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章 魔王之心

    虚空迎来了漫长的寂静。

    早已准备好攻击的乔修亚数次握紧拳头,又数次松开,他凝视着眼前表示臣服的恶魔之王,数次想要张口,又数次闭口不言。

    强者的拳只对强者挥出,既然歌利亚自折武器,令自己的实力跌落,构不成威胁,那么乔修亚在需要深渊恶魔为自己做事的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出拳的理由。

    “没有人会相信恶魔的效忠。”

    凹陷的空间渐渐平复,漂浮在战士周身的超凡力量恒星也逐一被他收回体内,乔修亚深深地看了一眼动也不动的歌利亚后,便将视线转开,摇了摇头:“不过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至少在未知名邪神的威胁结束之前,你们不用担心这安全方面的问题,我们也没有多余的力量非要剿灭你们不可。”

    乔修亚转过身,他背对着恶魔之王,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破绽虽然说,以战士如今的境界,无论是正面还是侧面,外侧还是内侧都一样无懈可击,如果他愿意,随时都能长出三头六臂,完美应对任何方面袭来的攻击。

    但乔修亚就是收敛了所有的防御手段,直接将破绽展露在歌利亚面前。

    然而面对如此机会,对方却没有半点异动,依然待在原地,维持着那个有些可笑的姿势。

    “……为什么?”

    依然没有回头,乔修亚眺望深渊中黯淡的群星,他吐出一口去,然后沉声问道:“为了恶魔群族忍辱负重?为了文明延续而甘愿为仆?倘若是五色龙,龙人或者西伯雅人我是相信的,但是恶魔,绝对不可能,它们根本不了解什么叫做文明,什么叫做传承。恶魔不过就是抱团的野兽,如果不是你们这群大恶魔的引导,它们比起对外入侵,更喜欢内斗。”

    “歌利亚,讲出你效忠的理由。”

    男人冰冷的声音在黑暗的虚空中回荡,因为之前双方的战斗,周围的世界早就偏移原有的轨道,朝着远方移动,即便是第六深渊也远离了战场,而面对乔修亚的质疑,歌利亚缓缓抬起头,它的八目眼神平静,似乎半点也不觉得之前的投降和效忠有什么羞耻的。

    “没有什么理由。”它低声说道:“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为了未来。”

    乔修亚微微眯起眼睛,而歌利亚继续道:“你说的没错,燃魂者拉德克里夫,我一点也不在乎什么‘虫人文明’,也不在意什么‘恶魔群族’虫人文明早就因为自作自受的内斗而毁灭了,它们死的理所应当,我也不是虫人,它们的文明和我无关,而后者是我的工具,它们的价值就只是如此,根本算不上我的子民。”

    “我根本不在意我手下那群恶魔的生死,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彻彻底底,渴望混乱,嗜好鲜血,乐于内斗和暴力的野兽,它们从属于我,是因为我最强大,而并非因为我是它们的领袖。”

    歌利亚如此说道,它的语气极其淡漠,并且没有半点撒谎的样子,它是真心实意的这么认为,没有半点虚假。

    作为从酸液废土中成长的恶魔之王,歌利亚对虫人文明没有半点共情,它甚至亲口吃掉了虫人文明掩埋在地下实验室中的最后一员,彻底终结了虫人的时代,开启了恶魔的新纪元。但它却同样不喜欢恶魔,甚至认为那些恶魔只是工具,算不上它的子民。

    但是,既然如此,歌利亚为什么要对乔修亚迈克罗夫文明献上忠诚?作为堪比神灵,有着深渊意志附体的强者,歌利亚一个人几乎等于整个恶魔群族和深渊世界,它只要想跑,目前根本就没人可以拦截他,它没有任何理由自折武器,做出之前的一切举动。

    乔修亚没有说话,他只是继续背对着歌利亚,等待着对方讲出理由,很快,这位深渊领主平静的开口了。

    “但是新生的一代出现了和那些诞生在第六深渊,天生就充斥着混乱天性的恶魔不同,真正的‘恶魔’诞生了。”

    此时,歌利亚将自己被折断的双镰收回能够看见,那双镰本质上便是对方双翼翼骨最坚固的那一部分,但现在,翼骨折断,显得大恶魔的双翼有些狼狈的扭曲,但歌利亚对此不以为意,它继续平静的回答:“就在半年前,被我放置在其他世界的恶魔,在我‘一部分躯体’上生活的恶魔,已经在秩序世界诞生出了新的一代。”

    “众所周知,世界意志排斥我们这些烧杀抢掠的难民,但在深渊意志与我融为一体后,我的躯体就相当于第六深渊,只要我将我的身躯放在其他世界,便能为恶魔制造出一片‘秩序的深渊之地’,欺骗世界。而半年前,生活在我躯体上的恶魔守军中诞生了全新的一代……他们是有着真正灵魂的恶魔,完完全全自然诞生,和我不一样,和海尔姆不一样,和萨鲁卡,德莱尔,格鲁蒂亚不一样,他和我们这些由无数灵魂碎片凝聚进而获得灵智的‘恶魔’不一样,他们的灵魂是完整的,空白的。”

    “没有天生灵魂的传承,没有任何来自上一代灵魂碎片的力量,这些‘恶魔’的力量真的是弱的可怜……但是。那又怎么样。”

    说到这里,歌利亚居然露出了‘笑容’,谁也无法想象一个狰狞的八目魔王笑起来有多么可怖,但它仍然‘笑’道:“恶魔的狂躁,易怒,背信弃义,以及嗜血,好战,精神错乱以及混乱难控,都是源自于灵魂的不完整,深渊中无法诞生全新的灵魂,只有无数碎片拼凑而成的灵智,这天生的条件,就注定恶魔是‘恶魔一般’的种族,没有任何智慧生命可以在每日重复不断的幻象,头疼和精神扭曲中培养出正常的灵智,源自无数灵魂的扭曲狂乱会撕碎一切理性。”

    “可他们不同……他们是正常的生物,他们只要好好成长,就是正常的智慧生命……我甚至能够感知到,它们的体内天生就有对‘阴影’的亲和力,这种陌生的力量头一次寄宿在一个全新的生物身上,我感觉这就是多元宇宙的祝福,仿佛就像是重生……我甚至为他们推演出了一种完全契合的修行方法和我们不一样,和所有恶魔都不一样。”

    如此说着,歌利亚缓缓抬起头,它的八目中已经不再有熔岩一般的光芒,只是如同深红色的水晶一般,带有血红的颜色。这位深渊领主头一次,带上了一丝恳求的语调,低声说道:“只要迈克罗夫愿意承认‘他们’是正常的秩序种族,不将他们视作恶魔。”

    “我就保证,直到我的死亡为止第六深渊所有恶魔忠诚的可靠性。”

    乔修亚转过身,巨神银色的双眸与深红色的八目对视,在这一瞬间,歌利亚完全没有从对方的双眼中看出任何感情,任何要素,任何意图,对方的目光炽烈又纯粹,从中看出任何念头都是一种不可能的奢望。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任何感情,也意味着没有杀意。

    片刻过后,带着如同雷鸣一般的隆隆回音,巨神沉闷的开口道:“不愧是贪食的魔王,真是太贪婪了。”

    “仅仅是‘献上忠诚’,就想要获得未来,获得希望,还想要借此获得我的承诺和保护……这个买卖太划算了,难怪你毫不犹豫,说认输就认输,说投降就投降。”

    “不过,歌利亚,你要对我,对迈克罗夫文明效忠,那些在过去的数百年中,已经被你劫掠,毁灭的世界又该怎么算?那些迈克罗夫世界中,被恶魔杀死,献祭的人又该怎么算?”

    巨神缓缓靠近歌利亚,他抬起一只左手,掌心银色的风暴汇聚,最终构成了一根长长的粗大锁链,他将锁链扔在歌利亚的身前,然后手掌垂下,握在魔王的右角之上,战士没有带任何感情的说道:“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

    “你害怕我们杀死你不够,毁灭第六深渊也不够,甚至要抹杀所有和你们相关的一切存在,连带那些‘秩序的恶魔’也一起但是不用害怕,我不会这么做,我是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燃魂之人,秩序的守护者。既然那些恶魔没有杀过人,我就对他们一视同仁。”

    “哪怕是现在,我对你们这些恶魔也只有一个要求现在,你们去整顿深渊,然后派一个熟悉路的恶魔,用最快的速度通过冥河带我去深渊涅槃之地。”

    乔修亚左手之中,秩序之光大放光明,伴随着歌利亚的闷哼还有注意令人窒息的深渊气息散发,战士抬起左手,而大恶魔头顶右角上出现了一个怪异神秘的符文。

    “倘若未知名的邪神苏醒,你的牺牲,挣扎,你的背负的一切,想要看见的未来,所有的一切就都毫无意义,记住这一点,然后竭尽全力去完成任务。”

    巨神低声说道,然后转过头,不在说话,而歌利亚忍耐着自己右角上的剧痛,挣扎着起身,它干脆利落的从自己双翼的阴影中撕下了一片影子,然后扔向乔修亚。

    “我虽然不知道深渊涅槃之地究竟是什么,但倘若你指的是冥河的源头,深渊的最深处的话,我的确回溯过。”

    歌利亚将乔修亚留下的锁链拾起,而就在它拾起的一瞬间,这锁链就自动如同蛇一般缠绕在其双手之上,深渊领主并没有抗拒锁链的缠绕,而是继续道:“那是我的一部分灵魂,它会指引你前往深渊的最深处但是迈克罗夫的强者,即便是我,也没有真正的抵达过没有任何光芒的地方,和我们这种仍有恶魔生存的深渊不同,那里是真正的‘极黯深渊’!”

    “是吗。”

    接过那一片阴影,乔修亚低头看去,发现那是一团不断蠕动,不断变换的灵魂实体,歌利亚的确没有撒谎,这的确是属于魔王级恶魔的灵魂,并且没有任何后手。他将这片阴影灵魂收起,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走向深渊虚空的深处,只剩下微弱而平静的声音,在身后回荡。

    “我们会照亮它的。”

    没有任何犹豫,完成目的之后,乔修亚就这样离开了第六深渊周边的虚空。

    只剩下双手被钢之力锁链缠绕的魔王歌利亚待在原地。

    乔修亚留下的锁链,对于它这个等级的超凡强者而言,简直可以说是脆弱的不堪一击,这种东西,封印一个刚刚晋升传奇的普通恶魔大君还行,哪怕是海尔姆和萨鲁卡都能轻松将其撕碎。

    但这也正是乔修亚的目的只要歌利亚爆发全力,那么单单是余波就会将这个锁链撕碎,他就立刻能够知道,这位恶魔之王肯定另有异动。

    “……”

    沉默的摸了摸自己右角上被铭刻的符文,歌利亚并不知晓那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无论是深渊意志还是它自己的本能,都告诉它这个符文并非是‘监控’‘封印’亦或是‘封锁’等有害的东西,甚至反过来,它隐约感觉这个符文甚至对它有点益处,只是潜藏的很深,很难发觉。

    并没有沉思太长时间,歌利亚的身躯崩散,重新化成了无数碎片手臂,腿骨,脊椎节,骨片,内脏无数蕴含着强大阴影和深渊力量的肢体碎片,如同血肉风暴一般朝着虚空不同的方向飞去,只有一颗被银色锁链缠绕住的炙热深红色心脏在虚空中转了一圈,朝着第六深渊所在的方向飞去。

    第六深渊,泪谷要塞顶层。

    唯一留守的恶魔大君萨鲁卡注视着高天之上,深红色的魔王之心如同陨石一般坠落大地,它在无尽的烟尘和黑色云雾中,通过深渊大裂谷重归第六深渊的地心深处歌利亚心脏的脉搏,维持着第六深渊地核最后的一丝活力,仅仅是它离开的这么一小段时间,第六深渊地核的活性和温度就在迅速的下降,呈断崖式下跌。

    “吾王……”

    面对以纯粹的阴影烟雾形态化身,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歌利亚,虫人大君恭敬的跪下,表示自己的忠诚但即便是如此,萨鲁卡的声音中也带有一丝不解和愤怒:“我听见了那个人类的狂言难道我们就这样不做任何反抗的臣服吗?要知道,我们可是恶魔,令无数世界战栗颤抖,听见名字就感到由衷恐惧的恶魔啊!”

    “而您,是我们的王”

    “别说了,萨鲁卡。”

    因为自身的血肉就是第六深渊,所以没有将任何血肉留给自己的魔王站在自己的堡垒顶层,摇头打断了自己下属的质疑和抱怨。

    它眺望者第六深渊铁黑色的天空,充满毒气,灰尘,雾霾还有死寂气息的平原与山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低声道:“你还不理解吗。”

    “正因为我是魔王,恶魔之王所以我不能和恶魔一样短视,做出和恶魔一样的行为。”

    除此之外,歌利亚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任何多余的动作。

    但这就够了。

    虫魔大君萨鲁卡深深地低下头,不再多话半句,它或许无法理解,但却知晓自己应该接受魔王的命令。

    数千年之前。

    恶魔大君们绝不会服从任何一个存在,更不用说效忠。

    深渊之中,无数恶魔领主割据,它们互相征伐,杀戮,侵略,它们肆无忌惮的消耗着世界最后的庇护,屠戮着自己的同胞,只因为这样很好玩,很有趣,它们觉得这样最符合它们的天性,

    一个强大的恶魔大君或许可以暂时的统治一大群恶魔领主,形成朝着对外界扩张侵略的深渊入侵,对其他世界进行战争,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只要这个恶魔大君死去,那么它的帝国,亦或是王朝,亦或是部落,亦或是王庭无论何种名字,何种形式,它所拥有的一切都会陷入混乱,留不下半点教训和总结。

    一个恶魔大君可以统治一层深渊,两个恶魔大君就会开始内斗,恶魔谁都不服谁,它们会不断地征伐,内斗,消耗,即便是偶尔有恶魔能够得到深渊意志庇护,至多也就是让一个深渊变得稍微稳定一点。

    这无比黑暗,沉沦在血与恶中的时代持续着,直到一个贪婪的灵魂睁开眼睛。

    魔王·歌利亚。它渴求的东西,除却它手下的恶魔大君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恶魔能够知晓,但需要知道的是,以往绝不会服从于一个强者,宁肯内斗自耗的恶魔大君们,头一次汇聚在了一张旗帜之下。

    熏风,酸雨,阴沉的霾云,无光的苍穹,没有温度的太阳,还在有黑色雾气中若隐若现的灰石山脉与蜿蜒盘旋,穿过了整个世界的冥河。

    就是这些,组成了早已死去的世界,第六深渊的景色。

    只有阴影属于自己的魔王,歌利亚站在自己由骸骨和黑铁铸造而成的泪谷要塞之上数千年因众生苦难而流出的眼泪,足以在平原上冲刷出一条泪之谷谁也不知道为何贪食的魔王会用这个作为自己的要塞的名字。

    但正如同所有恶魔都并不知晓,也不想知晓魔王心中渴求的究竟是什么那样,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都并不在意这一点。

    尽管,诞生在黑暗的世界。

    眺望着自己的领地,自己的故乡,魔王闭上了‘眼睛’。

    也不能说,恶魔天生就只能享受阴影,不能渴望火焰与光明。

    即便火焰炙热,光辉刺目,那温度足以焚尽一切,甚至令阴影都不复存在。

    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