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八十二章 文明就是复读机 (6400)

    因为【纷争大陆】这款游戏,绝大部分乔修亚封印的混沌记忆,都被十几亿人日夜不休的精神消磨给慢慢磨灭,软化了。

    同样,因为可以从游戏中获得切实可靠的超凡传承,这游戏已经可以说是在整个迈克罗夫文明中普及,甚至成为了所有人生活的一部分。

    在这方面,乔修亚和整个迈克罗夫文明可以说是互利互惠,倘若没有乔修亚的抵抗和破坏,混沌记忆根本不可能被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的精神意志消磨软化,进而被磨灭,而相对的,倘若没有十几亿人多线程,多方面的尝试和分析,单单以乔修亚一个个体的意志,就算再怎么强大,也没办法这么快解决掉数以千万计的不同分属的混沌记忆。

    双方互相配合,才有远大于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事到如今,距离死之邪神事件已经过去了几年,绝大部分混沌记忆都已经被彻底粉碎,消化,而其中蕴含的知识,也随着游戏的进程逐渐的分散到了整个文明中,潜移默化的提升整个迈克罗夫文明的力量,而乔修亚也从中受益良多,毕竟他归根结底是一位专精生命能,钢之力的战职者,哪怕是有居高临下的境界,想要快速的学习其他超凡力量的精髓,也需要文明中其他存在的配合和实验。

    实际上,早就在几年前,乔修亚就投资,创立了不少超凡者组织,比如说专精身体改造的‘人类进步技术组’,尝试创造出全新斗气修行法的‘新纪黎明会’,还有就在凛冬堡学院内部,一直隐秘研究混沌相关事宜的‘夜光结社’,这些东西都是他本人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但却有必要去做的事情,战士将这些事情交给其他人,自己只需要把控一个大方向。

    而结果也非常令人振奋,人类进步技术组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人体改造经验和技术,菁英小队成员,炼金术师康斯坦丁就是其中比较成功的那一例,而新纪黎明会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凛冬堡冠军学院战职者联盟’,说白了,也就是从凛冬堡战职者分部中毕业的那一批斗气修行者,夜光结社就更不用说了,领头人就是3号,甚至有帝国皇室直接投资,专门用来研究混沌眷族和邪神的相关事宜。

    文明的进步,也就是他的进步,超凡者可以独立于文明之外,但是毫无必要,双方相辅相成,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进步起来比单打独斗更加舒畅简单。

    这种互相扶持的道路,就是乔修亚和其他传奇强者思考了许久之后,确定下来的秩序。

    银色的世界之中,乔修亚的意志如同无形的风,就像是游戏中看不见的上帝视角那样,掠过一个个浮空大陆,俯视着众多文明英灵的生活……其中,平日任务完成的最好的那么几个文明英灵,‘熔岩巨人’‘雷霆水母’和‘噬岩巨虫’,已经在乔修亚的支持下,重现了自己的一部分族裔,在自己的领地中繁衍生存,而随着他们的心情劳作,浮空大陆的面积和质量也愈发庞大,变大了不少。

    不过,也有例外,就像是噬岩巨虫的文明英灵表示,他不想继续被乔修亚照顾在温室中,而想要为战士开疆扩土,在自食其力的同事,报答复生的恩情。这个主要以含金属岩石为食的半元素生命种族将会在不久之后搬迁离开银色世界,带着一根修复光柱,前往多元星河的某个适宜其种族生存的新世界生存……而他们空出来的位置,正好可以留给一个新的被复苏的文明英灵。

    “已经进入良性循环了……一个复生的文明通过英灵,熟悉这个陌生的世界,然后由英灵复苏自己的种族,教导他们常识和知识,重新繁衍,并在我和英灵的引导下快速成型为一个全新的智慧文明……到时候,我恐怕可以成为播种者,遇到一个适宜生存的生命世界,就播种一整个智慧种族。”

    看着这一幕,乔修亚不禁微微点头,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倒不如说,他之所以复活这些失败的种族,就是为了能更好更快的‘传播秩序’,然后通过对这些文明灌输属于迈克罗夫文明的‘知识与文化’,让他们在快速成长的同时,也成为迈克罗夫文明天然的支持者,甚至是成为迈克罗夫文明的一员。

    不过,复生自然也不是毫无代价,乔修亚对超凡力量的设想,人体改造的实验体,对斗气修行方法的测试修行,有些实在是太过危险,不好找相对而言比较脆弱的人类,这个时候,拥有各种不同属性,不同天赋的异界种族,就是最好的测试对象。

    就好比乔修亚刚才想出来的‘情感光谱’体系,在迈克罗夫文明正式使用之前,他肯定会和这些复生种族做交易,让对方先进行一次实验,他能保证公平公正,实验者都是自愿,至于实验后果,是死亡,疯狂,还是毫无效果,就不是很好说了。

    没人对此有什么意见,因为世界就是这么运转的。

    实际上,这种做法,和牧星者大可汗所说的天灾文明之一‘文明矫正者’非常相似,只是文明矫正者所做的,是通过‘毁灭已有的文明,然后从头开始塑造’,而乔修亚做的事‘复生已经灭绝的种族,然后从头塑造’,非要比喻的话,前者是满手血腥,毫无疑问的恐怖分子,后者则是恰好路过,持有复活能力的好心阿伯。

    “可以,都不错,没有英灵偷懒,大家都很努力。”

    巡视完所有的浮空大陆,乔修亚的意志散发出满意的波动,就像是一个看见韭菜长势喜人的老农民,而在波动之后,战士的意志凝聚,化作人形实体,降落在世界的里侧,那无穷无尽的水晶方尖碑之中。

    能够看见,世界的中心,巨大的银色巨星正释放着无穷尽的光与热,充斥着这个世界,九重大陆重重叠叠,互相为之间带来黑夜与白昼的交替,而在这些大陆的底部,如同森林一般的方尖碑密密麻麻的屹立,而乔修亚的眷族,无数银妖精在这水晶的树林间飞舞,修缮着一个个方尖碑封印上,可能出现的裂缝和破损。

    此时,绝大部分方尖碑底部镇压的混沌记忆都已经消散,化作了乔修亚力量的一部分,但是仍然有差不多一两成的混沌记忆依然非常顽固,战士这次降落的,就是那一两成混沌记忆所在的封印之处。

    可以明显的看出,这个地方的水晶方尖碑比其他地方要黯淡许多,混沌的气息在此处溢散,即便是许多银妖精抱团前来扇翅膀,也没办将这些朦胧的雾气驱散。

    不过,当乔修亚降临,这些危险的雾气就全部在呼吸间消散于无形,引起周围一群群银妖精单纯的欢呼。

    “赞美主宰!”

    “主宰的威能照耀大地!”

    这一批银妖精是没有前往妖精乡学习,直接从卡尔利斯世界搬迁来的,所以无论是表现还是反应都很淳朴,很纯良,一点也不像是元素妖精那样……活泼。对于这点,乔修亚还是比较满意的,倒也不是说他不喜欢元素妖精,而是倘若所有银妖精都变成和元素妖精那样,那他的世界岂不是成了第二个妖精乡?哪怕是赞美,都是‘主宰帅耶!’‘主宰牛逼!’这种让人脱力的话。

    实际上,那些元素妖精赞美她们家女皇就是这种口吻。

    “等会跑的远一点,别靠近这里,有危险。”

    以前的话,乔修亚每次降临,都会和自己的这些眷族交流,了解对方最近的情况和状态,不过这次他有事要办,所以便简单嘱咐一下对方不要太靠近后,便直接朝着这片水晶方尖碑的核心走去。

    时隔数年,在其他传奇强者都努力学习充电,新的传奇和极意巅峰强者也一个个出现的时代,乔修亚也打算彻底解决掉自己本体内潜藏的混沌隐患。

    同时,在前往封印混沌记忆的核心的路上,乔修亚也在思考,回忆着自己最近在多元星河中遇到的那一个个强大的文明和种族。

    灵族,知识接管者,牧星者,阿摩司王庭,塔库尔教团,伦德文明,华尔德文明,不死鸟虚空巨兽……等等存在,都在战士的脑海中浮现。

    忽略掉规格外的‘星云生命’阿摩司大帝,以及‘终寰灵尊’塔库尔大牧首这两个化身就能对抗神,本体恐怕比真神都要强上不少的终极超凡强者,最令乔修亚印象深刻的生命,就是他不久之前遇到的‘不死鸟虚空巨兽’以及散布在整个多元星河的奇特生命,‘灵能小虫’了。

    虽然说,将这两者放在一起比较,看上去非常无稽,但实际上,在乔修亚看来,不死鸟虚空巨兽虽然无比的强大,可在生命形态方面,恐怕要低于灵能小虫……甚至不止一个层次。

    这里说的并不是单纯的力量,而是生存模式。

    或许很难令人理解,但是这里可以举一个例子,来阐述生存模式不同所代表的巨大差异。

    一种生物,暂时将其称呼为‘无毛裸猿’,它们生存在一个原始的蛮荒世界中,在平原和森林中生存,它的竞争对手和天敌有许多,比如说树林中的老虎与森狼,平原上的狮群和豺狗。除此之外,还有和它同一个生态位的其他猿猴,比如说各种有毛裸猿,狒狒猴子和猩猩等。

    无毛裸猿的生存很艰难,即便是抱团也不能保证种族的延续,一般来说,它们想要在漫长的生命演化史中占据优势,让自己的种族顺利延续下去,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进化出更加坚韧的外皮,更加强壮的肌肉,更加庞大的体型和更加坚固的骨骼,而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多生,多繁衍,即便是被众多天敌吃掉许多,都还有许多能够延续下去。

    想要获得这种改变,无毛裸猿只能祈祷看运气。前者需要的,是种族之中诞生出一个极其强壮,体格极其高大,简直就像是金刚一样的突变个体,简称为无毛金刚,而这个突变个体凭借自己强壮的优势,繁衍出了更多后代,而它的后代中出现了更多无毛金刚,进一步改造无毛裸猿的基因,让无毛裸猿逐渐完全变成无毛金刚,进而在生存中获得优势,令自身生态位获得迁跃,将老虎狮子,豺狗灰狼等野兽赶出森林。

    而后者和前者一样,都是需要一个突变体,令被改变的血脉有优势的传承下去,直到彻底的改变但是不谈突变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单单是血脉改变的过程,至少都需要几万,几十万年。

    这是‘野兽’的生存,进化方式,也是‘虚空巨兽’,这个多元宇宙最强大的‘野兽’选择的生存,进化方式,不死鸟虚空巨兽自然也不例外。

    而智慧生命,‘文明’选择的路,却与之相差甚远。

    当众多无毛裸猿惶惶不可终日,希望种族中诞生一个金刚,展开长达天知道多少万年的进化过程的时候,忽然有一天,无毛裸猿中出现了一个天才。

    它学会用火了。

    当然,不同世界的无毛裸猿学会的东西顺序可能不太一样,有些可能学会的是灵能,有些可能是斗气,有些可能是其他的什么玩意,但是大体意思都一样无毛裸猿摒弃了漫长的‘遗传血脉改造’,开始通过‘模仿行为’,来学会使用火,学会使用工具,学会使用弓箭刀枪,魔法斗气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当一个部落中的天才能够稳定的点燃火焰,制造出刀剑弓箭,让无毛裸猿可以付出比以前更小的代价狩猎到猎物,吃到更有营养的食物后,所有无毛裸猿都会去‘模仿’,而‘模仿’需要的时间,本身的难度,远远要比‘血脉遗传’要简单的多。

    ‘使用工具’本质上,也是一种突变,和突变出强壮的体型并无不同,但是强壮的体型想要传播给全世界所有的无毛裸猿,需要几十万年为基础单位的时间,甚至完全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传播,但使用工具不同,它能为无毛裸猿取得的进化优势远大于体型健壮,学习的速度也快,传播的速度同样快,这是一种远比‘血脉进化’更加高效的‘知识进化’生存模式,而至此,无毛裸猿,便可自称为‘人类’。

    因为自此之后,他们便与之前的自己划分界限,正式成为了‘文明’。

    文明的本质,并不在于**,人类个体的健壮与否,已经不再是生存优势最重要的一部分。

    一个身材矮小不健康的人类,赤手空拳的时候,甚至打不过一只无毛裸猿,但是,如果他手中有弓箭,那无毛裸猿恐怕只能掉头就跑,假如他手中有枪,寻常老虎都不愿意冒险袭击,再假如这人身披外骨骼铠甲手持转轮加特林,好家伙,哪怕这个人是个营养不良的哮喘病患者,也不妨碍他能追着一群猛兽撵的它们哭爹喊娘。

    倘若说,除此之外,他还会魔法,会斗气,是个什么神的牧师,那就更了不得了,他短短十几年受到的教育,进行的超凡修行,能够把野生动物几千万年甚至上亿年的进化过程吊起来打,魔兽也没用,因为同等资源和时间的情况下,野兽中诞生出一头魔兽,人类就能教育出少说几打同等级的超凡者。

    当第一只无毛裸猿学会使用火,学会制作长矛,刀剑,弓箭之时,它就变成了他,和所有野兽再也不是同一个次元的存在,他们的生命形态凌驾于所有野兽之上,因为他们掌握了更高级的进化模式,也就是‘知识与技术’。

    正如同基因是生命的基本单位,通过复制和遗传进行传播,通过变异突变得到进化,而模因是文明,文化的基本单位,它依靠复制和模仿来进行传播,同样依靠变异突变(灵感火花)进行进化。

    而这种知识上的进化,不仅传播,学习的速度快,进步的速度更快石器时代持续了大概两百万年,甚至一万年前人类还是只会使用简单工具的原始智慧生命,但是很快,之后的一两千年的时间里,人类就学会铸造金属武器,自然界的野兽进化几亿年都没办法让自己的爪牙变得这么锋锐,又是一两千年,人类制造出了火枪,坦克,飞机,导弹……这一切的过程简直就是飞一样的速度,而野兽再也不配和人相提并论。

    这就是知识与技术,也就是‘模因信息进化’的过程。

    与其说,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倒不如说,文明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倘若加上超凡之力,那么野兽或许还能勉强支撑一段时间,毕竟这种力量的初始强度过高,和爪牙皮毛并不一样,而超凡之力还能诞生出类似于虚空巨兽这种寻常文明都无法面对,战胜的恐怖‘野兽’。”但是,也没必要这么比,因为文明同样有着自己的强大存在比如说迈克罗夫世界的传奇强者,再比如说庇护所文明制造出的各种战争兵器以及‘黑雾母体’这种事物。”

    “无意识的存在。”

    “有意识的存在。”

    “有意识的认知。”

    “自身就是认知。”

    “改变泛有认知。”

    乔修亚对生存模式的划分,大致可以分为以上五个等级。

    比起什么生命都不存在的原始汤,没有自我意识,但能自我复制特性并遗传的大分子有机物和单细胞,多细胞生物,就是比起不存在高一个层次的生存模式。

    而比起成熟的多细胞生物,比如海绵等,已经进化成熟,拥有自我意识的各种野兽,昆虫等生命,生存模式又高了一个层次,它们可以有意识的自我改变,更加有效率的去影响整个世界。

    但是比起已经抛弃了**方面缓慢的进化,而是以‘模因’,以‘知识’,这种可以自我复制,进化的‘思想’来构成社会,构成文明的人类和其他所有智慧生命,他们的生命模式又比单纯的本能生物,基因的奴隶,又高了一个层次,这就是‘有意识的认知’这个等级的生存模式。

    至于传奇强者,神灵,种种依靠知识,依靠超凡力量超越自身生命形态的强者,可以说已经将生存模式进阶的脚步迈了出去,但是却还没有落下。

    他们的存在形态,已经是超级生命,不死不灭,和凡物几乎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但却和普通的智慧生命并没有本质上的绝对差异性,只能说是非常强大的智慧生命,非要说的话,不朽不灭的他们,或许可以比起一般的生命,高上了半个层次。

    那么,更高一个层次的,‘自身就是认知’,自身就是模因的生命……又是怎样的?

    慢步行走在水晶方尖碑之间,乔修亚吐出一口气,他不禁回忆起了自己研究‘灵能小虫’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

    ‘灵能小虫’这种生命,完全搞不清楚它是怎么繁衍,怎么出现,又是怎么移动的。它的物质界实体完全由灵能构成,可为什么这一段灵能会出现?难道它真的是完全以模因形态存在的生命?

    难道说,这看上去没有智慧,就是宇宙蟑螂一样的东西,居然是比他们人类还要高上一个层次的‘模因生命形态’?

    “其实未必,毕竟谁也不清楚,灵能小虫到底有没有智慧说不定那只是我们看见的表象,说不定,遍布整个多元星河,看似平平无奇的灵能小虫,就是一个巨大的整体生命,他的智慧,可能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要浩瀚。而不死鸟虚空巨兽,无非就是强大到了极限的‘野兽’,仅仅是存在于这个世界,根本不值一提。”

    当然,乔修亚并不是真的在思考‘不死鸟虚空巨兽’和‘灵能小虫’到底哪个更强更高级,他只是通过两者的对比,揣摩更加重要的东西。

    原始生命存在于世界。野兽生存在世界。文明认知这个世界。传奇强者尝试理解真理,理解世界,而灵能小虫,恐怕已经成为了世界,也即是泛有现象的一部分。

    “如果说,传奇是超越了寻常智慧生命半步的超级生命。”

    如此想着,战士低声自语道:“那么,明显超越了传奇,甚至不止一个境界的‘贤者’,他们的进化……恐怕已经达到了可以改变‘认知’的地步。”

    这就是乔修亚的设想中,‘改变泛有认知’,也就是‘改变世界,改变真理’的‘贤者’生存模式。

    恰好。

    就在乔修亚的思考结束之时,他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乔修亚抬起头,看向眼前足有四千五百二十一米高的超巨型水晶方尖碑,以及镇压在其之中,散发着无尽‘恶意混沌’波动的混沌记忆。

    飘散的黑色雾气,就如同弥漫在空气中的粘稠沥青,令人异常不快。

    “在我向前迈步之前。”

    看着这个顽固不化,历经数年数十亿人日夜消磨都无法软化分解的混沌记忆,浑身散发出银色光辉的乔修亚,在抬起手的同时,摇了摇头。

    “是该打扫一下卫生,对付一下顽固污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