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九十四章 天性 下 (7200)

    妈妈,我想回家!

    虽然很想处变不惊,装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归根结底,克雷勒还是一位普通的二十岁年轻人。

    反叛阿摩司大帝就是那个可以和拉德克里夫元帅打上几天几夜也不带停的超级强者?埃尔玛想死,他可不想啊!假如是死的有点价值,比如说为迈克罗夫世界牺牲,那他说不定咬咬牙也就牺牲了,但这种因为异族内部叛乱而死……这就毫无意义啊!

    克雷勒还记得,当初在舰队中,隐约看见远方传来的战斗光景在元帅,大地还有大牧首三人的战斗下,一个个星域接连破碎,星球如同尘埃一般化作乌有,哪怕是恒星也不过是大一点的能量源,世界崩碎的像是饼干……反叛这种强者?

    呜呜……克雷勒是真的有点想念家乡母亲的猪肉面条了。

    总而言之,在发现事情正在滑落他根本不可能控制的深渊时,克雷勒再也绷不住假装平静的脸,只能双手捂住脸,用带着哭腔的语调,颤抖着对埃尔玛说道:“那个,这件事我能不能不参加?可不可以送我回去?假如你真的想要,呃,叛变的话,那肯定也是加入我们迈克罗夫比较方便……我的意思是说,这事能不能从长计议?”

    “可以啊,送你回家自然没问题。”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埃尔玛很果断的点头,这位拟态成人类女性外观的异界生命答应的很是爽快,顿时令克雷勒的呼吸为之一窒,心怀希望,但接下来,这希望却又迅速的消失,因为平静的精神波动响起:“但是现在不行。前段时间王庭内部出现了异变,现在是全境戒严状态,假如是我一个人还好,但是假如要带着你,就异常的麻烦了,那些追猎者可是能轻松嗅到任何非阿摩司人灵魂波动的气味的。”

    说着,埃尔玛上下打量了一下克雷勒,人性化的‘眯起眼睛’:“当然,这对我而言并非绝对。只是,你必须帮我办一件事,我才愿意付出代价,送你离开。”

    果然?

    原本还哭丧着的克雷勒立刻精神一振,恢复状态。他知道,最重要的事情来了,对方特意救起自己,和颜悦色的交流,甚至将自己要反叛阿摩司大帝的事情直言告知,那就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放自己走的道理先不谈对方在办完事情究竟会不会遵守承诺这件事,现在他只能合作。

    如此想到,克雷勒忍不住追问道:“那究竟是什么事情?”

    埃尔玛不禁认真看了眼前的克雷勒一眼,它发现,眼前的这个人类个体心理素质意外的不错。不是谁都能迅速的从长时间的灵魂沉眠中苏醒,立刻接受当前形势,并尝试自己争取机会,掌握自己命运的。虽然说,克雷勒的确会表现出一些丧气的举动,但本质上,这是任何生物都不能避免的情绪起落。

    毕竟,那可是阿摩司大帝啊不害怕才奇怪,倒不如说克雷勒这样才是正常的表现。

    而能迅速的从负面情绪中恢复的没心没肺,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优点,这意味着他的内心本质非常坚强,至多就是外壳有点脆。

    “这件事真的很简单。”

    精神扫描,在确定克雷勒的确没有什么其他念头后,埃尔玛便抬起手,能够看见,组成它身体的一根根半透明触须开始散发幽蓝色的光,伴随着一阵小规模传送波动,一个并不大的匣子就这样出现在它的手中。

    将匣子放在身前缓缓凸起的骨板上,埃尔玛的神态变得凝重起来,它缓缓打开匣子,令其中储存的事物本质展现真容。

    克雷勒好奇的抬头看去,然后,他便看见了,一道银色的光。

    那是一团看上去只是光柱,实际上却是实实在在‘物质’的透明物质,它被摆放在一个长方形,长约十五厘米,宽约七厘米的骨质长匣中,填充了匣子的每一丝空余。

    注视着这小小的匣中光柱,一股无比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克雷勒眨了眨眼睛,震惊的看着这光,他抬起头,满脸惊诧注视着眼前的埃尔玛,他下意识的低声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知道,是你们迈克罗夫人在多元宇宙中扩散的兑换系统终端的一部分。”

    将手中的匣子奉若珍宝,安稳的放在骨桌上,埃尔玛抬起头,看向克雷勒,它冷静的说道:“依照你们迈克罗夫文明的宣传,以及所有使用过这东西的种族反馈来看,这个兑换终端中,蕴藏着你们迈克罗夫文明绝大部分的知识和技术,其先进程度甚至超过了我们……我费劲千辛万苦,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从一个小文明中的手中,取得这修复终端的一小部分。”

    “你想要取得其中的知识和技术,用来反抗阿摩司大帝?”

    克雷勒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你确定?”

    这位大姐……说不定是大哥,异界生命的性别不好猜,说不定还没性别……总之,这个叫埃尔玛的家伙脑袋出问题了吧?!

    不谈它莫名其妙就要反抗阿摩司大帝这回事,仅仅是修复光柱,兑换系统……这种东西在克雷勒的记忆中,可是拉德克里夫大元帅亲手制作的传奇造物!其中蕴含的力量和技术,根本就不是寻常传奇能够破解的!

    埃尔玛的实力看起来很神秘,但也绝对没到传奇境界,至多就是比较强的极意而已,它拿什么去破解,又有什么底气?

    “是的。”

    埃尔玛却半点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它直截了当的说道:“虽然现在,我和大地还有不可逾越的距离,但是我相信,倘若我能得到修复光柱中的知识,反抗成功的可能性至少会从万亿分之一,变成万亿分之二,而只要有可能提升,我就会努力去做。”

    “只是,你们迈克罗夫人为兑换光柱设下了极其严密的权限设定,给予各个种族的修复光柱,只有迈克罗夫人和各个种族本身可以使用,我花费重大代价得到的部分兑换光柱,在传递给我一小部分‘迈克罗夫通用语’和‘迈克罗夫文明’的基础信息后,就再也不回应我的呼唤。恰好,我正好捡到了你,而你则是一个纯血的迈克罗夫人。”

    如此说道,埃尔玛微微点头,它颇为自豪的说道:“我通过那个保存你灵魂的球体中,记载的你的相关血脉资讯,成功的复制出了你的躯体,令你复活,甚至还优化了一遍……而我日后也会送你离开王庭的范围,给你回到迈克罗夫文明势力范围内的路径,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协助我提取兑换光柱中的相关知识,这就是交易与契约。”

    听到这里,克雷勒也算是明白了。

    对方这是打算把他当成一个提取资料的中转站,由他负责兑换,然后交给对方。

    这种事情,其实迈克罗夫方面早就想到过,兑换系统和修复光柱是严格对应相应种族的,而且兑换人员在兑换前还会被检测是否遭受了心智操控,改造过认知器官,它甚至能直接检测灵魂的波动,分析出究竟是否是自愿。

    倘若不是自愿,那么对不起,兑换系统概不服务,如想用强,您试试看是您拳头先坏,还是这看上去柔弱无力的修复光柱先坏?

    顺便一提,目前的战斗记录中,是修复光柱全胜。

    “……我可以合作。”

    思考了半响克雷勒沉吟道:“哪怕你是欺骗我,我其实也没有其他选择……只是,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反抗‘阿摩司大帝’吗?不知道这个理由,我没有办法全心全意相信你,亦或是相信你的谎言。”

    他是你们种族的至高强者。

    心中如此想到,克雷勒抬起头,这位出生自帝国男方的黑发青年神情无比认真。

    他是迈克罗夫人,诞生在伊斯雷尔大帝成就传奇之后,他的童年是在一次又一次黑潮侵袭中度过,他是被无数帝国将士保护着长大教会的牧师开设学堂,让他学会识字,帝都的皇帝减免税收,新的政策让他可以参军养活自己,他因诺查丹玛斯大师定下的‘异界探索计划’而得到了成为超凡者的机会,他在拉德克里夫伯爵的旗下经受训练。

    克雷勒见过许多强者为了保护迈克罗夫文明而付出,七神,伊格尔教皇,巴尼尔大师,法伊娜女士,有的守护家园,有的与众多将士一齐跨越无尽虚空,来到远方他真的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文明的个体,会想要反叛该文明中的强者,在他的认知之中,常识之中,每一位强者都是英雄,都是无比伟大的人,他们与文明共进退,克雷勒想不出理由为什么要和他们作对,即便这是敌对的种族想要反叛敌对的强者,也是一样。

    所以,年轻的人类青年注视着异界的生命,克雷勒认真的注视着埃尔玛,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注意到了克雷勒的表情,埃尔玛眨了眨眼睛她的拟态外表越来越像是人类了这位阿摩司人沉默了一会,然后突兀的开口问道:“迈克罗夫的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克雷勒。”克雷勒立刻回答道,本来此时整个房间中也就他们两个人,还是用精神沟通,‘你我’就够用了,但对方想要知道他的名字,他也不会拒绝。

    “很好,克雷勒。”

    坐在椅子上,埃尔玛翘起腿,她平静的说道:“你知道吗,阿摩司王庭和塔库尔湮灭教团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万四千年。”

    注意到了克雷勒震惊的眼神,埃尔玛微微摇头,然后继续冷静的说道:“看来你理解这个概念。一万四千年的岁月,千百代人的时光,我们文明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压倒,毁灭另外一个强大的文明。

    “我们缩衣节食,省吃俭用,我们投入骨与血,磨砺手与足,我们燃烧世界和星辰,将无数人一生有限的时间,投入到这没有尽头的无底洞中这一切,已经持续了一万四千年。”

    说到这里,埃尔玛无所谓的笑了笑:“但这实际上没什么不对,大帝说的很正确,一个文明倘若没有一个强大的对手,那么就很快会堕落成弱者但问题就在于,我们的文明,已经很久没有变强了。”

    “王庭的技术已经凝滞了许多年上一次的革命性技术进步,‘无波动超空间瞬时迁跃’,已经是一千两百七十年前的事情了。”

    埃尔玛的语气依然平静,但是克雷勒能感应到,对方的精神波动传来阵阵轻微的焦躁和忧愁,阿摩司人继续道:“甚至连战争的胜利也是……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我们也都很久没有取得了,我们和教团僵持了九百年的岁月,我们之间的斗争甚至从热战转换成了冷战,我们扩充军备,建造要塞,在边界处建立超时空遏制器,我们隔着边界对峙,但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全面战争了。”

    说到这里,然后就是沉默。

    许久之后,埃尔玛才缓缓开口继续道:“我们停止了进步。而文明和种族在多元宇宙中生存的过程就是逆水行舟,我们不进,就是倒退。”

    克雷勒皱着眉头,凝视着眼前的异界生物,而埃尔玛也抬起头,‘看向’迈克罗夫人,她轻声说道:“我无法接受我们的文明逐渐成为弱者,我们必须强大,永远强大,不然,我们对不起被我们掩埋的尸骨,无论是同胞还是敌人。”

    所以,我想要扭转这一切。

    “在我定下信念之后,我选择成为‘科研个体’,立志以才智报效王庭,以全新的技术开启新时代的序幕,展开一场技术革命。但是战争不启,研发动力也逐渐滴落,我的经费总是被挪用,而我也不是千年,万年一出的绝世天才,只能蹉跎百年,除却生物技术方面有点小发展外,简直无一成就,只感觉自己百无一用,简直是个废物。”

    “之后,我痛定思痛,明白了只有实力才能得到话语权,所以选择转职成为‘战斗个体’,立志用自身武力驱逐异族,打破平衡,荡平塔库尔湮灭教团,进而令国度安稳,文明焕发全新精神。但是,不成‘大将’(王庭对传奇级的称呼),终为蝼蚁,我摸到了那层界限,但是心却始终无法稳定下来,只能徘徊在边缘苦苦等待……我始终无法没办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扭转文明大局,感觉一切都像是命运。”

    “最后,我仍在挣扎,我成为了‘泛用个体’,游荡在整个王庭疆域内,解决所有我能解决的问题,我看见了我们文明内部正在经受的苦难愈发严苛的新生儿政策,已经千年没有修缮的民用设施,以及破烂不堪的精神建设所以我立志帮助每一个我见到的阿摩司人,想要令苦难少一分是一分,但人力有穷,王庭何等广大,我能帮助一处,怎么能帮助全部?”

    “如果有谁可以,那么就只有‘大帝’了。”

    长长的精神波动结束,埃尔玛抬起头,她语气复杂的喃喃道:“过去了三百年的时光,我开始思索,总结我们的文明。”

    “总结的结果是什么?”

    克雷勒忍不住开口询问结果,他此时和埃尔玛心灵相通,对方的迷茫和哀愁他都能直接体会到,这是真实不虚,没有半点谎言的感触。

    “我们没有错。”

    “没有错?!”迈克罗夫的年轻舰长睁大眼睛,只感觉匪夷所思:“这也叫没错?!”

    在他看来,阿摩司王庭的社会结构简直可以说是奇葩一个将全部民众分成‘科研个体’‘作战个体’和‘泛用个体’,一切政策全部都是为了战争,为了大帝个人私欲而产生的文明结构,这还叫作没有错?

    “没有错。”埃尔玛低下头,她淡淡地看了克雷勒一眼:“错的是我们,还有大帝本身。”

    “我们‘阿摩司王庭文明’,是建立在大帝一体身上的,我们被大帝背负在背上,祂拖拽着我们前进,所以我们就前进,而倘若祂停下了脚步,我们也就停下了脚步。我们这些被人背负的弱者,是没有办法改变停下脚步的强者的。”

    听到此处,克雷勒已经大致猜出埃尔玛的真正想法了,他咽了口口水,低声说道:“所以说,你决定……”

    “是的,所以我决定叛逆。”

    埃尔玛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处,她此时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皮肤半透明的迈克罗夫人女性,这位阿摩司人低声说道:“我要寻找机会,脱离阿摩司王庭。我们阿摩司人必须离开,成为独立的文明,而不是被大帝背负在背上,永远的当被祂拖拽着前进的弱者。”

    “大帝为我们挡住了所有的灾难,而我们只需要付出生命这交易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我们阿摩司人即便是死,也要是自己有觉悟,自己有信念的去‘牺牲’!我可以接受自己为文明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是却不能接受自己作为大帝的工具,大帝的士兵,大帝玩‘文明游戏’的棋子,那样理所应当的去死!”

    说到这里,埃尔玛的语气渐渐激动起来,能看见她人类化的骨节发白,浑身萦绕着实质化的魔力波动,阿摩司人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可以战斗,可以牺牲,但这是为了文明的前进而战斗,而牺牲,而不是为了大帝的一个命令!”

    “我们都是阿摩司人虽然我们现在没有大帝强,但是未来谁知道?我们可以奉大帝为皇,但是却不代表他可以视我们为棋子奴仆!”

    此时此刻,和埃尔玛精神联通的克雷勒似乎能够听见一个声音。

    我们都是强者!我们不是玩物,不是‘被怜悯者’!我们不是昔日的低阿摩司人,比起未来,宁肯选择死亡!

    强者是不会甘于被他人代领的,他们都有着极度的自信与自尊,他们或许会尊敬另外一位更加强大的强者,一直追逐对方的脚步,但却绝不会心甘情愿的扑到在其身下。

    “我一个人是不够的……我或许不蠢,还是一个天才,但是绝对没有那么天才,所以我需要外力,需要你们迈克罗夫人的兑换系统,需要你们的技术。”

    埃尔玛缓缓站起,她走到克雷勒的身前,这位阿摩司人平静的站在对方正前方:“克雷勒,我需要你帮助我。”

    这不是哀求,也不是命令,而是一种绝对的平等,绝对的互相尊重。

    这是一个交易,一个契约。

    一个房间,两个人,沟通的心灵,没有谎言的真诚:这里是完全无需说谎的地方,也是没有人说谎的地方。

    我帮助你,复活你,送你回归故乡,甚至可以帮你变得更强,而你要帮助我,,帮我获得资料和知识,帮助我在‘叛逆’的路上走的更远。

    对此,克雷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低下了头。

    在这一瞬间,年轻的舰长想到了很多东西……他想到了拉德克里夫元帅,想到了其他众多传奇强者。

    他回忆起了许久之前,发生在家乡黑森林的那一场大火,他想起了当时的自己用‘崇拜的目光’注视着远方颠覆天地的乔修亚,他想起了当时自己的想法那是对传奇强者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极端的崇拜和敬畏。

    但是这是错的。

    我们可以尊敬,可以追逐,可以想去成为强者。

    但是,我们不能崇拜。

    因为崇拜是距离理解最远的距离,如果想要在未来成为独立的强者,独立的个体,就决不能去‘崇拜’他们,而是相信他们,去追随他们,去成为他们。

    “是的。”

    克雷勒低声自语道:“我也可以成为传奇,正如同你想要叛逆或许可能性极低,只有万亿分之一,但是必须要行动起来,从零变成万亿分之一,这就是无限大的进步……这也是一种叛逆。”

    对自卑,对不可能,对自作聪明,否认自己未来的叛逆!

    克雷勒抬起头,他同样站起身因为灵魂和肉体的不匹配,剧痛再次袭来,但是此时的克雷勒已经不在意了,他与埃尔玛对视,认真的说道:“你的面前可是万丈深渊。”

    “那有什么办法。”

    阿摩司人伸出手,她理所当然的说道:“即便面对万丈深渊,我也拒绝屈服。”

    “阿摩司大帝令我们的文明,我们的种族成长为如此模样,我们每一个个体都是从无数同胞的尸骨中筛选出的强者,所以,我们天性如此。”

    “这既是我们文明,我们种族的本性,我们追逐强大,追逐胜利,并且只能强大,只能胜利我们天性如此,越是艰难,越是挑战,越是强大,越是期待。”

    哪怕是被大帝碾碎,扔进他的星云反应炉,哪怕我只不过是砧板上的刀俎,也好过放弃,对‘不可能’祈求下跪我们阿摩司人就是一块会搏动心跳的石头,冷酷无情,乖戾凶残,哪怕是白刃抵喉,也绝不放弃!

    “难道我们迈克罗夫人的本性就会懦弱吗?”

    克雷勒嗤笑道,哪怕他的性格并不坚强,甚至经常丧气,回忆起故乡老妈的饭菜但是出自对自身文明的骄傲,对于自己种族的骄傲,他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低头:“那么,我会帮助你万亿分之一的可能性而已,足够多了,只要多翻倍个几十次,几百次,终有一天,就会变成一!”

    “既然如此,契约成立!”

    顺应着心灵的链接,两人达成了绝对的灵魂契约。

    既然已经决定合作,那么自然就没有迟疑的时间浪费,埃尔玛立刻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大量生命能结晶,而克雷勒在将结晶扔进修复光柱中后,就将手伸向这一团放置在匣中的银色闪光。

    “确认,可用兑换点为30134……转换至技术·道具区……转换成功,开始生成列表。”

    修复光柱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倘若是要兑换战舰之内的东西,它可能难以办到,但是假如只是单纯的技术资料,那和完好的也没有任何区别,克雷勒按埃尔玛的要求,开始兑换一个个她所需要的资料。

    这些技术,其实阿摩司人未必没有,但是以埃尔玛的权限,却没有办法接触,更别说使用,修正,尝试去改进了,而兑换系统中公开对多元宇宙所有文明开放的知识,可以有效帮助她绕过资历和权限带来的障碍,更能丰富埃尔玛的技术累积。

    而埃尔玛需要的技术,大部分都不怎么隐秘,绝大部分都是和‘传送’还有‘基础民营建设’有关,看来她是真的诚心实意想要带着一群阿摩司人脱离阿摩司大帝的庇护,离开王庭独自生存。

    时间飞逝,兑换点如同流水一般用出,埃尔玛已经连续搬运了好几次生命能结晶,后面看得出来,她已经颇为肉痛但是机会不多,这次能一次性把事情办完,那就不要留给下次,所以哪怕是面发冷光,她还是坚决的将一块块生命能结晶交给克雷勒兑换。

    但是,突然低,克雷勒停下了手中的兑换工作,愣在原地。

    “怎么了,克雷勒?兑换光柱里面没找到?还是说你的身体出什么问题了?”

    埃尔玛一惊,下意识的伸出十几根触手,在克雷勒浑身上下摸索,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突发状况但很快,她也僵立在原地。

    “呃……”

    面色苍白,汗如雨下,年轻的舰长从修复光柱中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还有一道颇为玩味的指令,克雷勒咽了口口水,然后轻声低笑道:“我恐怕……一时半会是不用回去了……”

    “对不起啊,埃尔玛,恐怕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