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章 大反攻 7200

    群星世界,星与星之间的真空之海中,弥漫着稀薄无比,但却如同雾气一般的尘埃。

    边疆银河,位于78号星区与76号星区之间的古琅玛星云曾经是一个名为琅玛联合会的星际文明,它并非毁灭于邪神眷族之手,而是一次三十多万年前,人工诱发的超新星爆发一次错误的灵能仪式带来的极端巧合,导致整个琅玛联合会利用太阳能量的法阵错误运行,并通过超空间灵能反应,连锁诱爆了他们掌控下的二十三颗恒星,在八分钟内摧毁了联合会全部的核心领土与殖民地。

    这不知道说是愚蠢还是倒霉,理论上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一瞬间杀死了八百七十亿琅玛人,他们联合会的星辰尘埃成为了一团仍在不断扩散的复合星云,而所有琅玛人的灵魂与灵能在星云中扩散,凝聚,汇聚成了一颗小小的灵能恒星:由于死的实在是太突然,也太没有预兆,当年的琅玛人还来不及生出‘荒谬’和‘愤怒’这两种情绪就灰飞烟灭,所以这灵能恒星还算是纯粹,甚至能作为舰船的坐标,指引后来者的舰队穿过这一片悲伤的星云。

    三十万年后,灵能恒星逐渐接近熄灭,而古琅玛星云也迎来了全新的不速之客混沌眷族自虚空之外降临,摧毁,利用所能感知到的一切事物,而星云也不例外,成为了它们的巢穴。

    古琅玛星云中蕴含着大量灵能杂波,混沌眷族不担心这种干扰,但寻常舰队很难在其中航行,失去灵能恒星的指引,古琅玛星云彻底成为了混沌邪魔的隐匿之地,成为了周围文明的禁区。

    不过,现在,一支庞大的奇特舰队却正在古琅玛星云中穿梭,而舰队的中央,一艘立体形象类似于g形,正面高度超过二十五公里的巨型战舰正喷射出如同幻影一般的灵能流,在真空中前进,它的侧面描绘有一团鲜红色,正在熊熊燃烧的烈火图案。

    ‘烈火’紧急清扫舰队。

    能看见,远方的星云中,一艘小型侦察舰迁跃而出,在交接过讯号后它快速靠近舰队,然后被收入巨型战舰中,随着数据库的驳接,大量讯息被传送而来。

    “是吗?灵能恒星已经彻底熄灭,但是混沌眷族也消失无踪。”

    舰桥指挥室,一位看上去像是蝉的苍老覃雅人晃动着自己的触须,他冷静的阅读数据库中的探索信息,沉吟道:“这么说来,整个古琅玛星云中都没有任何敌人。二十七艘侦察舰从各个方向都得到了同样的结果,除非混沌眷族又新演化出了什么能力,不然这就是事实。”

    思虑了片刻后,机械冰冷的声音从这位覃雅人胸前传来,转译机械嗡鸣道:“全舰加速,我们离开星云内层,迁跃前往下一个目标。”

    “是!”

    整齐划一的回答传来,随着命令层层转达,全舰数量超过二千九百,持有巨型歼星舰的烈火紧急舰队就这样稍稍转向,然后全体提速,朝着星云的外围飞去。

    既然这里没有目标,那么就执行下一个任务,紧急清扫舰队就相当于‘星河守护者联盟’中的白血球,目标就是清扫联盟领土中,所有有关于混沌的病菌。

    对于这个命令,全舰上下没有任何人有什么意见,清扫舰队的每一个舰员都是被精挑细选而出的精英,有着最好的素质与战斗意识,而统领这一群精英的舰长,控制‘哈米吉多顿级歼星舰’的强灵能者,五星舰队司令克达尔更是精英中的菁英,对于这位一生征战超过四十五年,统帅三支舰队与混沌战斗了一百零二次的‘联盟一级守护者勋章’持有者,没有任何人会对他的指令持有无意义的质疑。

    哪怕是歼星舰的副舰长兼检修部机组长,中庭人法雅,在绝大部分时间也都会无条件相信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司令。

    不过,今天却是一个例外。

    法雅是一位体内胡萝卜素较多的中庭人,所以他头顶的叶子会呈橙黄色,他装作浑不在意的样子,眼神扫过看上去很冷静也很正常的克达尔司令,心中充满着忧虑。

    担忧并非是从今天开始,准确的说,从烈火舰队从不久之前的那一次任务开始,法雅便一直有些担忧克达尔的精神状态。

    毕竟,并非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在亲眼目睹自己种族的母星被炸毁后还保持正常的,而更可怕的是,下达这一命令的人正是那个人自己甚至,在那颗被混沌侵蚀的星球上,还有那个人唯一的后裔,亡妻的坟墓,以及所有亲朋好友最后的残留。

    简直是一个人能经历的最糟糕的一天。

    承受了如此痛苦后,能够保持正常才是最大的不正常,法雅早就在那次任务之后,向联盟军部高层替克达尔申请了休养疗程和专门的心理团队心理治疗,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的战局太过焦灼,早就应该下达的调休指令迟迟没有到来,以至于克达尔仍然带领着烈火舰队四处清扫征战。

    其实这也没什么,发芽觉得,倘若一直与混沌眷族战斗,让克达尔能够稍稍发泄心中的痛苦和怒火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这是一个正常的渠道,但也不知道是大迂回作战是不是太成功的原因,在‘永恒虚空锚点’被摧毁后,整个邪神眷族阵营便出现了巨大的异变大东星区遭遇持续不断地猛攻,而大南星区,也即是烈火舰队所在的大星区,邪神眷族却全部撤退,只留下空荡荡的巢穴,以及被消耗殆尽的恒星星系。

    “糟糕,古琅玛星云中的混沌眷族也撤退了……我们这几个星期连一场战斗都没打!”

    法雅心中暗暗叫苦,他当然知道克达尔舰长心中的哀伤和愤怒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他好几次看见过克达尔在闲暇时会拿出家人以前的照片发呆,灵能波中也偶尔会传递出‘永恒虚空锚点’与‘裂星者舰队’这几个词汇,这完全就说明了对方的不正常。

    ‘永恒虚空锚点’自然不用说,其本质就是一个与虚空相连,持续时间为永恒的虚空门扉,它是混沌眷族最大的援军来源,在其曾经存在的时间,每个时间单位从中涌出的混沌眷属数量,甚至超过了数百个战场在同一时间消灭的混沌眷族数量,生命保管程序通过计算确认,倘若不摧毁永恒虚空锚点,战争永远不可能胜利,而大迂回战役便是守护者联盟为了调虎离山,倾全力在正面战场牵制混沌眷族主力,而精锐部队通过长距离迁跃,以自杀式袭击破坏虚空锚点的作战。

    裂星者舰队,便是大迂回战役中,对永恒虚空锚点展开自杀性袭击的舰队之一,其中成员绝大部分都是孤家寡人,没有任何亲友,亦或是亲友全部死在混沌手中的独夫,当初一同自杀袭击的十八支舰队只有它一支舰队有一小队战舰幸存保持了编号,其他全部都荣耀撤编,舰队全员的名字和生涯被记录进‘守护者烈士纪念碑’。

    在法雅看来,克达尔司令毫无疑问是已经没打算活了,他想要去裂星者舰队服役,继续执行各种最危险最艰难的任务,然后死在某次任务中说不定调休指令没有到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克达尔应该早就申请了这个命令,军部高层很欢迎这种有决死之心,又经验丰富的老舰长前往裂星者舰队任职,那绝对能对混沌造成最大的打击。

    只是,连续几个星期一次小型遭遇战都没有,法雅很担心克达尔舰长的精神状况愤怒这种东西不发泄出来,真的会逐渐摧毁灵能者的理智,而克达尔还是一位欧米茄级的大灵能者,他倘若真的发疯,恐怕歼星舰都会被他以一己之力摧毁。

    “别担心,法雅,好歹我也是战斗了四十多年的老军人了。”

    突然地,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的法雅听到了转译机器中传来的机械音,他惊愕的抬起头,发现克达尔舰长已经转过头,触须颤动着道:“我真的没有大碍,你不用太忧虑我的精神问题。”

    “您,您能看穿我的想法?”

    法雅先是感到一阵被窥破秘密的难堪,然后便是一阵惊讶,乃至于震惊:“虽然时间不久,但我也是欧米茄级的灵能者……等等,难道!”

    想到一种可能,法雅头顶的叶子震惊的开始卷缩:“您突破不朽者境界了?!”

    所谓的不朽者境界,便是超越了‘能以单体进行星际级舰队战斗’的欧米茄级灵能者,可以以一己之力决定一场战役走向的真正强者,这种等级的灵能者,即便是整个守护者联盟都凤毛麟角,八千多个星际文明加起来,也没有超过四十人之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众多文明的领袖,不能轻易上战场。

    倘若对方真的突破不朽者境界,那么肯定就是真的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至于堕入疯狂……那样的话,就是好事一件了。

    “大概,只是刚刚突破了那一层纸吧。”

    而克达尔却平平淡淡的回应道:“我本来就在巅峰境界琢磨了几十年,在前段时间极端情绪的刺激下,我回顾了我的一生,想通了许多之前困扰我的问题,并以最冷静的心态观察了我灵能的每一个脉络……我的确得到了进步,但是否是不朽者,还很难说。”

    这本来是一件喜事,舰队司令突破了整个联盟也是最顶端的不朽者境界,这应该是一件传达整个联盟的大喜事,但是不知为何,法雅却突然感到了一阵由衷的苍凉感。

    倘若说,进阶不朽者的代价,就是亲手下令毁掉自己的故乡,毁掉自己的母星,毁掉自己曾经珍视的一切那必然没有多少人会愿意这么做,因为人是为了目的去获得力量,为了力量反而去摧毁目的和理由,那是最可笑的愚蠢。

    法雅很难想象,克达尔平静的语气下,那双看不出感情的复眼下,究竟是沉淀了多少愤怒与仇恨啊,究竟是怎样澎湃的情绪推动,才能让这位专心于指挥作战数十年,根本就没有认真思考过突破境界办法的司令舰长,在短短几个星期内就强行击破了那一层屏障,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

    克达尔自己也不知道。

    舰桥前方,转回头的舰队司令凝视着眼前的真空,凝视着远方朦胧的群星,他的语气一直冷静理智,但那已经是极限如今的覃雅人根本就不敢多说话,它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突然发出怒吼亦或是痛苦的哀嚎,将身体中全部的灵能倾泻而出,摧毁周围的一切。

    突破不朽者的境界?或许吧。克达尔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力量短暂的提升,很可能不过是回光返照被情绪催动诞生的庞大灵能已经开始逐渐超出他的掌控,抵达了他从未奢求过的那个境界,当力量突破极限的那一天到来,他的确有可能进阶,但更可能变成一个可怕诡异的不朽者级灵能魔物。

    我必须要离开,要失控的话,至少要在混沌眷族中失控。

    理智的声音如此告诉他,愤怒的怒火要倾泻在敌人的身上,这样才是最好的复仇,也是苟延残喘的自己唯一的生存意义。

    管他妈的哪里,只要能杀混沌眷族,我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变成什么怪物!

    这是一无所有者仇恨的嘶吼,他已经失去了所有亲人,所有朋友,甚至失去了自己的故乡母星覃雅人已经是没有家的文明了,游离在整个联盟中的覃雅人或许可以继续以星际文明的形式存在,但新生的覃雅人再也不会知道他们母星的美丽了。

    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除却仇恨与复仇之外,克达尔已经没有任何抗击混沌的理由,压抑愤怒的理由,每天从梦中惊醒时,他都会迷茫,嘲笑自己为什么还要保持理智。

    反正他的确什么都没有了,那为什么还要压抑自己,强装理智,甚至伪装成心平气和的冷静模样,去下达一个个让他感觉到想吐的指令?

    情感在脑海中撕扯着,撕扯着,克达尔仍然能保持理智,正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他的确没有大碍,作为大灵能者,他的确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哪怕那只是行走于薄冰……至少,在烈火舰队的这段时间,他可以控制得住。

    至于调去裂星者舰队后……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快来吧。”

    凝视着遥远的朦胧群星,周身灵能洋溢着赤色光泽,克达尔有些神经质地低声自语道:“我已经迫不及待……”

    而就在此时。

    真空中,一条不到无限光等级根本无法看见的灵能巨网开始颤动,伴随着一声微不可查的嗡鸣,四道完全不同的光芒开始在整个群星世界迁跃,蔓延。

    纯粹炽烈的光扫过千万星域,亿万星辰,它们寻觅,呼应着那些能与自己共鸣的存在,寻找自己的使徒。

    然后,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就这样从颤动的巨网中脱离,飞驰而出,进而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降临在克达尔的脑海之中。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一点,无论是就在克达尔审判的法雅,还是其他在舰桥的舰队工作人员,无人注意到。

    唯独克达尔本人猛地一震。

    他感觉自己的心灵正在发热一股精纯无比,无比明确的情感涌入了他的精神海,令老覃雅人混混沌沌的,被仇恨,怒火,悲伤和茫然搅合的一塌糊涂的精神世界猛然清明起来。

    在那一瞬间,克达尔心中突然涌起了许多事情。

    他想要去杀混沌眷族,越多越好,他想要管他妈的舰队和指责,直接开着歼星舰朝着最近的混沌巢穴冲去自爆,他想要干干脆脆的在与混沌的战争中一死了之,他想要倾泻自己的无尽的仇恨,倾泻自己的无尽的愤怒和疯狂,再也不管什么理智也再也没有需要他理智对待的对象了然后就这样变成强大的灵能怪物,去找混沌大杀特杀。

    最纯粹的‘仇恨’,诱发了无数黑暗的想法,那正如同泥潭中坠下的石头,令无数潜伏的毒蛇虫蚁蜂拥而出,克达尔震惊的注视着自己脑海中这些黑暗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堪的想法,不禁握紧了自己的节肢,触须都蜷缩起来。

    但是同样的,在这一瞬间,他的心中也同样涌起了许多念头。

    他想要保护其他的种族,其他的文明,让他们不至于重蹈自己故乡的覆辙,他想要带领自己的舰队,自己的船员去抗击混沌的侵略,让自己这样悲哀的个体不要在出现,他的心中充斥着无尽的勇气,正因为一无所有,没有任何需要独特去爱的对象,所以他拥有一切。

    因为一无所有,所以他毫无畏惧。

    克达尔回忆起了自己昔日加入守护者舰队的誓言。

    “我们将守卫星辰间所有的生命与秩序,如同恒星一般照耀所有文明与种族,我们是抵御混沌的先锋,抗击侵略的守卫。”

    “我们是守护者舰队,我们将清扫混沌与灾厄,直至生命的终结。”

    两种似乎截然相反,但却同一起源的情感,在克达尔的心中对撞。

    苍老的覃雅人无言的抬起头,他的触须突然开始震动,然后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突然地‘哭泣’。

    “啊啊,原来我的心中,还有着如此庞大的懦弱。”

    他无声的自问道:“原来我根本就没有控制住自己,只是一昧的压抑吗?”

    倘若说,失去亲人,就让仇恨肆意发酵,进而波及到其他人,乃至于毁灭自己的话。

    那可真的是天大的懦弱与笑话。

    假如混沌有思想,会说话的话,那定然会嗤笑这样无趣的自己吧。

    “我……”

    现实之中,克达尔周身洋溢着的血红色灵能突然一震,然后猛地消散,他低声道:“我错了。”

    仇恨一昧的下坠,既无法战胜敌人,也无法毁灭混沌,只能将自己与自己身边的人送入深渊……自己需要的从来就不是什么‘仇恨’,也不是以‘复仇’为名义的逃避现实,乃至于自我毁灭,而是直视淋漓鲜血,直面这惨淡人生,在失去了一切的未来中坚持,仍然决定要继续向前走的‘勇气’啊!

    承认自己的仇恨,承认自己的错误,承认自己的懦弱,承认自己的自暴自弃然后将仇恨对准敌人,将错误一一改正,将懦弱挂在墙上引以为戒,将自暴自弃清扫进垃圾桶。

    直面这一切,肮脏的自己,与惨淡的现实。然后与此同时,毫无畏惧的面对未来。

    这就是勇气。

    灵能,再次汇聚,然后转化。

    更加明亮,鲜艳的血红色力量温和地推开了一旁急切走来,察觉到似乎情况不对的副舰长法雅这力量与灵能不同,并非是如同幻影一般的光芒,而是仿佛有实体一般的‘物质’。

    “仇恨,也能带来勇气,就像是指引舰船航行的灯塔路标。”

    克达尔吐出一口气,他的复眼中有光芒在闪耀:“但是不能被仇恨淹没,将那灯塔误认为目的地。”

    我的战斗……不是为了向混沌复仇。我的战斗没有那么肤浅。

    我要的,是前进,在这充满了混沌的世界中,朝着没有混沌的未来前进!

    而就在克达尔终于明悟了‘勇气’与‘仇恨’,‘愤怒’与‘疯狂’之间,充满矛盾对立,但却能统合为一体的概念,心中诞生出真正的‘勇气’的瞬间,那涌入进他脑海中的红色光辉,猛地大发光芒。

    【银河守护者联盟,个体克达尔莫纳恩,你的心中怀有莫大的勇气,你属于勇气之戒】

    【炽勇之天邀请你】

    仅仅是勇气,最多只是获得勇气之戒的认可,获得一道符文虚影,想要真正的持有实体化的勇气之戒,这是不够的。

    想要成为持戒者,必须是能够控制‘仇恨’,理解‘疯狂’,操控‘愤怒’,觉悟‘勇气’的个体,就如同作为誓约的戒指那一半,持有,并戒律这一切的情感。

    能看见,一枚带着如同闪电般符文的戒指虚影,出现在了克达尔的胸前,悬挂在它的一根节肢上,然后开始急速的实质化。

    血红色的焰光燃起,包裹住老覃雅人的全身,所有因为苍老形成的甲壳裂缝,关节老化,以及各式各样失去了光泽圆润的躯干部件,全部都在这血色的烈焰中燃烧,然后焕然一新,重归年轻时光!

    在这刹那,一股宛如实质化磅礴的气势,在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哈米吉多顿级歼星舰,甚至传递到了整个烈火舰队之中。

    “司,司令?”

    一旁,被这过于强大的气势震惊到坐在地上,法雅睁大双眼,惊愕道:“你,你突破了!”

    没有疑问,在看见克达尔那焕然一新,完全年轻化的不朽之躯后,法雅的语气无比笃定,真心实意的欢呼道:“太好了!”

    “哦哦哦!舰长突破了?”

    “司令,居然不声不响地……”

    “居然真的能从那么大的打击中走出来……”

    “恭喜司令成为不朽者!”

    顿时,整个舰桥处都充满了喜悦的欢呼与赞美,哪怕是通讯频道中,也陆陆续续的传来各式各样的恭贺与祝福作为克莱尔带领了超过十年的舰队,无论新老成员都很清楚自己司令之前遭遇的打击是多么的大,趁着现在有好事,他们自然会尽自己的一份力,用祝福去将那阴霾洗刷。

    “好了,停止吧。”

    强劲的精神波动在一瞬间响彻整个舰队所有人的脑海,迅速掌控了自己全新力量的克达尔平静的抬起头,他似乎想要对自己这些一直默默支持自己,信任自己的舰员说些什么,但是一则来自军部的紧急短讯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很好。”烈火紧急清扫舰队总司令克达尔莫纳恩将这则短讯阅读了好几次,他转过头,看向法雅:“更改机组设定,我们转向,全功率朝‘黑暗星河’方向前进。”

    “司令?”愣了一瞬,法雅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的语气中带有欣喜和一丝颤抖激动的颤抖:“难道说?!”

    “已证明,中庭人的神明与我们伟大的机械领袖联手,在不久之前摧毁了超过九万个混沌星系,混沌眷族开始全面收缩,我们无需戒备后方大反攻即将到来。”

    冰冷严肃的机械音再次从胸前的转译机械中响起,与精神中的讯息一同传入整个舰队所有乘员的脑海中:“军部已经下令,所有非执行‘ss级’及以上紧急任务的舰队暂停一切现有行动,前往星区前线。”

    “我们要结束清扫人物,开始反击了!”

    一阵沉默,然后便是响彻整个舰队的欢呼。

    克达尔在聆听了片刻这真心实意,对混沌的仇恨与怒火,以及毫不畏惧的勇气呼声后,便抬起头,看向面前因战舰转向而开始旋转的群星,他能感应到,战舰正在法雅的指令和调度下更改远程迁跃引擎机组的设置与坐标,灵能核心开始充能,战舰正在加速,一切都已经就位。

    正是时候。

    所以他平静的开口:“坐标,东星区,德黑兰星域,第一恒星基地。”

    “全舰队就位,状况最佳,启动长距离迁跃引擎,与德黑兰星域锚点对接,行动代号大反攻,听我指令。”

    说到这里,克达尔顿了顿,他抬起节肢,触碰了一下上面的红色戒指,然后,最后的指令下达。

    “跳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