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八章 放牧星辰吧 7000

    沿海与码头中,所有忙碌的精灵渔民都抬起头,仰望逐渐变得深沉的暗色天空。

    天空之上,刚刚才升起不久的橙色太阳已经被汇聚的流云遮蔽,无数水汽阴云从四面八方凝聚至阴影浮现之处,能够听见,有深沉而宏大的响声在整个世界的上方回荡。

    “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面对天空上忽然降临的威压,鹿冠精灵虽然表情震惊,语气却依然平缓,他皱眉低声道:“有点像是,很大的螃蟹……”

    相比起只是惊讶疑惑,似乎并不是很明白这一幕背后意义,应该只是将其当做与‘日食’相似天象的鹿冠精灵,普瑞斯特心中却在大呼糟糕。

    这,这明显就是那群八爪真菌找过来了!

    怎么这么快?!该死,倘若它们攻破世界屏障,我们压根没办法找地方躲起来……难道要去阿克拉法枢纽那边寻求庇护吗?!

    连绵不断的雷鸣轰击声在高空顶端回荡,一开始,普瑞斯特心中还异常紧张,脑中拼命思索应对之策,但很快,他便发现,无论那只蟹钳再怎么用力轰击,天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与弯曲,依然稳固如初。

    巨钳的轰击雷声大雨点小,甚至压根不下雨……一段时间过后,似乎看出这个世界的屏障压根无法击破,蟹钳就这样离开了。

    “啊,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别太惊讶,你们人类的寿命短暂,或许遗失了这方面的知识。”

    鹿冠精灵注意到一旁普瑞斯特的脸色,便开口安慰道:“类似的事情,在我的一生中,就发生过两次,一次是一百二十多年前,一头鲸鱼一样的虚影浮现在天空上,拼命的撞击穹顶,而第二次是五十多年前,那是一群小鱼一样的微型虚影撞击,他们都撞了很久,但却都没有成功。”

    注意到普瑞斯特瞪大了眼睛,用惊诧无比的眼神注视着自己,鹿冠精灵有些疑惑的扶正头顶的鹿冠,道:“这只是我的记忆。母树的记忆中,还有更多次类似的事情,所以我不是很惊讶,只是疑惑为什么这次变成蟹钳了……难道真的和先祖说的一样,天空之外,便是一片没有边界的‘虚空之海’吗?海产可够丰富的。”

    周围渔猎的精灵也都发现天空上的异象,但是绝大部分精灵在对着天上指点一番后,便继续回去干活,一切正如同鹿冠精灵所说那样,这一幕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新鲜。

    “失策,我们压根就不了解这个世界的生态,也完全不了解这些精灵究竟是在怎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而且这个世界的外壳也太坚固了吧?按照这精灵的话,那明明就是好几次虚空巨兽企图入侵,结果都无功而返而已!”

    普瑞斯特现在才发现,自己和自己的队友们,或许犯了一个大错。

    那就是将迈克罗夫精灵的印象,带入进‘未知世界’的这些精灵中。

    虽然两者看上去非常相似,但本质上,两者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种族无论是习俗,世界观,还是生命本质,在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演化下,他们早就分道扬镳。

    想到此处,普瑞斯特便立刻下定决心,趁着这个机会,询问鹿冠精灵他们一些常识性的习俗问题。

    “你问我们的过去?说实话,如果不联通母树,我也不记得多少。”

    听见普瑞斯特的问话后,鹿冠精灵带着他沿着海岸边上的椰树林慢步行走,一边略带一些嘶哑的音调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最初的先祖将生命母树种植在我们家园的最中心后,便因为异界病而死去,我们凭借母树的庇护与众志成城的心智在这片大地上繁衍了一代又一代,直至如今。”

    “这里的确是一个好地方,海边有着椰果,林间有着众多浆果灌木与果树,还有为数不少的兽群,除却异界病和偶尔出现的异界魔物之外,我们几乎没有任何敌人。”

    说着,鹿冠精灵便从沿海的沙地上捡起两颗约莫有三个拳头那么大的椰果,递给普瑞斯特一个,他轻声道:“就这样,一代代繁衍,和平的居住在此处,直至如今……这便是我们的历史。”

    普瑞斯特默默的用手指在椰果上戳了两个洞,然后就这样喝了一口。

    椰果汁味道较淡,但是很香,很清爽,纯正无污染,质量很高。

    能够看见,很多捕鱼累了的精灵渔民就这样随手在沙滩上捡起一两个椰果,喝完休息一阵后,便再次开始工作。

    精灵的小船只能坐两三个人,至多也就近十米长,这种船按理来说只能在河流湖泊中行驶,哪怕是在沿海都非常危险,根本无法捕鱼,但是精灵们大多都有一点超凡力量,凭借魔法的稳定,他们不仅可以在沿海自由行动,甚至偶尔还能去深海区诱导鱼群。

    由于鱼类和海产并非是主食,两三千精灵的消耗甚至没有这片海域自然恢复的快,很多渔民只是工作了一两小时,便已经捕捞了未来一两个星期全家的食物这些绝大部分都会被做成鱼干,作为冬季的储备粮。

    已经有些渔民开始悠闲的晒起太阳。

    “……这样的生活,你们已经持续多长时间了?”

    将椰果壳放在一旁的树下,普瑞斯特轻声问道:“几百年,还是……”

    “至少也有一两千年了吧。或许更长。”

    鹿冠精灵看上去并不在意,他随口回答道:“自我之前的五代首领,都做的很好,我唯一比他们强一点的,大概也就是活的比较长。”

    “不,我的意思是,你们难道,没有想过改变吗?”

    普瑞斯特停下脚步,他抬头看向云层还未完全散开的天空,然后低头环视这一片寂静安详的海域,他想起了很多事情……狂龙之灾时位于南方要塞的家乡,被龙兽踏平的老家,被龙兽吞吃的亲人乡邻,以及更多更多,迈克罗夫世界如今仍然还在挣扎求存的普通人。

    年轻的战士再次看见鹿冠精灵手臂上的混沌侵蚀痕迹,他想起苏尔背上那条长长的阴影,普瑞斯特握紧双拳,用有些压抑的声音道:“你们遭遇过那么多次突发的异象,还有混沌……异界病和异界魔物,你们难道没想过发展技术,去解决这些问题吗?”

    “你们有这么富足的家园!这么和平的环境!哪怕是这个世界……有点诡异,但这可是一年两千年的时间,你们怎么可能还是如今这个模样?你们难道不害怕死,不想活的长一点?”

    鹿冠精灵并没有理解普瑞斯特为何会变得有些激动。

    他只是一如既往的,很平淡的,很平静的说道:“技术?那是什么?如果是说你们铠甲那样的工艺,我们的确很想要啊,所以我们愿意付出代价来换。”

    至于其他的问题,按照先祖流传下来的步骤去做就可以了。”

    鹿冠精灵将自己手中的椰果壳缓缓的埋入沙地之中,然后起身道:“母树中储存有我们所有需要的知识,等到之后你们教导我们学会锻造铁器之后,我们就会将其储存进母树之中。而且死亡并不可怕,只是变成母树新的枝干,为仍然活着的人遮风挡雨。”

    鹿冠精灵转过头,与普瑞斯特对视。

    这是普瑞斯特第一次认真的,全面的,细致的观察这位‘眺望者部族’实质意义上领导者的面容。

    这是一个面容有些衰老,并不像是一个一两百岁年轻精灵的。他的容貌和所有精灵一样周正中性,但一头深绿色的长发根部已经开始发黑,枯黄,这证明这位精灵的寿命已经快要抵达尽头,他的双眼有些浑浊,嘴巴紧紧的抿住,显得有些严肃。

    最为显眼的,是鹿冠精灵的眼神。他现在正在与普瑞斯特对视,但眼神却游离不定,两只眼睛甚至朝着不同的方向微微转动,而且他的瞳孔发白,有魔力的光芒闪动,让他的双眼看上去不仅无神,甚至异常诡异。

    “或许我们忘记和你说了。”

    面对带有明显提防神色,似乎随时打算离开的普瑞斯特,鹿冠精灵温和,没有敌意,宽容且无所谓的笑了:“我们眺望者部族的精神,是通过母树链接在一起的。你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能清楚的知晓,你们对待我们族人的态度,我们也全部知道。你们温和,交流和善,处事有分寸,有规矩,知晓善恶,所以眺望者们认为,你们的确是值得信任的人类,并非是异界魔物。”

    “……什么?!”

    这次普瑞斯特是实打实的从心底感到不可思议,他惊呼道:“你们……精神是联通?!”

    说实话,他的确听说过,在久远之前的精灵的确有着这种能力,但是在自然之父登神后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灵与精灵神诞生后,这种最为远古的精神互通力量便消失在历史之中。

    这些异界精灵……怎么还保有这种力量?!

    面对似乎陷入沉思中的普瑞斯特,鹿冠精灵露齿一笑,没有说话。

    而普瑞斯特在冷静下来之后,便立刻想到了一件事,他皱眉道:“这么说来,苏尔,她也是过来,试探我态度的一环吗。”

    “不。”

    说到这里,鹿冠精灵的声音,就突然变得有些冷淡了起来。他眼睛微微眯起,继续说道:“苏尔是我的女儿……她,天生就有缺陷。她和你的交谈,我并不知道,不是试探你们态度的一环。”

    鹿冠精灵原本流畅的话语,突然变得有些生涩,结巴,眼神也变得淡漠。许久之后,他的语气才恢复正常:“我们通过母树,可以感知每个同胞的想法,我们的心情互相传递,联通,所以我们的群族中不会有任何矛盾,大家其实就是一家人,分担所有喜怒哀乐。就连异界病也是一样。”

    “但是苏尔不同。她天生就和母树隔绝,无法联通母树储存的知识,所以需要很长的时间由我们一点一点的教导,才能学会族内的常识。而且因为这样,她走总是往外面跑,去看那些先祖们早就去过,毫无意义的地方。她总是莫名其妙的想要去很远的地方,去见识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她在族内完全是个异类。”

    “而且也正因为如此,没有所有人的分摊,苏尔被异界病侵蚀的很严重。”

    说到这里,鹿冠精灵看向普瑞斯特,平静的说道:“就和几百年前,那些销声匿迹的人类一样。不联通精神的存在,是绝无可能凭借自己的意志抵御异界病的我们的先祖曾经邀请过人类,加入我们的精神,但是他们死活不愿意,说这样就没有未来,但他们已经消失了,而我们还在‘未来’活着。”

    “平原之子①,倘若你们愿意和我们联通精神,那你们便是我们的同胞,而不仅仅是现在这样的合作者,我们会付出全力帮助你们。”

    “不了,谢谢,再见。”

    普瑞斯特连忙摆手,他摇头拒绝这个提议,这似乎并不出乎鹿冠精灵的预料,只是点点头,就带过这个话题。

    两人已经离开沿海,开始顺着林间的道路往回走。

    “……呼。”

    由于在短短时间内,知晓太多出乎意料的消息,普瑞斯特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冷静了一会后,道:“异界病,姑且就这么称呼吧。据我所知,异界病虽然的确可以短时间内通过众人的精神抵御侵蚀,但是归根结底,这侵蚀是不可逆的,时间一长,异界病淤积在整个群族的精神中,便会造成更为严重的爆发你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其实,精灵这种集体链接的意志,在不久之前的迈克罗夫大陆,依然有着为数不少的使用者,西山的灵能者,便是其中名声最大的那一类。

    在魔潮降临,全世界的超凡力量与技术突飞猛进之时,西山的灵能者们也开发出了一种奇特的精神联通能力,他们通过某种灵能术法,或者某个特殊的魔法中枢,将数人乃至于数十人的精神联合为一体,然后进行战斗。

    这种技巧很有效,凭借联合精神,所有人的施法速度和战斗持续力都上升了三成,抵抗混沌侵蚀的力量也很强,甚至还有一定的自我净化能力,倘若是轻微的混沌侵蚀和精神污染,会迅速的被彻底净化干净。

    但是正如同普瑞斯特所说,这种联合,也无非就是拖慢了混沌侵蚀的速度。除却七神教会高层拥有的顶级圣光,各位传奇独特的手法,以及圣贤传承者们持有的秩序之力,基本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抵抗混沌的侵蚀,一开始或许并不显眼,但是逐渐的,整个灵能联合体都会被腐化堕落,变成混沌的载体。

    异界精灵已经承受混沌侵蚀很久了,这个联通的精神本该早就腐化堕落,但是他们依然存在,并且活的很好,很和谐,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普瑞斯特想要知道背后的原因。

    “很简单,依靠祭祀。”

    和普瑞斯特想的不一样,鹿冠精灵毫不犹豫的就将背后的秘密道出:“依靠祭祀,还有祭祀圣山,我们能大大缓解异界病的侵蚀。”

    随后,鹿冠精灵,便将他们一族为何能在混沌侵蚀下,依然安全繁衍如此之久的秘密道出。

    “异界病,是一种肉体和精神上双重蔓延的奇特疾病,每个精灵身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病根,这是无法驱逐的东西,不过凭借母树的力量,我们可以将绝大部分人身上过多的异界病,传递给某些实力强大,可以承载足够多异界病的人身上。”

    说到这里,鹿角精灵笑了笑,无所谓的说道:“比如说我这种人,就能承载数百人身上的异界病而暂时不会化作异界魔物。”

    “然后呢?”

    普瑞斯特忍不住追问道。

    “然后,就是前往祭祀圣山。”

    鹿冠精灵抬抬头,示意普瑞斯特看向阿克拉法时空枢纽所在的方向,他平静的说道:“祭祀圣山拥有一种力量,可以完全的,彻底的净化掉所有的异界病,让这些多余的异界病不至于在承载者死后回流进母树之中。每隔一两百年,我们都会选出十个能够承载异界病的强者,前往圣山向先祖们祈祷。”

    不,等等,不,这根本就不是祭祀啊!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净化……这就是送死。

    吐出一口气,普瑞斯特神色复杂的看向这个鹿冠精灵,别人不知道,之前差点被阿克拉法枢纽烧成灰的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所谓的净化,不就是用极其强大的魔能光流,彻彻底底的将肉体连带灵魂都粉碎成虚无吗?!什么回归母树,不可能的!被那种级别的魔能光流射中,哪怕是极意强者恐怕也要重伤濒死!

    可这些精灵却毫无恐惧的这么做了隔着一两百年,就将族内最为精英强大的一批人送去净化,剩下来的人就这样,继续过着和平,悠闲,没有任何上进,也没有任何变化的生活。

    他们联通了相互之间的精神,每个人都能感知到对方的情绪和思想,没有猜疑,没有嫉妒,没有争吵,也没有竞争。精灵们只需要劳动一天,就能休息一个星期,他们居住在热带适宜的地区,居住在冬暖夏凉的地洞太完美了,对于一个处于刚刚开始发展的文明而言,这也太完美,太无暇了,这是迈克罗夫的精灵们都没有抵达的境界。

    哪怕是看见菁英小队一行人的金属铠甲,他们也没有想过‘自己研究’,而是宁愿用代价交换,然后放进母树中收藏,就和松鼠收集食物那样。

    他们分享喜怒哀乐与知识,先祖们留下的技术能让他们幸福安全的生活,以至于这群精灵甚至没有进步的动力,没有前往远方探索的理由。

    太羡慕了。

    太可悲了。

    而就在普瑞斯特与鹿冠精灵交谈之时。

    世界之外,无尽虚空。

    巨大的寄居蟹形虚空巨兽,背负着半圆形的星辰世界缓缓在虚空中遨游。

    “大可汗,第四号巨兽在黑暗星域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它原本想要撬开一个死寂世界,补充一些物质,但却发现那个世界的壁垒坚固到难以想象,它用尽全力也一点痕迹都留不下来。”

    蜂巢都市的最底部,黑色甲壳的八脚真菌,恭敬的对一片扭曲的精神虚空报告道:“您对此有何指示?”

    “……远离那个世界,下次遇到这种特殊的世界,全部都不要乱碰。”

    等了半响,精神虚空才缓缓的传递出些许讯息:“这里是失落的星河,你说的那个坚固的世界,或许就是什么封印了上古魔物的封印世界。幸亏它没有敲破,倘若敲破,等待我们的必然不是什么善物。”

    “但是臣民们需要食物……我们跨越了漫长的物质真空层,无论是巨兽还是臣民,都已经饥饿难耐……”

    黑色的甲壳八脚真菌,仍然一动不动,它维持着‘恭敬的’姿态,轻声道:“大可汗……”

    “嗯。”

    又是长久的沉默,然后便是近乎梦呓一般的回声:“除却,那些……异常的,世界之外……放开吃吧,无论是有着生命的,还是死寂的,全都吃的干干净净……我们已经忍耐太久,我们必须在‘猎手们’到来之前,尽可能的储备食物……”

    “这里远远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去放牧吧,库摩辛达,我的第一空界之王,去放牧星辰,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肥壮……”

    声音消失了。

    黑色的八角真菌却没有动弹。

    数十分钟之后,确定那个声音彻底消失之后,它才缓缓地起身,走出白色的王庭。

    “王上。”

    王庭之外,有一队灰色的八角真菌精锐正在等待,为首领队见到黑色真菌之后,便立刻迎上,它弯曲自己的节肢:“大可汗的指示是……”

    库摩辛达沉默了片刻,半响过后,他才用不知是沉重,还是快意的语气道:“吃吧。放开大吃,我的臣民们,至高无上的大可汗已经许可了,我们将能尽情发泄去寻找那些有生命的,有血肉的世界放牧吧,让我们的世界大啖血肉!”

    “这片星河,将是我们全新的牧场。”

    同一时间,迈克罗夫世界外围的虚空

    某个巨大的银色巨茧之中。

    乔修亚的意志正陷入苦恼中。

    “来一点魔力,来一点元素,再来一点以太,搅拌搅拌……啧,糊了。”

    “圣光,灵能,然后抹上少许秩序之力……唔,有些散,加一点钢之力粘合一下,将就将就。”

    “啊,钢之力加多了!”

    “轰!”

    璀璨的世界雏形之中,翻腾着各色的超凡力量光辉,但是伴随着一道银色的光辉突兀放大,顿时世界雏形内部就发生了一起小小的爆炸。

    正在学习妖精女皇们创世手法,如今好不容易才将世界雏形恢复原样的乔修亚,在这个时候才深深的感觉到那群小不点的不靠谱。

    “我说,那群该死的小蝴蝶究竟是怎么创造出妖精乡的?!”

    乔修亚的主体意志,一直都在银色巨茧内思考,如何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

    他不准备学习虚空巨兽那样,用一场盛大的自爆塑造世界战士活的很开心,一点也不想自杀。他想要学习妖精们那样,使用各种钢之权柄和元素力量,从半位面开始,一点一点的将其完善成完整的世界。

    当然,这个过程很困难,时常便会因为力量的不协调而导致各种爆炸,尤其是乔修亚一心想要塑造出比妖精女皇们更加完善的世界雏形,所以一开始便加入了比元素更多的超凡力量元素。

    这确实非常花苦工。

    而就在此时,乔修亚感应到,自己的化身已经来到万界祭祀场之中。

    “的确,是要询问一下统御意志有关于普瑞斯特他们的事情了。”

    乔修亚看了看眼前璀璨无暇的钢之力结晶,一个完整的世界雏形,然后摇了摇头:“这个,就稍后在做吧。”

    哪怕是为了不让万界祭祀场的统御意志宕机,不能直接的询问世界坐标等问题,但深知对方思维方式的乔修亚,却明白应该怎样和这种人工智能交流。

    毕竟他家里就有一个人工智能,这么多年,早就很熟悉了。

    于是,庞大的意志从银色巨茧中脱出,顺应着无形的轨道,朝着万界祭祀场的方向降临。

    嗡。

    万界祭祀场中,人形的乔修亚刚刚使用钢之力凝聚身躯,随后,他的双眼一亮,威压更甚。

    “拉德克里夫……圣贤的继承者。”

    察觉到乔修亚的降临,万界祭祀场银色的太阳也微微闪动,能够听见,一个宏大的声音在战士的心底响起:“你是想要询问你的那些学生如今的所在吗?很遗憾,我遗失了这方面的数据库。”

    但是乔修亚摇了摇头:“不,我并不是要询问这个。”

    他在心中朗声道:“统御意志,我想要你如实告诉我,你数据库中如今能够追溯最早的数据,大概是多少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