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章 眺望者的远方 7000

    当诺查丹玛斯找到乔修亚时,战士正在万界祭祀场的地下穹顶,与自然导师的化身喝酒。 小 说    .

    “精灵是一个血脉根基很容易变动的种族,在久远的过去,我们的先祖被自然之父影响成精灵,进而适应森林的环境,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精灵在离开森林,前往其他地区时,总是会很容易演化成适宜当地环境的体质。”

    迦兰诺德此时身穿一身藏蓝色的花瓣礼服,手中虽然拿着酒杯,但酒杯里面却是蜂蜜水,她似乎正在和乔修亚聊到了血脉改造相关的问题,如今正感慨:“森林精灵,平原精灵,北地精灵,远海精灵……还有前段时间才刚刚回归的幽暗精灵,每个都是精灵血脉因当地环境急速变化产生的结果。”

    “这种突变的原因,倘若能找到,对所有种族而言都是幸事。”一旁,乔修亚一直默默的听着,等到自然导师说完之后,他才点头应和道:“精灵的适应能力的确冠绝迈克罗夫世界,也难怪是第一个准备进行多元宇宙殖民的种族。”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如今的我们,也就只能龟缩远南一角而已。”笑着摇摇头,迦兰诺德转过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诺查丹玛斯,然后便轻笑一声:“啊,大师也来了。”

    “我当然要来。”

    勉强对自然导师笑一下,诺查丹玛斯转过头,强行变动自己的表情,然后板着脸对乔修亚道:“拉德克里夫伯爵,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

    “我解决了万界祭祀场的宕机问题。”

    放下手中酒杯,乔修亚朴实的回复道:“菁英小队现在所在的世界坐标也在我手上。”

    “咳行……吧。”顿时,诺查丹玛斯兴师问罪的气势为之一泄:“我就知道,你虽然看上去没脑子,但做事还是有条理的……他们现在在哪里?”

    尽可能的不去在意一旁自然导师捂嘴轻笑和乔修亚一脸质疑的表情,老法师走到两人所在的桌旁,用魔法构筑一把椅子坐下,诺查丹玛斯不知道是为了带过话题,还是真的急迫,便有些匆忙的追问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谁能拿不准他们现在是不是还活着!世界坐标在哪里,要去救就快一点!”

    “还活着……暂时没多大危险。虽然我的钢之力无法联通,但至少还能确定修复光柱没有被摧毁。”

    乔修亚点点头,然后摇摇头:“问题是,我知道的坐标,是一千两百年前的坐标,如今世界星河动荡,天知道那个世界还在不在原本的位置上,贸然去找,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更何况,因为时间膨胀效应,迈克罗夫世界的一千二百年,或许就等于世界星河边缘处的几千年几千年的时间,足够一群使用石器茹毛饮血的原始人,变成能够飞出大气层,彬彬有礼的文化人。

    “那去找,也总比不找好。”

    闻言,诺查丹玛斯知道问题所在,所以他只是叹口气:“毕竟是我制作的回归信标出问题,如果这些小家伙遇到什么坏事……真的于心不安。”

    乔修亚理解这种感受。

    迈克罗夫世界的传奇,绝大部分和通常意义上的‘好人’搭不上边,但无一例外地,所有人都很有责任感。虽然这种责任感大多都只对于自己的族内,自己所处的势力,但已足够。

    “我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向自然导师询问,能不能借阅一下‘世界树之种’中储存的星图……现在的话,大概是世界树之苗。”

    乔修亚平静的对诺查丹玛斯解释道:“万界祭祀场储存的星图,绝大部分都有差错,有千年的时间差距,虽然传送是能传送,可却无助于找人。反倒是自然之父前段时间送来的星图,虽然也有差错,但总的来说是最近这段时间的星图,进行过修正。”

    “将两张星图对比,就能找出星河运动的轨迹,进而找到我们所需要的世界坐标只要自然导师阁下愿意……”

    “这有什么可拒绝的吗,本来世界树之种,就是被你带回来的。”对此,迦兰诺德无奈的喝了一口蜂蜜水,摇头笑道:“这么一点小事而已,举手之劳。更何况,以拉德克里夫伯爵你的关系,倘若你愿意,更加过分的事情我都会答应。”

    话说到这里,自然导师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对着乔修亚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是吗?”但是,在诺查丹玛斯震惊的表情中,乔修亚却突然眉头一翘,他举起酒杯与自然导师碰杯,微笑着说道:“这样的话,有三位传奇去寻找那群走丢的小家伙,他们肯定会受宠若惊吧。”

    迦兰诺德:“……咦?”

    就在时空彼端的三位传奇强者准备出发之时。

    边缘世界,眺望者精灵部族之中,一个明亮的地底洞窟内。

    “这里就是我家了!”

    伴随着中气十足,一点也不像是女孩那般的直爽声音在洞窟中回荡,普瑞斯特跟着苏尔的脚步,进入对方的家中。

    虽然说是家,但实际上,不过就是一个位于生命母树根须周边,一个比较大的通气洞窟罢了。

    在走过不算长的甬道后,普瑞斯特发现,位于母树根须周边的洞窟内,的确有着大量温和的魔力,可以很好的促进各种生物的发育和生长,甚至可以使其获得非同凡响的自然之力亲和性就如同绝大部分精灵那样。

    或许这就是精灵们亲和自然之力的真相,并非是血脉传承,而是生活环境的影响。

    不过想这么多没有意义,因为对于异界精灵习俗的研究可以稍微押后,今日过来,是苏尔邀请他来家中做客。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不久之前,普瑞斯特与鹿冠精灵交谈过后的事情。

    在知晓,异界精灵抵抗混沌侵蚀,用的居然是将绝大部分混沌侵蚀集中在少数几个人身上,并且将他们杀死进而彻底清除的原始活祭方法后,普瑞斯特便明白为何过去了如此之久的时间,这些精灵在技术方面依然没有什么起色。

    想一想吧。

    一个部落,衣食无忧,环境优渥,居住地舒适,周围没有天敌,内部因为精神网络没有矛盾,同样因为共享知识和见闻,所以对未知之处未见之事没有什么好奇心,所有的技术都够用。

    听上去就好的过分,但这真的是文明发展的完美开局?

    答案当然是不。

    太过完美的环境,反而会令文明止步不前,尤其是这个完美的环境,还是一个孤岛。

    在远南远海中的小岛上,生存有不少岛民土著,这些生活在热带的土著同样是一千年前从庇护所中走出的遗民,平时无需多么辛苦,便能通过捕鱼,采摘果实舒舒服服的度过一年。

    但同样是从庇护所中走出的遗民,迈克罗夫大陆上的文明都发展到走向虚空多元宇宙,岛民土著仍然是岛民土著,仍然过着舒舒服服,如同猴子一般的生活,甚至连轮子都没发明出来。

    而位于异世界的这些精灵,不仅同样没有发展的动力,他们的内部甚至都没有矛盾,因为他们的精神联通在一起,可以互相感知到悲伤和愤慨,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以至于千年的时间内部落都没有分裂直到这里,其实都还好,并不是不能发展,只是发展的有些慢,可是最可怕的是,精灵们摆脱异界病的方法,居然是以族内的强者自愿牺牲作为代价。

    是的,每个人的精神都联系在一起,所以强者愿意牺牲,弱者也发自内心的感到悲伤和崇敬,可是,当‘强大’这词汇本身,就等意于‘牺牲’时,真的会有人想要变强吗?所有人虽然不介意牺牲,但自然也不会违背自然天性,自愿的变强,然后去送死吧?

    精灵发展的最后一条道路,也被他们自己亲手封禁,在这样的世界中,哪怕是过几千年几万年,精灵的社会也永不会改变。

    除非,有外来者,打破这个已经固定的轮回。

    “普瑞斯特,你在想什么?”

    正在心中默默叹气感慨的普瑞斯特,突然感觉自己耳畔传来一阵热气,他连忙退后转头,结果看见苏尔正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是你说想要来我家看看的,怎么到地方,却在发呆?”

    “咳咳……在想一些事情。”

    普瑞斯特不禁有些尴尬,然后便佯装自然的环视周围。

    这次,的确是普瑞斯特主动提出要去苏尔家看一看,主要目的便是确认异界精灵平日的生活习性以及技术水平,总的来说,还是观察情况,收集信息,一般的精灵不会轻易让普瑞斯特这种外来者进家门,反倒是苏尔这种自来熟,哪怕是普瑞斯特不提,她自己都会请对方过来坐一坐。

    经过几日的交流和接触,苏尔已经和普瑞斯特非常熟悉,所以面对对方‘想要见识一下精灵地洞’的要求,精灵少女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

    利用了少女的善意,普瑞斯特不禁有些羞愧,但正因为如此,他看的更加认真。

    整个地下洞窟的大厅,约莫有一百五十平方米左右,平均高度是三百四十厘米,很宽阔,一点都没有狭小的感觉。

    大厅的两侧,分好几个房间,依照苏尔热情的讲解,普瑞斯特知晓,那分别是仓库,衣物装备储存室以及各类工具,比如说渔网和农铲的储藏间,每个人的房间也都是单独,内部还有调节温度和空气的魔法法阵,依靠生命母树的魔力运转。

    精灵的生活,比想象中的还要舒适一些,能够看见,宽阔的大厅中摆放着一些原始的工具台和器皿,想来应该是苏尔的父亲,那个鹿角精灵平时调配魔药,制作法杖箭矢的地方,甚至在大厅的右侧,能够看见一个巨大的鱼箱,里面有许多中五彩斑斓,看上去非常漂亮的鱼和贝壳。

    鱼箱是用比较粗糙的玻璃制作,应该是某些强者使用自己的力量强行塑造出,不可复制的工艺品。

    只是奇怪的是,鱼箱内的鱼都病恹恹的,不仅很少动,有些甚至鱼眼一翻,肚皮朝天了。

    “嗯?你喜欢鱼吗?”

    注意到普瑞斯特的表情,此时正在将身上的渔网放进储存室中的苏尔露出自豪的笑容:“哈哈,这个鱼缸里面的鱼都是我捞到的!很漂亮吧?可惜,爸爸他们都不喜欢,哪怕是爸爸给我做了一个鱼缸,可他还是不觉得这些鱼漂亮。”

    说到这里,苏尔走上前,精灵少女弯下腰,一只手贴在鱼缸上,有些可惜的说道:“明明颜色这么绚烂,长的这么好看……可是为什么爸爸他们就不理解呢?”

    “花那么好看,鹿那么活泼,树木高大,小草娇弱……仅仅是这一片森林,就如此多姿多彩,令人百看不厌……而翻过一个山头,却又有一片全新的,同样美丽的风景,可为什么父亲总是说这是没有意义的行为?”

    说到这里时,苏尔的眼神有些暗淡,漂亮的大眼睛泛起一层雾霭。

    普瑞斯特看着苏尔的眼睛。那是大部分纯血精灵都有的,金绿色的眼睛,就像是阳光下的草原,很漂亮……一时之间,本来文化水平仅限于超凡力量方面的普瑞斯特也找不出什么形容词,下意识就这样呆呆的看了好几秒。

    “不对。”

    但很快,普瑞斯特就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定定神,他偷偷从怀中掏出一颗黑色,不显眼的金属珠,然后佯装不注意,令其掉在地上,而这个小珠子在接触到地面之时,便立刻伸出许多机械触须,如同虫子一般,迅速的打了个洞,深入泥土中。

    而远处,正在洞窟中耐心等待自家队长开始行动的菁英探索队四人欢呼道:“成功了!队长成功了!”

    “微型侦查傀儡储备的能量可以挖掘超过五百米的距离,我们这里距离生命母树太远,五百米压根不够用。”

    “但是精灵的居所就不一样,生命母树的树根就是他们洞窟的支柱,我们很快就能收集到异世界母树的资料,进而判断这片土地上究竟有多严重的混沌感染现象!顺便还能收集异世界生命母树的特殊信息,转手就能卖精灵一大笔兑换点!”

    “看来队长还是没有忘记正事嘛。”擦一把汗,法师摸摸手中的法杖,开个玩笑道:“我还以为他会沉迷于和精灵美少女聊天,忘记自己的任务呢。”

    “说是美少女,实际上对方的年龄指不定比我们的奶奶都大。”圣职者客观的说道。

    而骑士就不乐意道:“说什么精灵的年龄,那能叫年龄吗?”

    就在圣职者和骑士开始就‘精灵多少岁才能算是少女’这个论题开始争论起来的时候,原本有些伤心的苏尔此时完全回复了精神。

    “唉,这些鱼,漂亮是漂亮,可惜总是死的比较快。”

    拍拍鱼缸,苏尔深深的叹口气,然后不满的摇头道:“我花大半天的功夫才把它们都捞起来,结果一个个都不给我面子,最多七八天就会死掉没办法啦,虽然这么漂亮,但只能做成红烧鱼,烤鱼……”

    说着说着,精灵少女咽了口口水,露出了‘伤心’的表情。

    而确定自己完成任务之后的普瑞斯特在松口气后,便也将注意力转移到鱼缸中,看向那些病恹恹的鱼。

    仅仅是一吸鼻子,闻到水的味道,经验丰富的普瑞斯特就立刻搞明白鱼会死掉的原因。

    废话,海鱼用淡水养,能活七八天已经算是高魔世界的鱼类生命力顽强了!

    看着鱼缸中努力求生,还在拼命吐泡泡的各色海鱼,普瑞斯特看向它们的眼神中顿时充满同情与此同时,他还想起自己的妹妹。

    同样是不给面子,一个把树苗当成草,一个把海鱼当淡水鱼养,这真是……有点可爱。

    说起来,自己临走前有没有跟小布兰妮说,她手里的其实是一颗树苗而不是草?

    不过,从中也暴露出眺望者部族对这方面知识的毫不在意他们似乎从未饲养过海鱼,也从不关心类似的事情,哪怕是苏尔因为自身的特殊发现问题,但却因为没有其他人讨论,让‘海鱼为何无法在淡水中活下去’这样的疑惑,只能慢慢地变成简单而没有因果关系的‘不给面子’。

    这种悲哀的思维模式,便是愚昧的根基。

    “苏尔啊,你难道没发现吗,海水是咸的,而你养这些鱼的水却不是咸水……”

    “啊,原来如此!”

    普瑞斯特尽可能用简单的话为苏尔解释缘由,但他却低估精灵少女的智商,仅仅说道海水是咸的时候,苏尔便面露恍然之色,让普瑞斯特无需继续解释淡水和海水的区别。

    看着一脸恍然大悟,然后转头心疼的摸着鱼缸,对里面各种鱼道歉的苏尔,普瑞斯特不禁有点想笑,但却又笑不出来。

    实际上,这种思维,无非就是一个坎,哪怕是多一个人琢磨,也能很快想明白为什么。但是在这个精灵部族中,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和苏尔讨论‘为生么’,所有人都只是按部就班,如同蚂蚁一般工作,从未思考过一切事物背后的缘由和真相。

    “那个,对不起啊。”

    突然,普瑞斯特看见精灵少女转过头,苏尔一只手抚摸着鱼缸,带着一丝歉意说道:“本来说,想要带你来家里看一看,让你见识见识母树的奇妙……但现在的话,我想要尽快去海边为这些鱼换换水。”

    “啊,没问题。”

    普瑞斯特微微一愣,然后笑着摇头。母树的神奇,凭借微型侦查傀儡就能看见,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无论做什么,都是自由时间,“想去的话,我就陪你去好了。”

    无论是苏尔还是普瑞斯特,做事都是雷厉风行的那种人,很快,两人便趁着傍晚还有太阳光的时候,端着鱼缸走出精灵部落。

    来来回回,有许多结束狩猎和采摘,从四面八方回部落的精灵,逆行而出的苏尔和普瑞斯特非常显眼,但是除却为首的一个精灵抬头看了一眼后,其他人都面不改色,似乎毫不在意的擦肩而过,普瑞斯特甚至看见苏尔的父亲,黄金级德鲁伊鹿冠精灵也面无表情的从一旁走过,哪怕是自己的女儿和一个陌生男人一起离开部落,他也没有丝毫好奇心。

    平静自然的外表下,是如同深井绿潭一般死寂的死水。

    异世界橙色的太阳缓缓落下,铁锈色的九轮巨兽月亮升起,在不知道是诡异还是阴森的红光照耀之下,普瑞斯特和苏尔沉默的走过通向海边的道路。

    普瑞斯特端着鱼缸,而苏尔拿着换水的工具,这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毕竟对于一个黄金战士来说,区区鱼缸和一张纸也没太大区别,普瑞斯特将其扛在肩上,尽可能的不让缸中的水有什么波澜。

    很快,两人便来到海边。

    海潮涨的厉害。

    这是和白日完全不一样的风景九轮深红色的血锈之月下,波涛汹涌的海潮如同血浪一般翻涌,诡异的荧光在海水中翻腾,带起一阵阵魔力的波浪,精灵们的捕鱼码头虽然本就造的很高,但此时却也同样被淹没一小半,岩石铸造的底部被波澜拍打,泛起好似火星一般的光芒。

    诡异,但是却并不恐怖,甚至有一种独特的美感。

    “就放在这里吧。”

    苏尔率先走到一处没有被完全淹没的沙滩上,而普瑞斯特紧随其后,他将鱼缸放在浪潮的边缘,等待苏尔下一步的行动。

    而此时,精灵少女却怔怔的眺望着海平线,看着远方若隐若现的云层与星光。

    “你说普瑞斯特。”苏尔突然开口问道:“海的对面,究竟是什么呢?”

    “……大概是另一块大陆吧。”

    年轻的战士眯起眼睛,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不知道是星球世界,还是大陆世界,不好判断啊。”

    但是苏尔似乎却并不在意答案,她似乎只是喜欢有人回答自己问题这一点,精灵少女坐在沙滩上,双手抱膝,有些出神的说道:“我很喜欢眺望远方……海,山,树林……我都喜欢,每次只是一想想,心中就激动的难以自持,甚至想要坐上一艘小船,飘到海的对面去看一看。”

    “想来,先祖们肯定也很喜欢眺望不然的话,为什么部族的名字就叫做眺望者?他们究竟是想要看见什么,所以才将眺望作为自己部族名?”

    或许是星空吧。普瑞斯特没有出声回答,他只是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异世界坚固无比,哪怕是虚空巨兽也无法破坏的世界壁垒。出不去,也进不来,隔绝内外两界的壁垒。

    哪怕是外出殖民的精灵……恐怕也会想念故乡。

    “可是父亲他们,还有叔叔,大伯,阿姨……所有人都不喜欢眺望。明明名字就叫做眺望者,却总是低头看着大地,从未想要走出去过。”

    说到这里,苏尔陷入深深的沉默,直到普瑞斯特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想要去安慰对方的时候,苏尔才哼了一声,然后猛地站起,差点撞到普瑞斯特的鼻子,只见精灵少女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反正我也快死啦决定了,海我或许过不去,但是死之前,我一定要去祭祀圣山的对面看看,看看那边究竟有什么东西!”

    话毕,苏尔便干脆利落的将放在地上的鱼缸抬起,然后将其打开,用力的将其中的鱼连带水一起倒进海中。

    “咦苏尔你不是说要换水吗?”

    见状,还沉浸在‘苏尔快死了’这件事中,正在发呆的普瑞斯特一时反应不及,也来不及阻止,他只是走到苏尔的身边,将已经空空如也的鱼缸拿下,有些可惜的说道:“你说过,你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抓住这些漂亮的鱼,怎么就全都放走?”

    “算啦,反正我也很难养活他们。”

    将鱼全部放掉之后,苏尔看上去却开心不少,她整理了一下因为海风有些凌乱的头发,眯起眼睛,自然的微笑道:“毕竟,鱼不是生活在缸中的生命,它是属于海的我们抓它吃是一回事,把它关在缸里又是另外一回事。”

    “毕竟……我也不喜欢被关起来,我也想要走出去。只是这么一想,就再也不想养鱼了。”

    闻言,不知为何,普瑞斯特突然语气低沉了下来:“……你可以走出去的。”

    他抬起头,看向有些惊讶的精灵少女,普瑞斯特沉声道:“你应该走出去这是每个人都应有的权利。”

    “哈哈,难道说,你愿意带我一起去山那边看看,我说不定会死在中途的哦?很累赘的。”

    苏尔爽朗的笑道,活脱脱就像是一个喝过酒的中年大叔,无论是语气还是态度,都和其精致秀气的外表完全不同,但很快,精灵少女这看似爽朗,实际上只是自嘲的笑声,却被普瑞斯特严肃的语气打断。

    “是的,而且不仅仅是山那边。”

    普瑞斯特抬起头,看向头顶除却九月外漆黑一片的虚空,他低声道:“你未来要看的东西多了去绝对不止这么一点点,这么一个小小的世界。”

    “我承诺我保证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