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二章 宛若天神

    一个是宁肯死也不愿意前往陌生异世界的保守派,一个是宁可死也不愿意待在黑色故土的激进派。

    两种因‘牺牲’而起的传承,此时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一方指责对方冒失,不顾全文明的安危,将所有人推入被混沌邪神入侵的危险边缘,而一方指责对方完全丧失胆气,明明已经半死不活,但却仍然不愿冒险,在发黑的母世界苟且偷生。

    压抑,痛苦,疯狂,紧张……短短的几天内,沙尔特世界便天下大乱,无数暴动在底层涌现,而沙特尔人的军队也不知所措,不知道究竟要镇压何方。最后,甚至就连虚空舰队也因为底层士兵哗变,导致意外开火,击沉了另一艘战舰,而坠落的战舰又导致数百万人死亡,令两派全面内战爆发。

    此时的诺查丹玛斯,还不清楚乔修亚与伊格尔对这件事的猜测,他自然也不会将这种文明内乱现象推到邪神头上,老法师只是吩咐了一下要塞方面的人员,提供在周围的荒芜小世界构筑一个避难维生区,将这些沙尔特人放进去。毕竟,先锋要塞群落并不大,本土迈克罗夫人的资源都有些紧张,没有多余的物资提供给其他文明的人。

    随后。他便起草了一份报告,通过时空法术,将其发送回本土。

    但就在这个魔法通讯信息通过时空传讯系统,将要发送会迈克罗夫本土世界的时候,另外一个伟大的力量感应到了它,并且阅读了其中的内容。

    “沙特尔人……星神?他们也展开了内战?败退一方的残兵,甚至都跑到了先锋要塞周边?”

    “有趣。”

    银色的星辰,闪烁光芒。

    顿时。

    整个先锋要塞群落,都惊讶的感应到,周围的空间开始动荡。

    诺查丹玛斯作为传奇强者,自然是第一个察觉这件事的人,他睁大眼睛,看向整个要塞群落的核心处位于整个要塞观测所轨道中央的那颗银色世界老法师有些困惑的大声道:“乔修亚,你要干什么?”

    会议桌的对面,遥远号的舰长塞尔玛喉头滚动了一下,它不知道为何眼前这位强大的迈克罗夫人会对着空气说话,但是它却能感应到,有一股无以伦比的威压正在跨越重重虚空,降临在这个小小的会议室中。

    “诺查丹玛斯大师,这是我与教皇冕下,刚刚探讨出的一部分结论。”

    “至于这个沙尔特人,我有一些问题想要询问一下它。”

    一个声音凭空出现,回答诺查丹玛斯的问题,而下一瞬,塞尔玛便感觉自己身不由己,整个人在瞬间就被拉出要塞它能看见,自己的周围立刻就变成了混混沌沌的黑暗虚空,无数时空波动微弱的颤动着,但却也足以瞬间杀死一个普通人。但是塞尔玛发现,自己周身被一层半透明的屏障包裹,它甚至感觉到,这屏障中的环境甚至比母世界最高等的环境舱还要舒适!

    那是如同母世界被过多的人口和工业生产拖垮之前,最为完美,最适合沙特尔人生存的环境……那是比故乡更加甜美的味道。

    塞尔玛甚至有点想哭……不仅仅是因为呼吸到了无比清醒的空气,更是因为它血脉中传承的记忆开始共鸣,无数代承受着污染,雾霾,多重净化消毒后仍然带有毒素的空气,无论是食物还是水都限量供应的沙尔特人的记忆。

    但下一瞬,无论是血脉传承的感动,还是发自内心的喜悦,都戛然而止。

    因为它看见,自己正位于一个银色世界的‘面前’。

    这是它头一次,以肉眼看见一个世界的模样,而不是在战舰中,通过种种仪器扫描和能量分析侧绘而出的图像,塞尔玛无法形容自己心中崩裂而出的感想。

    宏伟。

    巨大。

    匪夷所思。

    无比震撼。

    在这一瞬间,塞尔玛从内心的最深处开始痛恨自己的如同尘埃一般渺小的身心,以至于它居然连这银色世界的边缘都无法看见脆弱的二维感光器官根本无法感知,观测到世界的全貌,它所能看见的,只是某个伟大存在片面的一部分罢了。

    而下一瞬,银色世界的表面开始变幻,无数色彩,无穷无尽如同恒星一般的光斑开始闪动,过于明亮,过于炙热的光混杂在一起,仿佛是某个巨神正在微微眯起眼睛,而仅仅是目光的聚焦产生的光辉,便令塞尔玛根本无法视物它感觉自己快要失去知觉,非超凡者的精神根本无法承受这种信息扰动,但是一股力量强行令它清醒,让它能够看见,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光点,被眼前的这个世界分割出来,降落在了它的眼前。

    “塞尔玛,这是你的名字。”

    直接在精神中响起的声音,刹那贯穿了这位沙尔特人舰长的大脑,这个声音似乎是为了照顾对方的精神,所以轻声询问:“你能不能详细说一说,你们文明过去的历史,以及内战的起因?”

    曾经的乔修亚,因为杀戮过多,以及混沌气息的侵蚀,导致自身的气质无比恐怖,哪怕他的面貌长的很不错,但给人的感觉也绝没有半点亲和,只有恐惧与敬畏。这在系统中,表现为容貌出众,但魅力值极其低下。

    但早就在进阶传奇之时,战士便已经驱逐了混沌气息,而在各式各样的世界祝福,以及自身强大实力的增幅下,他的魅力瞬间逆转,从极低转化为极高。

    虽然系统已经崩灭,但相应的效果仍在,倘若平时乔修亚收敛自身气息还好,假如不,那么单单是存在,他的威压恐怕就能直接将一座城市的所有人镇压成精神错乱的疯子,甚至是无智无识的白痴。

    而现在,乔修亚完成了自身的传奇之道。他成为了‘世界’。

    到这一步,魅力的高低已经没有意义了,战士的存在本身,他的本体,对于依然需要生存在世界中的生物,就是至高无上的天神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对自己的眷族自称为造物主。

    塞尔玛敬畏的低下头。

    这就是迈克罗夫文明?

    这就是他们中的强者?

    塞尔玛熟悉迈克罗夫文明的文字,语言,甚至文化,这是它强大的先祖留给它的遗物,也是它们家族能够世代传承,直至如今的保证,但即便如此,塞尔玛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当初强盛无比,疆域横跨数十个星域的沙尔特帝国,会如此惧怕,甚至是暗中崇拜,敬畏另外一个领土看上去不怎么广阔的文明。

    就算他们中有着个体实力强大的强者,有着号称能够毁灭世界的真神,那又怎么样?再怎么强大的强者,能战胜满编制的无敌舰队吗?毁灭世界,它们的巨炮也能办得到啊。

    但是现在它明白了……多么强大而耀眼啊,或许,这才是一个文明应当走的道路?双方从来不是一个量级,先祖们的敬畏,让它们得以存在到如今,而它们这些后辈不应该忘记。

    面对‘世界’,塞尔玛恭敬的弯下腰,甚至趴下身,做出它种族中,最为诚恳和崇拜的姿态。

    很快,乔修亚便从知无不尽言无不详,甚至愿意开放血脉传承的塞尔玛口中,得到了远比诺查丹玛斯所知详细数倍的信息,他甚至直接得到了沙尔特人母世界的坐标,当然,这不是塞尔玛说的,而是战士直接逆向回溯遥远号的传送坐标,从而得到的相近信息。

    “果然……差不多是在同一时间!同一时间,位于世界星河底层的深渊,距离深渊最近的迈克罗夫世界,甚至位于世界星河明,都‘同时’受到了未知邪神的征兆扰动!同时文明中的缺陷和矛盾全面爆发!”

    和并不知晓深渊情况的诺查丹玛斯不一样,乔修亚立刻就明白,这一段信息的背后,隐藏着怎样恐怖的事实。

    那就是这个未知邪神,要不是存在形态极其特殊,要不就是……强大到匪夷所思。

    虚空中,没有通常意义上的距离,只要能级足够强大,再怎么辽阔的虚空也能迅速跨过,所以说,倘若有一个存在的力量足够强大,它的扰动范围,理论上可以一瞬间覆盖整个多元宇宙理论上而已,目前没有任何实际证据表示,多元宇宙中有这种存在。

    邪神出现带来的征兆,就是这种扰动最普遍的标识,但是,一般的邪神,影响的范围最多也就一两个时空界域,就像是衰弱邪神,因为才刚刚苏醒,所以它的影响甚至都无法脱离世界太远,只能形成微弱的混沌波动。

    而这个未知邪神倘若这一切的确是邪神所为那么,它的觉醒征兆带来的扰动影响范围。

    是一整个世界星河!

    而就在此时,诺查丹玛斯来到了银色星辰,也就是乔修亚的本体旁边。

    “怎么回事?”老法师看了一眼诚惶诚恐的塞尔玛,然后看向乔修亚凝聚而出的化身,他皱眉问道:“情况真的有这么严重?”

    “很严重,我劝你回去帮一下伊斯雷尔,他一个人恐怕忙不过来。”

    乔修亚低声说道,他说话的速度有些缓慢,似乎正在思考什么:“我原本打算直接前往深渊最底层,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但倘若事情真的如我猜想的那样,恐怕我不能这么直接的过去。”

    “你不打算回迈克罗夫世界看看吗?哦对,你有一具化身在,如果可以,随时能出手。”

    老法师挠挠头,然后侧过头,看向战士凝聚而出的又一个化身,他有些不解的问道:“那你凝聚出第二个化身干什么?”

    “我打算带着这群败兵,回沙尔特人的母世界看看情况。”

    乔修亚没有隐瞒一旁塞尔玛的打算,他直言道:“相比起已经打完,毁灭的深渊恶魔,以及还没开始全面纷争的迈克罗夫,正在内战,却还没有毁灭的沙尔特人,我认为可以从中观测到一点这个未知邪神的力量根源与底细。”

    当然,最重要的是沙尔特人的母世界不算远,来回并不花时间,既然没有影响,那么去一去自然没关系。

    诺查丹玛斯自然不觉得这样的想法有什么问题,只是和能够分化出化身的乔修亚相比,老法师只能亲自回迈克罗夫世界,协助此时的伊斯雷尔平息纷乱矛盾,免得像是沙尔特人那样打起来,那样的话,老人最近这么些年的改革成果或许会毁于一旦。而这群沙尔特人……说过先锋要塞的资源本来就不够,乔修亚愿意把它们都带走,他举起两手欢迎。

    而就在老法师已经展开时空法阵,准备回迈克罗夫世界,而乔修亚的化身也准备带着这群沙尔特人的残兵败将,去它们的母世界看看情况的时候。

    虚空之中,突然泛起一阵神力的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