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七章 横扫千星 上

    在听见系统的警告和提示后,克雷勒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使用暗影之径回到埃尔玛战舰中。

    ‘极限病毒’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奇异古怪了,哪怕是有拉德克里夫元帅赠予的幽金之炎铠甲可以保护自己,但克雷勒还是不愿意在那种危险的环境久呆……而且新巴一家已死,那地方也的确没有多少线索,能少呆一秒,就少呆一秒。

    呼!

    而当克雷勒顺着暗影,回到战舰中时,迎接他的便是一个透明隔离舱当头罩下,还有一全套的高能辐射照射。

    六色的元素光辉汇聚成白色的光,其中混杂魔力的火焰,这足以将寻常城市焚化为灰烬的‘魔火’将他整个人从头到尾净化了一个遍,有铠甲保护的克雷勒自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能看见,在高能辐射照射的过程中,克雷勒周身铠甲的缝隙中燃起了一团团小火焰那正是部分极限病毒胞体隐匿的部分,直到现在才被完全消灭。

    “对不起,但这是必要手段。”

    隔离舱之外,埃尔玛控制魔火来回清理,就如同给猫洗澡那般细心,她语气柔和的说道:“虽然我能确定,这种病毒并不能感染我,但它可能会从你身上转移到我身上,让我不知不觉成为它的宿主恐怕新巴一家就是这样,被一个携带该病毒的指挥官级阿摩司人传染了。”

    “很正常,这可是超凡瘟疫在我老家那边,我至少要被隔离观察三个月。”

    对此,克雷勒自然是不放在心上,他先是笑了笑,然后谨慎的拿出一个小试管瓶,递向水晶隔离舱另一侧的埃尔玛:“你要的极限病毒样本,小心点别泄露了,我不可能随时随地都穿着铠甲,依照大元帅留下的系统鉴定,这病毒甚至能消耗灵魂的力量,强行进行‘极限演化’!”

    换句话说,感染这病毒的个体倘若不是运气极好,那么就连灵魂都无法脱逃,神魂俱灭便是最后的结局。

    埃尔玛没有回答,但是她的动作却无比小心,能够看见,看似水晶一般的透明隔离罩开始蠕动,然后伸出一条半透明小触手,接过克雷勒手中的试管瓶,将其牢牢包裹,封锁在其中克雷勒注意到对方在三秒内释放了至少七个以上的黄金,极意级封印大魔法,看来埃尔玛自称的‘极意巅峰’实力的确没有说谎,仅仅是这么一手,在迈克罗夫世界就能被称之为大师了。

    克雷勒的消毒进行了九次完全不同的流程,从高低温骤变一直到真空吸尘,从电浆敷面一直到解离术洗澡,等到他被确定百分之百安全,终于可以从隔离舱中走出时,已经开始试验探究‘极限病毒’究竟是什么东西的埃尔玛正震撼的低声自语。

    “这个结构……这种病毒,在生物技术方面,至少领先我们几百年!”

    “不!甚至远远不止!”

    储存有部分极限病毒的试管被放置于大堆大堆的生物器械与魔法仪器中央,埃尔玛细致的全方位观察它的形态,她发现,这种病毒虽然看似结构简单,但实际上却无比复杂打个比方,倘若说寻常的病毒,它的遗传物质只是单纯的储存信息的话,那么‘极限病毒’的遗传物质,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原子级的三维立体法阵!它不仅存储有远超寻常病毒的信息,更能达成众多普通病毒根本无法达成的功能。

    换句话说,所谓的极限病毒,本质就是一种可以自我复制,自我繁衍,拥有高传染性,致死性,极难被杀死且适应力极高的‘活法术’,埃尔玛可以确定,阿摩司王庭并不具备制造这种病毒的能力,他们的技术和超凡力量是追随阿摩司大帝的步伐,是偏向于宏观,庞大的类型。

    “这么恐怖!”

    听完埃尔玛的转述,克雷勒在解除铠甲变成之后,当场便是大吃一惊,他面露担忧之色:“不行,这个消息必须告诉元帅……必须早点告诉老家那边!”

    和一个世界也就几百万阿摩司人居住的王庭相比,迈克罗夫文明的人口密度可就大多了,倘若没有预防措施,对于阿摩司人戒严就能解决的问题,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希望自然导师和鱼人大祭司可以尽早知道消息,针对这种病毒开发出特定的防御方法……一想到定居点中,新巴一家古怪的尸骸,还有这种高烈度超凡病毒在人群中传播的模样,克雷勒就不寒而栗。

    埃尔玛侧眼看了眼正在皱眉担忧的克雷勒一眼,然后安慰道:“不用担心,依照你们元帅的力量,恐怕在你接触到极限病毒的第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嗯?”

    猛地抬起头,埃尔玛看向原本寂静虚空的某一处,在那里,一道道急促的时空波动传来,伴随着灰银色的时空门开启,八艘全长超过三公里的大型生物虚空战舰就这样缓缓从中飞出,以一个环形阵势漂浮在虚空中。

    这生物飞船的造型奇特,呈倒金字塔形,棱角分明的主体缓缓转动,如同钻头,而尖锐的底端周边,环绕着一层层显眼的能量圆环。八艘飞船的造型大体一致,区分在于圆环的颜色,大小和数量各不相同,而其中圆环最大最多的那一艘生物战舰在脱离时空门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远处的埃尔玛,并朝着她所在的方向靠近。

    “典型的‘倒金字塔’,这些飞船,是‘帝皇禁卫’。”

    埃尔玛的拟态人形皱起眉头,她小声对一旁不明所以的克雷勒解释道:“虽然说大帝本人根本不需要禁卫,但是总是有那么一批人负责为大帝做事,处理杂物,而那一批只接受帝皇直接命令的战斗类阿摩司人,就是帝皇禁卫。”

    “他们每个人都有‘指挥官级’(极意中阶至巅峰)的力量,我当年也当过一段时间的帝皇禁卫……”

    “埃尔玛,居然是你。”

    没等埃尔玛说完,那逐渐靠近的首领倒金字塔战舰中,传来这么一则精神讯息,这声音颇为惊讶:“七十四年未见,你原来待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库洛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埃尔玛显然也认识这位帝皇禁卫,所以她并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疑惑,一边向前询问,她一边对克雷勒解释道:“库洛斯是帝皇禁卫中,新生一代最有希望抵达‘大将’境界的个体,七十四年前,我曾经和他在前线共事过一段时间,算是……熟人吧。”

    而另一侧,库洛斯却并不知道,熟人的体内居然还有一位异界来客,所以他并没有多话,只是严肃的说道:“无论你猜到,知道了什么,现在都不要外传,王庭会处理好一切,不用擅自忧虑。”

    “那,至少告诉我,王庭到底发生了什么?”

    虚空之中,两艘大型战舰隔空相对,无形的精神波涌动:“边疆一百三十七星域全部戒严,各自独立,不交换信息,物质也全面配给化倘若这个时候,有敌人袭击,我们恐怕要等几个星期后才能知晓消息!”

    “灾难。”

    库洛斯简洁的回答道,在停顿了片刻后,他又继续道:“不必担忧边疆……唯独这点可以相信。塔库尔人遭遇的灾难远比我们大,我们自顾不暇,他们却是自身难保。”

    “看在当年我们一同守卫大星云要塞的份上,库洛斯,至少说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通过对方的话印证自己的猜想,结合极限病毒的情况,埃尔玛已经大致猜出如今的状况,但她还是尝试获取更多资讯:“我曾经也是帝皇禁卫,或许我在什么地方可以帮助你们。”

    库洛斯沉默了片刻,他似乎正在思考,数秒后,他便低声开口:“一切都是那些湮灭教团的杂种搞的鬼。”

    “约莫一两年前应该就是陛下派遣分身,与迈克罗夫文明交手前后的那段时间,那群塔库尔杂种在研究灵能仪式的时候,天知道出了什么差错,联通到了一个极其古老庞大的世界……那个世界中的灵能极其精细微妙,和我们星河通用的灵能有不小的差异,这对那群杂种来说是极大的收获。”

    “但是,他们却没有发现,那个古老的世界中潜伏有一种极其古怪的‘病毒’。”

    “这病毒极其古怪,难缠,生命力极强,传染性极高,除了不能在虚空中行动外,任何环境都不能阻止它的扩散它甚至能在真空移动,汲取宇宙辐射微博维持生命!”

    说到这里时,库洛斯的语气不知道是幸灾乐祸还是咬牙切齿,他的精神波动变得十分复杂:“一整个圣所世界直接沦陷,它们的核心领土瞬间毁灭了十二分之一,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大牧首竭尽全力去镇压,但却依然难免有所泄露。我们的侦查人员发现了这一点,他急忙趁乱回归,却不想已经感染了病毒,成为了宿体。”

    库洛斯的精神波动中,透露出了对塔库尔人不加掩饰的仇恨如果不是七十四年前那场战争令他灵魂受创,留下了几乎不可痊愈的暗伤,恐怕他早已成为大将,得到可以追随阿摩司大帝行动的权利。

    “行了,不必多说,事情还没有糟糕到令王庭动乱的地步,至少那些塔库尔人比我们更糟埃尔玛,过来协助我,将这个虚空定居点传送至隔离星域,那里有一整个思考个体集团正在尝试进行破解和反转译……倘若我们完全掌握了这种病毒的技术,塔库尔杂种就再也不是威胁。”

    埃尔玛体内,一直收听实时转播的克雷勒不禁咽了口口水。他可算是知道,一个势力的高层出一个间谍会造成怎样的恶果了,瞧瞧埃尔玛,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在戒严时期获得了关键资讯,甚至还有人主动告知机密讯息……真是恐怖!

    但是,埃尔玛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库洛斯的邀请,她沉默了片刻,然后有些迟疑的问道。

    “那么大帝……陛下有什么举动?”

    克雷勒能看见,倒金字塔形的战舰底层的光环转动的比之前快了许多,光芒也变成了通红,但是听精神波动,库洛斯却并没有生气,他只是平静的回答道:“陛下不在乎好了,我们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一起来吧。”

    与埃尔玛心灵相连的克雷勒能够感受到,这位阿摩司人的心中升腾起了无止境的失望和愤怒……虽然埃尔玛之前嘴上说,想要反叛大帝,想要脱离阿摩司王庭,但是真的遭遇了危机,她还是忍不住想要为自己的文明探寻真相,期待大帝的出手。

    但是大帝不在乎。

    亦或是说,他从未真的在乎过。

    “……哈哈,的确如此。”

    克雷勒能够听见,在埃尔玛的心灵深处,传来了愈发坚定的波动:“大帝从不在乎这些小事……它从未理解,除却强者的视界之外,还有弱者的生活存在。”

    “所以,我要反抗,叛逆这一切。”

    而不久之后,就在冷静下来的埃尔玛动身,与库洛斯一起前往虚空定居点,准备协助这一小队帝皇禁卫传送这个已经被感染的虚空定居点之时。

    突然地,一种无可形容的震动,出现在了克雷勒与埃尔玛两人的身上。

    “这是!?”

    “这种感觉?!”

    克雷勒只感觉自己腰间的腰带突然传来一股火热,这热感远胜火焰烧灼,但却没有丝毫痛楚,在他震惊之时,这股一样的热感直涌心头,令克雷勒心中顿时生出一股突如其来的决心。

    他顿时就明悟了,自己最大的愿望,最大的心愿,便是成为强者,成为能够决定自我命运,能够颠覆自己所厌恶事情的强者,正如同当年他年轻时,在南境黑森林处,见证了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于反掌之间颠覆万物的时刻所下定的决心那样这火热的感觉随着心脏的脉搏,朝着他全身上下扩散,在刹那之间就贯通了克雷勒全身!

    能够看见,此时的克雷勒浑身,都洋溢着一股蓝紫色的光辉,其中蓝色的占比更大一些埃尔玛的周身内外也同样逸散着蓝紫色的光辉,不过她紫色的光芒更加显眼。

    不仅仅是这两者,血色,金色,青绿与蓝紫,大致四种不同的光辉,开始以两者为原点中心扩散,能够看见,距离克雷勒与埃尔玛最近的阿摩司人,帝皇禁卫库洛斯身上,洋溢出的是醒目的‘血红’,而其他七位帝皇禁卫身上,零零散散出现的大多都是血红,偶尔能看见一个金色。

    这光开始朝着整个星域传播,十四个世界,上百个虚空定居点全部都被照耀,但绝大部分光芒都没有得到回应,只有少数几个青绿的光辉亮起,剩下来的,要不就是光芒太过黯淡,要不就是……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光芒。

    能够看见,上百个虚空定居点,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定居点没有丝毫光芒,诺大的星域中,甚至传来一阵寂寥。

    但已经没有人在意这个了。

    因为所有人都沉浸在那一股来自心灵最深处的冲动,那一份最真挚,也最最不可磨灭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