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五章 极限危机 中

    由埃尔玛这位在阿摩司人中,算得上是中高阶级的上层人士将过去的历史娓娓道来,作为外来者的克雷勒便对王庭和教团两大势力的恩怨情仇知晓的愈发清晰。 小 说    .

    塔库尔人曾经在成为虚空文明之前,遭遇过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坚信,这个多元宇宙必将迎来最终的‘湮灭’,原有的万事万物归于虚无,无论是谁都无法逃避,无法躲开,这一点甚至成为了支撑他们文明和社会形态的基石,说是信仰也不为过。

    这个想法,其实和知晓邪神会一次次覆灭文明的迈克罗夫文明想的是差不多的,而塔库尔人其实也并非放弃,他们选择了另外一种方法来正面应对,即为‘创造新世界’,也即是‘灵能天幕世界’。

    “当年,阿摩司人与塔库尔杂碎的全面战争,起因便有这一点在内阿摩司大帝吞噬世界星辰的举动,被当初的第一代大牧首认定为‘湮灭万物之源’之一,认定对方是未来湮灭群星多元的危害着之一。”

    此时,被放置入传送法阵的污染定居所已经被传送至封闭世界之中,而埃尔玛也让出位置给下一批人,在这途中,埃尔玛体内,她还为克雷勒贴心的展示了当年阿摩司王庭和湮灭教团的领土示意,可以看得出来,那个时候的两个文明估计也就只有3级虚空文明中上游的水准,无论是实力还是疆域,都远没有如今这么强大和辽阔。

    “当然,其实这构不成全面战争的理由,当年的塔库尔杂碎……”说到这,埃尔玛的人类躯体皱起眉头,似乎有点不太愿意承认,但她还是客观的评价道:“当年的‘塔库尔人’还算是挺和善的。只是,在王庭扩张之初,在那些已经没有什么记载的历史中,我们和对方逐渐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虽然可能你不相信,但是当年我们阿摩司人也没有现在这么疯狂,甚至我们会接纳其他种族的人当然主要是强者和我们一起生活,现在这种每个阿摩司人都各有不同的生命形态,但所有人都自认为自己是阿摩司人这个习俗,也是从那时传承下来的。”

    克雷勒对此自然并无任何发言权,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护卫舰舰长,哪里能确定多元星河中天灾文明的秘闻真假?不过单单以逻辑推论,这其实并不奇怪。

    无论是阿摩司王庭还是湮灭教团,本质的核心信念都并非是‘铲除外敌,净化多元’,与之相反,阿摩司王庭的核心理念是‘强者至大’,最多算是个极端独裁威权主义,吸收强者移民本就是应有之意,而湮灭教团的核心理念是‘万物将倾’,这个文明应该会尽可能的与其他文明交好,一起协同对抗注定到来的末日之灾才对。

    想来,当年的战争之惨烈,恐怕已经在这两个文明的底层文化中都留下了暴力,不信任与排外的思潮吧。

    “话题扯远了。”

    注意到自己抱怨的有些多,埃尔玛叹息一声,她转过身,在自己体内凝视着自己大脑所在的位置:“总而言之,塔库尔人一直致力于了解‘湮灭’的真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就是认为那是多元宇宙的真理与未来。所以,他们创造出了天幕圣所,这个据说可以在湮灭到来之时保护所有生命的人造世界而有了这个底气,退路后,他们便开始着手准备研究,去了解湮灭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也就是说,塔库尔人准备去研究,究竟是什么东西,才会让多元宇宙被彻底湮灭。”

    听到这里,克雷勒脑袋里闪过一道光他也是随同乔修亚等人,在寂静虚空中航行而来的,克雷勒自然隐约听闻过,所谓的寂静虚空看似虚无,实际上全都是世界毁灭后的残渣与废墟。

    “所以说”想到,就说,他没什么隐瞒的想法,克雷勒摸了摸下巴,直言道:“他们就开始尝试研究异世界?”

    “准确的说,是多元星河之外的其他星河。他们一直都在尝试研究这个。”

    坐在自己的骨甲座椅上,埃尔玛点了点头,她翘着腿,语气平静:“‘我们所在的星河还是活着的,这对研究湮灭没有意义,我们需要去了解深渊与星河之外,虚空中可能存在的废土’这是他们的原话。他们要研究的是已经毁灭的世界。”

    “塔库尔人研究过虚空巨兽,研究过寂静虚空,他们研究过深渊,被毁灭的世界,星河中的残渣,他们甚至还企图去研究吞世者但在尝试过大部分可能后,塔库尔人认为这些都不是重点,都无法抵御最终的湮灭,也无法揭露其真相,他们要找的东西不存在与这个多元星河,而是多元星河之外的可能性。”

    说到这里,埃尔玛转过头凝视着克雷勒,她的语气有些玩味:“其实,失落星河也是塔库尔人曾经重点想要研究的,而现在事实也证明了,你们迈克罗夫人的确掌握有超越阿摩司人和塔库尔人的真相与信息……但我觉得,就算你们比我们更接近真相,但肯定也非真正的真相。”

    你说的都对,你说的都对……

    克雷勒怎么回答?他只能下意识的摸了摸腰带,指望某位元帅大人能提示一下所谓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他一个普通的小舰舰长,怎么可能知晓那种程度的情报啊。

    埃尔玛也没打算在克雷勒这里得到答案,她的想法,是打算帮助那位迈克罗夫大元帅完成他的任务后,用报酬来交换,要求知晓这一部分的真相……惭愧,人皆有好奇心,埃尔玛知道,自己这种本来就极其活跃的阿摩司人,好奇心真的就比一般人要重。

    “总而言之,塔库尔人开发了许多强大的侦测法术他们自己管那些技术叫做‘预言’他们致力于多元星河之外的探索,因为我们所在的星河内,不存在能让他们了解,并超越湮灭的道路。”

    “这个瘟疫……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成功了。”

    克雷勒闻言,不禁转过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封印世界,啧啧了两声:“他们肯定找到了一个世界星河之外的异世界。”

    “的确成功了。”

    埃尔玛撇了撇嘴,她也想起了这危险至极,足以将一整个阿摩司下辖殖民世界所有居民化作枯骨的超凡病毒:“成功过头了。这种瘟疫,究竟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来头?它居然能在虚空中存活一段时间!”

    “其实要我猜的话,这可能是一种只有在大魔潮时期,才能进行大范围感染传播的特殊超凡瘟疫。”克雷勒回忆起自己家乡曾经出现过的瘟疫邪教教徒,他眯起眼睛:“大魔潮的能量,正好成为了它们保持活性的温床,也能成为它们能量供应的源头,不是大魔潮时期,虚空中的能量根本不足以令这种瘟疫维持活性。”

    无论是光耀文明,还是星坠纪元,都是起源于大魔潮时期的超凡文明,两次时隔数千,近万年的大魔潮,正好见证了一个文明的辉煌与落幕……也自然能见证一个文明的肆虐与沉寂。

    大魔潮时期,不仅仅是文明会蓬勃发展,虚空巨兽,乃至于各式各样的混沌魔物,混沌邪神,也会比以往更加活跃这种超凡病毒,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大魔潮的源头,究竟是什么?

    克雷勒并没有详细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一旁,埃尔玛似乎从集中区的领导处收到了什么信息,此时正一脸困惑。

    “什么……瘟疫又扩散了?!”

    她的语气惊愕,甚至带着一点不解:“星摩克星区彻底沦陷,核心星域失去所有信息,超过十八个世界所有居民全部死亡?!”

    “要我们带队去封锁星区……没问题,我马上就去,问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星摩克星区是前线战区,无论怎么想都不应该会变成这样啊他们有完善的堡垒,隔离措施,数名大将带队,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让瘟疫这么快肆虐!”

    阿摩司人的总人口本来就不多,他们这种崇尚强者的文明,相对于正常虚空文明而言,本来就是相对精锐,但人口稀少的类型,十几个世界的居民全部死亡,即便是对于一个天灾文明来说,也绝对不是小事了,更不用说总人口前段时间才有接近三十亿的迈克罗夫文明克雷勒以听见十几个世界都化作死寂,当场就倒吸一口凉气。

    那可是十几个可居住世界啊!

    哪怕是算上殖民地,如今的迈克罗夫文明都没有那么多可居住世界,这一次阿摩司人因为瘟疫损失的人口,恐怕都要超过迈克罗夫文明的总人口数!

    惊恐之余,克雷勒还是有些庆幸……幸亏他们联系上了拉德克里夫大元帅,让对方通知了迈克罗夫文明总部,戒备血战星河方向出现的大瘟疫……不然的话,以迈克罗夫人低于阿摩司人的平均身体素质,瘟疫只会更加可怖。

    而就在此时,克雷勒能够听见,与自己共享精神的埃尔玛发出了一声失态的大吼:“什么?!”

    “极限生物?!”

    而与此同时,就在同一瞬间。

    无论是埃尔玛,克雷勒,还是其他所有仍然位于集众区的阿摩司思维个体,所有的智慧生命,都骤然感觉到一股寒意贯穿了大脑与脊椎,刺激着每一根神经线。

    刹那,埃尔玛与克雷勒同时转头,看向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封闭世界在那封闭世界中,汇聚了周围七八个星区,天知道多少星域中所有被瘟疫感染,甚至就是作为瘟疫源头的建筑与区块。

    从哪里,传来了一声愤怒中夹带着欣喜,却又无比狂暴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