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九章 名为悲伤的哭泣

    忽视了时间与距离,当银星撞碎了那往昔耀眼夺目的封印之后。

    “好!”

    “打碎了吗?!”

    “打碎了!”

    “漂亮!”

    “干得好!”

    “但战斗还未结束,还没到可以庆贺的时候!”

    深渊的下层,六神坐镇的七环封印中,六位神明在短暂的短暂的交流过后,都摒去脸上的喜色,而是严阵以待的凝视着极黯深渊的深处,因为祂们知道,之前的一切奋斗,只不过是为了能够‘胜利’而付出的代价,而现在,则是真正的为了胜利而战斗的时刻了。

    能够听见,隐隐约约的轰鸣声

    眺望无尽远方,冥河的终点,在那里,诸神能够看见,无数终焉星体陷阱的背后,重生封印真正的核心部位,有层层叠叠,无比巨大的物质洪流与正朝着前方奔流。

    被击碎了约束自身的封印,被强制压缩了数千年的混沌力量开始疯狂的朝着外界喷涌,大片大片的混沌凝块混杂着破碎的世界残骸在黑暗中飞驰,这些脱离了束缚的混沌凝块就如同一颗颗质量无比沉重的陨石,就这样拖拽着长长的暗色轨迹,撞击在黑洞陷阱上。

    不过顷刻之间,整个极黯深渊中就回荡起一阵低沉的嗡鸣声,紧接着,整个冥河都开始剧烈的震动。

    很快,一阵阵清脆的啪嚓碎裂声从黑暗深处蔓延而出,就像是某种坚固的水晶被一股巨力碾碎那样这声音由远到近,由小变大,倘若是常年居住在海边上的人,那么他说不定会很熟悉,因为这声音与潮汐起落,大海沉浮带起的浪声非常相似。

    而实际上,这的确是海浪,只是这里并不是大海,而是深渊,翻涌的也不是海水,而是无穷的混沌与世界的残骸。

    万界震颤,混沌自极黯之渊奔腾而出,如黑海之怒涛袭来。

    六神能够看见,黑色的混沌海啸,带着低沉轰鸣与深渊剧烈的震动,如同冲垮大坝那般,将本应坚不可摧的黑洞陷阱直接摧毁,然后悍然扑向外侧的七环封印!

    “来得真快。”距离内侧最近的守护与进步之神叼着烟斗,拿着铁锤,祂神情严肃的看着奔涌而来的混沌之潮,狠狠的吸了一口根本没有任何烟丝的烟斗,低声自语道:“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下一瞬,守护之神便抛下了烟斗,能够看见,巨大的书本与铁锤形状的圣徽在矮人神明的身后浮现,站立于核心锚点,元素黑洞的正上方,易辙调动起自己的神力,铁灰色的神光在便凭空化作了一圈厚实的神力巨坝。

    不仅仅守护之神如此,其他的五位神明也都严阵以待,不约而同的调动起神力,开始交错着开始以神力塑造如同迷宫一般的巨坝,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混沌冲击。

    原本,诸神重启的七环深渊封印,是为了阻止外界世界星河中,因世界被毁灭而诞生的混沌进入深渊涅槃之地,刺激到未知名邪神,令其觉醒,祂们是为了阻止外界的混沌进入内部,所以强权之神才会燃尽自己,暂时的斩断冥河,令极黯深渊暂时与外侧深渊孤立。

    但是现在,祂们的目的,则是为了阻止内部的混沌逆流回外部。

    在极黯深渊中,堆积了数千年的混沌是如此的可怖,整个深渊涅槃之地,都被足以侵蚀神力的混沌给占据,如果不是黑洞陷阱锁住了最核心区的混沌力量,那么溢散的混沌恐怕早就将昔日重生计划设下的锚点全部都寝室一空。

    但是现在,乔修亚击碎了封印的核心,被压缩了数千年的混沌顷刻爆发,甚至冲垮了那一层以黑洞作为墙壁的巨坝,逆流而出的混沌假如不加以阻止,那么结果恐怕不仅仅是深渊全灭,整个世界星河都会化作比核泄露后形成的废土更恐怖千万倍的混沌废土!

    未知名邪神倘若觉醒,那么整个世界星河中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幸免,但是打碎催生它的封印,同样会造成如此恐怖的后果。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事的发生,七神才会与乔修亚如此分工如果说,战士是长矛,那么祂们就是盾牌,七神没办法像乔修亚那样,背负诸神的祝福,如同流星一般贯穿混沌领域,击碎核心的封印,而乔修亚也没办法和七神那样,如同一座座山峰那般,站在深渊与正常星河的正中间,挡住从所有方向席卷而出的混沌。

    守护与进步之神并不担忧这件事能不能成功哪怕是祂将力量催生至自我毁灭的神灭境界,祂也一定会挡住这一波混沌浪潮。更何况,七重封印分流,哪怕是真的邪神觉醒了,恐怕也没办法瞬间将其打破,更不用说这些早就分散成无数个‘1’的混沌浪潮。

    最重要的问题,根本不在这里。

    “拉德克里夫呢?”

    隔着面纱,目光扫过整个混沌之潮,生命之神凝重的低声喃喃道:“难道,他没有顺着这个混沌浪潮冲出来吗?”

    虽然,乔修亚的确是抱着必死的觉悟前去冲进核心封印,但是那也并非是必死的任务根据之前七神与战士的预测,当乔修亚本体世界携裹七神的无疆神力,撞碎核心封印的时候,他就会立刻顺着爆发的混沌浪潮,冲出最危险也是最混乱的深渊核心地带,回到七环封印之中。

    但是现在,别说是看见银色的世界了,生命之神就连明显的钢之力都感应不到,至多只能看见混沌浪潮中携裹着大量零碎的钢之微粒。可是乔修亚却又没有死凭借之前赠与他的祝福,所有神明都能清晰的感应到,乔修亚的存在之火并没有熄灭。

    人未死,却也没有出现,既然如此,那么答案已经很明显。

    乔修亚,根本就没有出来。

    现在,他还在极黯深渊之中!

    与此同时。

    深渊涅槃之地,极黯深渊最深处,能够看见,有一颗黯淡的银色星辰。

    乔修亚的精神从一片浑浑噩噩的虚无中苏醒,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之前原本预定好的计划肯定出现了差错。

    以七神储存了千年的无疆神力为炸药,以自己的世界之躯作为核心,乔修亚将自己化作一枚史无前例,最强最硬的钢芯穿甲弹,直接了当的撞在核心封印之上在那一瞬间,神力与封印符文爆发的温度与冲击全面超越超新星爆炸,甚至已经开始逼近创世之初的至高温度,就连中子星都能撞碎的冲击力在粉碎了封印的一点,进而令其如同多米若骨牌般崩溃的同时,也让乔修亚的本体也蒙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回忆起那时的情况,乔修亚不禁下意识的感慨一声。因为即便是被七神的无疆神力保护,在这过于猛烈决绝的自杀性冲击中,自己能够活下来这件事,完全就是运气他还记得封印破碎之后,那简直就像是爆炸一般喷涌而出的压缩混沌,倘若那时的自己被这混沌浪潮冲到了黑洞封印之上,可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不过。

    现在,自己在哪里?

    当开始思考这一个问题的时候,乔修亚便重新在体内构筑出大量思维器官,加速思考。很快,思维渐渐恢复正常的乔修亚,不禁面露凝重。

    “这里,还是极黯深渊!”

    “我……根本就没有被冲出去!”

    在通过观察周围的混沌浓度和情况,确认了这一点后,乔修亚是真的感觉到震惊了自己还在极黯深渊中?这怎么可能?!打碎封印的那一瞬间,他就应该直接被第一波混沌浪潮冲出去了,即便是现在告诉他,他已经被冲出了七神的七环封印之外,乔修亚都不会有半点惊讶。

    唯独停在原地……唯独这一点无法理解!

    而就在乔修亚对这点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突然,他又发现了更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银色的星辰世界中央,一个极高密度的能量太阳转动了自己的角度,乔修亚本体的核心中枢开始环视自己的躯体,然后,他便再次震惊的发现,自己的躯体外壳,也即是世界屏障上,有很多明显损坏非常严重的区块,明显是因为之前撞击封印时破损的,但是这些被损坏的非常严重的区块,已经被某种粗浅的手法修复完毕。

    而乔修亚能够看得出来,用来修复自己世界屏障的材料,并非是什么‘钢之力’。

    而是混沌。

    柔和的混沌翻涌着,点点凝块如同鹅毛大雪,覆盖在了银色的星辰之上,黑色的凝聚物质修复了星辰之上的损伤或者说,填充了那些空洞的凹陷,在令星辰变得看似完整起来的同时,却也令他的光芒愈发黯淡。

    “什么糟糕的情况。”

    乔修亚吐出一口气,彻底从之前的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战士,感应到自己体内的钢之力已经陷入近乎死寂的状态,它失去了一切神力,银色的钢之雾就像是普通的雾气那样,与混沌接触,却没有半点反应。

    在钢之力陷入‘死寂’的时候,混沌以自己的力量修复了乔修亚的伤势,他能够感应到,一层层温和,但却庞大厚重的混沌力量正在自己的星辰本体周围凝聚,凝固。

    就像是空气中的水分因空气中的灰尘而凝聚,冰冷美丽的冰晶以凝结核为核心变大延伸,化作雪花。

    飘荡的混沌雾气需要一个核心,才能凝聚在一起,变成实体的水滴亦或是冰晶。

    仅仅是一瞬间,乔修亚就明白了过来,为何自己没有被混沌浪潮冲出去,为什么自己居然会被混沌修复了伤势,为什么周围的混沌明明被他击碎了封印核心,却仍然没有化作千千万万个‘1’。

    答案实在是太简单了。

    在失去了圣贤的核心封印作为凝聚自身的核心之后,那崩溃的未知名邪神,本能的找上了在场的完好的第二个凝聚核心这个核心坚固,能够承载足够强的力量,虽然比起原本的圣贤封印,他显得要小上太多,但毕竟情况紧急,也没有什么存在会在意这点。

    乔修亚感应着周身愈发浓厚的混沌力量,感受着周身愈发活性化,越来越接近‘邪神’的波动,在匪夷所思之余,他也立刻奋起反抗,鼓荡起滔天的混沌浪潮,开始对抗对方给自己带来的束缚。

    现在看来,或许那个一觉醒就来了侵扰整个世界星河的混沌邪神的可能性,应该是被他和七神一齐消灭了,但是,稍弱一筹,比世界星河要小,比寻常邪神更强大的邪神觉醒的可能性,却并没有笑死。

    极黯深渊中堆积的混沌力量实在是太多太多,多到倘若不是有着昔日黑洞构成的封印,它早就满溢而出,倒灌进正常的世界星河只要邪神觉醒成型,哪怕是它一开始没那么强大,但只要后续没有存在去击溃,拦截它,它一样能凭借极黯深渊的力量迅速成长到它本来能够成长到的地步。

    为了避免这一未来的出现,乔修亚知晓,自己必须竭尽全力能够看见,银色星辰之中,那颗高密度的能量恒星开始剧烈的收缩,时空骤然扭曲,世界内部顿时传来了极度破碎的嗡鸣声,在世界屏障内部散布的银色金属大陆齐齐朝着内部靠拢,整个钢铁之星都紧缩了整整一大圈,这瞬间就摆脱了大量原本依附在银色星辰周边的混沌。

    下一刻,银色星辰急速膨胀,然后剧烈的震动着,就像是要爆炸开来那般,将周围的混沌全数震散开他宁肯将所有混沌修补的伤势全都再次震裂,也绝不愿让混沌有半点重凝的可能。

    实际上,乔修亚早就做好了自爆的准备:这件事他太熟练了,哪怕是死,战士也绝不容许自己成为未来邪神的核心。

    但是,就在他的心中闪过‘死’这个想法的瞬间。

    乔修亚,忽然听见了一声哭声。

    极黯深渊,无尽的混沌包裹中,原本奋力挣扎的银色星辰,忽然僵立在原地。

    不,并不是一声。

    而是无数声。

    这是无穷无尽,悲伤的抽泣声。

    孩童的,老人的,男人的,女人的,悲伤的,绝望的,嘶哑的,虚弱的。

    他们,她们,它们……所有的一切,都满溢着哀伤与绝望,仿佛未来已经终结,长路路走到了尽头,前方看不见任何风景。黑暗之中,爱与希望都不复存在,勇气也早就熄灭,只剩下无尽的迷茫在黯色的痛苦中徘徊,直至沉沦的永恒。

    乔修亚叹息着吐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听见的究竟是什么。

    那是世界的悲伤,万物的痛苦。

    那是一个种族,一个文明连带世界一起灭绝毁灭之时的哀歌,是它们的名字消失在世间时的哭泣。

    这就是世界的残骸,火焰的灰烬,早已逝去的死之国度,也即是所谓的

    混沌邪神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