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二章 厌憎星空之人

    绝大部分智慧生命,在仰望星空时,都心怀平静的欣喜。

    无论是权贵还是平民,富人还是穷人,在仰视星空时,都是一般无二的渺小,它辽阔,宽广,宏伟的超过了人的视界,星空是如此恒久,在它面前,智慧生命的一生是如此短暂,身侧熟知的喜怒哀乐在一瞬间就全部远去,令人无比的安然。

    绝大部分智慧生命,在仰望星空时,都心怀澎湃的悸动。

    随着文明的发展,技术的进步,智慧生命越是探索星空,就越会发现星空的宏大它比苍空更高,比天空更大,它比真空更远,位于无尽深空的彼端,它象征未知,象征探索,象征智慧对远方的渴求,只要仰望它,生命便永远充满热情。

    但是圣骑士洛兰达并非是那‘绝大多数’之一。

    他一点儿也不喜欢星空。

    直到现在,洛兰达还清晰地记得,自己的养父,七神教皇伊格尔带自己第一次穿过世界屏障,来到虚空中环视多元宇宙无尽星河时,他心中传来的战栗与恐惧。

    太大了,太辽阔了,太黑暗……比深海还要深邃,比荒原还要辽阔,难以想象,在美丽而光明的世界之外,居然是如此可怖的景象。

    为什么会这样?那个时候,洛兰达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他难以理解,在如此美丽的世界之外,为何会有这般恐怖的虚无,当老教皇带着他前往各个世界,去扫荡死之邪神造成的纷争时,这种疑惑便越来越深,而在乔修亚对所有他认为值得告知的人物发送他对多元宇宙的推演和推测时,这种疑惑便在洛兰达心中膨胀到了不得不说出口的地步。

    这个多元宇宙,为什么会这样?

    黑暗中潜伏着无尽的混沌,未知的邪神不知何时就会悄然而至,在看似美好的光明背后,是正在不断贴近的恐怖阴影,而更加绝望的图景,隐藏在那可怖虚无的未来之中。

    这样的星空,实在是太过可怖,令人心生绝望了。

    作为下一代教皇的准继承人,洛兰达心中的的确确就是这么想的。

    七神教会并非是家族势力,教皇一般是从最强大的七神祭司中选拔当然,偶尔也会有特例,比如说这一代的七神教皇伊格尔。在当上教皇之前就并非是一名驻扎在神殿的祭司,而是一位游荡在大陆各地的流浪牧师。在几十年前的那场选拔前,无人知晓他的名字,等到他战胜所有竞争者,成功证明自己对圣光的理解远胜所有人乃至上一代教皇时,才有人回忆起这位太过朴实的圣职者记载于的名字。

    按理来说,洛兰达作为教皇养子,.其实是并没有什么竞争优势,他一样要在整个七神教会的范畴内与其他人竞争,不会因为养父是圣伊格尔而有任何优待但这一次不同,和以往历史中任何一次教皇的养子养女不同。

    洛兰达实在是太强了。

    十岁被送入圣山,作为骑士侍从培养,十一岁觉醒超凡力量的潜质,成为黑铁阶级,十三岁正式掌握斗气之种,来到黑铁高阶,十五岁踏入白银耀灵,十八岁正式觉醒斗气,来到耀灵高阶,二十岁将生命能玩弄的炉火纯青,第二年便踏入黄金领域。

    在此之后,洛兰达只用了五年的时间,便彻底掌握了自己的黄金荣光,将自己的力量磨砺至黄金巅峰那个时候,他刚刚度过自己二十七岁的生日,在绝大部分圣骑士还在触碰黄金屏障的时候,他就已经看见了代表‘人类’这一物种的极限之上,名为极意的门槛。

    而在与某位战士一起在异世界,与天灾邪神对抗的三年后,经过诚心的潜修,洛兰达便在三十岁时正式突破力之极意。

    然后,除却教皇之外,七神教会中就再也无人能战胜他无论是平辈的圣骑士亦或是牧师,还是作为长辈的神殿祭祀与圣骑士团长,在面对洛兰达如山一般厚重,又如水一般多变的圣光时,都明智的选择了投降,在圣骑士平静举起的是十字锤与巨盾之前,即便是亦师亦友的极意圣骑士罗布泽克也只能苦笑着承认,自己已经被后辈超越。

    所以,洛兰达成为了下一任继承人并非因为他是教皇的养子,而是因为除他之外,再无选择。

    “你在想什么,洛兰达?”

    突然,有男人略带怒意的声音响起。

    而随之而来的,是一记足以轰碎山脉,破开地壳,将岛屿陆架击沉的重拳!

    轰早就被打成真空的环境中,本来应该无法听见任何声音,但是极度凝聚的生命能波动,令所有可以感知到能量变动的超凡强者,在脑海中响起了无比震撼的爆鸣。

    飘忽不定的记忆猛地被扯回身体,游离天外的思绪刹那就凝聚在心,洛兰达猛地睁开了自己不知何时闭上的眼睛,他看见一只泛着金属冷光的铁拳,正携裹着过于明亮的等离子火花朝自己的头部急速轰来!

    千分之一秒不到的一瞬,铁拳就已经压至洛兰达面前,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等离子火光足以将人眼烧成灰烬,哪怕是极意强者,也必须双目眯起,免得暂时失明。

    洛兰达能感受到这一击的力度之强,自己的处境之凶险,在这一瞬间,他心中闪过无数想法,但千锤百炼的躯体以及战斗意识选择了最为正确的那个圣骑士立刻举起右手处的精金巨盾,迎向那一记重拳。

    嘭!!!

    丝毫不明亮,甚至可以说是黯淡的灰色圣光从洛兰达的身上溢散而出,然后化作道道光流,汇入巨盾之中,绘有七神圣徽的盾牌正面撞向崩山铁拳而下一瞬,出现的却并非是巨盾挡住重拳这样平平无奇的结局,伴随着大气被撕裂的凄厉呼啸,铁拳如同击碎饼干一般轰碎了精金巨盾,然后余势不减,殴打在洛兰达的脸上。

    能看见,血肉在瞬间被气化,圣骑士的身影在刹那间就被远远的击飞,他的身体在稀薄的空气中划过十几公里的漫长弧线,然后重重地摔在灰白色的砂砾地面上。

    “不要在战斗的时候分心洛兰达,是你主动要挑战我,要我用同等的实力与你切磋的。”

    足足有数十米宽,还冒着青烟的撞击坑前,一个黑发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了烟雾之后,他站在撞击坑的边缘,用平静的语调对还躺在坑中心的洛兰达说道:“我答应了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而倘若你也把我当朋友,就应该认真对待。”

    “专心面对战斗,不要让我看轻了你。”

    听见这句话,平躺在撞击坑ZhōngYāng的圣骑士身躯动了动灰色的圣光笼罩了身体,他慢慢的坐起身,然后站起。如同血管一般的圣光脉络出现在几乎已经变成骷髅的头骨之上,迅速的再生出了洛兰达的血肉面孔。

    他的肩膀关节处传来骨骼再生的脆响,被巨大力量压爆的肌肉纤维与血管也闭合收拢,然后再生痊愈。

    “是我的错。”

    从坑中走出,洛兰达对那个黑发的人影诚恳的道歉:“因为刚才看见了星空,心中一荡,不禁走神了一瞬。”

    “自从从你那得知世界星河与多元宇宙的真相后,每次看见星空,我总是忍不住思考,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

    烟雾散去,能够看见,两人正站在一片荒凉的岩石荒漠中,灰色的大地上近乎没有半点光芒,只有远方的黑暗中有着些许星光闪烁,那是这片大地唯一的光源。

    倘若将视角拉远,极远方注视这个黑暗的世界,那么就能看见一颗破碎的星球冰冷的寒风在这个在上古战争中被击碎了部分地壳的死寂行星上席卷而过,而远方,被抽干了所有能量,化作白矮星的恒星残骸在在灰尘一般的星云中缓缓旋转。

    这里是深渊六百百八十一层,深层深渊,一个曾经毁灭于最终一战,然后差点被混沌吞没,彻底迎来终末的荒漠世界。

    在破碎星球上的岩质荒原上,洛兰达深吸一口气,开始将体内的圣光聚集,而在他的面前,是传奇战士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将实力压制到极意级的一个化身,而面对这位友人与强敌,洛兰达虚握左右手,光芒填充,一把灰色圣光凝聚而成的十字战锤,与一面光芒塑造的盾牌便被其握于掌中。

    “我总是想不明白,诞生于初始之火的多元宇宙,为何会这样绝望而黑暗,这根本就无法解释。”

    话未说完,圣骑士便脚下一动,伴随着暴起的沙尘,洛兰达整个人便身化流光,朝着乔修亚冲去。

    此时的洛兰达虽然因为之前的走神而略微受创,但在圣光强大的防御力与恢复力的作用下,此时他仍然保持着全盛状态极意巅峰的圣骑士的速度在接近真空的死寂星球上,赫然达到了每秒一万七千米,五十倍音速!

    在这样的速度下,跨越百米的距离连一瞬都不需要,只能看见一道黯淡的灰光,但黑发男人的化身却对此微微一笑,面对寻常侦测法阵都无法捕捉的灰光,他的身形直接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能够看见岩质的荒原上开始唐突的出现一次又一次的爆炸,耀眼的能量闪光如同小山包般出现在荒原的每一处。

    此时,实力都在极意巅峰的两人正在以数十倍音速进行急速的碰撞与交手。

    一股股沉重猛烈的力道不断地从金属铁拳中轰出,震荡圣骑士的躯体,而灰色的圣光也无孔不入,以暗劲的形态浸入战士的双臂,双方互相防御,又互相攻击,能看见,高热的震荡手刀切割洛兰达的圣光之盾,而十字战锤砸落在乔修亚被金属外甲覆盖的肩头,发出沉闷的回音。

    “洛兰达,布兰登之前也曾经挑战过我,他想要与我切磋,而我同样答应了他。”

    而就在圣骑士全神贯注,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这场急速攻防中时,战士清晰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他想要在我这里测试,他的剑究竟有多么锋利,多么沉重,他想要知道进阶极意巅峰的自己究竟有多么强大,又能向前走到什么地步所以我将他踢进了太阳中。”

    话音刚落,洛兰达心中顿时心中响起疯狂的预Jǐng,他睁大眼睛,想要急速退开,但是已经迟了,乔修亚急速向前贴近,他高高抬起右手手肘,沉重的轰击向圣骑士的颅骨这一击势大力沉,堪比一座山峰从天砸落,如果洛兰达挡不住,毫无疑问会被直接打碎头颅。

    “啊啊啊啊!”

    为了避免那样的结局,洛兰达只能急速抬起双手,手臂的两侧甚至拖出一两条明显的圣光白线,他无声的怒吼着,将圣光之锤与巨盾挡在头顶,能够看见,圣骑士的脸上陡然浮现起一层灰白色的辉光,一轮天使般的光环出现在他的头顶但乔修亚的肘击已至。

    轰!

    伴随着双方攻击与防御的对撞,一切都失去了声音。

    匪夷所思的力量在顷刻就撞碎了星球表面的岩层,撕裂了本就崩碎的地壳,庞然巨力引动的能量háo汐甚至令火光都为之扭曲,已经开始冷却了的地幔被这凝聚在一线间的力量直接打穿,包裹圣光中的圣骑士身影拖拽出一条长长的灰色直线,被直接砸入地幔的最深处,轰进地核之中。

    “那个时候,正好太阳表层爆发,恒星的光热卷起百万公里级的光之海啸而布兰登斩断了日冕,从太阳的表层中走出。”

    “他的剑光在那时如同破灭一切的深渊,足以切割世界,断定生死的天渊之剑可以令万事万物,包括混沌都迎来终末。他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破碎星球的最内侧,地幔的最深处,即便是太阳熄灭,大地融核的热量还没有完全地散去,在地心的周边,仍然有金红色粘稠的液态金属正在缓缓的蠕动实际上,在地心的高温高压面前,已经没有什么岩浆,岩石和液态了,在这里,物质的固态和液态个难以区分,哪怕是最坚固的合金,于此处都和油脂一般柔软,但却又比钻石更加坚固。

    但是,就在这极端柔软,但却有无比坚固的高热金属层中,一个人形缓缓从金红色的粘稠铁水中走出,被战士肘击打的差点四分五裂头颅正在灰色的圣光中急速愈合,而第一个再生完毕的,便是圣骑士那明亮而又坚定的双眸。

    “那不算什么。”

    他用圣光震动地心处的高密度金属层,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我也能从恒星中走出。”

    “只是乔修亚,布兰登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是因为他一心如此:他有妻子,他有女儿,这个家伙只要能够守护自己的家人,就根本不会思考其他的东西他将所有的信念投入到了爱与亲情之中,哪怕是不需要知道答案,也能无比坚定的前行。”

    但是我不一样。

    我想要知道答案。

    心怀无尽的疑惑,屡受重击的圣骑士一次又一次的站起以他的天赋,本来早就应该找到那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但是不知为何,洛兰达硬是压抑住了那自镇压众多星河世界混沌后归来,就本能开始跃动的,自我升华的欲望,在信念方面顽固如铁的男人决不允许自己的心中有任何迷茫。

    在寻找到心中的答案之前,洛兰达永远不会对这个世界妥协,随意的向前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