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二章 缺失数据

    “失踪了?”

    星坠839年5月8日,下午,北地摩尔达维亚领主府。

    正在指导领主府内侍从侍女们修行的乔修亚,被面带一脸愧色的诺查丹玛斯打断了闲暇时的乐趣。

    “先散开吧。”

    乔修亚先是挥手,示意让府内的侍从侍女们回去工作他平时无聊就喜欢为领主府内部的人讲解一下斗气和生命能方面的修行之法,同时也能顺便整理一下关于人体结构方面的造物知识,虽然说这些修行法算不上系统的斗气修行,但也足够让这些侍从侍女打好足够扎实的基础。

    这样的话,他们即便是不继续做这份侍从工作,未来也会有一个好出路……不过说来也奇怪,最近报名要当侍从侍女的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乔修亚不得不发公告以示众人。

    做完这些之后,乔修亚便散发力量,顿时整个领主府后院都被一道隔绝电磁力和光的黑雾遮蔽,彻底与外界隔绝联系,直到此时,他才有些奇怪的对诺查丹玛斯说:“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又失踪了?”

    “这件事,说来也蹊跷你应该也知道前些日子,世界星河边缘的世界诡异有些不太对劲吧?”

    虽然前段时间和乔修亚有些许争论,但那只是在个人理念方面,诺查丹玛斯和乔修亚的私交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此时,老法师却显得相当愧疚:“对外探索部将普瑞斯特的小队派去执行探查任务,由于那里距离迈克罗夫世界实在太远,为了保证安全,所以我特意联系万界祭祀场的统御意志,做了五个回归信标给他们保命。”

    “这我知道,不过也就是地方远了点,危险肯定也没危险到哪里去的。”

    乔修亚造了一把椅子,顺带也给诺查丹玛斯造了一把,两人坐下聊,战士语气颇为不解:“黑雾母体都被我们封印,那些游荡的虚空巨兽也被我抓住解刨……按理来说,这片世界星河中不应该有什么存在能威胁的到五个黄金级超凡者才对。”

    哪怕是偶尔在一些世界中出现的极意级,甚至是近传奇级的霸主生物,也无法打断回归信标才对。

    “更何况,怎么又是这五个小子……一点也不省心。”想到此处,即便是乔修亚也感觉一阵摸不着头脑,要知道,他的学生可不少,像是伊万和阿米拉等人的第一小队成员,如今都已经结业,马上就要作为先遣队前往各个已经被探明为‘有价值’的异世界清剿当地魔兽,为帝国扩张做准备,有了这个履历,再加上有着作为皇子的阿尔瓦当队友,他们未来必定是帝国这方面的高层。

    而莉莎和辛迪加一行人更是令人省心,如今莉莎小小年纪就已经触碰到黄金级门槛,论起速度,估计只比乔修亚穿越后的速度要慢一点,未来成就传奇,不仅不是不可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有机会。

    唯独辛迪加丢人极了,现在还没恢复极意级大恶魔的水平,只是勉强碰到了极意的门槛……不过毕竟换了个身体,确实只能重新锻炼,乔修亚对此还是放宽了些要求。

    至于普瑞斯特一行人,画风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只能是多灾多难。

    似乎,自从他们探索开始,每个世界都遇不到什么好事,不是差点被路过的传奇黑雾一触手抽个团灭,就是遭遇当地超强实力的土著魔兽,所行之处不是天灾就是兽潮,人生跌宕起伏的就像个心律电图。

    (其实我倒是不惊讶。)

    一旁的诺查丹玛斯眨眨眼,摸了把胡子,他心中腹诽道:(倒不如说,论起惹事招灾,只有普瑞斯特这个小家伙才学到了你的精髓,简直和你以前一个模子出来的。)

    玩笑话自然不能讲,乔修亚想了一会,然后问道:“怎么失踪的?他们身上带着发信装置,还有你的回归信标,万界祭祀场也给他们贴了标识哪怕是他们被一些异界文明抓住了,如果不遇到比你还强的时空系传奇的话,那么也是绝对能跑的掉的。”、

    “问题就在这里。”

    听见乔修亚的话,诺查丹玛斯重重地摇摇头:“我一感应到我制作的回归信标被使用,立刻就明白,探索队肯定是遇到什么极其麻烦,他们本人绝对解决不了的事情。所以第一时间,我就立刻前往信标设定的回归地点,也即是万界祭祀场去找人。”

    “结果……什么都没有。”

    老法师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口气:“菁英小队根本没有回来,传送出了差错,他们消失不见了,迷失在世界星河的无尽虚空之中。”

    “这样啊。”乔修亚听到此处,也不禁皱起眉头,他也明白,为什么诺查丹玛斯会用一脸愧疚的表情过来见自己了。

    普瑞斯特是他的学生,他的学生用了诺查丹玛斯的回归信标后却消失不见,无论怎么想这都是非常严重的失误……但乔修亚却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传奇强者不会出错,倘若有错,那也一定是在比他更强的传奇眼中有错,诺查丹玛斯的技术乔修亚是绝对相信的,两人曾经并肩作战,若是没这点信任才奇怪,所以说,现在与其去抱怨对方,倒不如仔细思考,如何才能把失踪的普瑞斯特等人找回来。

    乔修亚思考片刻,问道“万界祭祀场统御意志有什么说法吗。”

    如果说,整个迈克罗夫文明中,有谁在时空一道上能比诺查丹玛斯更强,那么估计只有作为光耀纪元最高技术结晶的万界祭祀场,和它的统御意志才能打包票自己比老法师前。更何况,诺查丹玛斯本来就是借助祭祀场的力量令回归信标可以在一瞬之间发动,并且回到祭祀场半位面的,估计也只有它才能确定,菁英小队一行人究竟为何会突然失踪。

    但令乔修亚意外的是,诺查丹玛斯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问过了。”

    老法师的表情,也是相当不解:“统御意志告诉我,菁英小队的传送一开始就遭遇了一些意外,一股突兀出现的引力震荡搅乱时空,不过小队还算是正常传送到了一个生命世界之中。”

    “但是接下来,有关于菁英小队在使用回归信标之后,究竟传送到哪里去了这件事,它却保持寂静,半点也不回答。”

    “这样啊。”

    说到这里,乔修亚反倒有些明白了。对外探索部派人去探查世界星河边缘处的扭曲,早就做好了因为种种未知原因导致传送不顺利的准备,所以诺查丹玛斯等人才不疑有他,而回归信标之后,终端意志沉默的表现,却非常像是另外一个光耀纪元设施会有的表现。

    统合大资讯库,面对‘无权限者’保持的绝对封口。倘若权限不足者触碰到一定等级以上的机密,那么统合大资讯库将会完全,彻底,不留一丝线索地将所有的信息封闭,哪怕是暴力破解,也需要花上天文数字的时间才能窥得半点真容。

    只是,倘若连诺查丹玛斯这个等级六的传奇强者都不够权限,那么还有谁能够从保持沉默的万界祭祀场口中得到真相?

    想到这里,乔修亚不禁摇摇头:“原来如此,你是想要我这个有特殊权限的‘圣贤继承者’还有有着七级神明权限的3号去问统御意志啊直说就好了,弯弯绕绕的,普瑞斯特可是我的学生,我本来就是要去问的。”

    “不。”

    令乔修亚想不到的是,诺查丹玛斯却果断的否定了乔修亚的猜测,他严肃的说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你不要去直接询问‘万界祭祀场统御意志’真相我一开始当然也是这么想的,觉得只需要请你和3号小姐过去问问就好,实际上,3号小姐的一具魔力投影正好就在万界祭祀场,她自愿帮助我们去询问了统御意志。”

    “……结果?”乔修亚皱起眉头,他嗅到一股不妙的味道既然3号都已经问过,那就代表这条路绝对有什么差错……战士沉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糟糕。”

    老法师抚摸自己的胡子,他语气肃穆道:“统御意志的数据出现谬误,灵魂自检宕机,整个万界祭祀场所有的计算矩阵都差点陷入死循环之中。”

    “它出错了而且很严重,整个万界祭祀场的能源循环都有完全崩溃的迹象。”

    听完诺查丹玛斯的话,乔修亚不禁立刻站起身来,他在后院来回度步,面色沉重。

    “这群小家伙,究竟陷入了什么大麻烦之中……”

    迈克罗夫世界的绝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万界祭祀场的本质,乔修亚怎么会不清楚?那是一个文明倾尽全力制造的巨型奇观,一个不讲道理的究极星门,而它的自我控制系统,也即是本体为银天之辉的‘统御意志’,简直可以说是这片世界星河最强大的人工智能之一,假如它失控了,变成另外一个黑雾母体也只是时间问题。

    甚至可以说,能够操控时空的它,倘若失控,造成的破坏肯定比黑雾母体还要可怕想想看吧,它要是倾尽全力把人直接扔进黑洞,那可真的是神明也难救,简直可以说是‘终极恶意放逐术(魔法)’了。

    但就是这样强大的人工智能,如今却差点陷入数据死循环,导致自我崩溃。

    乔修亚知道,统御意志其实并不完整,它最完美的形态,绝对比如今要强大的多。

    最终一战,摧毁了万界祭祀场本体百分之八十的建筑,只有最坚固的主体建筑因为诸神和圣贤的保护得以留存,在神明陨落,邪神消散的恐怖战争之下,数据的丢失也是很正常的,统御意志也承认了这一点,它原本拥有大半个多元宇宙的星图,但是如今却只有少量的零碎资料,连迈克罗夫周边都描不全。

    但万界祭祀场本身,也是会自我纠错的,普通的数据丢失,根本不可能让它陷入死循环,普瑞斯特等人,肯定是牵扯到了什么核心级的隐秘问题,所以才导致触发了统御意志在这方面的‘暗伤’。

    “……明白,我不会直接问这个问题。”

    想到此处,乔修亚转头,对诺查丹玛斯说道:“不过我还是要去万界祭祀场一次……普瑞斯特这个小子,目前是我最满意的战士学生,能快点找回来,还是不要拖延为好。”

    “记得不要刺激统御意志。”

    诺查丹玛斯也站起身,他微微低头,轻声道:“我很抱歉。但万界祭祀场,目前是我们文明快速发展的根基原点,它不能出错,至少不能现在崩溃,不然的话,面对邪神那本就渺茫的机会,会彻底消散一空。”

    “不必在意。”

    乔修亚撤回屏蔽领主府内外的钢之力屏障,他的身体正在渐渐的化作虚无,正将意志转移回本体的战士低声道:“人生本就应经历一点磨砺,只要不死,那么现在的痛苦就都是日后的财富。”

    话毕,乔修亚整个人便消失不见,化作一团纯粹的钢之力,渗入领主府的地下。

    而诺查丹玛斯目光怔怔的看向乔修亚消失的地方,心中千言万语。

    (我说,这已经不是磨砺,而是磨难倘若痛苦这东西可以换钱,我估计你的那些弟子估计早成了亿万富翁……话又说回来了。)

    老法师看着领主府后院中,如同雪花一般飘散的钢之力碎屑,不禁赞赏的点了点头、

    “这个离场方式不错,我下次也学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