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八章 舍不得去成为

    精灵女士下了车,祂并没有吝啬于小费,司机在清点之后本想要感谢一下这位客人的慷慨,但在他回头之后,却已经看不见那位气质独特的女士的身影。

    与此同时,精灵漫步于街道之间,她的容貌无法用言语形容,但毫无疑问称得上是容姿端丽,极具气质,可路过的群中,无论是身披铠甲的巡逻队还是普通的路人都仿佛看不见祂那样,哪怕是精灵女士从他们身边走过,也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

    旁观轮回者,自然就只是旁观者。

    倘若不主动展现力量,令自身的存在从无疆天界的虚空中流露而出,那么只要精灵女式不与其他人交流,寻常的凡人就压根无法察觉到祂。

    无论是人类,精灵还是矮人,归根结底都是普通的凡物,他们生活在三维空间之中,用只能感知到极少光线的感知器官观测近乎二维的世界,三点一线的一维生活着。没有超凡感知的普通人五感体会到的世界,只是物质世界极小的一部分,自然无法察觉更高等的存在就像是寻常人压根无法看见钢之蟒那样,他们也无法看见祂。

    精灵女士走过南城的工业区,走过西区的商业街,祂端详过炼金商店内摆放的精神终端,触碰过一个个悬挂着的液晶显示屏,这位女士仿佛充满了好奇心,时而叹息,时而怀念,时而惊讶,祂慢步行走在人山人海的贸易区中,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着诸多种族混杂的汹涌人潮。

    魔能工厂,集中化贸易市场,利用魔网的器具,实时传播信息的廉价炼金产物……这些都是昔日光耀纪元时,就已经有过的事物,精灵女士对此并不感到稀奇,倘若星坠纪元连这些技术都无法再次掌握,简直就愧对他们先祖的荣耀,但除此之外,仍有不少值得一提的新东西。

    魔能铠甲这种古怪的东西,是光耀纪元中从未思考过的新奇玩意,它的要点并非是战斗,而是让普通人也拥有堪比超凡者的力量当年的祂们毫无疑问有这个技术实力,只是那个时候的人宁愿制造一个傀儡代替普通人耕种,也想不到让普通人通过工具化身为强者。

    这是专注于修行与个体的超凡文明的一个思维真空区。

    而且,倘若细细划分,那么哪怕是看上去非常类似的事物中,也有不少独属于星坠纪元,独一无二的事物……比如说,魔网中的论坛,液晶屏幕中的新闻联播,摆放在广场上的修复光柱,设计更好的虚空战舰,以及……这遍布全城,无处不在的微粒。

    钢之力的微粒。

    在精灵女士发现这一点的时候,祂不禁眯起了眼睛。

    或许是因为懈怠,亦或是对方掩饰的实在是太好,祂居然在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这溢散于全城的钢之微粒……不,不仅仅是全城,将感知扩散,精灵女士惊讶的发现,对方的钢之微粒笼罩范围,居然是整个北地!

    整个北地,都被笼罩在一层无形的钢之微粒中,能够看见,能量的流动被微调,元素的力量在无声无息之间被汇聚,为这片土地上的居民服务。风的速度,雨的数量,雪大雪小,甚至是气温,都早已被掌握在钢之微粒的主人手中,近乎完美,适宜所有生命存在的环境正在逐渐的成型。

    居住在北地的人或许压根就不知道,他们如今,正生活在一位强者的‘掌心’,在这种环境中生活,民众工作甚至不会感觉到疲惫,普通人成为超凡者的几率也会大大提升。

    “也太温柔了吧。”

    祂忍不住低声喃喃道,然后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抬头看向眼前的天空:“你说是不是,拉德克里夫伯爵,还有我的教皇。”

    而伴随着精灵女士开口,原本遍布整个北地的钢之微粒,突然分离出一小部分,如同萤火一般凝聚在一起,与此同时,无所不在的微光也突然亮起,旋转纠缠着跃动,很快,一个黑发的男人与一位白发老者就这样凭空出现在祂的身前。

    “突然拜访,无法筹划迎接,悦哀陛下,您的到来令本领地蓬荜生辉,但也真是突然。”

    倘若神明一直隐藏自己的力量,只是静静的旁观,那么乔修亚也无法发现对方的到来,但精灵女士在看见空气中遍布的钢之微粒时,动用了属于自己的神力去探知其本质,这对于乔修亚而言,就相当于互相对视,战士在一瞬间也就发现了对方的到来。

    “陛下,我这里还显示着您正在东部平原行动。”

    伊格尔满脸无奈七神降世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祂们的神殿之中,偶尔会出去一会,到世界各地逛一逛,看看风景,但即便是如此,七神也不会刻意隐瞒自己的行踪,玩一出声东击西。

    如今,七神教会的情报显示,精灵女士也即是爱与衰亡之神,悦哀陛下正在东部平原观看五年一度的‘毕若达-斯诺克大竞赛’,一场考究数学与魔法基础功底,类似于十项全能的魔法竞赛,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北地才对。

    “因为有事情找你们。”

    精灵女士微微一笑只是仍然无法看清她的面容,只能感知到,她此时表露出了笑意。悦哀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轻声道:“迈克罗夫世界上最具潜力的强者,与我亲爱的教皇都在此处,我来北地,是很正常的事情。”

    什么事情?

    无论是乔修亚还是伊格尔都下意识的思考这个问题,但很快,并没有卖关子习惯的精灵女士便自己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来此处,便是为了告诉你们,‘深渊的最底层’,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区域。”

    悦哀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然后看了看周围已经开始聚集,似乎发现自家领主和教皇突然出现在街道上的普通居民,她轻轻的抬起手,低声道:“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于是,下一瞬,有光芒诞生。

    紫罗兰色,激烈又黯淡的光芒,在刹那便笼罩了整个摩尔达维亚城。

    在乔修亚的钢之力视界中,一股澎湃却又带着死寂,恐怖到匪夷所思的能量波动开始从虚空中显露出自己的实体,它的形态在能量视觉中飞速凝聚,呈现出一种无比复杂的实体,那就像是一颗不断起伏跳动,永不丧失热情的心脏,但这只是表象,乔修亚眯起眼睛,他能看得出来,那颗心早已枯萎,它虽然跳动,但早已死去。

    仅仅是一瞬间,整个摩尔达维亚全程的普通人,都被一股温和的力量包裹,暂时停止了自己所有的行为,就如同时间停止一般,又像是凝结在巨大紫罗兰色湖泊中的昆虫。

    整个城市之中,只有乔修亚与伊格尔能够抵抗这种力量,他们的周身涌动着层层银色与五色的光,能够看见,有圣洁与异界的符文在两者的身体上浮现,他们似乎并不奇怪悦哀的动作,只是好奇对方为何要花这么大力气的缘由。

    而展露出自己本相的爱与衰亡之神,一名似乎极其美丽,却又仿佛只是苍白骸骨的精灵女士凝视着乔修亚,祂用淡薄的语气说道:“但是,单单就我而言,拉德克里夫,在你前往那个地方之前,我想要了解,属于你的‘秩序’。”

    闻言,乔修亚笑了一声,他抬起头,与神对视。

    属于‘爱之神’的平静目光,与属于‘战士’的坚定目光互相投放在对方的身上,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信息便被交流,效率远高于声音的交谈和信念交锋便发生在了这一瞬,

    下一刻,双方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很好……你已经找到了你的秩序。”

    精灵女士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看不出是因为欣喜,还是因为欣慰:“我们很高兴能够看见,拉德克里夫,你终于完成了‘纯粹’。”

    “纯粹?”

    乔修亚揉了揉太阳穴,闻言,他有些奇怪的低声询问道:“悦哀陛下你用这个词形容我,我倒是不奇怪,但是‘完成’这个词用在纯粹身上,可有点语法不通畅。”

    神会语法不通畅吗?大概吧,但即便是如此,这不通畅的语法背后,定然有着符合逻辑的深意。

    乔修亚等待着对方的解释。

    而悦哀环视了一圈周围已经被祂神力凝固的普通人后,才轻笑着说道:“拉德克里夫,混沌的侵蚀来自各个方面,物质的侵蚀可以依靠实力抵挡,就像是用水坝挡住洪水一样,但是心灵上的侵蚀,只能保证自己的信念不灭,即便是在混沌的侵蚀下,也能作为指引意志行动的闪耀灯塔。”

    “纯粹的信念,相对的逻辑,轮转不休的秩序之轮……保持纯粹无暇的信念本性,使用牢不可破的逻辑武装自身,以自成循环的秩序规则轮转洗刷,只要持有这三种心灵上的‘完备’,那么即便是邪神的侵蚀,也不过是清风拂面。”

    爱与衰亡之神看向伊格尔,祂挑起嘴角:“你是秩序的持有者。”

    随后,祂看向乔修亚:“而你,是纯粹之人。”

    相比起摸了摸胡子,似乎是早就听习惯这种话的老教皇,乔修亚却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他看向眼前的悦哀,沉声询问道:“陛下……难道,你也在找继承者吗?”

    就和刑正陛下一样,那位知晓自己即将迎来终结的神一样。

    前些年,乔修亚与正义与强权之神交流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便知道,神并非永恒,也有陨灭的一日,祂们和犯人一样,同样需要寻找继承者。

    那个时候,似乎对他抱有期望的刑正,似乎问出了和悦哀一样的话,两个同样淡薄,同样旁观轮回的神明,都期待着他能持有自己的秩序。

    所以,这一次遇到爱与衰亡之神时,乔修亚便忍不住想到了当时的情景,问了出来。

    而一侧,悦哀在听明白乔修亚潜藏的意思之后,便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和严肃且固执的强权之神不同,也与之前在虚空中遇到的,那个面无表情的淡漠爱之神不同,此时的悦哀很喜欢笑,并不介意表达出自己的喜悦,对于乔修亚的询问,祂摇了摇头,然后轻声回答道:“当然不是,刑正他的愿望有了继承者,所以这个家伙累了,就想要甩摊子,但我还没有完成自己的愿望,才不会那么轻易的去找继承人。”

    “而且,就算是找,也不会找你和伊格尔。”

    说到这里,悦哀分别注视了一会两人,祂摇头道:“你太强了,就和伊格尔一样。”

    “和觉得自己走到极限的伊斯雷尔不一样,你们的力量,强到我们舍不得你们去当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