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十章 名为必然的末路

    所有邪神的躯体中,都蕴含着原先世界与文明所有生命与灵魂的记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邪神的存在本身,甚至可以视作被毁灭了的那个世界的延续,因为一切的信息,一切的历史与过去,都被邪神包裹进了自己的躯体,成为了它的力量。

    而现在,未知名的邪神发出了声音。

    如果过有什么声音是最令人感到无奈的,那么必然便是一个文明毁灭之前,所有生者面对必然来临的覆灭时,所发出的叹气与抽泣,他们无能为m力,他们无力回天,因为在终结来临之前,所有旗帜与英雄都已经被折断,当世界毁灭崩塌,再也没有人可以背负起苍天。

    所以只能叹息。

    能比这更令人无奈的,就是两个文明的毁灭。

    或者三个,四个,十个,百个。

    亦或是,无数个。

    乔修亚此时,就在倾听近乎无数个世界的悲音。

    邪神的声音,寻常人是无法听见的,就如同钢之蟒的存在那样,倘若没有抵达传奇层次,就连窥视对方存在形态的资格都没有,即便是战士,倘若没有圣贤传下的燃魂之王权柄,只是一个普通的燃魂者亦或是普通人的话,那么在他进阶传奇,开发出钢之视界这一观测手段前,他也是无法看见钢之蟒的。

    然而现在,这种过于敏锐和强大的观测能力,却成为了压倒乔修亚抵抗能力的诱因。

    被混沌包裹着战士,在瞬间,同时听见了千千万万,近乎无数个已经逝去世界哭泣的声音。

    他感觉自己的意志正在慢慢的沉入一片浩瀚的混沌,被打断了觉醒,摧毁了凝结核的未知名邪神或者说,无数世界灭亡后的残骸,本能的依靠这种方法,想要侵蚀,同化掉这个银色的‘世界’。

    无止境的记忆涌入。

    乔修亚,看见了无数世界灭亡之前,那生存在其中,万物众生的回忆。

    黯淡的火焰在尸骸之上熊熊燃烧,黑色的阴影随着绝望朝着远方蔓延。

    ……

    太阳被城市燃烧的黑烟遮蔽,天空也昏暗无比,因‘禁忌’级的至高炼金术无底线的使用,整个世界都濒临毁灭。

    一座座城市与山峰被解离魔法化作飞灰,又被仿佛来自地狱的火焰光束掀入天空,在‘大炼金师’们为了争夺世界统治权的战争中,世界的物质分布都被改变,能够看见,大地绽开裂缝,来自地核的火焰被巨大的魔导机器提取而出,攻击漂浮在雾霾与酸雨中的浮空城,站立来堪比山峰的泰坦巨像互相投掷地壳与山峰,制造地震,摧毁敌人的阵地。

    生命只是数字,人口即为资源,自认掌握真理,从未将普通人当成同类的大炼金师们的战争,从一开始就没有在意任何普通人的生死存亡,也不在意任何对于世界的破坏他们自认为,战争的胜利者自然可以将一切被破坏的环境恢复原状,而即便是普通人和生物都灭绝,有着克隆技术的他们也能重新塑造出一个全新的美好世界。

    因为自认为有着复原万物的力量,所以大炼金师们的战争彻底失去了底线,他们制造毒气,散布瘟疫,他们敲碎月亮,制造流星,更有疯狂的人打算引爆大地的核心,而自己躲在天外的真空中,进而消灭所有的对手。

    但是他们低估了自己的疯狂,也高估了世界的承受能力。

    在世界毁灭的前夕,地心的火焰逐渐熄灭,万物的轮回也被掐断,世界屏障开始缓缓崩碎,察觉到这一点的大炼金师们终于从疯狂中苏醒,但是一切已经晚了,即便是拥有修复世界的力量和技术,但是他们却已经没有了时间。

    就在这黑暗的时代中,即将迎来终末的世界上,在一个隐藏在靠近极地的偏僻城市废墟中,有一对小小的男孩和失去了一截右腿的女孩坐在即将熄灭的篝火前,颤抖着相靠在一起,他们并非是兄妹姐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一个失去了父母的流浪儿和另一个因战争孤身一人的孤儿而已。

    他们并不知道世界即将毁灭,也不知道大炼金师们究竟在做怎样的最后挣扎,他们只知道,冬天要来了,而食物严重不足,甚至眼前的篝火也因缺少木柴,无法再次点燃男孩已经做好了决定,他将把剩下来的食物留给女孩,而自己前往危险的战争区域寻常可能留下的物资。

    这行为极度危险,甚至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但是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选择,只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两人都知道,接下来的告别就是永别。

    所以。他们拥抱在一起哭泣并非是因为绝望,也不是因为害怕死亡。他们哭泣,只是因为悲伤,只是因为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寒冷,甚至不允许两个孤独的灵魂相依为命。

    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在男孩与女孩告别之前,世界的屏障,便彻底破碎。

    万物归于黑暗。

    ……

    一个并没有超凡之力的世界中,巨大的世界ZhèngFǔ统辖着整个世界,三百年前的统一战争便是这个文明最后的一次战火,自此之后,就是永远的和平时代。

    这个世界,技术算不得非常发达,但也已经能改造天地,获得对于文明而言近乎无穷的资源,无论是天空,大海,大地,无论是经济还是娱乐,信息还是工作,所有的一切都被ZhōngYāngZhèngFǔ统领,一个人从出生到死,成长,教育,交友,婚姻,生子,工作,死亡,全部的一切都处于ZhōngYāngZhèngFǔ的管辖范围之内。

    甚至,整个世界都被改造成了好几个区域生产粮食的农业区,采集资源的矿产区,安置人口,居住生产的都市,工业区,四大区块分别运行,任何一个区块的居民一辈子或许都不会前往其他区块。

    而因为自小到大受到的教育便是如此,所以没有人会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毕竟不管怎么说,无论生活在哪个区块,个体仍然能享受到友情,亲情,能有娱乐的手段和放松的机会,ZhōngYāngZhèngFǔ如无必要,并不会强制干涉任何一个个体的生活,它们甚至拥有前往其他区块度假生活的权利只是没有必要而已,它们不了解,所以也不向往,不好奇。

    这只是一种过于严苛的秩序制度,本质上而言并没有什么不对。

    直到有一天,通过总智囊团的推算,ZhōngYāngZhèngFǔ发现,它们这个过于狭小的世界即便是用上极限的手段,也只能同时生存五百五十亿个个体,而这一数字在它们指数级增长的人口面前,不过是十几年就能办到的事情。

    为了延长,或者说,为了避免世界被撑爆的时刻的到来,ZhōngYāngZhèngFǔ展开了一次大规模的人口控制行动,部分人口过于密集的地区被执行了禁止生育的政策,而其他地区也展开了轻量级的生育管控。

    通过药物,人工绝育,宣传过度生育的坏处,以及分割雌雄个体相处的地域,让某一区域只有相同性别的个体,ZhōngYāngZhèngFǔ成功控制住了自己的人口增长趋势,令原本近乎七十度角上升的人口增长率终于迎来了一次下跌,以ZhōngYāngZhèngFǔ对基层的掌控力,它们能令计划开始的那一年全世界没有哪怕是一个新生儿。

    管控成功,甚至过于成功了。

    成功到它们自己,都无法掌控。

    近十年后,当人口逐渐下降至接近安全临界点之前时,ZhōngYāngZhèngFǔ决定暂时撤销人口管控,重新复苏生育计划。但是,即便是完美无缺的计划都会因为执行者而拥有漏洞,哪怕是ZhōngYāngZhèngFǔ都计算到老龄人口生育率会有所下降,计算到因为从未见过异性个体,无法正常交配生育,哪怕是ZhōngYāngZhèngFǔ早就猜想到了方方面面的各种问题,但是它们却没想到,因为过于成功的人口管控宣传,近乎所有个体都不约而同的对生育产生了一种本能的退避与厌恶。

    生育本来就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无论是照顾幼体,培养幼体,还是雌性个体生育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辛苦,需要付出极多,但甚至可能没有任何回报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习惯成自然,习惯了在成年之后,在ZhōngYāngZhèngFǔ的安排下与另外一个异性个体相亲,恐怕很多个体哪怕是没有宣传,都会选择不生育后代。

    当社会的风向更改,而自以为能够掌握一切的ZhōngYāngZhèngFǔ察觉人口管控已经失控,新生人口已经远远少于临界危险线时,一切都已经迟了。

    哪怕是散布催情荷尔蒙,开发出各种能够加强快感,降低生育痛苦的药物,ZhèngFǔ发放红利,倒贴钱鼓励生育,但人口的增长速度也不可能拉上来了,随着老一代个体大批大批的死亡,数量只有前一代零头的新生儿才刚刚成年哪怕是它们已经意识到必须要尽可能的生育,但在等到新一代成长起来之前,文明就已经崩溃。

    能够看见,随着老一代个体的凋零,整个世界都渐渐陷入沉寂。

    比山峰还要高大,如同蜂巢一般的巨型工厂因无人运作而停摆,需要三万名员工才能运转起来的超级企业无力维持,每天仅仅是从矿场区块运输原材料,就需要数上万名运输工人日夜不休三班倒搬运的商品生产线,甚至因为太久没有全功率运转而出现了错误,但是此时,哪怕是维修的技术工人都已经不存在了。

    辽阔的种植平原上,满是野蛮成长的农作物,往昔需要至少上百户人家齐齐上阵,使用大型收割机收割十几天的原野空无一人,这些食物无人收割,只能烂在地中但收割了又能怎么样?食品粗加工工厂和精加工工厂都已经停止运行,因为高度分化职务,只需要种田,然后将作物运走的农夫根本没有加工食物的能力。

    昔日人山人海城市蜂巢早就化作鬼域,走上七八个街道,甚至都无法看见一个活人,即便是看见了,还要小心对方是否心怀恶意在这个巨大的都市区块中,资源是有限的,没有农业区和工业区的输血,超巨型都市中根本没有储备多少日常使用的物资。在这个时代,别说是吃饱,即便是生存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人口就是文明的根基,是最基础的生产单位,没有人口,一切都不复存在。

    数十年后,工业区的大型能源基地因为无人维修而泄露,进而产生影响到大气层的剧烈爆炸,紧随其后,更多的能源基地因为无人维护产生各种问题,或是泄露,或是爆炸,辐shè污染开始遍布全球。

    数十年后,一次剧烈的火山变动摧毁了一座超大型都市的废墟,太阳的运转也正好到了恰当的轨道,小冰河时代来临。

    又是数十年后。

    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文明个体即将死去。

    这个孤独的成长,孤独的生活,孤独的守望世界的老人坐在自己的小木屋中,呆呆的凝视着自己父母的画像,因为辐shè污染,一辈子只有一个孩子的它们告诫自己的后代,一定要找到另外一个异性个体,这样才能繁衍下去。但是老人花了一生,也没有找到除却父母之外的其他个体。

    在死亡来临之前,它开始哭泣不是因为注定到来的衰老而死亡,而是因为悲伤,因为无法感受到任何温暖,就连语言都无法用出的寂寥。

    在绝对的寂静中,没有生命的世界一点一点走向毁灭。

    ……

    因为战争而毁灭的,因为制度而毁灭的。

    因为技术发展而毁灭的,因为陷入瓶颈而毁灭的。

    因为天灾而毁灭的,因为气候变动而毁灭的。

    乔修亚的精神沉入混沌,他能看见一个又一个世界和文明毁灭的景象,他能听见,一次又一次悲伤的哭泣。文明的泪水,并非因恐惧与毁灭而流,它们的悲哀,在于这一切都并非绝对。

    它们明明有着更多更好的可能,却偏偏走上了这条看似狭隘,对它们而言却实则必然的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