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九十三章 天性 上

    克雷勒,赫尔迦莫斯帝国南境人,年二十一,相貌端正清秀,偶尔会被说脸嫩,前迈克罗夫远征军,第二十九编队五号护卫舰舰长,实力为白银中阶,如今衣不遮体,位于未知异界,与神秘异界生命‘埃尔玛’交流中。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当克雷勒听见‘阿摩司王庭’和‘阿摩司人’这两个词后,他眨了眨眼睛,心中闪过无数思绪,而本能的感情也急速变幻,从震惊和恐惧,Jǐng惕和戒备,思考和无奈一直转换成现在的坚定。思考完毕后,他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用略带Jǐng戒的语气道:“感谢你救了我,但是有关于迈克罗夫文明的事情,我一个字……诶?”

    克雷勒很快就闭上了嘴巴,因为埃尔玛抬起手,制造光幕,为他展现了一个不算太长的录像。

    而录像中的,正是迈克罗夫人在两界星河结束与知识接管者的对峙后,不断扩张,附庸其他文明,确定统治基础的一幕幕。

    在这录像中,迈克罗夫人几乎毫无遮掩的向所有人展现自己的力量,其画面之清晰,角度之准确,细节把握的之精准,很明显这视频就是他们自己拍摄,自己传播的。

    “你觉得还需要你来说迈克罗夫文明的事情吗?恐怕大DìDū不知道你们迈克罗夫人现在有多出名你们的资料现在已经传遍多元星河,是一等一的热门话题。”

    坐在造型奇异的座椅上,浑身都由半透明发光触须组成的人形埃尔玛继续用懒洋洋的语调道:“别闹啦,你在陷入沉眠的时候,灵魂自发溢散的信息波已经告诉过我,你不过是迈克罗夫远征军的一位小舰舰长而已,你知道的那些信息,恐怕还没有你们自己官方发的视频多。”

    老家那边究竟出了什么状况?!怎么我不在的这么几天就像是要征服多元星河一样?!

    克雷勒顿时哑口无言,虽然他心中因为文明自豪感而充满了骄傲,并且因为没带上自己而很气,但如今的状况却不能让他兴奋多久,克雷勒只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浓密的毛发给了他一定安心感……虽然有些过于浓密。思考了好一会后,某小舰舰长只能小心谨慎的说道:“那……您为什么救我?”

    正如埃尔玛所言,克雷勒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位小舰舰长,虽然地位不低,但是也算不上高,什么机密信息更是一概不知,价值实际上很低。

    而且,对方自称是阿摩司人……阿摩司王庭就是那个有着可以和大元帅有来有回的强者的文明,听说生性残忍,排斥异族,能和另外一个强大异族血战万年也不停歇,无论怎么想都是一个异常凶暴乖戾的物种。但是虽说如此,埃尔玛却并没有把自己解刨,拆掉灵魂汲取信息,更没有把自己上交给其他阿摩司王庭高层,这点无论怎么想也很奇怪!

    大概是因为才刚刚从灵魂沉眠中复活而醒,仅仅是思考了这么一会,克雷勒就不禁感觉一阵晕眩大概是因为眼前的阿摩司人生化技术不过关的原因,亦或是造出来的身体有点不规范,他的灵魂和大脑回路并不配套,信息端口对接起来非常麻烦。

    不过随着埃尔玛抬起手,随手一划,白色甲壳中就再次渗出大量半透明的血肉物质,组成了一把椅子一样的形状,让差点跌倒的克雷勒可以稳稳的坐在上面。

    “……谢谢。”

    他只能憋出这么一句话。

    “不用谢,举手之劳。”

    埃尔玛抽动触须,它体表的光再次转成银白色,这位造型奇特的阿摩司人用颇为无所谓的精神波动道:“还有救你这件事也一样。我一开始只是想要搜索一下战争残骸中会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看看有什么意外收获而已,你只不过是意外之喜,说不定没我救你,你们自家的搜救队也能找到你。”

    “你肯定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传言中‘残忍排外’‘凶暴乖戾’的阿摩司人会对异族如此和善吧?这也很简单,因为我稍后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协助,并且是全身心,没有任何催眠,思维改造和精神异变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协助。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详细分析过你们迈克罗夫人,的确是很有趣的种族,无论是文化还是技术,我理解你们眼神的意思,更何况我们精神波动联系在一起。”

    埃尔玛的语调冷静,表达信息清晰,也没有任何弯弯绕绕,这位异界生命转过自己的‘头’,‘看向’克雷勒,它平静的说道:“所以我不会伤害你,这点放心好了,更不用说拆卸灵魂这件事,你的价值可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

    克雷勒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感谢对方认可了。他现在生死āo之于人手,甚至还没搞清楚自己目前究竟所在何处,更是看不穿眼前这个阿摩司人的实力底细要他反抗,肯定是无意义的,更何况对方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恶意敌意,哪怕是利用,那也是名言告知,没有任何扭捏隐瞒。

    虽然埃尔玛是一个敌对的异界种族的个体,但是正如对方所言,因为它和善的举动,倘若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克雷勒觉得自己应该是不会拒绝协助对方的。

    “那恕我唐突……请问,您想要我协助您什么事情?”

    咽了口口水,克雷勒感觉自己实在是没有权利去拒绝,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问问看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倘若对迈克罗夫文明有害,那自己自杀就是了话又说回来,自己失踪这么久,恐怕抚恤金都已经送到父母手中了吧?

    想到这一点,克雷勒反而没有那么紧张,既然自己本质上已经是一个‘死人’,那就没必要那么拘束,挣脱心理束缚后,他在迟疑了一瞬后,便继续问道:“准确的说,我想要知道,您大费周章的救活我,最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本来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但是当克雷勒问出这句话的那一瞬间,他就发现,整个甲壳房间内,原本莹莹的光源顿时黯淡了下来,无源的阴冷之风凭空刮起,带起一阵负能量的涟漪。

    而之前表现的慵懒和善,无论什么事都一股‘无所谓’气质的埃尔玛,身上传递出的精神波动更是比起开始冷厉了好几倍,它身上释放的银白色光芒一瞬间转化为深蓝,释放出一种宛如冰冷深海般冷酷的气势。

    “我的目的吗……”

    埃尔玛低声自语道,然后在尽可能忍耐,不让自己发抖的克雷勒的注视下,用自嘲的精神波动道:“我?我还能有什么目的?”

    “当然是反抗我们的神,我们的主宰,威凌星河的无上之王,‘阿摩司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