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三章 囚神之狱 7400

    普瑞斯特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庞大而又匪夷所思的梦境之中。

    当阿克拉法枢纽六千多年的资讯化作无穷的信息流,以一种普通黄金强者决不能承受的急速汹涌而来之时,看似慌乱的普瑞斯特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

    归根结底,不过就是精神冲击罢了,作为异界探索队的队长,普瑞斯特怎么可能会不在探索一个有心之声的遗迹时,在这方面准备好对策?只是哪怕他提前准备好了,也没有想到这信息冲击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这么庞大。

    足以令一个文明毁灭又重生的时间在光影交错中飞逝而过,明暗交替的光芒混杂着无穷图片与录像如河水般流动,普瑞斯特在足以将人冲刷成白痴的历史信息洪流中,一人苦苦支撑。

    “也没有……比老师的威压更强!”

    能够看见,普瑞斯特现实中的大脑内部爆出无数血点,大量毛细血管破碎以及脑组织被几乎实质化的精神冲击破坏,但是因为修复光柱的存在,无论他受了再怎么严重的伤势,下一秒他都能完全的恢复过来。

    足以令死者复生的奇迹之物,就是如此不讲道理。

    隐约之间,普瑞斯特能够看见,那逐渐倒放,从近日时光,一直到远古之前的记忆。

    头顶的太阳西升东沉,拖带出一条橙色的圆弧轨迹,时间以百年为单位向上翻阅,如同汹涌的大河一般澎湃,但远比一般黄金要坚韧的普瑞斯特的灵魂却能逆流而上,朝着过去追溯而去。

    他看见日落月升,看见云散风涌,他看见忽有一辆飞车从天飞驰而过,激活枢纽沉睡已久的自动方位协议,他看见数百年的时光在一次次如同死水一般的环境中飞速逝去,而枢纽原本厚重的岩石外壳逐渐变薄,外界的森林逐渐稀疏,天上的月亮更是越来越小,越来越远,普瑞斯特甚至惊讶的发现,阿克拉法枢纽在数百年前甚至并非是如今这般山峰的模样,它银色的外壳并为被岩石覆盖,仍然释放着璀璨而又明亮的光芒。

    一直到那一刻为止……岩石如同有生命一般隆起,将大地上一座又一座巨大的枢纽覆盖,令这个原本平坦的世界多出一座座山脉。

    普瑞斯特看见了,究竟是谁将众多枢纽封印,化作巍峨的群山他看见了,在这最后未知世界中,或许算得上是最后一批文明的古人。

    文明并非是人类,作为智慧生命的集合体,文明远比单个个体更加长寿,绝大部分时间,它都会一直维持年轻且生机勃勃的形态,不断的向前迈进,如同天上的晨曦一般明亮而辉煌。

    但文明真的能永生而不变,永远都能维持那令人充满希望,仿佛晨曦一般生机勃勃的形态吗?

    答案当然是不的,文明也会衰老,也会腐朽,会慢慢从强盛变得衰弱,就像是太阳也会熄灭,晨曦终究会变成夕阳,生机勃勃的文明会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下变得堕落腐朽,死气沉沉,曾经充满探索欲望的个体也将会沉溺于享受与浪费,如同蛀虫一般啃噬着文明的根基。

    最重要的是,文明归根结底,是需要人来维持的,倘若连最基础的人数都无法满足,那么话说的再怎么好听,退步与衰弱都是决不可避免的事实。

    就好比现在,普瑞斯特在千百年前的幻象中看见的这样。

    阿克拉法枢纽之前,明亮的魔力辉光照耀下,一小队勉强有着衣物遮体的人类,以及另外一小队精灵站在这个银色人造山脉的山脚处,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巨型建筑。

    “我们已经遗失了百分之八十的传承记忆……书籍的腐朽以及混沌侵蚀对血脉根基的侵袭,我们居住地中已经不存在极意级的传承。”

    衣着算得上是有一丝现代人的味道,为首的人类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中,人类的最后一名极意而我已经忘记了我当年是如何突破的。”

    “书籍会腐朽,记忆会混乱,石碑哪怕是用一座山,也铭刻不了我等传承的百分之一,我们用母树储存知识勉强维持集体的存在,但这只是饮鸩止渴……倘若有一天,母树也被侵蚀,那么我们精灵将会万劫不复。”

    另一侧,一个令普瑞斯特有些眼熟,和苏尔以及鹿冠精灵有些相似的首领精灵微微点头,沉重的回话道:“但是我们的存亡无关紧要阿克拉法枢纽中储存的生命之籽以及‘重生计划’,是绝不容许有半点失误的东西!”

    “无法观测到迈克罗夫……故乡说不定早已毁灭,我们或许可能是这片星河中最后的光耀幸存者。正因为如此。”

    说到这里,所有残存的人类,都齐齐抬起头,他们都凝视着眼前巨大的阿克拉法枢纽,而为首的那个极意级的首领沉声道:“我们决不能继续托庇于阿克拉法以及其他的时空枢纽了。”

    精灵沉默无言,而人类仍在低声自语。

    “如果不是枢纽的秩序立场能够延缓混沌入侵,我们说不定早就被这片土地残存的混沌力量侵蚀殆尽,但这会耗费太多枢纽的能量……‘那个存在’的转换过程数以千年计算,如果枢纽的镇压模块在转换中的中途就因没有能源而停机,那么‘那个存在’随时都有可能逆反复活。”

    “它倘若复活,那么一切都完了。九位首领的牺牲,我们坚持到如今的理由都会变成一个笑话,迈克罗夫所有种族的未来都将沉沦于黑暗……但倘若,重生计划成功,‘那个存在’就会转换成一个完美而无暇,宛如天堂一般的世界……那时,枢纽储备的生命血脉备份将会被源源不断的复制,投放到这个世界,他们是我们的继承者,枢纽将会庇护他们,教导他们,让他们继承我们的一切,成为新的‘光耀文明’!。”

    “……所以呢。”

    精灵低声询问道。

    “我们应该尽快自灭,然后关闭枢纽的主动防御系统,仅让镇压模块,侦测系统以及信息收集模块工作。”

    人类坦然的说道:“不要用那种目光看着我,我没有被衰弱侵蚀,这是最为理性的想法。如今我们的存在,只是浪费枢纽珍贵的能源,我们已经不再是一个文明了我们只是一群被时空异常隔绝在世界星河尽头的可怜虫,我们的死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未来’!”

    “死了,别说未来,就连现在也不复存在。”

    精灵反驳道,但是在沉默了片刻后,他还是无奈地摇头:“……好吧,我承认你说得对。不过我觉得,并非只有自灭这一种选择。”

    普瑞斯特尽可能的想要将这场探讨的全程记在脑海之中但是他做不到,六千年的历史洪流如今才过去三分之一,哪怕是他凭着大脑爆血,也无法记下更多。

    时光再次飞速流动。

    而接下来,就再也没有任何详细的事件记载,而全部都是浮光掠影一般的片段。

    普瑞斯特看见,伴随着强大的魔力震荡天地,大陆的岩层在雷霆轰鸣中拔地而起,将一座又一座银色的巨大建筑封印覆盖,他看见璀璨而明亮的光芒一个又一个的消失不见,但这并非是自我毁灭,而是为了更加久远的未来而做出的牺牲。

    时间梦幻一般回溯,已经衰弱到只能用草叶遮身的精灵身上,开始出现披挂铠甲,甚至魔法装备的个体,不仅仅如此,一座座废墟逆转,如同录像倒带一般重新化作坚固的城镇以及房屋。

    普瑞斯特看见,在数千年前,这个如今和平安逸到令人作呕的世界中,仍然有着无穷危险,一个又一个人类,精灵,甚至还有矮人的城镇抵御着从天而降的混沌侵袭,他们在原始森林之间厮杀,在荒凉草原上追逐,那时还没有遗失太多传承的诸族与天上,地下,地面上的众多魔物战斗,将并它们净化为无害的飞灰。

    一切都诡异无比随着历史不断倒退,时代变得越来越古老,可是人类,精灵以及其他种族的装备和文明却都越来越先进,而天上地下出现的魔物也越来越强大足有山岳一般,可以深入地心巨大的噬核蠕虫,能够穿梭大气虚空,扇翅可以掀起台风的混沌星蝶,一种又一种令普瑞斯特倒吸一口凉气的可怖存在如同走马灯一般出现。

    而这些魔怪,全部都死在了一艘艘虚空战舰,以及各大枢纽的镇压之下。

    直到最后历史的最后,六千七百年之前。

    时间仿佛定格于此。

    一时之间,普瑞斯特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

    周围都是一片漆黑,没有太阳,没有星星,没有任何光源,混混沌沌的黑暗在虚空中滚动,宛如永不可消散的迷雾……在这一瞬间,普瑞斯特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仿佛自己原本就什么都不记得,原本就是这样无知。

    而在这一瞬间,普瑞斯特忽然感觉非常熟悉。

    这种遗忘的感觉,似乎和最近这几天,他做梦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却又全部忘记的感觉非常熟悉。

    “有什么东西……正在侵蚀我的记忆……”好不容易在这黑暗的迷雾中凝聚起一点点意识,但就在普瑞斯特还来不及想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的时候,他突然眼神一片茫然:“奇怪,我是谁?”

    而就在普瑞斯特似乎要被阿克拉法枢纽历史数据中的迷雾彻底吞噬之时。

    黑暗之中,突然亮起一点银星。

    而下一瞬,银星暴涨,化作通天彻地的炽热光束,如同一柄利剑一般撕裂黑暗,将迷雾荡尽。

    就在此时,普瑞斯特的思维立刻恢复正常,他散乱茫然的眼神猛地重凝,明显是回忆起了自己的记忆但是还不等年轻的战士对之前怪异的黑雾产生惧意,他便猛地发现,自己如今正处于虚空之中,而自己的身后,却是一颗银色混杂着黑色,朦朦胧胧,无法用语言形容,不可名状的混沌星辰。

    银色和黑色光芒同时闪烁,圣洁又可怖的星辰不停的释放着扭曲诡异的迷雾,能够看见,它突然爆发出千百道扭曲时空,如同触手一般的能量光弧抽打虚空,,每一条光弧触手都堪比山脉,足以陆沉大陆。

    但是九道炽热的银色光束交织成一片巨网,将星辰完全压制,恐怖的光弧触手被轻而易举的撕裂斩断,化作银色的光点消散。

    普瑞斯特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这是他,一个年轻的黄金从未见识过的场面,即便是当初在一号世界,黑雾和老师的战斗,似乎也没有这场古怪的战争来的震撼。

    咽了口口水,普瑞斯特转过头,看向光束的来源之处,然后呆愣当场

    他看见的,是九条巨大的,通体由银色金属打造的虚空战舰。

    其实单纯是这种场面,并不会让普瑞斯特惊讶,和从未见过的混沌星辰不同,他早就看过比这虚空战舰要震撼的多的文明造物,亦或是强者身姿……真正令普瑞斯特呆愣当场的,是这九条战舰其中一条的舰首造型。

    那是三个U形凸起……那是和阿克拉法枢纽一模一样的造型。

    “终于抓到了你了。”

    虚空之中,传来一声令人熟悉而又陌生的心之声,她的声音冷酷而又严厉,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普瑞斯特可以轻而易举的听出,这就是阿克拉法枢纽心之声的原型。

    而这个声音,用近乎是咬牙切齿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衰弱邪神!”

    ……

    现实之中。

    普瑞斯特的大脑周边,突兀的冒出一大串黑气其实用气来形容,有点不太严谨,比起单纯的雾气,它更像是一团扭曲了光线,令光谱衰弱黯淡的奇异力量。

    这力量一出现,就似乎想要以普瑞斯特的大脑为中心,朝着其他地方扩散……但奇异力量的动作从一开始,就陷入了一个颇为尴尬的情况。

    因为它的四面八方,都是来自乔修亚的纯粹钢之力。

    似乎是被这黑气突如其来的出现搞的有点不知所措,修复光柱闪烁了一阵光芒,但很快,它便开始全力运作,进行最为完善的‘治疗’。

    啪嚓滋滋滋滋!!!

    随着一连串的古怪声音,扭曲的奇异力量顿时就消散于无形,甚至,这凶恶,狂暴,充满了吞噬欲望,极端难以控制并异常危险的钢之力,甚至顺着这奇异力量的来源,反向侵蚀了过去!

    轰!

    大地震动。

    还在阿克拉法枢纽周边等待普瑞斯特出来的五人,突然感觉到大地猛地震荡了一下。

    岩石龟裂,树海起伏,原本平整的泥土,突然隆起无数丘陵,本来就只是笼罩在阿克拉法枢纽外侧的那一层摇摇欲坠的岩石,更是彻底脱落。

    “怎,怎么回事?!”

    原本准备爬上树眺望周围情况的骑士被这个震荡直接从树梢上甩了下来,他趴在地上,莫名其妙的说道:“这里怎么突然地震了?难不成队长在枢纽里惹出了什么大麻烦不成?”

    其他人没有说话,显然是有些认同。

    但这次,却的确是众人错怪普瑞斯特了倘若他们现在在高空中,便能看见,并不仅仅是阿克拉法枢纽一处突然震动,而是整个世界表层,都开始了一场起伏不定,绵延万里的超级震荡,在那些没有生命母树和枢纽镇压的地域,大地的表层不停的隆起又收回,就像是……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身在大地的深处蠕动那般。

    而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波纹,一股只有极意,甚至是传奇才能感知到的无以名状的信息洪流,就这样在以一种痛苦,愤怒,还有一种渐渐苏醒的气势,朝着这个封闭的世界之外,整个世界星河的彼方扩散而去。

    世界星河的一侧。

    游荡的牧星者世界舰队突然停止了移动。

    无数正在各个世界汲取物质进食的虚空巨兽停止了自己本能的吞咽,呆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这些世界,有些是毫无生机的死寂世界,有些是有着原始生命,但却并无文明的原始世界,也有一两个是有着智慧生物,但却并为开智,诞生文明的生命世界……虚空巨兽并不挑剔,也不选择,它们就是随意的撬开一个个世界,吞吃着世界的质量……与此同时,它们还释放自己的子体进入世界,留下自己的种子。

    如同一只甲虫在鸡蛋上打开一个小口,汲取蛋清,然后将自己的卵放在还未吃完的蛋壳中那样。

    至于被吞吃的世界中有没有生命,这些生命会不会被自己的动作毁灭,会不会被幼年期的虚空巨兽吞吃殆尽……那就不是它们的事情了。

    它们不在乎。

    八脚真菌也不在乎

    牧星者王庭之中,急忙赶来的空界之王再次恭敬的屈膝在扭曲的精神虚空之前它不需要提问,因为所有虚空巨兽停止行动这件事是实在是太过巨大,仁慈的大可汗会主动为他们这些牧者解释这一切。

    果不其然,精神虚空之中,传来了明显无比的声音。

    “库摩辛达……”

    这次,大可汗的声音不再像是以前那般,迟钝,缓慢,宛如梦呓,它的声音变得认真且严肃,肃穆无比:“我感知到了吞世者的波动。”

    作为代替大可汗牧养菌群和巨兽的王,库摩辛达曾经见识过无数恐怖的虚空灾难,它曾经见证过世界之间的撞击,见证过虚空风暴席卷半个世界星河,它原本认为自己早已遗忘了什么叫做茫然,但是在听见‘吞世者’这个词汇的瞬间,空界之王的思维还是陷入了一瞬的空白。

    “这里……也有吞世者?!”

    库摩辛达原本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大可汗的话打断了它的自语:“当然有多元宇宙没有净土,更何况,这里是失落的星河。”

    “这里本来就是古老的先祖文明们,与无数吞世者决战的‘伟大战场’……它游离在正常的多元宇宙之外,被无数吞噬一空的物质真空区阻隔,只有扭曲的星光才能证明它的存在。”

    大可汗的声音,带着重重回音,它似乎正在同时说着成百上千句完全不同的话,无数回音交织在一起,化作了令库摩辛达也面露痛苦之色的精神冲击,而在短暂的回音之手,便能听见大可汗略带一丝冷酷的声音。

    “回头,库摩辛达,传下我的命令,舰队回头,我们去吞世者波动传出的地方。”

    在空界之王震惊的颤动中,大可汗如是说道:“那是一个虚弱的吞世者,一个才刚刚从先祖文明封印中脱出的残骸我们必须消灭它,如果连它也无法毁灭。”

    说到这里,库摩辛达感觉到,似乎有一个冰冷的存在,正注视着自己的菌盖:“牧星者就算逃到多元宇宙的尽头,苟延残喘到了万物的终末,也再无再返回故乡的可能。”

    ……

    “我感知到了混沌波动。”

    刚刚传送到世界星河边缘的乔修亚如此说道。

    “我也感知到了。”

    一旁,迦兰诺德和有些萎靡不振的诺查丹玛斯都点了点头,因为明显无比的混沌波动正从不远的地方传来。

    当然,这个不远,只是相对传奇强者,世界和世界之间的距离,普通的虚空战舰用上几年几十年的时间穿梭也不奇怪,哪怕是迈克罗夫的高速虚空战舰,想要往返距离很近的几个世界,也需要花费七八天的时间,距离稍微一大,也要用年来计算穿梭时间。

    而银色星球巨茧之上,乔修亚却摇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波动,是我的钢之力传来的……来自修复光柱的波动。”

    不说,即便是乔修亚也没办法在一时之间搞明白,究竟是他本身和修复光柱感知到的混沌波动,是否是头一个。

    “乔修亚,这种等级的混沌波动,比起当初我们杀过的虚空母兽都要强上好几倍……甚至远远不止!”

    因为费劲全力,才配合万界祭祀场将乔修亚的堪比一个世界本体传送过来,诺查丹玛斯即便是传奇强者,此时都一幅快要虚脱的样子,但即便是如此,他仍然强打精神,提醒战士:“要不就是复数传奇邪神眷族,要不……就是一个真正的邪神!”

    不过,邪神有这么弱吗?诺查丹玛斯自己其实也有点疑惑,因为这个远方传来的混沌波动虽然强劲,但比起黑雾母体还略有不如,总而言之,并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强劲。

    而一旁,自然导师皱眉,她感知着远方的波动,然后沉声提醒道:“它正在变强……别浪费时间了,它正在以可以感知到的速度迅速恢复!”

    “幸亏这次我带上了本体……有趣,这种感觉还真陌生。”

    微微皱眉,然后舒展开来,头一次被卷入意外事件,而不是自己引发意外事件的乔修亚没有多说什么,而其他两位传奇强者正在准备发迅通知其他传奇赶来处理这场突然的混沌波动。

    但是很快,诺查丹玛斯和自然导师便发现,消息压根传不出去。

    “很古怪的波动这个混沌波动会衰变能量波,甚至能让元素的能量迁跃能级降低,我们的通讯在传递出的一瞬间就被分化成了无意义的低能波。”

    诺查丹玛斯双眼中闪动着幽蓝色的光芒,他解析微观时空的现象,不禁有些头疼:“我能架设起稳定的时空桥,直接将信息发送回去但是时间估计有点久,我还没恢复过来……”

    “那我和迦兰诺德先去看看情况。”

    乔修亚同样感知到这混沌波动的不同寻常,而这种与众不同,有着特殊异常效果的混沌波动,却是他第一次遇见。

    这就是……邪神的特殊之处吗?还未出场,便有如此异象。

    不知为何,乔修亚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察觉到不对,正准备驾驭星球巨茧,前往混沌波动源头的战士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然后,他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战斗已经开始了。”

    ……未知世界之内,阿克拉法枢纽……

    “啊!!!!好痛!好痛!!!”

    从无穷的资讯冲击中苏醒,普瑞斯特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就是无穷无尽痛楚。

    从神经末梢,一直到灵魂的吗,每一个组成,无穷无尽的信息灌输,直接将普瑞斯特的大脑以及灵魂冲击的神经系统絮乱,灵魂濒临崩溃哪怕是修复光柱一直都正常运作,将感觉自己快要炸开的普瑞斯特修复成完好的模样,那种极致的痛苦依然不会有丝毫改变。

    甚至可以说,不停的被修复光柱修复,不停的清醒过来,无法昏迷,承受百分之百痛苦的普瑞斯特,甚至连逃避都无法做到。

    但也多亏如此,普瑞斯特才没有忘记那些决不能忘记的事情。

    “绝对……要告诉他们,要告诉老师,告诉迈克罗夫总部……”

    强撑着理智,普瑞斯特干脆利落的竖起自己的左手食指,直接插进自己的左耳,浑厚的斗气干脆利落的释放而出,精准的破坏位于左右脑中央感知痛苦的部位,暂时屏蔽掉他肉体方面令手脚颤抖,无法正常走路的痛苦,除此之外,普瑞斯特浑身上下都被他自己的斗气扫过,神机末梢完全坏死,完全由斗气操控一切行动。

    反正有着修复光柱,大脑和神经这种东西,坏了又不是修不好。普瑞斯特极其光棍的想到,然后就这样,他大步起身,朝着阿克拉法中央调控室的门外走去。

    “这里压根就不是什么世界……天上的月亮也不是月亮……”

    “这里是封印之地,最大的封印之地,是圣贤和众神的试验场,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囚狱!”

    站立在自动导航系统的能量立场之上,普瑞斯特半跪在地,他凝视着地面,不知是惶恐还是强自镇定的目光仿佛能穿透金属,看见大地深处,地壳之下的存在。

    “我们的脚下……囚禁着一个混沌的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