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七章 因此而感慨

    闻言,站在乔修亚身侧的白发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也不知道是感慨还是怀疑的摇了摇头。教皇伊格尔低声道:“黄金和极意的确都如你所说,但是传奇强者的诞生,只能看个人的运气以及悟性,是没办法预测的。”

    “不过。”说到这里,老教皇闭上眼睛,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的确没错,迈克罗夫世界并非是没有天才,只是我们缺乏将天才发掘出来的条件。”

    仅仅是人口不到百万的摩尔达维亚主城,就能找出八千名有着黄金,极意潜力的‘天才’,这还没有算几万名资质不错,通过努力,锻炼,资源,同样有机会成就黄金的人才,以及没办法被检测出来的隐藏者,接近百分之十的几率,简直可以说是匪夷所思了。

    倘若迈克罗夫世界全民超凡者化,那么毫无疑问,这些原本被埋没的天赋者,都会成为文明的中流砥柱,哪怕是人口只有几亿,但数千万黄金强者,数十万极意强者也是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

    “根据牧星者大可汗透露出的讯息,我们基本可以确定,外界的世界星河处于一种极其混乱的战乱状态,我们之前观测到的混沌汇聚现象,正是因为这些战乱而产生的。”

    乔修亚凝视着悬挂在摩尔达维亚上空的钢之碎片,这一块来自群星世界,可以提升普通人资质的钢之碎片,如今战士自己也能制造,他并不介意将自己的力量分享给其他人,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须要让其他人知道,现在时态的严重性。

    “那些强大的虚空文明,每一个都有着足以覆灭迈克罗夫世界的力量即便是在高端强者方面,我们不逊色于它们,甚至比它们更加强大,但是后勤补充方面呢?他们损失掉一支舰队,说不定几年时间就能补充回来,而我们失去一位传奇强者,能在几年内补充回来吗?”

    对此,老教皇沉默不语,而乔修亚也没有继续说话。

    许久之后,伊格尔才叹了口气:“我懂你的意思……你是想要我和你们开设职业者学院那样,开设圣骑士学院甚至是圣职者学院,对吗?不择手段的普及超凡者,从中挖掘天才,然后利用万界祭祀场的异界探索收取资源,培养他们……天衣无缝的计划。”

    “但是乔修亚,圣光之道的传承没那么简单,如果不是从小培养一颗向善的纯净心灵,是极难与圣光链接,获取力量的,圣职者的人员补充一直很困难,也很难有人能撑过最开始的吃苦阶段。”

    乔修亚看了教皇一眼,奇怪的说道:“那就从小培养不就好了?九年义务教育,从六岁开始收学生,以七神教会的名望,远南的普通人恐怕哭着喊着都会将自己的孩子送到教会去吧?或许让成年人有一颗纯净之心很难,但小孩子应该就简单很多了。”

    “而且说不定不止远南,整个大陆有心思的人送来的孩子,恐怕能把整个远海圣山撑爆哪怕是再怎么不能吃苦,也会留下一大批符合要求的孩子。”

    教会哪来那么多钱?!

    伊格尔原本想要怒斥一番乔修亚的异想天开,要知道,七神教会可不是什么政治组织,除却信徒的自愿奉献之外,大部分收益都依靠圣职者的除魔获得,要不是因为教会作为一个高等超凡者组织,有自己独特的资源获取渠道,他们早就穷的揭不开锅了。

    但是现在,细细思索了一会后,老教皇不禁惊讶的发现,七神教会……居然真的很有钱!

    单单是异界探索计划的分红,那几个矿场世界带来的收益,就足够完成最基础的学院建设以及人员招收了!

    七神在上!既然有资源,那么事情就好办许多。

    伊格尔本来就觉得,开设圣职者学院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因为还没到时候(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没钱),但现在这么一琢磨,或许现在,就是大规模扩散圣光之道的时刻。

    “不过乔修亚,你特意请我过来,肯定不仅仅是为了和我聊这种通过通讯法阵就能解决的问题。”

    在心中规划了片刻发展的蓝图,老教皇收回心神,他转过头,看向乔修亚:“说吧,让我听听,究竟是什么问题能够难倒你。”

    “倒也说不上难倒。教皇冕下,我只是想问一问,和深渊交战最多的七神教会,是否知晓‘深渊最底层’这个概念。”

    乔修亚没有拐弯抹角,在让教皇松口,同意大规模培养圣职者这一能力极其全面的超凡力量体系后,他便干脆的问出这次邀约的真正目的:“你知道,依照牧星者大可汗的消息,深渊中说不定有什么神秘的事物……但我对此一无所知。”

    哪怕是前世,有关于深渊的消息,也就仅仅局限于第六深渊的魔王歌利亚了。乔修亚只知道,这位强大的魔王统一了复数深渊的力量,并以其为根基,悍然入侵迈克罗夫世界当然,入侵并没有成功,以布兰登为首的传奇强者斩首军团将其本体斩杀于泪谷要塞,中断了深渊的攻势,自此之后,战争便陷入了残酷的拉锯战,他正是在深渊最后的反扑攻势中穿越的。

    对深渊的探索,肯定是那个版本之后的事情了,反正乔修亚不知道后续是怎么回事,现在,他也就只能过来问问最见多识广的老教皇。

    “我也不清楚。实际上,就连深渊最底层这个概念,在七神教会的典籍中都不存在。”

    伊格尔的回答却非常干脆,他摇着头,无奈的笑道:“深渊无底,哪来的底层?作为无数世界毁灭后堆叠在一起的废墟,它的层数是依照距离我们迈克罗夫世界的距离来算的,比如说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深渊,也即是第一深渊,就在卡尔利斯世界旁边,那是一个极小的半位面世界,里面没有任何恶魔,只是单纯的死寂世界,相对起它而言,第六,第七深渊就比较远。”

    “但是对于卡尔利斯世界而言,我们的第六深渊,就是它的第三深渊……依照这种算法,谁能确定哪个深渊才是底层?哪怕是在深渊中跋涉最远的灰骑士,也从未探索到过深渊的尽头。”

    “似乎的确如此。”

    闻言,乔修亚点了点头,认可了老教皇的说法。

    但他还是开口道:“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们也要对此展开一次探索。哪怕是牧星者大可汗撒谎,亦或是被它们的所谓的古籍蒙骗了,我们也不应该放弃这种可能存在的力量……实在不行,哪怕是找到昔日圣贤与丰饶邪神战斗的遗址也好,通过观察它们战斗的痕迹,我说不定能领悟到一些什么。”

    “这样吗……的确,倘若是圣贤和丰饶邪神战斗的痕迹,仅仅是这个,价值就已经很大了。”

    伊格尔不禁也陷入了沉思。正如同乔修亚说的一样,无需什么秘密,也无需什么充满奥妙的遗迹,只要能够找到那场战斗的遗址,对于迈克罗夫世界诸位强者而言,收获甚至比找到一个可以完美殖民的新世界要大。

    只是,他的确不知道,‘深渊的最底层’究竟是在什么鬼地方。

    不过,就算是作为当世最强者的圣伊格尔,都不知道所谓的深渊最底层究竟在什么地方。

    却并不代表迈克罗夫世界中,就没有知晓这个信息的存在了。

    北地摩尔达维亚南城区,一位姿态优雅的精灵女士正坐在钢铁魔能车之中,祂略显怀念的触碰着这金属的魔能造物,似乎回忆起了古老的过去,那早已消逝在战火与毁灭之中的记忆。

    虽然说,如今的祂早已不是原本的她,自己的记忆更是早就没有任何实感,就如同雾里看花,但倘若仅仅是‘怀念’与‘追忆’的话,祂还是能做到的。

    “当年,我们办到这一切,花了足足八百年的时光。”

    有些慵懒的伸腰,优雅的精灵女士怀念的低声自语:“而现在的凡人,只用了短短几年,便追上了光耀纪元的影子。”

    当然,这并不奇怪,因为从零开始的摸索,永远比寻回已有的技术要来的艰难。即便是这一代的文明也摸索出了不少独有的技术,那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向前。

    文明就是如此,一代更比一代强,普通人站在先贤的肩膀上,甚至能看的比先贤更远。

    这当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并不影响先贤的伟大。

    只是祂们这些旁观世间轮回的神灵……总是忍不住因此而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