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一章 万全的准备

    爱与衰亡之神离开了摩尔达维亚。

    神力封锁消失,时间开始重新流淌,所有被禁锢的普通人感觉自己眼前一亮,然后便看见自家的领主与七神教会教皇出现在街道中央。

    一瞬间,两位传奇强者骇人的威压泄露了些许,不过,原本在其他区域会造成类似群体人类昏迷术效果的精神压迫,在北地却只能造成简单的呼吸一滞,眼前一黑。

    可仅仅是这么眼前一黑的时间,就已经足够在所有人睁眼之时,乔修亚与伊格尔便都已经如同幻影一般,从这条街道上消失,仿佛一切都是幻觉。

    但有个别实力不错,眼睛比较尖的人,却似乎看见了他们领主在消失前的一瞬,那阴沉且充满疑惑的表情。

    而摩尔达维亚高空,确定悦哀已经回到无疆天界,甚至是进入虚空后,乔修亚与伊格尔都沉默了很长时间。

    “有些时候,我真的很烦这种行为。”

    乔修亚皱着眉,低头注视着摩尔达维亚城,他的语气低沉:“每个人,每个神,都神神秘秘,藏着掖着,不把话说完……虽然他们说的的确没错,知道了这些信息的确没什么用,但知道总比没知道要好大家把信息整合起来,找到真相岂不是会简单很多?”

    这很明显是气话,稍稍冷静了一会后,战士叹了口气。

    悦哀不愿意详细说其他信息,其实很正常……倘若乔修亚听的没错,猜的也没错的话,爱与衰亡之神,应当是光耀纪元时期,与圣贤关系非常近的一个人。她的真实身份,很可能是圣徒之一,并且对圣贤持有一定师生之上的感情。显然,不管悦哀知道些什么隐秘的信息,那都是她与圣贤之间的私事,说不说都是她的自由。

    乔修亚本人也是没兴趣去听圣贤私生活和他感情关系之类的八卦的,但是,这位爱与衰亡之神透露出的信息,实在是太惊人了。

    最终一战时,圣贤的死而复活。

    悦哀针对自身所说的,自己不再是自己。

    昔日的圣徒变成神明,中间究竟经历了什么。

    很多很多的问题都处于朦胧迷雾之间,哪怕是悦哀解释,恐怕也没什么用处爱之神明显不像是知道圣贤死而复活真相的人,祂估摸着也就知道有这么一件事,而后面的两个问题本质上是一个问题。

    悦哀在从人变成神之后,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虽然听上去惊悚,但其实并不奇怪,就像是人类转换为巫妖,死灵骑士,亦或是龙脉血裔那样,凡物成为神,定然伴随着身心方面的极端转换,名为‘登神’的仪式,本质上就是将自身完全蜕变成另外一种超级生命。

    可是……

    “别想了,乔修亚。”

    一旁,七神教皇伊格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和衣领虽然他看上去很是冷静,甚至还有余力让乔修亚停止无意义的思考,但能够看见,教皇冕下将袖口的扣子扣错了一颗,他语气平静的说道:“不管密辛背后的真相多么令人好奇,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深渊最底层的信息。”

    “你说的对。”

    闻言,乔修亚也只能点点头。

    在外界星河流传的传说中,失落星河,也即是迈克罗夫世界所在的世界星河内,有着足以击败邪神的奥秘,而这个奥秘,就隐藏在深渊的最底层。

    许多相关的研究人员分析过数千次大可汗等人所说的内容是在撒谎还是胡说八道,但他们反而证实了对方的确没有撒谎,不管大可汗这群牧星者有没有被骗,它们是真心相信在深渊的最底层,有着能够击败邪神的秘密。

    实际上,这种说法也不能算错,因为第一序列的邪神·丰饶,就是在深渊最底层被圣贤击杀的,已知多元宇宙的最强邪神之墓就在那儿,倘若那里有着什么战斗的痕迹留存,那么从中领悟到一星半点的绝技,击杀普通的小邪神恐怕真的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圣贤自己吗?

    亦或是最终一战的信息在数万年的传播中失真,变成了如此模样?

    疑惑太多太多,就算乔修亚早已做好决定,无论深渊最底层有没有什么奥秘他都要去看一看,他的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就算是圣贤真的留下了什么绝招那他为什么不直接交给迈克罗夫文明?而且按照悦哀以及统合大资讯库的讯息所说,圣贤在战胜丰饶后重伤垂危,被送进了创世中枢,也即是钢之蟒迈克罗夫的巢穴休养……那种伤势的圣贤,真的有留下奥秘的能力吗?”

    乔修亚直截了当的将自己的疑惑对一旁的伊格尔说出,而老教皇对此,只能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拉德克里夫,我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教皇而已,平日的兴趣爱好是浇花,对光耀时期的秘闻,知道的恐怕比你还少。”

    伊格尔捋了捋胡子,摇头道:“最重要的问题,在于你‘想不想去’。”

    “当然想。”

    乔修亚没有任何思考,直接了当的回答道:“怎么可能不去,哪怕是为了看看丰饶邪神的残骸碎片,也要去转一圈。”

    开什么玩笑。

    质疑归质疑,疑惑归疑惑,面对深渊最底层,这个有着‘深渊涅槃之地’,丰饶邪神与圣贤墓地等称号的地方,乔修亚怎么可能会不好奇,会不想去?哪怕是伊格尔,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会不由自主的升起‘期待’的表情,从不掩饰自己欲望的战士,是绝不会放弃探索的。

    “既然如此,那就做好准备。”

    如此说道,伊格尔转身,准备离开,他低声说道:“本来,我们就准备在派遣探索队前往外界星河前,先把周围的深渊和恶魔清剿一通,现在看来,顺道去找一找深渊最底层也并不耽误多少时间……在安顿好大陆方面的事宜后,迈克罗夫世界对深渊远征军将会开始组建。”

    “乔修亚,那个时候,可别迟到。”

    “我一向守时。”

    对此,战士露出了笑容,说了个冷笑话:“就和正义一样,从不迟到。”

    “对了。”同样作为冷笑话爱好者,老教皇自然不会因为这种简单的冷笑话就影响思路,他闭上眼睛,感知了一下摩尔达维亚领的情况,他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从一开始我就有点奇怪……你家里的那些好孩子跑哪里去了?今天我只看见了一个黑,其他人全都不见。”

    又认真的细微感知了一会,伊格尔的疑惑更甚:“不对,不仅仅是你领主府,你的那些学生也全都不在……这么巧吗?”

    他这次感知,只是单纯的心血来潮,毕竟以前每次乔修亚要出远门前往其他世界的时候,都会嘱咐一下萤和凛亦或是3号,但这次,真正管理摩尔达维亚领的那一批人全都不在,似乎真的是乔修亚自己在工作,这不禁就让老教皇大吃一惊了。

    “他们……都有一些任务。”

    对此,乔修亚嘴角微微抬起,他平静的说道:“毕竟,我从很早开始,就在为前往深渊最底层做准备了。”

    多元宇宙虚空之中。

    伴随着万界祭祀场传送的光芒,银发少女独身一人,出现在一个无生命世界冰冷的真空中。

    萤的实力,如今卡在极意之下的黄金高阶,因为难以理解‘力’‘技’‘魂’三种根本极意的精髓,她并没有找到可以更进一步的道路,但即便是如此,作为有着灵能躯体的神机,黄金级的她已经可以轻松的在真空中行动与生活了。

    “也不知道主人这次的任务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唉,至少有任务,总比没有好。”

    真空之中,少女忍不住思考起自己这次任务的目的,但很快,学到乔修亚思维模式精髓的萤就放弃了这种无意义的思考她调动着灵能,驱动自己的身躯如同火箭推进器一样向前,朝着不远处那一颗呈橙黄,巨大且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星体而去。

    而与此同时,黑发少年也来到了另外一个无生命的异世界。

    相比起满肚子疑惑的萤,凛的想法就很简单了完成任务,然后回去继续做政务,虽然说有点不恭敬,但他真心不觉得自家领主会有自己亲自处理政务的耐心……对于那些繁复的施工要求,主人真的不会一拳下去把目标山峰打塌,然后随手一撸把地抹平吗?等等,这样似乎的确简单了不少……

    中止脑海中开始逐渐浮现,场面逐渐诡异的胡思乱想,凛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而他的目标,则是一颗天蓝色,巨大到匪夷所思的烈焰星体。

    并不仅仅如此。

    以万界祭祀场为中转站,众多无生命异世界中,出现了众多身负特殊任务的个体。

    一颗飘飘荡荡的光球,欢快的在真空中飘荡,它时不时喷出一串火焰,时不时喷出一道水柱,失去领主府中的束缚,可以随意造物玩的小光此时如同失去束缚的熊孩子,自由自在的享受着名为自由的气息但即便是如此,它也没有忘记任务,能够看见,它正在以匪夷所思的第四宇宙速于真空中航行,近乎没有质量,自身能量也无比庞大的它此刻散发明亮的光芒,宛如一颗小太阳。

    但是,再怎么接近太阳,也并非是真正的太阳,面对漂浮在不远处,正在缓缓旋转的两个庞然大物,小光的光辉就如同萤火一般黯淡。

    那是一个由两颗恒星构成的双星系统,十二颗行星正在各自的轨道上,顺应着两个巨人的轨迹沉浮。

    不仅仅是领主府的这些人。

    伊万,阿米拉兄妹,尼克和卡琳两人,第一小队全员头次分割执行任务,各自单独在四个世界行动,他们所前往的世界并没有巨大的星体太阳,而是一个个死寂的大陆世界以及悬挂在天上的能量晶体光源,相比起习惯于思考乔修亚背后深意的领主府一众,他们执行任务显得更加干脆利落。

    莉莎,辛迪加以及初号三人组,却出现在同一个世界,这是一个巨大的星辰世界,但却看不见半点光源,整个世界死寂黑暗,似乎连太阳都已经熄灭。不过三人并不在意这一点,他们出现的位置,正好处于一个密度极高的小行星带之中。

    而菁英小队的众人,此刻也分成了三个小组,普瑞斯特单独一人,施法者和炼金术师一组,圣职者和骑士一组,这三组人分别出现在‘海洋世界’‘荒漠世界’以及‘冰川世界’的上空。

    “普瑞斯特,这次大人给你们下达了什么任务啊?”

    看上去只是独自一人的普瑞斯特身后,出现了仿佛幽灵一般的淡淡回音,但是他却毫不吃惊,甚至反过来和自己的背后灵聊了起来。

    “任务其实也说不上,这次的行动,其实很简单。”

    如此说道,漂浮在半空中的普瑞斯特。,从自己魔能铠甲背后的储存包中掏出了一根银色的圆柱体,他对自己的背后灵苏尔耸了耸肩,然后就这样,将这一根金属圆柱体朝着翻腾着巨大波涛的海面扔去。

    “只要把这根修复光柱,扔在世界中的随便哪个点上就行了就这种任务,却有3点兑换点,我都怀疑是老师是为了照顾我们,特意安排了一个这种作弊一般的简单任务。”

    “是吗,那大人人可真好啊。”顺着普瑞斯特的话,与他一起见证一个个异世界风景的苏尔不禁笑了起来:“他可真温柔。”

    “大人该不会多写了一个零吧。”炼金术师和施法者虽然没有说话,但心中却出现了几乎同样的念头:“或者说有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的危险?”

    “古怪,那么多积分,这儿怎么没有看见什么超级庞大的虚空巨……”另一个世界,骑士皱起眉头,环视空旷的世界,他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但一道真言术‘封’就直接印在了他的嘴巴上,下一瞬,双目怒睁的圣职者就抓住骑士的衣领,开始疯狂的摇动起来:“给我闭上你这张臭嘴啦你这个乌鸦嘴!假如这次我们还遇到什么意外,我就去找炼金术师,让他把你改造成没有发声器官的……诶?!”

    轰!!!

    而就在普瑞斯特与苏尔聊天,其他人各自疑惑之时。

    被抛入大海中的修复光柱,却开始自动启动。

    红黑色,与其他世界完全不同的符文,开始浮现在银色圆柱的两端,即便周围翻涌的波澜,因为这个世界特殊的风暴气候堪比海啸,甚至足以掀翻万吨油轮,它也丝毫不为所动,依然以一条直线,朝着海底坠落。

    在坠落的过程中,银色的圆柱开始渐渐变红,发热,大量海水开始蒸发,令其仿佛被一大团气泡笼罩。

    而就在这大团气泡,接触到深海海底地壳之时。

    银色的光辉,在黑暗的深海最底层亮起。

    不仅仅如此。

    其他世界。

    就在每一个任务执行者,将自己持有的银色光柱,投掷到各自的目标区域之时,能够看见,璀璨的银光如同星尘,在真空与大地之上闪耀光辉。

    能够看见,以第五宇宙速靠近橙色恒星的银色光柱。

    能够看见,不断闪烁瞬移,以传送法术靠近天蓝色恒星的银色光柱。

    能够看见,接住引力弹弓效应,以不可思议的急速靠近双星系统的银色光柱。

    能够看见,在一个个大陆世界的地壳深处,完全解放,开始绽放秩序光辉的银色光柱。

    无尽的光辉,横跨众多世界,同时闪耀。

    万界祭祀场中央,银天之辉下,3号闭上眼睛。

    “节点全部投放完毕。”

    她低声说道:“乔修亚,任务已经完成。”

    “很好,麻烦你们了。”

    而一个声音,在3号的脑海中响起:“这样一来,我就有了万全的准备。”

    毫无疑问。听见这话,3号不禁摇摇头,然后轻笑一声。

    这的确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