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九章 重生 (卷末)

    新的黎明降临。

    当银青色的宝珠坠落魂海,浑浊的水波泛起,而没有温度的银色火焰顺着波纹扩散,在刹那间就遍布天地。

    未燃的火种被点燃,火焰的光芒充斥寰宇,无比明亮的光如同晨曦,如同利剑一般,穿透厚厚的灵魂海洋,直射黑暗的洋底,能够看见,无数灵魂的洋流正在急速的流动,它们畏惧,害怕这火光,但却如同扑火的飞蛾,不由自主的向往。

    十分钟到了。

    乔修亚心中默算着时间,然后挥手,下达指令。

    然后,属于他的‘秩序之光’便开始急速的运作,开始燃烧混沌,转换秩序。

    【混沌与秩序是绝无可能被转换的。】

    昔日,被侵染的钢之蟒迈克罗夫如是说,它是圣贤学习衰弱邪神的转换方法,尝试用于实践的第一个存在,万物之母与圣贤合作,以混沌修补自身,然后将混沌转化为秩序,进而复苏世界。

    但最后,钢之蟒失败了,它无法承受转换时那巨大的痛苦进而疯狂,差点就直接毁灭了迈克罗夫世界,即便是最后被制止,却也导致了光耀纪元的终结。

    迈克罗夫说的没错,秩序和混沌是绝无可能被转换的,。

    因为秩序和混沌,本来就并非对立。

    乔修亚站立于魂海上方,表情无悲无喜,他淡漠的注视着灰黑色的火焰之海,就这样焚烧着衰弱邪神的本源。

    战士点燃了那寄宿着无穷怨恨与绝望的混沌之海,将所有的怨念与悲哀剥离,令侵蚀万物的混沌转换为原初,而自己负担着这一个世界的喜怒哀乐,闭上了眼睛。

    与秩序对立的,是混乱,是丧失了文明的兽之恶。它们的代表是恶魔,是那些失去了家乡与世界,迷失于深渊的嗜血野兽。秩序随时能转换为混乱,而混乱倘若有机会,自然也能重拾文明,转为秩序。

    但是混沌邪神不一样。

    有人曾说,邪神是世界被毁灭之后的亡魂,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世界是没有亡魂的,有亡魂的,只有智慧生命。

    邪神不是亡魂,它只是武器,一个以世界残骸为原料,以文明和一整个种族的亡魂为核心中枢,混杂着原初混沌以及某种不为人知的‘超凡力量’,铸造而成的‘对世界毁灭武器’,它毁灭文明与世界,将其化作混沌,但这却并非是彻底的湮灭,混沌在遥远的未来将会重燃,再次化作世界与文明,而那时,邪神将会再次前来,收割又一个轮回。

    而这个收割与轮回的范畴,是整个多元宇宙。

    感受着衰弱邪神的前身,那不知名物种在毁灭之际感受到的痛苦与悔恨,乔修亚的灵魂没有任何波动,因为和其他传奇强者不一样,他的灵魂只是工具,并非是承载自我意志的真灵,灵魂崩溃了,换一个就好,就和普通人类换器官一样简单方便。

    与混沌对立的,是初始之火,想要将其转换,除非有着多元宇宙中心真正初始之火的力量,就只能通过其他手段将其衰变转换为可以被影响的形态衰弱邪神,因为其力量,或许是整个多元宇宙唯一一个能够揭示这种规律的邪神了,只有它将自身的混沌力量衰变为原初钢之力时,战士才得到了将其重创的机会。

    能够看见,随着怨念与怨恨被抽离,而混沌也在绝对数量的钢之力侵蚀下转换为璀璨的银色结晶,原本浑浊,晦暗,满溢着腐朽气息的灵魂海洋,开始变得清澈透明,璀璨的光芒直射洋底,邪神的力量如同阳光下的雾气一般飞速消。

    海底之中,普瑞斯特已经收集了五十二个灵魂的光点,他同样感知到了十分钟已到,而自己的灵魂也被混沌侵蚀,伤痕累累,再也没有继续深入救助灵魂的力量。

    但就在此时,深陷黑暗海底的他,看见了一丝光芒,还有一股绝强的排斥力。

    “看来这就是我的极限吗。”

    没有不甘,也没有懊悔,怀抱着五十二个灵魂光点,普瑞斯特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眼神重归坚定:“今天的我,只能救助五十二个灵魂……但仅仅是今天而已。”

    我明白了,老师……我会变得更强。

    随后,他便被一股强横无比的排斥力,直接弹出了灵魂空间。

    而与此同时,自然导师,大可汗,某传奇魔兽,以及菁英小队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一股排斥力,强大的引力搅动时空,以一股温和但却不容拒绝的力量,将他们所有人都送出了这一片空间。

    封印世界,宇宙真空。

    一根根巨大的深绿色树根蔓藤在世界的边缘伸展,卷曲,自然导师将九艘战舰联通阿克拉法枢纽保护在自己的枝干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蔓藤荆棘球,一层又一层的自然之力护盾以枝干为脉络,凝结为一体,构成了足以抵挡住近乎任何攻击的防御堡垒。

    但即便是如此强大的防御堡垒,却同样被一股不可阻挡,但却温和的力量推出世界。

    而迦兰诺德在被这力量推出封印世界之前,看见了足以令任何人震撼的一幕。

    在原本衰弱邪神的封印之处,原本的星球世界所在,一颗银色的星球正在膨胀,扩张,能够看见,原本呈现坚固固态的银色钢之力正在融化,变成仿若水波一般的形态。

    能够看见,数百层楼高的巨浪正在星球上掀起,数十个巨大的漩涡在星体表面疯狂的旋转,而无法计数的棱柱形璀璨结晶体突出海面,从漩涡的中心处升起虽然露出海面的结晶体并不大,但从海洋下的阴影来看,每一个结晶体都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山峰要壮观巍峨,而它们位于海洋中的庞大主体部分中,似乎有一团金红色的火焰正在燃烧。

    星球正在变形。

    连同整个世界一起。

    迦兰诺德,仿佛看见了一个巨大的Φ形符号在封印世界的中心闪耀,原本的元素太阳早已崩塌,被银色的星球作为能量的来源吞噬,而原本充斥整个世界的混沌雾气更是早就被结晶体释放的光芒净化,整个世界前所未有的洁净。

    “乔修亚,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自然导师忍不住大声呼喊,她知道乔修亚绝对能听见,并且绝对能回答,而同一时间,整个封印世界开始不自然的扭曲,能够看见,世界屏障开始突兀的收缩,坍塌,就像是被抽离了内部所有空气的罐头那样,不自然地塌陷下一块。

    伴随着隆隆震鸣,巨大的,带着重重回音的人声响起。

    “和我之前说的一样,迦兰诺德,我要吃掉它。”

    “然后让所有的灵魂重获新生。”

    在我的世界里。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被衰弱邪神吞噬,侵蚀的灵魂,早已丧失了一切自我,它们只剩下纯粹的信息与结构,作为提供能量与侵蚀能力的本质存在,想要拯救他们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那难度等同于重新捏一个新的灵魂。

    即便是乔修亚,如今也办不到重塑数亿百亿的灵魂这种事情,这和力量无关,因为几乎所有的灵魂都是有缺损的,他们储存的信息早就在数千年数万年的争战中破碎,就像是之前乔修亚轰碎的那些灵魂壁垒一样,哪怕是将它们修复,出现的也是全新的灵魂,而并非是原来的那一个。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全部重来,让一切重生。

    与‘世界’一起。

    自然导师带着其他所有人,都被‘请’出了封印世界,而在世界的外侧,众多虚空巨兽正在慌乱的后退,离开那个正在不断坍缩,不断变小的世界,它们的本能感知到巨大的恐惧,在那个缩小的世界中,有足以彻底将它们抹杀的力量正在跃动。

    “拉德克里夫!”

    咬着牙,迦兰诺德以无比复杂的目光注视着封印世界,她大致理解乔修亚要做些什么,所以才无法置之不理他打算以封印世界为材料,以自身持有的世界雏形为源头,再造一个类似妖精乡的新世界!

    可如此危险的行动怎么能这么自作主张?!明明他们都商量好了,如果有必要,乔修亚可以在几位传奇的护持下进行塑造世界,免得出现危险,令迈克罗夫损失一位强大的,可能接近圣贤的传奇。

    但很快,自然导师便无法旁观下去,因为她看见,以封印世界为中心,整个虚空都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时空乱流被搅乱,形成了一场骇人的时空风暴。

    无声的暴风中,自然导师不得不退避,她将大可汗的灵魂实体,九艘战舰连带阿克拉法枢纽都用自己的树根捆绑住,然后指挥毛茸茸,在让它带领那群虚空巨兽离开。迦兰诺德自己也开始准备规避时空风暴,她不甘的环顾四周,但却发现自己的确什么都干不了,便只能愤愤的离开。

    而此时,本来应该昏迷的大可汗灵魂体,在看见那个正在坍缩的世界后,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一下脚爪。

    “我得离这群怪物远一点……”

    大可汗默默的想到:“没想到,这里比起外面也好不了多少。”

    牧星者一族,是为了规避原本所在的世界星河中的危险和灾难,逃离并流浪在多元宇宙中的种族。前往可能是先祖古战场的失落星河,是它们举族上下共同作出的决定,毕竟在它们的眼中,一个万年时光中都未曾有什么显眼光芒亮起的星河,肯定比其他的地方要更加安全。

    但实际上,它们才刚刚进来没多久,就碰到了一个邪神的苏醒,还有一个足以镇压邪神的强大先祖强者而这个强者背后,似乎还有一整个复苏的先祖文明!

    这个决定真的是比它想象中还要糟糕无数倍!

    而就在大可汗正在思考,应该如何恢复力量,然后指挥舰队远离这片恐怖星域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的时空界域处,传来了一个个无比强大的能量波动与身影。

    不多时,整整八个传奇强者,便出现在了震惊的大可汗的感知中。

    并没有多长时间,自诺查丹玛斯回归,传递消息后的一个小时内,众人便从遥远的星河彼端赶到此处这不能说慢,甚至可以说非常及时。

    但现在看来,似乎还是迟了一点。

    “迦兰诺德,现在情况怎么样?”

    为首之人,是七神教皇伊格尔,这位慈祥的老者如今满脸肃穆,他的身后有着无数光泡浮现,膨胀又收缩,闪耀着七色的光谱,这证明他的力量已经催动到了极致,随时都可以发挥全力:“我感应到混沌波动消失,但是却有出现了新的时空乱流。”

    “乔修亚呢?”

    紧随其后的,是诺查丹玛斯,将乔修亚沉重的本体传送至世界星河尽头处几乎将这位传奇强者榨干,哪怕是有着万界祭祀场辅助也没办法减少多少消耗,但此时,老法师却同样疑惑并带着一丝急切的问道:“他的气息怎么消失了?”

    迦兰诺德原本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此时却无话可说,她无力的为众多援军传奇指了指方向,示意如今战士所在的位置。

    于是,众人转头。

    他们看见了时空风暴,还有时空风暴中央,那仍在不断收缩的‘世界’。

    “难道说……乔修亚自爆了?”

    沧海贤者法伊娜震惊的睁大眼睛作为乔修亚学术方面的交流对象,法伊娜自然知道乔修亚的力量本质,还有他理论上的最后招数:“他,他把自己的世界雏形自爆,杀死了衰弱邪神?!”

    虽然这个猜测很无稽,但不知为何,在场的所有传奇都表露出深浅不一的认同感,显然是觉得法伊娜猜测的不错,乔修亚的确是干得出这种事的人。

    毕竟是乔修亚啊。

    “不,怎么说,乔修亚的确自爆了,但……唉,总而言之,他没事,好得很。”

    自然导师原本想要解释一番,但由于思绪太多太乱,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如何解释事情经过,迦兰诺德只能放弃解释经过,直接讲述结果:“总而言之,衰弱邪神在复苏之前就被我们压制住,而乔修亚更是阻止了邪神最后的反击,甚至创造出天青宝珠,将衰弱邪神的力量本源彻底净化……随后,他便干脆的解放自己的体内世界,开始‘重生’。”

    重生,便是乔修亚对自己本体的世界雏形,必然开辟的未来的称呼,并非是‘诞生’,而是‘重生’。他认为,自己体内世界的开辟,无论是对于由无数世界的残骸组成的世界雏形,还是对于他自己,都是一场崭新的重生。

    “详细的过程,可以以后再说。”

    伊格尔制止了自然导师叙述,他环顾四周,沉声道:“不管怎么说,拉德克里夫都抵达了这一步,我们现在要保证,他的‘重生’能够顺利。”

    “的确如此。”

    “这才是真正的大事。”

    感知不到邪神的气息,知道自己等人来迟一步的众传奇强者纷纷点头,虽然说,无法亲身体会邪神的力量,对于众人而言有些遗憾,但乔修亚的进阶,对于如今的迈克罗夫世界而言同样是一件大事。

    毕竟,那也是一个世界的诞生,他们也能从乔修亚的进阶中获益匪浅,如今的迈克罗夫世界内部,或许底层势力还会有什么矛盾和竞争,但是对于抵达传奇,走上自我道路的强者而言,抵御即将到来的邪神才是最重要的。

    传奇强者,哪怕是进阶不完善,生命形态并非永恒,但寿命活个千八百年也是简单的事情,可邪神的侵袭在五十年左右之后就将到来,如果现在还搞什么内斗,那么再怎么快活也就不过五十年的时光,相比起未来漫长的寿命,强者们自然会精诚合作。

    此时多一个强者进阶,就等于未来多一份希望,没人会拒绝这一点。

    于是,便能看见,算上自然导师,一共九位传奇强者,就这样进入时空风暴之中,牢牢的护卫在乔修亚如今所在的世界周围,众人为其护持,保证世界本身的稳定。

    时间流逝。

    不知多长时间之后,黑暗的虚空之中,突然亮起了一道光。

    那是星辰的光。

    能够看见,以原本的封印世界为核心,整个世界星河的边缘,都被一道醒目的银色闪光照彻,就如同虚空之中的闪电,短暂却令人无法忽视。

    “他成功了!”

    “很顺利。”

    “那是自然,整整九个传奇护卫,谁有这么大面子?”

    因为成功,众多传奇的语气都轻快了不少,甚至都开起玩笑,他们仍然护持在那个已经变小了一圈的银色世界之前,等待着重生后乔修亚的苏醒。

    但是众人却并不知道。

    那一道闪光,并非只有迈克罗夫世界所在的世界星河,能够看到。

    在银色光芒出现的那一瞬间,辽阔的多元宇宙虚空中,无尽的世界星河都被惊动,众多强大的,弱小的,好奇的,戒备的目光都猛地转向,投向那原本漆黑黯淡,只能发出晦暗红光的多元宇宙边缘之处,在数万年间,这或许是它们头一次注意到那个毫无存在感的星域。

    也即是古老的失落星河之处。

    “那是‘伟大残骸’所在的星河……”

    “屏蔽一切的红光消失,通向失落星河的道路已经开启?”

    “不,或许,那是失落星河中的存在,通向外界的通道。”

    “古老战场的异变已经产生,这或许预示着什么……”

    无数声音同时响起,无数文明与智慧生物都陷入沉思,万界的目光汇聚于此处。

    而与此同时。

    原封印世界,如今的银色世界核心处。

    乔修亚,睁开了眼睛。

    第十五卷,失落星河·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