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六章 四神之戒 5600

    这就是灵魂诞生的瞬间。

    以改造过的空白原始神力为工具,改写世界内部的常数,制造出原本世界完全不可能存在的‘物质与能量’,然后再以该物质为源头,进而改造整个世界。

    这过程是不可逆的,灵魂出现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当时整个群星世界都已经异质化,和多元宇宙中的其他世界完全不同,自此之后,群星世界中,智慧生命的想象力和思考的过程,就会产生实在的力量,也即是‘灵能’,而这力量也有独属于它的实在支撑,那便是‘灵魂’。

    灵魂与灵能的关系,就是如此,它们是被原初的神力创造,但是却并非神力的衍生,而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同时,又帮助巨人铸就了更好更完善的地基。

    【灵能原始结构】传输完毕,乔修亚接受了这些信息。

    不得不说,聚人,也就是后来的‘创始者’为了创造出灵魂灵能,的确苦心积虑,他们为了让自我意志可以脱离**独立存在,强行赋予了‘想象力’和‘思考’力量,这样一来,对于拥有灵魂的存在而言,自我意识的根基就不再是**,而是思考与想象本身,承载这意识的,可以是**,也可以是机械,更可以是灵魂。

    他们彻底改变,解决了一个哲学问题。

    乔修亚汲取着这些信息,从聚人最初的实验信息开始,一直到最后,那位真正完成‘灵质存在’的天才科学家成功完成灵魂为止他能敏锐的注意到,这位天才科学家的名字,同样是‘’,是一片彻彻底底的空白,这只能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后来成为灵能贤者的,应该就是这位了。

    他并非研究灵能的第一人,也并非唯一一个突破开创性难关的天才,在他之前,还有无数为此付出一切的学者与研究人员,在他之前,是聚人对于神力持久的运用和探究,是对灵魂无止境的渴求,他的的确确是前所未有的天才,但倘若没有几位同样的天才以抹灭自我意识为代价,入驻机械身躯研究神力本质,倘若没有先驱者付出一代又一代血的牺牲,那么希望同样不会降临在他身上。

    所以乔修亚能在灵能原始结构信息流的最后一段,隐隐约约的听见这么一段话。

    【没有任何成就是独属于一个人的……也没有任何成就是独属于一个种族的。灵魂和灵能注定属于多元宇宙,相比起待在角落中孤芳自赏,我更想让目及之处便是鲜花】

    “是位和善慷慨的先贤啊。”

    乔修亚如此说道,他已经将灵能原始结构的每一丝细节都记忆清晰……那个时候的灵能,和现在的灵能相比,的确有些许不同,比如说那个年代的人使用灵能战斗,一般都是使用自己的灵魂本身,以一种虚影替身的方法操控特殊的灵能作战,这就和现在通用的念力,空想具现系列有极大的不同。

    【附议:创始者的确是慷慨和善的。只是很可惜,越到后来,他们就越是对我们隐藏重要信息,虽然现在我们已经猜到,他们应该是为了避免本世界过早被邪神发现,所以才对我们隐瞒,然后逐渐搬迁离开,但我们仍然是被抛下了】

    【悄声:但我们无所谓】

    对于不朽灯塔的话,乔修亚只是点了点头。很明显,创始者文明在开拓虚空时,一样遭遇了邪神,灵能贤者很可能也是在与邪神的战斗中逐渐成长的。

    而且,这样一来,有一件事情就颇为有趣了原本乔修亚认为,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超凡力量,就能让个体存在成为‘贤者’,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却并非如此,创始者文明集体创造了灵魂灵能,第一个持有灵魂灵能的聚人个体后来也的确成为了贤者,但是当时,他却没有突然变得那么强大,而是仍然如同刚刚持有超凡力量的普通人那样好奇。

    这证明了一件事他很可能把因果关系搞反了。

    并非是可以覆盖多元宇宙的全新超凡力量,令人成为了强大的贤者,而是强大的贤者级存在,可以将自身的力量覆盖整个多元宇宙。

    当然,这件事也不一定,但灵能贤者毫无疑问是这一例,他很明显是在与邪神的战斗中成为贤者的……仔细想想,圣贤也是如此,他早就在成为贤者前就创造出了圣光,但直到与丰饶邪神战斗后,才成就贤者。

    虽然,最后很可能并没有迎来好的结局,但他们的确为后来的文明争取了时间。

    事情逐渐清晰,对于如何成为贤者,开创全新的超凡力量,乔修亚心中逐渐有了点想法对此,他很感激不朽灯塔的无私相告,如果没有他,作为一个个体,乔修亚很清楚自己自己是不太可能绕过这个知见障的,除非他打算花上几千年的时间慢慢去磨这个水磨工夫。

    “你完全解答了我的疑惑,不朽灯塔,接下来,我就应该履行我的责任,协助你去清剿这个世界内的一切混沌了。”

    黑暗的真空中,乔修亚的体表的光辉开始震动,能够看见,有金红色的纹路正在银色的世界上蔓延,那正是战士开始进行预热,准备全力作战的前奏:“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点小事……你是如何知晓‘创始者’毁灭的?”

    【解答: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能察觉遥远虚空传来了震撼多元宇宙的巨大烈波,而且,那个时候,群星世界中仍有一部分对混沌并不知情的创始者生存】

    【困惑:但就是在那一瞬间,所有创始者都解体了彻彻底底的解体】

    乔修亚知道,创始者的原型就是聚人,哪怕是他们创造出灵魂,入驻机械躯体,他们的身体构造乃至于灵魂构造仍然是聚人的模样……也就是说,由一个个个体组合而成的‘大等足虫’。

    所以,战士一听见解体,脑中就浮现出了相应的画面而不朽灯塔接下来的话,也完美印证了他的猜测。

    【哀悼:创始者的‘脑个体’被完全的消灭了。】

    传递出如此信息,不朽灯塔晶体外壳中,如同银河一般的银蓝色虚影开始凝聚,最后凝聚成了一个小小的,仿佛蟑螂那样的,小虫的虚影。

    【叹息:创始者所有的思考个体被全部消灭,并且再也无法诞生,只剩下原本构成其躯体的‘运动个体’……创始者的确已经被毁灭了】

    “灵能小虫……”

    即便是乔修亚,周身的光芒也黯淡了一瞬,他当然能确认,这小虫虚影,正是在整个多元星河乱窜的奇异灵能生命‘灵能小虫’……这种奇异的,拥有模因效应的生命是乔修亚的重点观察对象,而现在,不朽灯塔告诉他,那就是创造出灵能的创始者一族遗留的残骸。

    又一个疑惑被解答。

    在冷静了片刻后,乔修亚轻笑了一声:“果然如此……我们生活在战争的残骸上,诞生在先驱者与混沌纷争余波的间隙中,我们生活的星河是废墟,随处可见的生命和自然现象也都是余波与尸骸。”

    “真是疯狂的多元宇宙……”

    真是有趣。

    并没有继续自语,乔修亚抬起头,球形的银色世界开始引动狂潮,扭曲时空,无以伦比的质量开始解压,以球形的世界为原点,银色的脉络在真空中浮现,进而变形成一个四臂钢铁巨人的形象。

    然后,乔修亚抬起右手,一团纯白的,但是溢散弧光却是七彩的光团出现在他的手心。

    没有过多的言语,他直截了当的将这一团光推给不朽灯塔。

    而不朽灯塔也接过了它。

    【震惊:这是……灵能与全新超凡力量的混合体?】

    【鉴别:是的,这是一种奇妙的运用……使用情感催动灵能,使用灵能驱动改变物质的力量,虽然看似复杂了好几倍,但是效率却意外的高……】

    【分析:灵能混合生命能,由智慧生命的‘情感’催动,这和使用‘想象力’与‘思考’启动的灵能异曲同工……原来如此,是这样。】

    【疑惑:只是,这样会不会不太稳定?我虽然是人工智能,但却也有情感,那是一种会让人思维速度降低,但却能爆发决心和坚持的力量我不缺乏冷静,因为我天性如此,但是普通的智慧生物引爆了他们的情感,他们真的不会‘堕落’吗?这与我们需求的秩序并不吻合……虽然说,我们如今面对混沌,可以一致对外,但是日后……】

    “不要思考日后了。”

    乔修亚头一次打断了不朽灯塔的话,他早就在送出自己对情感力量感悟的同时,就大致猜出了不朽灯塔的反应,而事实的确如此,不朽灯塔在震惊兴奋的同时,也感到疑惑和不安,因为激烈的情感绝非是秩序的,当然,也不是混沌,而是偏向于千人千面,无法预测的‘混乱’。

    坚定的心,能够带来的坚定的秩序,但是躁动的心,同样也会带来躁动的混乱。

    可现在是思考这些东西的时候吗?

    “我在进入群星世界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不朽灯塔,难道你没有看见吗?”

    面对沉默旋转的灵能水晶,四臂巨人抬起手,指向周围的星空,指向那贯穿了整个世界的灵能之网,乔修亚指向那些网络中旋转积蓄的庞大灵能旋涡,指向那些在沉默中躁动的‘情感’,他沉声说道:“整个银河,都在因为混沌的力量而愤怒,整个银河都在悲伤,哀嚎,对混沌感到刻骨铭心的仇恨兆兆京京的智慧生命,无数已经死去的灵魂,他们都想要摧毁混沌,而他们的灵能与生命汇聚于此。”

    “你是创始者留下的生命保留程序,你和你的同伴应该是灵能贤者之后,多元宇宙最强的灵能使用者,至少是之一。哪怕是我没有给予你‘情感’力量的知识,你也应该能看得出来,那些灵能旋涡是如此的不安定,强行抑制,只会摧毁自己。”

    “这个银河正在祈求祈求痛苦,仇恨与悲伤快快远去,万物众生都在祈求,祈求破坏,死亡与毁灭降临于敌。”

    而我正应此祈求,降临而来。

    如此说道,乔修亚提出了质问。

    “不朽灯塔第三帷幕灵能之网的化身,你为什么不使用这股力量?你的其他两个同伴,第二和第一帷幕为什么至今为止都不出现?”

    不朽灯塔没有沉默。

    【回答:第一,第二帷幕不能离开,他们要为灵能之网的循环负责】

    【回答:灵能旋涡太过不稳定,倘若使用不当,可能会在混沌摧毁我们之前,我们自己就把自己毁灭】

    【回答:生命保管程序的核心守则是保存生命存续,我们不会冒着自我毁灭的风险,使用未必能摧毁敌人的力量去攻击敌人】

    【确定:我们现在不能这么做】

    乔修亚微微点头,巨人并没有因为不朽灯塔的回复感到疑惑。

    因为对方的处理是对的在没有更好利用方法的情况下,贸然引动炸弹一样的力量是不智的选择,更何况目前出现的敌人大多都是眷族,并没有全力以赴的价值,倘若是邪神降临,那么三重帷幕应该会毫不犹豫的使用这力量。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

    他来了。

    所以一切就都有了全新的选择。

    “不用担心,不朽灯塔,告诉你的同伴,让他们不要镇压那些力量了它们会有更好的用途。”

    强者存在的意义,就是在现实世界原本ab三个选择全错的选择题中,强行加上一个正确的答案d。

    强者存在的意义,就是在人们苦恼应该如何通过复杂迷宫的时候,开着压路机,一路推平碾过去。

    总而言之,为什么要去思考其他人定下的‘规则’?处理掉问题的方法如同天上繁星,绝无‘只能这么做’的道理。

    乔修亚的四只手掌中央,浮现出四团火焰。

    代表着【勇气】【愤怒】【仇恨】与【毁灭】的血色之光。

    代表着【冷静】【变通】【贪婪】与【智谋】的金色之光。

    代表着【忍耐】【坚毅】【宽容】与【热情】的青绿之光。

    代表着【热爱】【决心】【占有】与【放纵】的蓝紫之光。

    四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燃烧着情感的两面,一面是秩序,一面是混乱,一面是守护,一面是毁灭。

    “情感绝非一面,正如同纷争需要相对的两面那样,情感也是如此。”

    巍峨立于星河之间,乔修亚将四臂交叉置于胸前,而四团不同的火焰环绕着巨神旋转,在其周身荡漾起了层层叠叠,令时空也为之扭曲的漩涡。

    “而我能掌握他们智慧的心智应当掌控自己的情感,而并非相反,我相信,通过训练,人人都可如此。”

    “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需要你这个当前世界最强灵能者,可以控制灵能之网的存在的帮助。”

    战士对不朽灯塔展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为什么要镇压?

    让它熊熊燃烧吧!

    让情感的漩涡,在这仇恨的银河中放纵的燃烧,点起一场大火,足以燃尽混沌的大火!

    如果连焚烧自己都不愿意,那又怎么焚尽敌人!如果连一点疯狂都吝啬,那又怎么能开辟前所未有的时代!

    【震惊: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你真的是一个疯子……你的确有掌控情感的心智,但这并不能说明你就能百分之百保证安全,更不能保证人人如此……】

    【一转:不过你说服了我们,因为你展现了可能性】

    【真正的智慧生命从不需要百分之百才能行动,这是创始者说过的】

    “好!”

    无需多言,乔修亚哈哈大笑,能够看见,随着战士伸出四臂,然后握紧四拳,那四团正在旋转的四色火焰,瞬间就凝结为了四盏明亮的灯火,而在这灯火的中央,有四枚闪亮的戒指正在火焰中沉浮。

    血色的【勇气之戒】,金色的【智慧之戒】,青色的【坚毅之戒】,紫色的【决心之戒】。

    四枚在灯火中燃烧的戒指,正呼应着这个星河中无尽的情感,闪烁着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芒。

    “是时候改变世界了。”他如此说道。

    ……

    ……

    虚空之外。

    这是一片虚无的星域,寂静黑暗的虚空中,没有任何世界的光芒,也看不见任何其他星河的光辉……整个星域都被笼罩在黑暗的世界残骸中,如同被黑色尘埃云笼罩的球。

    一切都已逝去,一切都趋于寂灭。

    但是,仍有一个世界,在这黑暗的寂静中旋转……它无比庞大,庞大到超乎许多人想象,众多世界的残骸被这个世界吸附,成为它外壳处最外层的坚固屏障。

    它本来应该就这样在这寂灭的多元星河残骸中轮转,直到时间的尽头,万事万物归于终亡之时。

    但是,在这黑暗的虚空中,却有一团炙热的,闪耀着光芒的光团正在朝着它靠近。

    那是无法看清真容,只有一团炽白色的光辉,它发着光,驱散了所有的世界的残骸与灰烬,它的力量令虚空骚动,产生了滚滚时空乱流。

    它逐渐靠近那庞大而古老的世界,逐渐停在那世界屏障的边缘。

    然后,它伸出手,想要敲打屏障。

    那是一只无比巨大,足以将世界也缠绕在其中的触手不,这触手的确缠绕着一个世界!奴役着一团星域!

    能够看见,这光芒触手中,包裹着一团半透明的世界屏障,而这世界屏障之内,又包裹着一团混沌的,不断旋转的黑暗星河,这黑暗星河溢散着‘腐毒’与‘感染’的力量,无止境的混沌如同瘟疫一般,想要穿透那一层世界屏障,来到虚空之中。

    但是这些力量完全无法击散那触手的光芒,混沌被囚禁于世界之中……不过,即便是这样的触须,也无法在巨大世界的屏障上打开一个孔洞,在触碰到世界屏障的同事,光芒触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反弹力量,让它仿佛吃痛一般收回了触须。

    但是更快的,它又掏出了更多的触手。

    而每个触手中,都囚禁着一个世界,囚禁着一个黑暗的星河。

    ‘饥荒’‘停滞’‘转换’……种种截然不同,但却同属混沌的气息传来,它们挣扎,转动,攻击,侵蚀但是一切举动都毫无意义。

    而随着触手一根根出现,光芒逐渐分流,那囚禁着混沌的璀璨的光芒,一点一点的展露出真形。

    然后,就能看见,那由于被耀眼光芒所覆盖,看似像是‘触手’的存在,其实并非是触手,实际上,它一根根缠绕在一起的‘丝线’,如同绸缎那般的‘布网’。

    而所有丝线的源头,包裹世界的巨网的起源……

    则是一个纯白的,巨大的,远比世界还要庞大的……

    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