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一章 狐假虎威 6200

    眺望者部族边缘,探索队所在的地下洞窟中。

    施法者坐在一台简陋,但却仍然透露出一股高端先进气息的仪器前,严肃而认真的凝视着眼前的屏幕。

    “渗透生命母树表皮,树液采取完毕……该生命母树发展情况良好,同单位树液储备能级高出平均值34%。”

    “与远南精灵提供的生命母树类型对应,确定该生命母树为光耀纪元时期,最为普及的‘第三型哺育母树’,基本可以确定,这支精灵的确是光耀纪元时的遗民。”

    说到这里时,施法者不禁笑道:“好家伙,这颗母树挺茁壮啊,一般的母树需要在富水环境才能顺利成长,没想到它在海边的盐碱地都能长的这么大。”

    “别说,快看看后续的分析。”有一半精灵血统至少刚出生的时候有的炼金术师却催促道:“看看混沌侵蚀的状况,这才是正事。”

    母树可以汲取方圆数公里数十公里范围内的所有能量,并且会将吸收到的杂质堆积在集体的体内,逐渐以树皮的方式派出,古代精灵曾经将母树移植到矿山上过,将树皮和富金属的树叶燃烧获得金属,这也是几乎从不挖矿的精灵可以获得金属,成为铁器明的原因。

    也正因为如此,倘若一个地方有混沌污染,母树肯定也会第一个遭到侵蚀。

    菁英小队的众人都很清楚,所谓的‘异界病’,压根就是混沌侵蚀的另一种说法,这证明天上的九月蕴含着混沌力量外,这片土地应该也已经被污染,而检查母树的污染程度,就是最快得知这片土地被污染程度的方法。

    但是,就在圣职者和骑士在一旁看的百般无聊,甚至开始玩起猜拳的时候,突然的,施法者惊呼一声:“不可能!”

    “混沌侵蚀浓度……75%?!”

    施法者的眼睛睁到最大,深怕自己看错哪怕是一个数字,可来回看了好几遍之后,他不得不承认,上面的数字的确是百分之七十五,而不是百分之七点五,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愈发难以接受:“这已经是危险阈值的……几千,一万倍!?”

    混沌力量是很难被彻底消除的,即便是在如今的迈克罗夫大陆和万界祭祀场,仍有些许混沌力量渗透在大地的最深处,但那种程度的混沌已经无法影响到智慧生命的日常生活,而以迈克罗夫世界的混沌力量为标准阈值的话,那么生命母树体内的混沌力量,就是正常的一万一千倍!

    这是什么概念?扔一只老鼠在这样的环境里,几小时后就能看见一只鼠巨魔火热出炉。

    “什么?!”

    闻言,不仅仅是炼金术师,就连一旁的圣职者和骑士都跳了起来,四人齐齐看向屏幕,上面的数字和用语极其复杂,但哪怕是化水准最低的骑士也能看明白,这些字里行间,每个缝隙中都写满了‘危险’!

    “这哪里是什么生命母树!这压根就是混沌温床可是我们为什么一点混沌魔力都感觉不到?”

    圣职者直接弯腰,从地上抓了一把土,他闭目凝神,感受土壤中蕴含的各种微量能量,半响过后,他眉头紧皱:“没有任何混沌迹象这里比迈克罗夫大陆还干净!”

    众人分别用各自的方法检测自己生活的环境,发现事实的确如此这个异世界正如同它表面的那样郁郁葱葱,环境良好而干净,除却天上的九月之外,压根看不出什么危险的地方。

    “会不会是……精灵体内的混沌,传到了母树体内?”骑士如此猜想道:“毕竟以队长得到的消息,这些精灵体内都有不同程度的混沌侵蚀。”

    但是炼金术师却摇摇头,解释道:“不,唯独这个不可能先不谈母树的体量之大,能让数万精灵暴毙的混沌魔力也最多感染它的一个枝芽,母树在被创造出之时,本身就具备异常严格的自我防护系统,会严格筛选能量的出入,毕竟假如随便一个精灵就能给母树感染混沌力量,那岂不是说假如有个叛徒拼命灌输混沌之毒,随便就能全灭一大群精灵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炼金术师眉头紧皱,谨慎的推论道:“与其说是精灵反向感染母树,我倒觉得正相反,是借由母树联通精神的精灵,被母树感染了混沌……这必然需要一个异常庞大的感染源,而这个感染源并不在地表。”

    说到这,炼金术师眯起眼睛,看向地面,他轻声道:“……那肯定是在地下。”

    其他三人细细思索一番,顿时明白。

    母树的根茎广大,蔓延极深。仅仅是一颗母树,就能稳固方圆数公里内的水土,它的根茎能够直接插入地底数千米数万米深的地下水和矿脉,甚至直接汲取熔岩的魔力成长,这是天源神树,神明自然之父为自己子民制造出的自己的代替,是世上最强大的超凡植物之一。

    既然,感染这种超凡植物的源头不在地表,那么在地下,肯定有着接触到母树根茎,逐渐侵蚀它的感染源!

    “是混沌魔物,还是邪神眷族的尸体……”圣职者握紧手中的水晶球,能看见,水晶球中有银灰色的圣光闪烁不定,他已经开始有点安耐不住净化的**:“这里是光耀纪元的遗产,肯定是上个纪元最后大战,那些混沌魔物的尸体!”

    包括施法者在内,其他三人都微微点头,显然也是认可这个猜测,毕竟,这个猜测合情合理。

    唯独骑士嘟囔了一句:“不过也奇怪,死了之后还能侵蚀母树的混沌力量,这混沌魔物的尸体该有多大啊,一座山肯定是不止的,难不成……”

    这次并没有人管他。

    因为普瑞斯特的脚步声已经出现在洞穴出入口之中。

    “队长!”

    众人齐齐起身转头,看向洞口处,本来炼金术师想要出去迎接,结果却突然停下脚步:“等等,这个声音……”

    怎么还有第二个人的脚步声?

    很快,随着脚步声的临近,普瑞斯特和苏尔的身形出现在四人的眼前,来到洞窟之中。

    而普瑞斯特也没等自己的队员调侃,‘怎么带了个外人回来,怕不是以后就不是外人了’之类的话,他神情严肃,压低了声音道:“准备,我们马上出发,去阿克拉法枢纽。”

    “……怎么这么突然?”

    施法者此时正准备拿刚才得出的混沌侵蚀报告给普瑞斯特,但却一下子没有想到自家队长居然如此雷厉风行:“而且……”他转头,有些犹豫的看向普瑞斯特身后,此时正好奇四处张望的苏尔。

    “她?向导。山路复杂,我们趁夜行动,早点离开,需要一个本地人带路。”

    普瑞斯特知晓自己队友们的疑惑,但是此时他不知为何思维清晰,灵感跃动,一时之间也难以难以解释自己刚刚突然想到的一系列方法,不过普瑞斯特在接过施法者的混沌报告或,瞳孔也为之一缩:“75%了?这么严重?不过这也代表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去阿克拉法枢纽。”

    “等等,队长,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理由,但是我们难道不等一下,让这群精灵把他们的历史记录送过来吗?”

    圣职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队长这么着急,但是他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开始准备穿上这几天好不容易充能完毕的魔能装甲,显然他也早就忍耐不住,不想继续待在这个小洞窟里。

    “他们的历史记录废纸一堆,这群一两千年甚至几年前都没进步**的部族历史有什么好收集的而且依照我的观测,最近马上就要到这群精灵祭祀,消除族内混沌侵蚀的时间了,你们说的母树体内的混沌浓度更是证明了我的判断。”

    此时,普瑞斯特和苏尔说了一句,然后他自己也开始穿上自己的那套魔能装甲,年轻的战士声音在戴上头盔后变得沉闷:“而且,我想到了一个或许能瞒过阿克拉法枢纽权限判定的好方法我们说不定能直接拿到这个远古遗迹的数据库,何须在意一群精灵的!”

    “行,反正你是队长。”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其他人也都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他们现在也没有什么紧急任务需要完成,既然普瑞斯特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有跨过权限的方法,那么就信他呗,他们五人小队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无需多言。

    所以很快,数分钟过后,将一切装备物资都整理好的五人都穿着魔能铠甲,从洞窟的甬道中依次走出,而坐在普瑞斯特铠甲肩膀上的苏尔低声惊呼,用刻意压低的声音开心道:“哎呀,坐起来有点凉快但是这种感觉意外的不坏呢!”

    “现在不坏,等会速度快了,可别嫌颠。”普瑞斯特低声笑道,而随后,他转头看向自己的队友,低声道:“出发!”

    下一瞬,便能看见,五个漆黑的影子,就这样消失在树林深邃的黑暗之中。

    “首领,让他们走吗?”

    不远处的林间,鹿冠精灵凝视着这一幕,而他的身侧,整整两个大队的精灵弓手蓄势待发,而领头的一位弓手低声询问道。

    “走了也好……无法融入我们的精灵,和不肯融入我们的人类,或许本来就是一类人。”

    鹿冠精灵低下头,看向自己手臂处的异界病痕迹,无所谓的笑了一声:“苏尔无法和我们共同承担异界病,也无法将异界病转移到我的身上……也正因如此,她死在外面,也不会感染到同伴……由她去,她孤身一人,所以是自由的。”

    “准备开始筹划祭祀仪式圣山几日前的异变,或许正是为了提醒我们这一点。”

    而此时,林中。

    “左边,绕过那个峡口,然后转右边的山道,我们从小路过去,速度快一点……哎呀,你们的速度真快,比我快多了!”

    普瑞斯特在最前方奔跑,而在他的肩膀上,苏尔一只手揽住他的头盔,一边欢快的指路道:“那边那边,另外一侧是一群魔熊的聚集地,虽然你们不怕,但是浪费时间呀。”

    如果不是没了飞车,速度肯定会更快。普瑞斯特不禁想起了他们那台特殊改装过后的飞车,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如今,在知晓阿克拉法枢纽的真面目后,当初飞车坠回的原因很轻松便能猜出来毫无疑问,类似时空枢纽这种重要设施的顶部是禁飞区,他们大大咧咧的飞过去,没有被一道死光烧成灰算是运气好了,仅仅是被抽干能量坠回,当真是撞大运。

    所以这一次,他们老老实实的从地面走过去,普瑞斯特也打算试试看,自己想到的那个方法,是否有用。

    “希望老师说的话都是真的……可千万别只是随口一说啊!”

    他在心中默默想到。

    一路上,菁英小队五人无话,只能听见苏尔指路的声音,而在各种山间小道走近路的情况下,众人很快就来到曾经的祭祀圣山山脚,也即是如今的阿克拉法枢纽所在的位置。

    如果说,曾经的祭祀圣山是一座真正的山峰,那么剥落了岩石外壳的时空枢纽,就是堪比山峰的巨大建筑。

    后者反而比前者更让人感到震撼。

    哪怕是从远方眺望,也能清晰的看见阿克拉法时空枢纽的全貌,那是一个圆润的,以三个倒U形拱顶为主的银色金属建筑,它高约近两千米,还有大量结构被掩埋在山石之下,整个建筑矗立在群山之中,如同支撑天空的泰坦巨神。

    温和的银色能量光幕的包裹着它,能够清晰的感知到有圣洁的气息从内部传出。

    “真大啊。”

    普瑞斯特感慨道。

    比牧星者的王庭都要巨大。

    比真正的山脉都要巨大。

    但即便是如此巨大的建筑,通体以秘银合金铸造而成的建筑,在过去的那个纪元,却存在不止一个,甚至可以说许许多多个,遍布诸天万界。

    光耀明的伟力,令人震撼叹服。

    不过,今天普瑞斯特等人过来,却并非是仰视古人的伟业,感慨眼前之物巨大的。

    很快,凭借魔能铠甲强大的机动力,众人便再次来到山脚,一层半透明,近乎无形的能量涟漪前。

    “差不多就是这里了。”

    普瑞斯特停下脚步,他将苏尔从肩膀上放下,然后靠近这一层涟漪,低声道:“上次就是这个东西,扫描了我们之后,就把我们直接扔飞到几万米开外那个时候还不清楚,现在看来,应该是某种能量立场。”

    “只要进去这个范围,就要经受阿克拉法枢纽的扫描,我们这种黄金级的权限,根本没办法进入。”

    一旁,施法者脱去头上的头盔,甩了甩头发,他凝视着这一层涟漪,然后道:“队长,你说你有办法瞒过阿克拉法枢纽,这点我倒不是不信……不过现在,是时候告诉我们你的计划了?”

    闻言,小队中的其他三人也都齐齐转头,一脸好奇的看向普瑞斯特。

    当初他们五人可是亲身体会过那无形涟漪的厉害,依照圣职者估计,这或许是某种圣光,甚至是秩序之力的高端运用,用来侦测混沌浓度还有个体实力的**术,如果没有极意级的力量,是没办法抵抗的。

    而倘若有极意级的力量,又何须抵抗?枢纽自然会让他进入。

    一旁,听不懂这群人正在说什么苏尔也跟着起哄了一句:“对呀,告诉我们!”

    “其实很简单,只是我们都没想到罢了……骑士,修复光柱在你那里对,拿出来给我!”

    “咦?哦!!!!”

    菁英小队的五人智力都不低,即便是经常被人嘲笑的骑士,实际考核水平也是一百五十分考卷平均分一百四十以上,他们想不到的东西,大部分都只是思维误区,导致无法想到。

    但倘若现实现在,有人捅破了这一层窗户纸,那么所有人都在瞬间明白了过来。

    “厉害啊,队长!”

    骑士一边把修复光柱的原型,一枚银色的金属圆柱递给普瑞斯特,一边真心诚意的感慨道:“不愧是那位大人的弟子不,正是因为你是那位大人的弟子,所以才想得到!”

    一旁的圣职者和施法者也都点头不已:“的确……确定这东西无法联通迈克罗夫世界之后,我们就把它忽视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这种用处。”

    “队长牛逼!”

    而普瑞斯特没有在意自己队员们的拍马屁,他只是神情严肃的接过修复光柱,然后念出颂词,将其启动。

    随后,他才低声道:“现在先别急着拍马屁还没确定能不能成,等成功了再欢呼也不迟。”

    话虽如此,但实际上,普瑞斯特对自己的这次行动有九成九的把握。

    修复光柱的本质,实际上就是乔修亚分裂出的一团自动运行的钢之力,也即是说,修复光柱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便是传奇强者拉德克里夫伯爵的一小团化身。

    上次在一号世界,乔修亚正是依靠这一团化身,所以才能越界降临,挡住要灭杀菁英小队的黑雾……或许很多人都把它当成了一个类似召唤信标的道具,觉得没办法联通迈克罗夫世界,修复光柱除了修复外就没啥用了,但是普瑞斯特不同。

    他知道,修复光柱的本质,也想到了如何使用这个本质完成自己目标的方法。

    那就是‘借威’。

    很快,三分钟立刻就过去,苏尔一边戳着不断变大,不断膨胀的修复光柱,一边感慨‘真软’‘好有弹性呀’等话。而菁英小队一行人则是注视着修复光柱逐渐变成一道三米多高,直径两米圆柱。

    “差不多是时候了。”

    确定修复光柱完全展开,变成了一个看似是光柱,实际上是一团钢之力浓缩体的修福池后,普瑞斯特当仁不让的从魔能铠甲中脱出,然后迈步,进入其中。

    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温暖的,如同深海海水一半的力量包裹,无形的力量迅速的修复着他身体内部大大小小的暗伤。

    太舒服了,简直就像是泡温泉……不,比泡温泉要舒服一百倍。

    普瑞斯特不禁有些感慨,这种修复体内伤势的感觉,比任何娱乐都要舒服不知道多少倍,这种从生命本质处的完善和提升,恐怕比服用魔法药剂的快感都要来的大,如果不是他的意志坚定,恐怕说不定会迷恋上这种修复的快感。

    如此想到,他便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令修复光柱顺着自己的行动,向前挪动了一步。

    轰!

    沉重无比的声音响起,甚至压垮了修复光柱下方的一部分岩石。

    但是普瑞斯特就这样,罩着修复光柱,缓缓地,一步步的,朝着阿克拉法枢纽的那一层无形涟漪靠近。

    无论是苏尔还是菁英小队的成员,都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

    普瑞斯特当仁不让的做第一个尝试的成员,他们没有阻止,并非是怕死。本来阿克拉法枢纽就不会杀人最多就将人扔到几万米之外,不是什么大事。

    之所以所有人都默认让作为队长的普瑞斯特第一个尝试,最重要的就是因为,他是拉德克里夫伯爵的学生,他比起其他人,更加适应在浓厚钢之力笼罩下的行动。

    倘若不是菁英小队,而是普通人靠近修复光柱,别说是感到舒爽了,他们在进入修复光柱的一瞬间,就会因为极端恐怖的威压直接昏迷,然后在昏迷中完成各种各样的修复,自然也不可能带着修复光柱行动……哪怕是经常和那位大人见面的菁英小队的其他成员也不敢确保,自己能不能在修复光柱中正常的行动。

    但不管怎么说,普瑞斯特成功了。

    他马上就要接触到阿克拉法枢纽的涟漪。

    银色的光柱,触碰到了无形的能流。

    顿时,无形的心之声,响彻所有人的心底。

    “侦测到目标为‘非常规超级生命体化身’……能量主体为‘钢之力’,判断为‘大地女神’‘崇山泰坦’‘山岳之神’分体化身,判断为‘钢之力’专精。”

    “确定,目标并非混沌存在,消除‘敌意标识’,增加‘恭迎标识’。授予‘第六级天命权限’,中止侦查程序,开启‘迎接程序’。”

    “欢迎您,尊敬的传奇,阿克拉法时空枢纽欢迎您的到来,请前往VIP入口,自动服务程序已准备就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