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十四章 毁灭‘毁灭’的毁灭 (6400)

    起点星河与相邻星河的边界处有辽阔的虚空相隔,不知多少万多少亿年的拉扯令这两个庞然大物之间保持平衡,而它们的引力也令所有曾经位于两者之间的世界逐渐被双方吸引,最后令这相隔的虚空,从有着疏散星团存在的边界,变成没有半个世界的虚无。 小 说    .

    而现在,一个相邻星河边界,较为年轻的中型世界,一个巨大的多星系世界,四个星系,七颗恒星,一百一十二颗行星以及它们数之不尽的卫星组成了这个辽阔但是无生命的世界,这七颗太阳全部都呈现蓝色,炽烈燃烧的它们没有孕育出任何生命,过于复杂暴烈的环境也让众多虚空文明不愿开发,所以直至如今,这个星系还没有被命名,在多元星河中默默无闻。

    但是现在,它马上就会成为全多元星河的焦点。

    因为一场战争正在此处发生。

    嘭哗啦啦啦!

    伴随着一声巨响,世界屏障碎裂的‘声音’震动虚空,而一个极度闪耀的灵能光点与破碎的世界屏障一起,就这样被一道浩浩荡荡的白色光流,以及肉眼所不能清晰看见的引力波束联合推动,以亚光速朝着这个世界距离世界边界处最近的一颗恒星撞去。

    轰!

    当灵能光点撞击在这颗最外围的蓝色恒星表面时,这个质量巨大到超过寻常主序星太阳十四倍的巨物表层,就这样出现了一个在天文观测级也能清晰看见的‘豁口’,因高速自转而微微呈椭圆体的恒星表面直接凹陷了下去,就如同被啃了一口的苹果那般,但这一口足有十二万公里长,这伤口对恒星而言也算不上小。

    被撞击的恒星剧烈的变动着,想要恢复自己的平衡,但是这一击已经摧毁了它的循环结构,光球对流和色球三层被直接贯穿,深入恒星的内部,正常文明无法想象的强辐射与宛如蛋液的恒星气体一起剧烈的朝着外界喷涌,形成了可以成长到近亿公里长的超巨型喷焰,远远看去,就像是蓝色的太阳嘟起嘴,准备朝着外界喷一口‘水’,但这水的温度高达三千万度甚至更高,是息吹不已,足以刹那间摧毁星体的狂风。

    依照光的传播速度,这颗倒霉恒星的行星将会分别在一分钟,四分钟,八分钟,十三分钟和五十四分钟内被消灭,而运气好,没有位于喷射轨道和比较远的行星和气态巨行星将会暂时幸存,但也会在接下来恒星爆炸的强能爆发中灰飞烟灭,只有距离其轨道极远,超过两百光时距离的行星有着幸存的可能,但也要被爆裂的太阳风吹的形体破碎。

    但是,这本应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当乔修亚与阿摩司大帝齐齐迁跃至这个世界内部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本应被两人合力的余波直接爆破的蓝色恒星光芒正在异常的黯淡下来,爆裂的太阳气体喷射只开了一个头,其后续的能量就消散一空,那本应蔓延至超过七千万公里长的焰柱轨道在中途就夭折,被恒星的引力拖拽回了星体表面而受到这个莫名力量的影响,蓝色的巨星居然逐渐恢复了正常的循环。

    这本应摧毁一切的能量消失了或者说,被人从中截取了。

    一个灵能光点重新从恒星的内部飞至表面,大牧首浑身上下的战袍,武器和高等超凡饰品此刻全部都爆裂,但他的躯体却完好无损,汲取了一个恒星毁灭之际所有能量的他虽然说不上毫发无损,但的确没有什么大碍,乔修亚与阿摩司大帝的联手攻击虽然的确将其从‘虚妄之境’中逼出,但他们两者之间也在互相试探制衡,所以给了他防御和恢复的时间。

    能够看见,灵能光点,银色微星和质量甚至超过了这个蓝巨星整个星系的超巨型星云生命正在隔着遥远的宇宙真空,互相严肃地对峙,但后两者过于匪夷所思的质量再一次破坏了这个中型世界内部的平衡,一整个星系的轨道因此而改变,朝着对峙的三方缓缓靠近,旋转,甚至有些行星因为这过于巨大而复杂的引力作用被撕裂,残骸孤独的以一个奇异的椭圆形轨道旋转。

    没有交流,没有言语,正因为三方都是聪明人,都是天赋绝强,能够从诞生于行星大地之上的脆弱血肉物种,修行到如今可以以恒星为食的超级生命,所以一切攻心,交流与互相了解都无需效率低下的言语,他们只要互相观察,互相观测对方的躯体结构和力量强度,就能在自己脑中清晰的构建出对方可能的成长轨迹,所以三方都知道,对方绝非是会‘妥协’的正常生命,他们三人全部都是不会迁就,不会后退,不会与敌人有任何程度上让步的存在。

    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是与常人相差甚远的异常存在个体所以,只需要战斗就好了,胜者有一切话语权,而败者只能狼狈的逃窜,亦或是接受灭亡。

    大牧首格奥尔格看着眼前亘古的宿敌,如星云一般璀璨的阿摩司大帝,他是多元星河中也极其少数的疯狂家伙,传说昔日他选定升华之路的同一天,他就吞噬了阿摩司人的母星,然后就是母星系,它极端地崇尚强大,对待自己的子民也极其苛刻,自然,所有异星种族在它的眼中也都是不可饶恕的污秽异形,都是窃取其未来力量的小偷。

    是的,阿摩司大帝将整个多元星河视为自己未来的财产,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力量的一部分和现在还没来得及吃下去的食物,强者以弱者为食,自是天理应当,而食物居然敢反抗,真的是罪大恶极,与帝王融为一体是他们的荣幸,为何就不愿意接受?

    为了拿回自己的财产,他将抹去这个多元星河内所有的生命阿摩司人能够得以幸存,不过是因为对方从诞生之初就对自己进行服侍而给予的奖励,更何况他未来也需要一些在自己体内孕育灵魂循环的生命个体,既然如此,那么当然就选自己过去的同族。

    而另一侧,来自神秘失落星河,传说上古先祖们居住之地的遥远来客。那银色的微型星体看似渺小,但凝聚了摧毁一切的力量,他们的来历不明,目的不明,对这个星河的态度暂时也不明,完全笼罩在迷雾中,多位强者的联合舰队突破漫长的湮灭之狱而来,他们究竟是毁灭的使者,还是另一个想要入驻多元星河的强大种族?

    但是很可惜,这个多元星河已经满满当当,没有什么多余的位置了,各个文明之间的战争,虚空巨兽与吞世者的巡游,毁灭与报复毁灭的毁灭时刻都在上演,应和着预言中万物终亡的结局这个辽阔的物质圈中已经没有半处安身之地,更别说接纳另外一个强大的种族。

    如此想到。

    然后。

    战斗开始。

    在同一瞬间,三方齐齐出手,格奥尔格的头顶,十二星环直接全部亮起,一个朦胧旋转的青紫色漩涡出现在他的身后,将大牧首吞入进辉煌的灵能之光中,下一刻,远比彩虹绚丽,十二种颜色的超巨型灵能场域开始扩散,它以无限接近光速的百分之九十九无限循环光速膨胀,直接吞下了乔修亚与阿摩司大帝的攻击。

    足以湮灭数以万公里计算区域的能量光爆,撕碎星球引力之刃,都被巨大的,由十二颗灵能之星构成的巨型场域圆环吞没,它正在飞速的变大,扩散,将整个正在黯淡,转变颜色的蓝色巨恒星置于自己的牢牢包裹住,汲取着接近无尽的能量。

    星系级的超巨型灵能循环体。

    终寰灵尊。

    超越了寻常灵能传奇‘灵境显主’位格,超越极限的极限,而无止境的灵能也在飞速的转换物质的一切,将万事万物都化作‘灵能’的一部分,在十二色的灵能场域的扩张过程中,无论是被勒进一环的恒星,还是被扫荡一空的真空尘埃都被其吞噬,而在这个吞噬和同化的过程中,终寰灵尊的形体也愈发庞大。

    而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紫青色的灵能光球从终寰灵尊的躯体中飞出,那是千百颗小型的灵能恒星,它们不自转,漂浮在真空中,是纯粹的发光球体,如同闪耀的星辰,但紧接着,这些球体被不存在于物质界的力量加速,化作足以摧毁恒星的光粒,如同冰雹之雨般袭向对手。

    但是这种攻击怎能起到效果?这投掷星体的伟力对于寻常文明的舰队而言已经是毁灭性的灾难,但对于正在战斗的其他两者而言,无异于小孩子互相扔松软的雪球。

    阿摩司大帝沉默震颤着,他巨大的躯体正在加速自转,搅动着空间的螺旋,以亚光速飞行的光粒被卷入这螺旋中,在刹那就被复杂的引力变动撕碎,化作光雾,然后被他吞噬,外形像是巨型发光水母的星云生命抬起一根触手,触手的前端开始凝聚起一颗足有数个星球大的结晶,随着这个结晶中爆发出无数环形的波纹,它将这些波纹化作利剑,直接抽斩向仍在投掷星体的灵能圆环而随着波纹的扩散,一片绝对零度的黑暗区域就被制造而出,它抽离一切运动的能量,将凝滞的空间与时间作为武器,以斩灭恒星的气势劈下。

    作为纠缠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宿敌,阿摩司人与塔库尔人在同一片世界星河崛起,那时的阿摩司大帝与第一任大牧首都才刚刚升华完自己的生命形态,无数年的战斗,让他们对双方实在是太了解了,以至于即便是混战,他们也会先选择对方作为对手。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乔修亚可以置身事外。

    实际上,他正在遭受阿摩司大帝与大牧首的联合攻击三方其实都在同时攻击其他两者,都在被其他两者同时攻击能看见,一连串反物质构成的微粒正以漆黑的宇宙真空为背景朝着战士的银星急速射来,它在钢之力视界中是如此显眼,就像是一片白纸中的黑球,而另一侧,巨大的,直接从非物质界传来的巨力正在‘帮助’战士进行坍塌,它‘好心’的令乔修亚的中子星战体进一步的收缩,直到进入‘终焉’。

    但没有意义。

    无论是反物质炮击,还是灵能增压,都对如今的乔修亚失去了意义。

    远离自己的舰队,远离自己的友方,甚至远离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星河,在远离故土,无需顾忌任何人,任何事,甚至是任何可能未来的战士,大笑着揭开了自己身上的第一层‘封印’。

    首先,第一层束缚,光与热的束缚。

    笼罩在银色星体周边,那一层朦朦胧胧的银光褪去钢之力不在笼罩自己主人身体自发迸发出的强光,而是开始释放自己接近十亿度究极热能,被揭开了第一道印的钢之神泯灭了周围时空中一切有关于颜色的概念,纯粹的‘白’与纯粹的‘光’以弧线飞驰着。

    现出部分原型的中子星,因引力透镜现象形成了一个仿若‘白洞’般的星体异象,而对于距离以天文单位计算的阿摩司大帝与化身终寰灵尊的大牧首,所能看见的就是一连串被引力扭曲的,天蓝色的急促波长,它就像是被笼罩在一圈蓝光中,被云状射线包裹的亮点,危险而美丽。

    光点燃了所有飘荡在真空中的悬浮物质颗粒,高能令电子脱离,中子束甚至击碎了原子核,引发了周围一连串的裂解现象,而暴烈的光吞没了袭来的暗物质炮击,更是让炽白色星体周边出现了无数如同恒星爆发一般的烟花。

    然后,便是第二层束缚,所有电磁的束缚。

    屏蔽了星体与外界的交互,令中子星变得人畜无害,甚至可以与舰队一齐行动而无碍的印被揭开了,三个天文单位内的原子被拉扯成针状,一切有形的物质被撕裂,存在的基础开始变动,没有任何能量和物质可以忽视这个等级的磁场,无形的灵能增压就像是滴入热水中的墨水一样,开始剧烈的变幻,滚动,然后被撕裂,大牧首的精神闷哼一声,他的攻击从根源处被斩断。

    此时此刻,转动的中子星战体开始逐渐的变形,暗红色的神性纹路开始在炽白色的星体表面蔓延,烙印上独属于乔修亚的神异符文,两极处的射线成为了如同实质化的利剑,轮转着切割宇宙。

    最后,便是第三层束缚,引力的束缚。

    本应直接将周围所有物质吞没的星扭曲了时空,就像是凹陷在柔软沙发中沉重铁球,阿摩司大帝绝对零度的斩击直接被曲翘的时空撕碎,大牧首足以燃尽巨星的神能吐息光束也被切割成一段又一段,四臂的巨神形体已经无法用任何光学设备观测,但倘若能看见的话,大概就是无比扭曲,仿佛要从引力深井中爬出的魔神吧,在无法被观测,属于引力的奈落之渊中,他开始合掌,收肘,然后挥拳。

    而一道长达九千万公里长的时空凹槽就这样以光速纵向蔓延,携裹着摧毁恒星伟力轰击向巨神的敌人。

    世界之外。

    一个孕育着还没有没有进入虚空的文明的生命世界中。

    有着类似海豹球姿态的异族科学家正习惯性的打开虚空侦测镜,准备观测这星河边缘周围,‘空荡’而又‘寂静’的虚空。

    但是,就在它准备进行观测的瞬间,整个黑暗的虚空就亮起。

    甚至来不及惊讶,惊喜与惊恐,这位科学家的双眼直接就被横跨虚空的强光烧灼受伤,进而痛苦的开始打滚,但是无论是助手还是研究生都来不及扶起他们的教授,因为整个世界都迎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光照。

    除却天上恒久存在的恒星之外,又有三颗如同超新星一般的亮起光点出现,十二种颜色的光混杂着纯粹的白光和蓝色光包,激烈的在世界之外的虚空中描绘着横跨了整个天空的图谱,一切都比梦境还要匪夷所思,还要绚丽多变,世界屏障如今成了强者们以自身力量涂抹颜色的画纸,忠实的烙印下他们强大的本质。

    能够看见,无数流星飞驰着,倒着飞驰,从天幕的边缘处汇聚,飞向那三颗星,那是无数世界的残骸,飘荡在虚空中,没有被时空乱流磨灭的坚固物质,它们从天幕中飞掠而过,只留下短短一瞬的残影。

    天空变成了三分的图谱,而如同海豹球一样的种族,它们第一次观测到的异界存在,便是整个多元星河中最顶尖的那一批强者的厮杀。

    虚空中,巨大的星云生命早已展现了自己的战斗形态,那是由无数骨架和叶片,以及时空旋转而形成的时空漩涡,他正在如同一个小型的人造虚空大漩涡那样,不断地汲取周围虚空中飘荡的魔潮能量和物质碎屑,甚至一些微型大陆世界都如同饼干一样,被他层层叠叠的引力之‘牙’嚼碎吞没,阿摩司大帝逐渐暴躁起来的精神携裹着无边怒意席卷星河:“没有意义的抵抗。”

    “你们简直就是湮灭的化身,毁灭的使者……你们就是这个多元星河的敌人!”

    化身终寰灵尊,大牧首的身形永远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乔修亚与阿摩司大帝的攻击总是能被他闪避,巨大的盘形灵能循环体正在自己中心建立起祭坛,呼唤着来自莫名远方的神力,不知究竟神性为何,神职又为何的无限神力正在以祭坛为中心汇聚,然后,这神力混杂着各种极端的情绪灵能,被塑形成各种光谱的盾牌,武器和机械,应对其他两方的攻击、

    “有意思。”

    战斗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乔修亚仍然乐此不疲,与愤怒的大帝与谴责的大牧首不同,战士享受着战斗的过程虽然说,在不知不觉间,在其他两方的共同用力下,三方的战斗还是被逐渐压迫向联合舰队与知识接管者的战场,但是乔修亚并不感到担忧。

    我们的质量导致时间失常,看似短暂的战斗,在外界应该已经过去了一两个月。

    哪怕是出了什么错误,巴尼尔应该也快要把时空枢纽修建完毕了。

    至于大牧首的谴责,对于战士而言更是如沐春风毁灭的使者?别搞笑了。他就是毁灭本身,只不过,是针对邪神而言,破坏‘破坏’的破坏,毁灭‘毁灭’的毁灭。

    但似乎是感应到了乔修亚此时的放松和无所谓,格奥尔格与阿摩司大帝都齐齐释放出庞大的信息流,干扰战士的思维。

    “你以为,你们在星河边缘处建立的时空裂隙能成功建起吗?”

    大牧首的灵能冲击与他的精神一样锐利:“我族的其他强者已经根据我留下的坐标迁跃而去,不要以为你的拖延能为你带来优势!”

    “吾之子民已经前往尔等的巢穴妄图侵占帝王的财产,迎接尔等的只有毁灭!”

    但是才刚刚同时发出信息流,阿摩司大帝便又与大牧首对轰了起来,相比起新出现的异界敌人,作为宿敌的双方果然还是更期望将对方消灭。

    对此,和这两位期待的不一样,对于这个信息,乔修亚半点也不意外。

    想要在时空枢纽有准备的情况下,硬顶着干扰传送到杰特朗姆星域?乔修亚自己都做不到,这两个家伙顶多也就是嘴巴上威胁一下而已,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巴尼尔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不是这两位本体前去,掌握有整个星域基地资源的符文掌控者会教任何敢于突袭的家伙当智慧生物。

    于是,没有迟疑,乔修亚从自己的磁极两端抽出光铸的神武,加入了混战之中。

    世界之外的虚空,顿时被火炎充满。

    无论是什么地方,什么区域,都有爆炸和光在闪烁。

    星辰的光辉被轻而易举的遮盖,而一个世界的残骸在他们的身后缓缓崩溃七颗恒星此时都已经熄灭,被吞噬,转化为了战斗三方的质能,以时空传送和迁跃为代步,七千光时内的所有区域都是他们的常规战斗范围,三点二光年的辽阔世界也不过是规避的范畴之内。

    光速的攻击只是基础,吞噬,转化万物只是最普通不过的能源补充手段,星体级的物质重组和物质创造就和普通人用血小板修复伤口是一个性质,他们呼吸就能抽干一个非虚空文明全世界数百上千年的用量。

    扭曲时空,分裂原子,湮灭元素,将敌人的攻击化作己用,绝对的防御,无条件反弹敌人的攻击……种种听上去就像是小孩子吹牛一样的力量被化作现实,忠实的顺应着其主人的控制。

    光辉照耀虚空,在黑暗中带起一条漫长的光芒道路,沿途的无数世界,无论有没有文明,有没有生命,其屏障都忠实的铭刻了这一场战斗的场景,在数千万年,世界内部孕育出的种族踏入虚空时,他们就能清晰的看见昔日那场辉煌的战斗片段。

    这,就是超越了世界,以星河为单位的超凡强者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