的‘手势’,随后,五根半透明的能量导线连接在水晶柱上,而它就这样,拉着漂浮着的水晶柱,还有在其之上的五人开始走动。

    哒哒哒,哒哒哒。

    八脚真菌之间的交谈,依靠的是某种怪异且尖锐的嘶鸣声,甚至可能是某种超声波震动,人耳能听见的不过是片面的一部分,但这个时候,无论是普瑞斯特还是其他人,都没有听见半点嘶鸣,所有八脚真菌都沉默的前进,离开大厅。

    ‘它们该不会是要处理掉我们吧?!’

    通过魔能铠甲自带的通讯器,骑士群发一条简讯,看标点符号能够判断出他此时十分紧张:‘把我们大卸八块,扔进垃圾堆,甚至是魔能引擎炉心……听说领主大人当初就扔了不少魔兽进去,那死的可是惨,惨极,惨绝人寰!’

    ‘住口!’‘闭嘴!’‘收声!’‘孽畜!’包括普瑞斯特在内的所有人都快要被气晕:‘你这个乌鸦嘴,再说话,我就算死了也不放过你!’

    八脚真菌并不知晓探索队内部的交流,但是它们也不需要知道。

    离开似乎是作为‘隔离囚禁’的真空封闭大厅之后,已经被证明无传染病毒,无危险性的五人就这样被这一队灰黑色的八脚真菌带进真正的异文明环境。

    顿时,所有探索小队的成员都忘记交流,震惊并沉浸于自己所看见的一幕幕中。

    巨大的囚禁大厅,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长方形金属舱室,普瑞斯特原本以为这已经足够大了,已经是人类很难适应的巨型建筑,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在这大厅之外,像是这样的建筑压根不值一提。

    这是多么广大的世界?

    在大厅之上,是隆隆震鸣,不断嵌合重组的‘金属天空’,在大厅之下,是一层辽阔无边,一眼望去永无止境的‘生体大陆’。

    这是一个天圆地方的人造环境,半金属,半生体的‘天空’不断蠕动着,真菌菌柱一般的材质组成了半圆形穹顶的主要构造,而在这个穹顶的最上方,一个巨大的魔能太阳灯释放着明亮的橙色光芒,照耀着平整的大地。

    而大地本身,也是活着的,蠕动着的真菌菌柱。大地之上,满是各式各样的高耸生体建筑,如同蜂巢一般的结构比比皆是,数以万计的八脚真菌在蜂巢中进进出出,搬运物资,进行工作。

    囚禁大厅,则是隶属于位于这个世界中心,一个超巨型中央蜂巢的高空外延设施,这一队八脚真菌带着封印探索队的水晶柱坐上一个看上去很类似猪笼草的缆车,然后就这样继续带着他们前进。

    根本来不及思考,反应或者感慨,在场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打开了魔能铠甲自带的摄影功能,开始疯狂的记录周围的影像资料。

    普瑞斯特感觉自己的眼睛压根不够用此时,一行人已经被带入巨型中央蜂巢之内,八脚真菌们似乎没有什么保密意识,随意的让他们观察周围的环境,它们坐着缆车,垂直进入蜂巢的一个入口,前往其最中心处。

    而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中,普瑞斯特就在缆车的移动过程中,观察到无数极有价值的情报信息。

    通过装填各类有机物质,输出大量魔力,应该是‘能量引擎’的漏斗状白色器官。

    凭借魔力进行切割,装填,分离,有着几十个八脚真菌工作的加工舱室。

    种植某种植物,亦或是半植物半生物古怪事物的生产基地。

    一个浸泡在浅金色液体中的半透明封闭舱室,能够隐隐约约的看见,有几个八脚的胚胎阴影正在舱室中漂浮。

    普瑞斯特甚至都下意识的忘记自己应该隐藏自己的行动,他微微转头,环视四周,看向正在移动的缆车周边,那属于异界生物文明独特的景象。

    随着缆车的深入,他看见,蜂巢内部的结构愈发坚固,类似金属,他看见无数由水晶般透明材质构成的棱柱插在菌柱之中,似乎正在通过魔力流动控制它的成长和行动。普瑞斯特发现,愈深入蜂巢的内部,光芒就愈发明亮,高浓度魔力带来的自发光现象让此处不需要任何光源,就能清晰的看见周围的一切。

    不仅仅是普瑞斯特,探索小队的五个人都看见,缆车的四周,开始出现一个个漂浮在半空中的白色菌泡这些菌泡的表层和内部,都布满了明显无比的特殊符文,菌泡互相碰撞,互相融合,时不时就形成一个极其巨大的菌泡,然后这个大菌泡又急速分裂,重新化作千千百百小菌泡。它们仿佛正在进行某种计算和信息交换,每一次菌泡融合和分裂,就相当于发生一次思考与灵感的火花,都会在半空中响起一阵魔力的微鸣。

    太庞大了。

    如果说,巨型蜂巢有着一个人的大小的话,那么数百米长宽,百米高的囚禁大厅,只是人的指甲盖那么大而已。深入中央蜂巢的中心,普瑞斯特感觉自己似乎是进入一个无比巨大的生物中心。

    在这个生物的躯体中,无数八脚真菌正在来回移动工作,就如同蜜蜂和蚂蚁那样,穿行于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真菌结构之间,辛劳且不知疲惫。

    而已经明亮到堪比正午光辉照耀的蜂巢中心处,八脚真菌和普瑞斯特一行人的目的地已经出现。一个位于中央蜂巢最底层的巨型正六棱柱‘宫殿’。

    ‘牧星者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