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十八章 从弱者到强者

    夜明时分‘我’苏醒了。 小 说    .

    在升华的初始,意识迷蒙,沉浸与大源之中,只能感受到无尽的光与热冲击灵魂,仿佛世间所有的祈祷与诅咒都灌入脑海。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不知多长的时光,而在浑浑噩噩的混沌中,在无数撕扯意识的神性呼啸中,‘我’逐渐的,一点一点的找回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皇帝,我是赫尔迦莫斯帝国之主,我是戴尔蒙德家族之首,我是灭绝兽人之人,镇压一切黑暗的君主,我曾在战场阵斩敌寇,一人破军,我是这世间最强大的传奇之一。

    我是伊斯雷尔戴尔蒙德,我是正义与强权之神的继承人,星坠纪元最初的‘以人之躯登神者’。

    【我是强者】

    一切的信息,逐渐在回忆中明晰,沉浸在无穷无尽的信息冲击之下,我拾回了自我的认知,‘伊斯雷尔’这一个体逐渐地找回了自我但也正因为如此,一个个比起‘我是谁’而言,更加沉重,更加晦涩的问题接踵而来。

    我是正义与强权之神的后继者,文明的护道神,我是秩序的缔造者,维护者与改进者,这些都是我的身份,都是我自我认知中,最重要的一步。

    所以。

    正义,是什么?

    强权,是什么?

    而秩序的文明,又究竟是什么。

    当问题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时,无尽的困惑油然而生。

    正义是什么,多数人之间的共识吗?

    强权是什么,强者对弱者的压迫吗?

    秩序的文明是什么,是强大剪除弱小,是多数压服少数,是真理战胜愚昧吗?

    一时之间,我哑然无语,无法回答,太过飘忽不定的东西根本无法作为答案,在这些方面越是思考,‘我’越是感觉到意识飘散,精神恍惚,名为‘伊斯雷尔’的灵魂在无限的火焰中游荡,逐渐沉沦于永恒的光明之中。

    倘若是普通人,肯定就这样,逐渐被温暖的火焰就这样同化,悄无声息的沉没于火焰的海洋内,成为永恒无限的大源的一部分。

    但名为记忆,信念和意志的墙壁,阻隔了火焰的同化,构成‘我’信念核心的光辉闪耀着,令恍惚的灵魂惊醒。

    醒一醒,伊斯雷尔。这些问题,你早就已经得到过答案,并对此坚信不疑。

    回忆起来吧。

    所以,‘我’,回忆起了过去,久远过去的画面浮现在脑海之中,令我仿佛回到了四十多年前,那个天真又单纯,根本不知世间苦难的年代。

    那是,星坠799年年末,倾颓之年。

    那时,我年龄尚小,父兄皆在,母后温柔又慈祥,大臣彬彬有礼,贵族与贵族之间的交流优雅又得当,帝都的居民安居乐业,生活优渥,完全不知疾苦。

    那时,我坚信正义与公理,荣耀与守则,我坚信军队是保护民众的铁拳,贵族是庇护平民的坚盾,我坚信牺牲必有报答,付出必有收获,强大的骑士庇护弱小的子民,带领文明在黑森林中开疆扩土我坚信这一切,就如同坚信真理,我视其为生命,甚至高于生命。

    那时的我,是如此的骄傲,并为自己诞生于皇室而感到荣耀,我认为我是所有民众的守护者,这是我天生的使命。

    但是我错了。

    那时的我,如此天真而单纯,信念也是如此软弱又可笑我身为皇子,诞于深宫之中,育于妇人之手,父乃帝国皇帝,万乘大国之主,母乃边疆贵族之后,掌握边境命脉,兄为帝国太子,深得大臣信任,必为一代明君。

    置身于如此花园,如此温室,我的未来自然充满光明,荣耀和赞美,他们将我教育成了道德最为高尚的骑士,也令我不知半分民间疾苦,不知农户哀愁那些不是我需要知道的事情,作为帝国皇室的嫡次子,我只需要变成强者,在未来护卫兄长,护卫血脉的荣耀,传承家族的姓氏,令戴尔蒙德之名如同无暇之钻般光辉闪耀。

    我以为这就是我的未来。

    错了全都错了。

    一切起源于星坠799年年末的那个下午。倾颓之年,帝都奏响哀歌,所有旗帜落下,莫尔莱宫的宫廷弥漫上一层血色的阴影,赫尔迦莫斯帝国传承七百多年来最大的灾难到来兽人聚集了全部的精锐与强者,突袭帝国边境托马斯大峡谷要塞,巡视于此的帝国皇帝当场战死,而在后方要塞监军的帝国太子也遭受‘兽人强者’的暗杀身亡。

    宫廷之中,阴影沉浮,长公主因伤心过度闭锁房门三日,再次开启之时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皇后在短短半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内痛失丈夫,长子与长女,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被迫送入了深宫之中,而几乎是瞬间就失去了父母兄长与长姐庇护的‘嫡次子’,就这样被迫接过了‘复仇’的大旗,被‘悲痛’的大臣与贵族们联手送上前线,与携裹大胜之势的兽人王庭精军正面对敌。

    强者和弱者,强大与弱小,正义与邪恶……一切都在瞬间颠倒,当‘我’迷茫的骑着战马,带着一小队骑士离开帝都王城,迎接我的,便是即将踏遍整个西北平原的兽人铁蹄,已经从塔塔罗斯高原倾泻而下的‘绿血之灾’。

    那时,我还不理解阴谋诡计,我的心中被正义的怒火充斥,满溢着复仇的火花,我坚信此战必胜,帝国上下一心,必能驱除外敌,弘扬国威,而我也能为父母兄长报仇,告慰他们在天之灵。

    直到现实将幻想痛击的粉碎。

    熊熊燃烧的怒火,被凝霜的冰水彻底浇灭。

    与骑士们一起奔驰在通向前线道路上的我,看见了一座村庄。

    被烧成焦炭的,连废墟都没有剩下的村庄,衣衫简陋的村民听见骑士的脚步声,就如同惊弓之鸟般四散而逃,惶恐的样子卑微可笑,身侧的骑士们粗鲁的笑了出来,但我的心在一阵不明所以的疑惑后,却猛地如坠冰窟。

    这里是帝国境内,远离前线;这里是帝国腹地,没有兽人;这里是帝国的疆域之内,没有敌人的后方既然如此,为什么会有帝国的村庄被焚毁,会有帝国的子民流离失所?!

    我愤怒的低吼,想要向前询问那些村民,但是村民见到我前来,便绝望的跪下,闭上眼睛,仿佛来的并非是保护他们的骑士,而是带来死亡与恐惧的恶魔,甚至有人主动伸长脖颈,似乎是为了令我方便出剑。

    “不对,我要问的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

    骑士们拉住了我,这些麻木的,面露嘲讽的笑意,但却始终没办法真的笑出来,表情比哭还要难看的骑士们挡住了我想要询问村民的行动,他们将我拉扯着离开了那个被焚毁的村庄。

    “应该是溃兵搞的吧,殿下,别太在意了,我们还要赶路。”

    “是啊,这么多年,这些还居住在边疆周边的村民应该早就习惯了吧……还不搬走,那是活该啊。”

    “唉,我们的结局未必能比这些村民好,他们至少还能吃点树皮,等会到了前线,恐怕就是我们被兽人当点心吃了。”

    “走吧,走吧,唉,这些不知民间疾苦的大少爷,这么多年了,有啥可奇怪的……”

    骑士们七嘴八舌的话语掺杂着抱怨,解释与无奈的自嘲,一位年纪较大的骑士制止了这场小骚乱,他颇为平静的对我说道:“殿下,这样的村子在边疆周边,没一千也有八百,同情不来的,咱们要在入冬之前赶到克莱要塞,不然的话……”

    那时的我,并没有去认真的听骑士们后续的解释。

    我只是看见了,那个绝望的闭上眼睛的村民,在看见我们离开之后,看见我们这些在他心中作为带来死亡的恶魔离开之后,那个主动伸长了脖颈的村民居然嚎啕大哭他的哭声凄厉而哀怨,这哭声似乎是在质问,为何连轻松的,逃避一切的死都不给予他们,为什么在剥夺了他们的所有后还要让他们活着,如此悲惨而绝望,没有半点希望的活着。

    我受到过良好的教育,父亲总是对我说,国民是帝国的基石。

    他们交税,服役,为国家付出一切,帝国的军队在前线对兽人对峙,消耗的每一点粮食,每一丝资源,都是无数国民辛劳耕种,付出无数血汗,这才得到的。正是千千万万个村庄,城镇中,所有居民农夫,猎手匠人无私的为帝国付出一切,这才让前线的军士能够挡住数百年来兽人一次又一次的猛袭,一次又一次的侵略。

    但是,这样的国民,却正在被自己人掠夺,欺辱,这样辛勤劳动,付出了一切的国民,就这样因为弱小,没有力量,所以要被败退的溃军烧杀抢掠,沦为他们发泄恐惧和失败抑郁的对象,而且听上去,似乎不止一次,他们蒙受苦难,一次又一次,在自己人的手中。

    我能看得出来,那些村民的眼中,除却恐惧之外,还有刻骨铭心的仇恨他们仇恨帝国,仇恨军人,仇恨入侵的兽人,仇恨一切,包括这个世界。

    不应该是这样的。

    强者和弱者的关系,荣耀的庇护与奉献,不应该是这样的。

    “伊斯雷尔,这就是帝国的真相。”

    诺查丹玛斯老师他也在这个骑士小队中。中年的法师骑着马,与我并列,他平静的说道:“多年的战争,令弱者被无尽的剥削压榨,前线军人同样死伤惨重,服役标准一降再降,从身世清白的良家子,直到如今的地痞流氓都能披上铠甲,而贫苦的百姓一旦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迎来覆灭的结局并不奇怪。”

    “但就算如此,后方的贵族们还在歌舞升平,为一个又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举办晚宴,一顿饭吃掉足够前线军人支持一个月的财富,而无情的皇室中甚至能教出你这样的单纯的皇子真可谓是一大笑话。”

    辛辣的语言刺痛了我的心,那时的我无比的愤怒,但却不是因为被讽刺而痛苦……诺查丹玛斯是我的老师,他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教导我,可是在今天之前,他从未告诉过我这些,告诉过我帝国的真相,这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背叛。

    但是老师却嗤笑我的幼稚他以前不说,是不能说,也不愿意说,他只是王子之师,只是一个普通的极意法师,在他之上,还有其他皇家法师,还有其他极意级的强者,他没有权利,没有力量,身世更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他甚至连姓氏都没有,是纯粹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如今。

    所以他当然知道,以前和一个活的浑浑噩噩的皇子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还会将自己置于灾祸之中……除非这个浑浑噩噩的小家伙成长了,他有了觉悟和信念,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成为……

    “伊斯雷尔,你需要成为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