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九十九章 祈求的银河

    【孩子。

    你出生的那一瞬,我现在仍然记忆清晰。】

    恒温三十度的人工培养室中,一颗巨大的白色卵鞘摆放在稳定的绒质保温巢内,而在这卵鞘周边,还有众多已经干瘪下去的同类,在数十个兄弟姐妹中,只有一个卵鞘成功的孕育出了生命,伴随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一支看上去像是幼蝉,有看上去像是蚂蚁的奇异昆虫破开卵鞘,从中爬出,它双眼上的薄膜还没有剥开,他还没有办法注视这个世界。

    为了获得更加稳定的优异个体,以及更加普及的强大智慧,覃雅人放弃了祖先卓绝的生育力,放弃了高速突变的基因,选择将繁衍速度降低至类似寻常哺乳动物,以数十个卵鞘中只有一个能存活的代价,获得了比起以往更加坚固的躯体,大脑以及天生的灵能能力。

    能看见,人工培养室的大门开启,幼蝉似乎被惊吓到,想要缩回卵鞘之内,但是两根灵活的触须伸出,将它温和的抬起,太阳灯的光芒如同环境一般闪耀,为这初生的生命覆盖上一层淡淡的金色纱衣。

    视角转换,明亮的太阳灯变成了真正的恒星,闪耀的灯光化作真空中过于耀眼的星芒,而一支编制完整,虽有部分战舰遭受重创,但总体而言完好的虚空战舰从宇宙真空中飞驰而过。

    这支舰队大体由三种风格的战舰组成,一种是仿佛昆虫一般,有着明显外骨骼设计风格的战舰,一种是植物果实,比起制造,更像是长出来的生体战舰,而另外一种,也是最少的一种,就是普通的金属战舰。能够看见,这支奇异的混合舰队从属于一个旗帜下,他们正在一个恒星系内飞驰,朝着内环轨道驶去。

    “警惕混沌眷族!”

    通讯频道中,无机质的机械音传来。能够看见,这支舰队经过的轨道周边,有着大量战舰以及诡异生物的残骸,这些数目众多的已损毁战舰全部都是仿佛昆虫一般的外骨骼战舰样式,而诡异生物的残骸绝大部分都不相同,它们扭曲,恶意,遍布各种看似无意义但绝对异常危险的肉瘤与增生物,仿佛其存在本身就代表绝对的混沌。

    冷漠的机械音再次传来:“它们可能仍然潜伏在残骸中……全员准备轰击他们!”

    “是!”

    顺应着这个冷漠的指令,舰队整齐划一的启动武器,能够看见,一门门灵能波动炮炮口开始汇聚光粒,足以蒸发绝大部分物质的高热灵能流正在汇聚。

    银蓝色的光辉闪耀,然后,便是爆发。

    在浩浩荡荡,如同星河一般漫长的灵能光束中,战舰和诡异生物的残骸就这样化作虚无,而无数潜伏在其中的混沌幼体也同样,在真空中发出无声的惨叫,然后湮灭于光芒。

    【时间过的很快,我居然已经开始遗忘我陪伴你度过的时光。

    但是我只能离开,因为这是为了群星,为了更多种族,为了我们的世界。】

    海蓝色的天空中,已经逐渐成长起来的大型幼蝉,也即是一位覃雅人幼体正在使用灵能在半空中飞行,他飞的晃晃悠悠,时常失误,但每次失误,都会有一对巨大而温和的触须伸来,为他稳固飞行的轨迹。很快,幼体学会了基础的飞行,无论是他还是‘他’都很高兴,幼小的幼体蜷缩在巨大触须的怀抱中,一同看着天上的星星。

    但是,那浩瀚的星河中,星星却一个接着一个熄灭,肉眼可见的消失,恒星的光芒泯灭于黑暗的宇宙之中,正如同真空中,那些被战舰主炮点燃,然后慢慢烧尽的残骸。

    混合舰队已经脱离星战战场的区域,他们来到了一个被攻破的要塞区。能够看见,在巨型气态行星的轨道处,有一个巨大的梯形武装防御要塞残骸,其直径足有一千四百公里,是真正意义上的行星级要塞。根据那显眼的装甲样式,还有从破损处能清晰看见的要塞内部构造风格,都能很轻松的看出,这个要塞和昆虫战舰有着同一个出处。

    “侦查球脱出,开始侦测幸存者!”

    冷漠的机械音在其响起,舰队的边缘处,一排排护卫舰出列,它们的舰底出现了一个凹槽,而一个个金属小球就这样从中飞出,点亮灵能光芒,朝着梯形要塞中飞去。

    不久之后,一个又一个不同声线的回答传来。

    “报告,没有发现任何幸存者。”

    “他们全都死了这里三个月之前才刚刚沦陷,可恶,我们要是能早一点到就好了!”

    “至少瘟疫眷族已经被击退,‘大迂回’作战很成功,它们被迫撤离了这个星区。”

    嘈杂的探讨和信息交换出现在频道中,但是冷漠的机械音响起,盖过了所有声音。

    “摧毁它。”

    舰队的核心处,是一艘无比巨大的战舰,它直径超过二十五公里,是一艘形状类似于G形的巨型战舰。在它的前端,有一个凹陷的灵能凝聚槽。G形战舰的舰桥上,一个浑身灰白,非常苍老,看上去像是巨蝉般的智慧生命站在舰长的位置上,他的触须挥动,而冷漠的机械音从他胸口处的水晶转译器中放出,对整个舰队播放。

    “攻击要塞的下半,第15区,那里是原本的能源炉心所在。”这位生命进入晚期的覃雅人如此重复道:“不能留下一点混沌,摧毁它。”

    于是,光芒再次凝聚,绽放,化作笔直的光芒,直刺第15区的原能源炉心。

    转瞬之后,刺目的光芒亮起,无比剧烈的爆炸在真空中无声上演,行星级的要塞就这样在震动中解体,破碎,化作一块块巨大的残骸,然后在火光中碎裂,成为星间的尘埃。

    而舰队并没有被这小小的爆炸影响到。他们仍在继续向前。

    【我曾经向你保证,一定会保护你,我是大英雄,一定会胜利归来。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行星要塞爆炸产生的光,就像是潮汐一般冲刷着舰队,而舰队舰船表面笼罩的灵能护盾如同礁石一般,将这些光芒拦截,击碎,苍老的覃雅人凝视着真空,凝视着太阳,就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老年得子的自己背着孩子行走在海边,两人看着沙滩上的脚印被海水冲刷干净,触须舞动,单纯而又欢快。

    阳光照耀在海水之上的样子,就像是现在这样……爆炸产生的能量潮汐逆着太阳风而行,激荡出无比璀璨,如同梦幻一般的光雾。

    而在光雾的追逐之下,舰队继续前进,来到了一颗海蓝色的星球周边。

    这里有着更多的战舰残骸,更多的混沌眷族尸体,更多的要塞废墟在这里,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混沌并没有远去,在那众多的残骸废墟之中,在混沌眷族自己的尸体之中,仍有数目众多的混沌潜伏。

    但是,随着冷漠的指令下达,行进的舰队展开了一层半透明的立场被命名为‘秩序立场’的无形无质之光笼罩的区域内,所有的混沌都暂时失去活性,甚至是干脆的灰飞烟灭,化作虚无。这个由星海中其他高等文明研发,并无偿赠与其他文明的高等科技可以有效的遏制混沌的扩散和蔓延,前提是立场发生器的效率够大。

    而覃雅人舰长慢步走到了舰桥的最前端,没有人拦住他,甚至工作人员都默默地让开位置,让这位极有威严,令人尊敬的舰队司令可以清晰的注视着不远处的那颗海蓝色行星。

    而凭借肉眼,舰队司令看见了一个如同发霉面包一般,看似还是海蓝,但各处都已经沾满了密密麻麻深绿色霉菌的星球。

    而这些霉菌遍布的区域,正好就是这个星球上生命最多的区域。

    “……开始尝试通讯。”

    触须舞动,无形的低频波纹混杂着灵能波在大气中回荡,而挂在舰队司令胸口处的转译器忠实的翻译道:“所有波段都尝试一遍不要放弃,哪怕是一个。”

    听到指令的其他舰员们自然是全力去办,顿时,嘈杂的各种呼叫声响起,令原本安静的舰桥处充满了各种夸张的内容和无意义的声音。

    但是和热闹的呼叫声不同,覃雅舰队司令却一动不动,他只是注视着那颗熟悉的碧蓝色星球,注视着那些正在不断扩大,不断蔓延的深绿色霉菌斑点……作为强灵能者,他能感应到这颗星球上已经不再有独立的个体意识,不再有任何一个个体的灵能。

    在星球背对着太阳光的那一面,无论是大陆还是海洋,所有的光芒都熄灭了。

    文明的光芒熄灭了。

    没有任何波段传来回复。

    “司令……”

    逐渐地,舰桥中不再有呼叫的声音,波段一个接着一个成绩,一个人形植物生命,看标识,植物应该是副舰长的中庭人迟疑着走上前,来到覃雅司令的身侧,他张开口,然后顿了顿,低声说道:“没有任何回复,也没有任何生命反应……司令,节哀顺变。”

    “覃雅母星……已经被侵蚀了。”

    【我发誓过,我将竭尽全力,哪怕是付出生命。也会保护你们的。

    我发过誓。】

    无数记忆的碎片在灵魂的河流中奔涌而过,呼啸的情感如同跃出水面的鱼儿那般跃起,愤怒,悲伤还有绝望砸落河面,带起巨大的灵能波澜,在灵魂中泛起涟漪。能够回忆起很多东西,第一次喂食,第一次爬行,第一次识字,第一次叫爸爸妈妈……还有第一次飞行,第一次学习成绩全年级第一,第一次独自前往首都中央学院深造……太多太多的第一次。

    还记得那个第一次……在离开之前,已经不比父亲小多少的蝉挥动自己的触须,双方的触须交叉,摩擦,发出细微的波动。

    “我爱你,爸爸。”

    那是他第一次对父母说爱。他似乎很害臊,所以急忙追加了一句:“一定要打个胜仗,平安回来啊!”

    “那当然。”

    这是自己的声音。自信,意气风发,即便是有小小的不安,也巨大的责任感压下,化作坚持向前的动力:“我可是英雄。”

    寂静。

    无论是舰桥,还是整个舰队的通讯频道中,都只有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沉默了,嘈杂的指令,苦中作乐的玩笑,各个舰长呵斥自己船员的声音,全部都消失,虚空舰队就这样悬浮在行星的引力平衡点上。

    但是,他们沉默,却并不代表行星会沉默。能够看见,那些散布在全球各地的巨型霉菌,突然开始收缩,蠕动,能够看见,有无数无比微小,但是密密麻麻的绿色小点从这些霉菌集合体中喷涌而出……那是混沌眷族,初生的混沌眷族。

    这就是被瘟疫邪神侵蚀的行星一切有机物质都被吞噬转换,而无机物也不能幸免,混沌侵蚀万物,只是它优先选择生命作为目标。

    而在灵能者的视角中,有一个无比巨大,如同星球一般的巨大蝉形虚影被各种各样的霉菌和触须束缚在了这颗星球之上,它挣扎,颤动,扇动双翼,但是却无法逃离……这是已经被混沌束缚,开始被侵蚀转换的灵能集合体,是一个星球所有智慧生命灵魂和灵能,以及一切超凡力量凝聚而成的存在。而它,便是瘟疫邪神制造‘巨型母兽’的原材料。

    此时此刻,覃雅舰队司令凝滞了许久的触须晃动,仍然冷漠如机械的声音传来,他轻声道:“灭绝协议启动。”

    “司令……”

    巨虫旁,植物一般的中庭人副官抬起手,他欲言又止,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叹了口气。

    在他的眼中,覃雅司令的灵能,已经从银蓝转换为血红。

    “毁灭它。”

    平静到有些悲哀的机械音继续响起,覃雅司令除却触须外一动不动:“那里已经是混沌的领土。”

    宇宙真空中,混合舰队逐渐散开,而巨大的G形战舰缓缓移动向前,来到了星球的‘正上方’。它开始变形,转换,开始将蜷缩起来的体型舒展,G形的外壳,一点一点伸长,延伸,然后变得笔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上长下短的倒十字架。

    而倒十字架的低端,原本G形巨型战舰的水晶灵能凹槽处,开始凝聚,汇聚出明亮到几乎没有极限的光。

    “发射吧。”

    光芒凝滞,然后,骤然炸裂在冷漠的机械音指令下,一条如同银河般垂落的漫漫流光就这样降临,笔直地没入星球的海洋中。

    覃雅母星。

    地表之上。

    已经污浊的海岸边界线旁。

    这里曾经是许多覃雅人玩耍度假的地方,曾经充满无数欢声笑语,在这里,曾经有一对父子在这里一同散步,一同注视着天上的星星。

    但是现在,曾经美丽的海岸上,只有一团团仿佛海藻污泥一般,污浊腐烂的有机体凝聚物。

    而一道明亮无比的光柱垂落,就这样降临于海洋中央。

    最初,是平静。

    然后便是越来越响,越来越重,越来越宏大的轰鸣。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

    超过数十公里的超级海啸和水蒸气云从光柱垂落之处暴起,整个星球大气的循环平衡在瞬间被打破,整个星体就像是被人打破的鸡蛋,而无数蒸发,朝着真空逃逸的蒸汽,便是不断流出,扩散的鸡蛋清。

    即便是在真空中也无比显眼的波纹朝着世界各地扩散,他打折了山岳,摧毁了城市,遮盖了曾经茂密,如今化作息肉一般的原始森林,将一切文明和混沌的残留冲刷的干干净净。

    自然,这波纹也将那污浊不堪的海岸,彻底吞没。

    一切都被摧毁。

    真空中,星球的地核被过于凝聚的特殊灵能光束引爆,缓缓地解体成大片大片的星体残骸,未来的数千年内,它还会不断地解体,细分,最后在天知道几万年后,成为环绕整个轨道的小行星带。

    而混合舰队早就迁跃离开了这片星域,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银河守护者联盟的任务一个接着一个,因为混沌不会给人任何休息的时间。

    重新恢复成G形的巨型战舰中,原本看上去还很冷静的覃雅人司令身体开始缓缓地颤抖,迁跃的离那颗已经崩毁的星球越远,他颤抖的就越厉害身侧的中庭人副官一直想要上前安抚对方,但是却被一股柔和的灵能推开,血色的波纹看似危险,但实际上仍然温柔。

    撕啦触须舞动,老司令一把扯下自己胸口的转译器,他的触须在半空中激烈的舞动着,微弱的灵能波颤动。

    但是除却空气被抽响外,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了转译器,距离这么远,谁也听不懂此时的老人究竟在嘶吼着什么,也没有人听得出那究竟是愤怒还是悲伤,亦或是两者皆有。

    但实际上,苍老的覃雅人,其实并没有说任何话,他此时也说不出任何话。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悲怆的嚎叫,似乎主人仿佛正在呕出灵魂。

    这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星系,一个小小的文明,一个星河之间,微不足道的战场混沌与秩序的战场。

    视野拉伸,从恒星系中跳出,能够看见,名为银河的大棋盘上,有无数光芒闪耀,也有无数黑暗侵蚀。

    银河旋转着。

    无数愤怒,绝望,无数悲伤,思念,无穷无尽的怨恨与哀悼,以及无穷无尽的……爱。

    无比浓烈的‘情感’,混杂着无数灵魂,无数生命,在这一个个旋转的银河之间,渐渐地汇聚成了巨大的漩涡。

    这灵能与生命混合而成的旋涡,似乎正在呼应着什么,祈祷着什么,渴求着什么。

    它在呼唤。

    呼唤‘毁灭’,亦或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