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EX 单纯者

    世界为何而诞生?

    古代的神学家和哲学家们都曾热衷于讨论这个崇高又神圣的话题。

    有人说,世界因神圣而生,或七日创世,或巨人开天,或古神一梦。

    有人说,世界诞生于一场爆炸,一场波动,一次天知道怎么开始的火焰燃烧,甚至是一次神的意大利面酱放错了分量。

    很多人讨论过这种问题,得出了很多种答案,而根据文明,物种,还有思维习惯的不同,每个文明,每个种族甚至是每个人对此的看法都并不一样,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最后都挑选了一个答案,告诉自己这就是‘世界为何而诞生’的理由,然后愉快的将这个问题抛诸脑后。

    毕竟不管世界是怎样诞生的,这和普通人平日的生活有什么关系?管它怎么样都好,都无所谓。

    那么问题来了。

    世界为何而诞生?

    乔修亚缓缓地睁开眼睛,然后冷静的环视四周。

    他正位于一个黑暗而空旷的巨大空间中,看不见穹顶,看不见大地,没有四方边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就如同‘光’这个概念诞生之前,整个宇宙所处的状态。

    但也就是在同一时间,乔修亚发现,随着自己的睁眼,有无尽的光芒以自己为中心开始亮起,一颗又一颗规律排列,呈棱柱形的璀璨的银色水晶自内向外的释放出无尽光芒,在瞬间就照亮了整个世界。

    通过钢之力视界以及多重能量感知,乔修亚立刻知晓,自己如今所在的,是一个近乎完全由银色的钢晶构成,密度极高,重力极高的特殊小世界。

    这么说其实不恰当。

    因为并非是‘所在’。

    乔修亚感知着这个世界,一股无形的伟力扫荡过空无一物的大地与天空,就如同人揉着额头,思考问题。

    实际上,这个世界就是他的躯体。

    而战士如今感知到的自我,是位于整个世界的中央,一颗正在释放出无尽光芒的超高密度钢之力凝聚体……也即是这个世界实质意义上的太阳。

    “居然是空洞世界吗。”他低声喃喃道:“我成功了?”

    在数千年前的过去,古人们曾经思考过无数次世界的结构,有人认为,天上的日月星辰环绕世界旋转,有人认为,世界环绕星辰日月而移动,还有人认为,世界是一个圆球,所有人都居住在圆球的内侧,而圆球的最中央,便是万物众生所看见的日月星辰。

    实际上,他们说的都对。

    多元宇宙世界千千万万,什么日心说,地心说,天圆地方,天方地圆,深渊世界,空岛世界,水世界,山世界,熔岩世界,大气世界……只有人类想不到的结构,绝无多元宇宙中不存在的世界。

    而地底世界,便是千千万万种类不同的世界之一。

    不管形容的对不对,总之先打个比方,设想一下。

    世界是一个气球,很厚实的气球。

    气球的外侧,是世界壁垒,它的坚固程度一般与世界的大小成正比,越是庞大的世界,其壁垒越是坚固,难以穿透,小世界的壁垒很容易就能打破,无论是内是外,生命很容易穿梭来回,而大世界的壁垒就尤其坚固,实力不到一定的程度,恐怕连其存在都感受不到。

    根据推算,倘若一个世界庞大到了有无数银河的地步,那么它的质量将会令世界壁垒的坚固程度,抵达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可观测宇宙中根本不存在能够穿透它的力量,外界的人无法进去,而内界的人无法出去,与整个多元宇宙隔离孤立,就像是黑洞与它的事件视界那般。

    而气球的内侧,就是通常生命生存的世界。

    根据世界的形状,内心,能量密度,世界内部的构造也都大多不相同,有一些世界可能没有半点物质,只有纯粹的能量,这就是通俗意义上的元素位面,有一些世界可能完全被物质充满,没有半点大气,无尽的熔岩中有生命诞生,这种世界便是比较少见的‘山世界’和‘熔岩世界’。

    不过,因为秩序共鸣的原因,绝大部分世界都是有着大致现实,物质能量均衡,适宜生命诞生的结构,而这些结构中,最常见的便是天圆地方的大陆世界,以及类似小规模星系的单一星辰世界。

    至于如今乔修亚身化的世界,便是相较于元素世界更加罕见的‘空洞世界’。

    想象一下,世界是一个空心的圆球,圆球的外壁是世界壁垒,而内侧便是生命生存的大地,而世界的中心,便是照耀世间万物的太阳。

    更加具体一点,就如同⊙这个符号一般。

    乔修亚在搞明白如今的状况之后,便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消灭衰弱邪神后,冒险进行的那一次进阶应该是完美成功了。

    整个封印世界,连同他本体的世界雏形,在以邪神尸体为原材料的火焰中,熔锻成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整个世界的大小,约莫为一光秒左右。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没有通常意义上‘重力’的奇特世界。

    是的,如今乔修亚的世界之内,并没有重力可言,依附于世界边缘处的一层薄薄的大地,并不能提供足够的质量与引力吸附。

    但与之相对的,位于世界中心的太阳,却在展露出强大的引力同时,释放出源源不断且覆盖均匀的高能能流,将所有的物质‘按’在了原本的位置,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能够看见,在那寰宇天地之上,有着无数棱柱形的银色晶体,如同方尖塔一般矗立,它们反射着太阳,也即是乔修亚的光,照亮了整个世界。

    而每一个棱柱晶体的中心,都有一团迷蒙的光华转动。

    乔修亚知道,这便是昔日衰弱邪神的母体文明,以及所有远征军和他们后裔的灵魂。

    天然诞生的世界,想要诞生生命,要不是机缘巧合,要不就是有着古龙亦或是黑雾母体那般强大的存在进行催生,而生命诞生后,因种种原因踏上超凡之路诞生的灵魂,能够反过来帮助世界本身汲取多元宇宙虚空中的游离能量,催动世界逐步朝着高灵高魔环境演化。

    很少,或者说,基本不可能有什么世界,在诞生的一开始就拥有大量灵魂,哪怕是妖精女皇们创造出的妖精乡也是如此。

    但乔修亚不一样,他的世界,是燃烧邪神之躯而生,无穷灵魂与他的世界一同重生。

    这些钢晶棱柱中的灵魂,将会在未来渐渐的演化出某种自然的生灵,这种生灵就像是银妖精那般,在乔修亚的世界中诞生,以乔修亚的力量为源,某种意义上,便是他的眷族。

    “原来,这就是眷族的初始……多亏衰弱邪神的眷族几千年前就全灭,不然这次肯定要麻烦不少。”

    战士喃喃一声,然后再次闭上眼睛。

    新生世界的事情,可以以后慢慢观察,这就是他现在的躯体,未来的时间还长,不着急立刻就全部搞明白。

    现在,最重要的,是和外界进行交流。

    乔修亚,主观意义上闭上了‘眼睛’。

    但是无穷无尽的钢之力,电磁波,引力,震荡波却开始从这个世界的‘太阳’处迸发,进而扩散至世界之外,多元宇宙的虚空中。

    几乎就是在一瞬之间,世界周围的所有信息就都被乔修亚收集完毕。

    他现在正位于世界星河的边缘,原本封印世界所处的区域,有数不胜数的符文结构正环绕自己的躯体运转,似乎是在保护,并且稳固世界的形态。

    在距离不远的星河空洞处,有着一群虚空巨兽的生命反应,以及为数不少的传奇强者能量波动,看来那应该是那群外域强者驾驭的虚空巨兽,和迈克罗夫世界前来交流看守的强者。

    此时,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虚空战舰正环绕自己所化的世界收集能量波动与资料,看来应该是各个势力的学术组织正在以自己为核心研究课题,倒还真是麻烦他们跑这么远来当初乔修亚可是打算在万界祭祀场周边尝试进阶的。

    当然,除此之外,乔修亚还感应到了一个无比强大的能量波动,一个熟悉的存在。

    银色的微型世界,此时就是乔修亚的躯体与钢之蟒不同,钢之蟒本质上,是类似于盖亚与阿赖耶识的合体,是智慧生命诞生后,以世界为单位进行轮转的魂之轮回的集合体,它固然是世界万灵的化身,但乔修亚就是世界本身。

    所以,哪怕是世界壁垒,也是乔修亚的感知器官与意志的延伸。

    所以乔修亚轻而易举的看见,以自己为中心,一个颇为繁荣的虚空基地正在火热的建造,数艘巨大的虚空战舰正在运送物资,在周边虚空的节点处建造一个个小型要塞,而远海圣山所化的荣光战舰更是位于不远处的要塞中心,坐镇中央。

    他能听见周围大量研究人员正在进行激烈的探讨,分析世界诞生的具体过程以及各种能量物质的转换。

    乔修亚可以感知到很多很多,虽然说,他原本就能听见,但是成就‘世界’之后,这种感知的范围和处理线程就更进一步的扩大与增多,甚至到了可以同时观测百万级单位的地步而这只是基础,乔修亚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在体内世界构造特殊的计算矩阵,进一步的强化这方面的能力

    他甚至能看见,在那遥远的黑暗深处,其他世界星河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影子。

    也正因为如此,似乎是感受到了乔修亚没有丝毫掩饰的‘目光’,那个一直留守在银色星辰旁边的强大的气息便转过头,看向这个世界。

    “你醒来了啊,乔修亚。”

    七神教会教皇,圣·伊格尔面色冷峻,十分严肃的说道:“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一百九十七天。”

    乔修亚干脆利落的回答道:“虽然对我而言只是一瞬,但现在应该说,好久不见,教皇冕下。”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你睡了多久。”

    听见乔修亚如此明确的回答出自己沉睡的时间,老教皇故作冷峻的表情立刻消失,老人先微微一笑,然后摇头,略带可惜的叹道:“不然的话,就能告诉你现在已经是五十年后,邪神入侵在即了。”

    “真没想到冕下您也会讲冷笑话。”

    乔修亚不失礼貌的笑了一声,然后在虚空中凝聚出一个投影化身,伴随着银色的光屑凭空出现,然后凝聚为一个略显模糊,但却愈发真实的人形,战士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摇头道:“不凭借媒介,直接虚空凝聚人形,力量果然很容易溢散。”

    乔修亚平日凝聚化身,都是有着实体的钢之力物质作为媒介,而跨界降临,更是需要修复光柱这种本质上就是他身体一部分的媒介,倘若直接凭空凝聚化身,哪怕是以战士的力量,隔着半个大陆就差不多要溃散了,这是在有着高能干扰的超凡世界必然会产生的溃散现象,而虚空中,因为时空乱流的存在,这种现象会更加严重。

    也正因为如此,乔修亚知道,眼前的这位白发老人并非是化身,教皇伊格尔的真身来到此处,等待着他的苏醒。

    “事情,过了大半年,无论是自然导师还是那位牧星者群族的大可汗,我们都询问过了几次,交流了很长时间。”

    老教皇并没有过多的寒暄,他知道面对乔修亚时不需要在意这个,所以他便直接伸出手,拍了拍战士的肩膀,轻声说道:“但我还是觉得,需要你亲口说一遍事情的经过……尤其是与衰弱邪神的战斗。”

    这是理所当然的时期。乔修亚本就打算将与邪神战斗得到的经验与资料分享给其他人,此时被询问,更是知无不尽,言无不详。

    而老教皇听的也很认真,偶尔插话提几个问题,也是到了非提不可的地步才会开口。

    “原来如此……衰弱邪神吗……倘若掌握了这种力量,那么即便是非传奇强者的攻击,也能对邪神造成伤害了。”

    听完之后,伊格尔沉默了许久,而乔修亚也没有继续说话,过了好一会,他才吁了一口气,颇为感慨的问道:“还有,那些灵魂,现在都在你的……体内吗?”

    “是的,都在我的世界之内。”

    乔修亚抬起头,看向一片黑暗的虚空,他认真的回答道:“那些灵魂大多都破损的厉害,甚至很大一部分都是衰老而死,灵魂本身就不具备复苏的**,哪怕修补完整,灵魂也是沉睡的。”

    “是吗。”

    老教皇简单的回答了一句后,又是沉默了许久。

    能够看得出来,老人的表情有些复杂,欣慰,喜悦,沉思,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寂寥。但最后,他还是笑着说道:“总而言之,恭喜你,拉德克里夫伯爵,你进阶为传奇高阶,踏上了这条无尽之路,距离圣贤的境界,又进一步了。”

    “运气使然,还有的确许多机缘巧合。”乔修亚虽然平日不怎么在意人际交往,但他毕竟还是有眼睛的,他很清楚的看出老教皇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战士微微皱眉,低声道:“怎么了,冕下,看您的表情,难道我进阶的这两百天,迈克罗夫世界又出什么事情了?”

    “不,迈克罗夫世界一切安好,倒不如说,比我以往想象的要好上无数倍。”

    伊格尔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轻声说道:“谁能想到,十年之前,我还在思考应该怎么用我自己的生命去维持火焰的燃烧?谁能想到,十年之后,混乱,战火不断,无穷矛盾纷争不休的迈克罗夫世界,会急速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一切都太好了,拉德克里夫伯爵,兽人被灭绝,龙祸被平定,邪教徒一扫而空,混沌毒瘤全部清除,管理四分之一人类的北方帝国皇帝因为你的原因重焕雄心壮志,至少没有把国家局势搞的一团乱你重燃了迈克罗夫大陆的火焰,又重启了万界祭祀场,找回了统合大资讯库,……七神在上,我很少祈祷,因为我知道,我行之道便是神之道,但拉德克里夫伯爵,你有没有发现,因为你的存在,这个世界正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好?”

    “有吗。”乔修亚不以为意他一个穿越者,拿着估计是圣贤或者某个世界意志送的系统,办到这种事情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他乔修亚倘若连这种事情都办不到,不如回家发福好了:“应该的,一点微小的工作。”

    而伊格尔看着乔修亚,以一种令战士都感觉有点不太舒服的诧异眼神凝视着他,老教皇沉声道:“就是太好了。伯爵。万界祭祀场为整个世界带来的更多廉价的物资,统合大资讯库节省了我们大量的科研实践,魔能工厂普及全世界只是单纯的时间问题,我们的文明正在急速发展,所有人都过的越来越好。”

    “是的。”乔修亚听着老教皇的语气,感觉有点不大对劲,他困惑的问道:“可这不是好事吗?”

    “的确是好事。”

    伊格尔淡淡的说道,然后指向乔修亚:“但是你呢?”

    说到这里,老教皇眯起眼睛,他凝视着乔修亚的双眼:“所有人都在享受着你带来的改变可你却一直在外界战斗。我劝告过你,要注意看一看脚下的大地,而不要一直仰望苍穹,你应该关注一下自身的生活,而不是一直为整个文明奉献。”

    “就好比如这次,和衰弱邪神的战斗。”说到这里,老教皇开始在虚空中迈步,而乔修亚站在老教皇的身侧,随他一同漫步,两人以银色星辰为中心行走,伊格尔平静的说道:“这一次,你和迦兰诺德两人便压制住了衰弱邪神,还有那位牧星者一族的强者,这就足够了,乔修亚,不需要你这样,数次自爆,用极其危险的方法体会邪神的力量,你们有着援军,我们很快就会抵达,我们有足够安全的方法去击杀邪神,解救里面的灵魂不需要你冒如此大的风险,仿佛你就是孤身一人。”

    伊格尔停下了脚步,他转过头,真诚的说道:“乔修亚,你是迈克罗夫世界的希望之一,是萤和凛的主人,摩尔达维亚的领主。你没有走投无路,不是孤身一人,时间还有几十年,邪神并非不可战胜,我们有着余裕……你明白吗?你可以享受生活,享受贵族,领主,传奇强者等身份带来的特权和快乐,你甚至就应该骄奢一点,而不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冒险,将自己投进濒死的危险之中。”

    乔修亚当然理解伊格尔的意思。

    老教皇说的很真挚,很真诚。他就如同一位长辈,看不得自己有着极好条件的后辈一次又一次的跳火坑,忍不住开口说教两句,让对方放松一下心情,别老是那么的紧张,冒险,刺激的让一旁旁观的人看着都忍不住捏把汗。

    很明显,他很理解老教皇的心态,但是同样很明显,伊格尔并不了解乔修亚。

    “非常感谢您的关心,冕下。”

    伸出手,乔修亚本来想和平日安慰其他人那样,拍一拍老教皇的肩膀,但考虑到礼貌问题,他收回了手,按了按自己的后颈,战士思考了半响的言辞,然后简单直接的说道:“但实际上,我很享受这种生活。”

    “享受?”

    “享受。”

    面对伊格尔疑惑的询问,乔修亚很干脆的回答道:“因为战斗就是我的信念,我一直以其为准则行动。”

    说着,乔修亚再次迈出脚步,开始行走,而这一次,是伊格尔站在战士的身侧,随他一起漫步:“当然,以前我偶尔也会有所怀疑自己的信念……因为我想要的战斗,不是为了守护什么,也不是为了侵略,破坏什么。我不在意输赢,成就感,甚至就连谁比较前都不是很在乎,我想要的战斗是纯粹的,也是空虚的,是没有意义的。”

    没有在意老教皇‘你这不是知道吗?!’的眼神,乔修亚看着黑暗的虚空,继续一边走,一边说道:“很多时候,我看着冕下您为了整个迈克罗夫世界奋斗,看着自然导师为了精灵努力,看着伊斯雷尔为了帝国而苦思冥想,看着众多强者为了过去未来,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变强,战斗,我的确会偶尔怀疑,我自己的人生会不会太空虚了一点。”

    “那个时候我的确会迷茫。”

    战士很痛快的承认这一点,他从不在意自己在这方面有没有缺陷,因为只有承认,才能肯定,进而消除,忽视永远是最错误的选择。乔修亚的半边脸被星辰之光照亮,而另外半边陷入虚空的阴影:“我在一个个异世界都得到了拯救者,守护者,甚至是新神的名头但我一开始从未打算那么做,我只是恰好做了些好事,那些名头和我的本心无关。”

    说到这里,乔修亚低声笑道:“只是为了战斗而战斗,这种信念,听上去就像是个疯子,不是吗?简直就和昔日我们眼中的邪神一样,谁也不知道它们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而来,又为什么而毁灭。”

    邪神武器论和幕后黑手的存在,都是乔修亚的猜测,一切都还笼罩在谜团中。

    而战士的还在继续:“坚持这种信念,很可能将我推入黑暗。我的未来会不会变成另外一种邪神?就如同瘟疫和黑雾母体那般。自从西伯雅世界之行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那现在呢?”

    老教皇一直安静的聆听乔修亚的讲述,而听到此处,伊格尔便轻声问道:“你现在,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吗?”

    你找到属于你的秩序了吗?

    “我已经醒来了,冕下。”

    战士一语双关的回答道。他微微低下头,看向下方同样无尽的虚空与星辰,乔修亚淡淡的说道:“现在,我已经知道,我内心鼓动的声音究竟是什么。”

    “我还活着,我将会战斗,这就是我的秩序。”

    轮到我了。

    再次抬起头,乔修亚突然换了个话题,他低声笑道:“教皇冕下,你知道吗?生命的诞生是没有意义的。”

    “无机物转化为有机物,有机大分子堆积,成为原始的生命浓汤,而生命的雏形在这浓汤中诞生……这背后不存在任何意义,没有神,没有造物主,没有遴选,没有任何意义,这只是巧合。”

    “病毒,细胞,细菌,单细胞生物,多细胞生物,它们的诞生,也仅仅是因为它们存在,所以就存在。”

    “而存在本身,就是与这个世界的战斗。”

    说到这里,乔修亚停下了步伐。

    他们已经环绕银色的星辰一圈,两位传奇强者环绕了这个直径为一光秒的小小世界一圈。

    一切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而战士,凝视着自己的躯体,这个银色的世界,他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感情,但却并不冰冷,反而有一股无明的热情正在凝聚。

    “呼吸,运动,进食,繁衍……这些**的存在是为了什么?其实没有为什么,就和生命出现一样,这一切,已经存在的一切。”

    “包括世界在内,它们的诞生,存在,甚至是终结。”

    “都不需要理由。”

    我已经找到了我的秩序。

    乔修亚闭上眼睛,回忆着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人生的图景在早已比超级计算机更加快捷的思维中枢中闪过,他已经浏览完毕自己的一生。

    不需要为自己的行动寻找什么大义的帽子,也不需要为自己的想法盖上崇高的名头。

    想要战斗就战斗,想要击溃就击溃。

    “不用在意我的感受,冕下,这一切都是我的选择,也是我所喜悦的。”

    乔修亚睁开眼睛,他转过身,看向世界星河的边缘,战士抬起手,指向星河边缘的边缘,那辽阔无边,仿佛无穷无尽的黑暗,仿佛是在挑衅,对那无穷未知下达战帖。

    “因为我要做我想做的。”

    一边说着,乔修亚手指滑动,扫过身前所有的虚空与星河,银色的钢之力轨迹甚至点亮了星空,他豪迈的大笑,甚至带着身侧原本一脸严肃的老教皇也忍不住无奈的摇头,笑了起来。

    “因为这就是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