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六章 极限危机 下 (6000,求保底月票)

    和克雷勒不同,埃尔玛作为阿摩司人体系中的高层,也是曾经集众区的一位思维个体,她有相应的权限可以观看封闭世界内的场景。    

    在冷意蔓延至神经末梢的瞬间,她便联通内部的观测系统,去寻找封闭世界内传来的恐怖怒吼究竟来源于何处。

    于是,一只无比巨大的怪异生物,突兀地映入埃尔玛眼帘。

    在侦测镜头中,一团黑褐色,不可名状的诡异生物,正在从那十二个被蓝恒星潮汐锁定的星球内部,准确的说,是第七号实验星球中,急速地‘溢出’,而那恐怖的怒吼,正是它突破星球束缚,出现在地表的吼声。

    之所以说是‘溢出’而不是脱出,因为那怪异的生物的确就如同液体一般……能看见,黑褐色如同石油一般的油脂聚合体,正在从星球的地表缝隙中以亚音速急速涌出,同时出现在全球上万个节点处的油脂呼啸着席卷过地表,在区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就占据了地表百分之七十二的面积。

    随后,这些油脂开始聚合,凝固它化作了一株面朝蓝色太阳的,巨大菌体伞盖。

    黑褐色的,高达十五万米的巨菌体贯穿了大气层,它扎根于星球,星球各地的裂隙仍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油脂,如同血管一般附着在其菌柱上,令伞盖愈发庞大,愈发高耸。

    但这个并非是这个怪物的最终形态埃尔玛注意到,这个可怕的不知名生物无时无刻都在进行异常的突变和演化,并非利用了大量超凡力量:在那菌盖的顶端,可以看见一颗魔力结晶正在急速膨胀,而在菌盖的边缘处,如同海星一般的怪异结构开始出现,上面挂满了密密麻麻,数以千万计的眼睛,而这些眼睛无规则的旋转着,无比庞大的以太流就这样被这生物操控,令它的前端逐渐脱离星球,开始在真空中游动,就像是一颗漂浮在真空中的海藻。

    而在他的身下,星球在不断地溢出黑褐色油脂的同事,也因为质量被大量掠夺,不断地开裂,崩碎,星球地核的能量几乎被汲取一空,实质化的火元素与地元素化作玄奥的实质化纹路,覆盖在这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看上去就像是一团不停蠕动的真菌,棘皮生物混合体。

    而就在星球彻底崩碎,无声地化作几大碎块的同时,这个生物也终于完成了暂时性的突变亦或是说,一种极限的演化真空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带着甲壳与骨翼的飞蛾。这飞蛾看上去还有点龙的影子,他头顶着操控魔力的犄角,巨大的尾巴上满是锋利的突刺,但是它的身躯却更像是飞蛾和蜜蜂的混合体,背后还背负着阿摩司人原型常见的蜗壳。

    “这是什么怪物?!”

    “他们是把所有生物都放在培养蛊里杂交了吗?!”

    不仅仅是埃尔玛惊呼,就连自认见多识广,在军官学院见到过许多混沌眷族古怪外形的克雷勒都感觉头晕脑胀因为这仿佛将所有生物的优点,亦或是特殊点汇聚在一起的怪物生命还在突变,可以看见,这只躯体宽度超过二十五万米,还有一部分身体扎根在星球中的变异生物背后出现了一道魔力光环,它扭曲着时空,令它的面前出现了一道迁跃才会有的光环。

    下一瞬,链接着怪物与星球的那一段躯体碎裂了,而怪物的本体前端,就这样进行了一次短距离迁跃,靠近了另外一颗实验星球。

    “实验出现重大失误现在申请紧急撤离。”

    “我愧对我的老师,我的子体,现在我立下遗嘱,将我所有财产分成三份,一份交给……”

    “第七号实验星球被完全摧毁,突变实验体代号‘极限生命’超出‘最高等级掌控’,预估实力:大将级。”

    “代号极限生命个体拥有极高智慧,随时可能突破三十三层封印束缚,申请完全清除方案。”

    第六号实验星球,所有位于该星球的阿摩司思考子个体并没有惊慌失措,因为专注于思考,智慧卓绝并且切除了绝大部分负面情感的思考子个体根本就不会慌乱,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在冷静的要求紧急撤离,亦或是冷静的留下遗言。

    毕竟,冷静和聪明有些时候并没有用处,尤其是遭遇突如其来,根本无法阻挡的可怖力量时更是如此。

    怪异生物的躯体,在迁跃结束后,便开始靠近第六号实验星球,他持有的过于庞大的魔力流已经开始吹飞这颗星球的大气层,能看见六号星球的海洋已经开始在宇宙射线以及怪物生物体表燃烧的火元素纹路的灼烧下大量气化,溢散,令大半个星球都被高热水蒸气萦绕而这一幕只持续了三秒钟,三秒之后,怪物生物的体表就生成出四根仿佛吸管一般的生体触手,然后直接插入星球内部,似乎直通地壳深处,开始汲取地核中的物质与热量。

    六号星球也即将步入七号星球的后尘,可以看见,大地正在皲裂,山脉与海洋同时破碎,塌陷,地壳和地幔被那过于庞大的触手搅合成破碎的一团,坚固的岩石就像是液体一样,被吸管高速搅动成容易吸收的岩浆。

    简直就像是无聊的人用调羹搅动原本坚固的冰淇淋那样,将星球化作一团软乎乎的油膏。

    “极限生物……这就是极限病毒能够催生出的极限生物?!”

    克雷勒如今与埃尔玛共享视觉,她能看见的,他也都能看见,联想到极限病毒的名字,还有之前第六号实验星球对该生物的称呼,这位舰长不禁毛骨悚然:“那瘟疫除了杀人之外,还能催化出这么恐怖的生物?!”

    “这实力已经超出一些低等级的大将许多了,恐怕要七大战区领袖,称号将军那一级的存在前来才能镇压”

    埃尔玛却是看出了对方的实力,身躯一颤,作为极意巅峰‘指挥官’级的存在,她距离初级大将其实也就只有一层纸那么薄的距离,她当然能看出,极限生物的实力,早就已经达到可以‘捕食星球’的级别了倘若他能在虚空中行动,撬开世界壁垒,那么和可以吞噬世界虚空巨兽也没有任何区别!

    “快,申请净化!进行完全清除方案!”

    埃尔玛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但是此时此刻,那不断畸变,膨胀,身上出现了无数生物特征,又在下一瞬完全改变的巨大星球级魔物,‘极限生物’的躯体,在汲取了第二颗星球的大量能量外,便开始高速腐烂起来可在埃尔玛和克雷勒心中一惊一喜,觉得可能这怪物自灭的瞬间,一只被掩盖在层层半透明腐烂组织之下的纯白巨茧却出现在了那极限生物的躯体中心。

    这巨茧之上,有着七彩虹光流溢,能从中看出种种玄奥的纹路与结构,似乎天然就能操控众多超凡力量。

    魔力,以太,元素,生命能……四种超凡力量,凝聚成四颗宝石,镶嵌在这巨茧的四方,令这悬浮于腐烂血肉之中的白色巨茧,简直成了一件地狱中的艺术品,孕育着什么恐怖存在,令其彻底升华的载体。

    无需埃尔玛继续申请了看见这一幕,集众区的领导自有决断,他们当然看得出来,眼前的可怖生物已经超乎常理,完全出乎他们预料,早已不在掌控之中。

    所以。

    “完全清除方案启动。”

    随着远方,一根触须在输入了长达三十六位的秘钥后,决绝的拉下控制杆,那悬挂在封闭世界中央,蓝色的恒星深处,位于色球层内部的连锁符文开始启动。

    伴随着一连串低沉的爆鸣,本就处于极限状态的蓝色恒星当即突破临门一脚,开始急速进入超新星临界!

    这颗质量远超一般恒星的大型蓝星原本就即将因为自身的引力导致内核坍缩,只是阿摩司人一直为其额外供给能量,使其能够维持原本形态,但当完全清除方案启动之时,所有位于恒星内部的符文阵路全部都在刹那自灭,而失去了外来能量维持,整个已经步入末期,内核主要成分都聚变为铁核的恒星便开始坍塌。

    在这一瞬间,核反应停止了,辐射压完全消失,支撑恒星的力量,在顷刻间消散无形。

    然后,便是坍塌。

    蓝星内核处,超过五个普通恒星质量的物质以亚光速朝着恒星铁核下坠,而当这些恒星物质撞击在高密度铁核的那一瞬间,它们便会以几乎完全相同的速度和方向返还,朝着外界脱离,而铁核也会因为自身过于庞大的质量,以及恒星物质撞击带来的二次聚变,在一秒不到的时间内坍塌成一颗中子星,它这一瞬间释放的能量,是自己过去的数千亿倍,足以将所有恒星物质吹飞。

    这股庞大的能量,完全可以摧毁封闭世界内的所有事物。

    而在一段时间之后,引力过于庞大的中子星将会将所有离散的恒星物质吸回体表,它将在持续不断的物质流冲击,和席卷整个世界的高能风暴中,进而化作终结一切的星体黑洞,对整个封闭世界,进行第二次彻底的清扫。

    这就是为了应对‘超危级实验’,而改造成的‘小型封闭世界’与‘完全清除方案’以超新星爆发作为清扫装置,以黑洞作为回收装置,理论上来说,无论是任何危机,都能通过这一系列的操作扼杀在摇篮中。

    理论上。

    封闭世界内部,所有观测系统完全失灵,甚至整个世界屏障都被点亮,但是埃尔玛心中警钟仍未停歇在所有观测镜头都彻底失效的那个瞬间,它似乎看见,那个白色的茧虚化了,它折叠空间,将自身放逐于世界屏障与虚空之间,相当于半脱离了整个封印世界,而这种防御,固然不可能抵挡住近距离的超新星爆发,但却未必不能让他留下一丝生机!

    尤其是,对方可能持有智慧这一件事。

    而情况也正如同埃尔玛想象的那么糟糕。

    在整个封闭世界都因为内部超新星的爆发,而释放出异常的光亮时,一颗被烧灼成焦黑的巨茧猛地出现在世界的外侧虚空他在最后关头击穿了封闭世界的的世界屏障,直接离开了超新星能量肆虐的封闭世界!

    “我成功了!”

    在精神频道之中,无论是埃尔玛还是克雷勒,都听见了一声几近于疯狂的怒吼与大笑,他的声音癫狂且刺耳,在精神的世界中激起大片大片的涟漪:“哈哈哈哈,我出来了!即便是封闭世界也拦不住我!我是天选之人,命运之子!”

    这虽然疯狂,但本质极有逻辑的话语,毫无疑问印证了埃尔玛最糟糕的猜想。

    极限生物有智慧。

    而且,很可能,就是之前那些被感染的阿摩司人的智慧。

    “超新星爆炸也炸不死?!”

    另一侧,克雷勒感觉自己一辈子的惊叹全都在今天用了,他凝视着那个焦黑色外壳逐渐剥落,露出其背后带有铁壳,非常典型阿摩司人躯体的生物,咽了口口水道:“你们阿摩司人极限化之后居然会有这么强……”

    说到这里,克雷勒眨了眨眼,想到了阿摩司大帝那即便是分身都能轻松玩弄恒星,与拉德克里夫元帅等人战斗,覆灭数个星域天知道多少世界的身影,忽然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也对哦,这不奇怪。”

    “不,这事奇怪的很好吗?!”

    此时此刻,埃尔玛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同样注意到了,眼前那极限生物正在艰难的从被完全破坏的茧中脱离,她的人类外表表情阴晴不定,半透明的战舰本体也开始变幻色彩,证明她正在极端地犹豫:“该死,他现在应该承受了超新星爆炸后,最虚弱的状态!我能感应到他的气息非常衰弱,甚至直接从大将级跌落了下来……”

    这的确是一个消灭对方的好机会。

    但是,那毕竟是原本能捕食星体的极限生物啊……再怎么衰弱,对方现在还是很强!

    “暂时先跑吧,我们本来只是想要探查阿摩司王庭,乃至血战星河异常状况的真相现在真相已经很清晰了,就是极限病毒,和这些极限生命造成的。”

    一侧,并不想要为阿摩司人战斗的克雷勒也没有劝诫,只是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我们保命最重要不是还有禁卫和阿摩司大帝本人降下的守护力量吗?根本不需要我们去战斗。”

    克雷勒说的很有道理,埃尔玛心中也是如此想的……只是,在她真的打算转身离开,暂时逃匿的那一瞬,这位阿摩司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因为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连串的紧急通报讯息。

    “警告!各地瘟疫疫情活性化,特殊个体可能觉醒为代号为‘极限生物’的特殊超级个体!其实力从指挥官阶巅峰至高阶大将不等!”

    “警告!目前王庭军部共发现总计749只极限生物!其主要分部为东星区,艾拉星域,德默星域……”

    “警告!极限生物具备智慧他们由普通阿摩司人变异而来,但还持有原本阿摩司人的记忆与智慧,他们还记得自己之前是谁,但是!”

    此时,紧急通告的是埃尔玛所认识的一位强大的思考个体,其地位换算到迈克罗夫世界,就是中央技术研究院荣耀院士一级的人物,他用冷静且严肃的语气,对整个王庭进行紧急通告:“但是,那些极限生物的思维已经畸变,他们彻底的放弃了文明,放弃了合作他们只想掠夺资源,让自己变得更强,更进一步!”

    “他们已经变成了野兽吞噬一切,与我等为敌的不死魔物!”

    “现在,王庭军部下达最高警戒令,所有王庭个体,服从命令,我们将倾尽所有的力量,去剿灭这些祸乱我等国度的魔物!”

    “……等等,等等……为什么只有王庭军部?大帝禁卫呢?直属灭绝军呢?!那些称号大将呢?!”倾听着这一切,埃尔玛的表情猛地阴沉起来。

    她先是紧张,然后沉思,最后一点一点的变成躁郁,直到最后,她捏紧双拳,有些绝望的抬起头,目光仿佛看向虚空彼端的伟大存在,她低声怒吼道:“大帝呢?!大帝为什么不降下力量,直接抹杀这些魔物?!”

    “十几个,甚至更多的世界都死寂了,七百多头魔物在疆域内肆虐,可你为什么不做为什么啊?!”

    “你绝对做得到就如同吹一口气一样做的到的啊!”

    埃尔玛的呼声充满着匪夷所思,不敢置信,以及愤怒与绝望,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难以理解眼前的一切,以及自己所听见的一切。

    克雷勒亲眼目睹着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也有点难受。

    埃尔玛,是想要叛逆阿摩司大帝,想要率领一众同样想要叛逆的阿摩司人脱离王庭,脱离大帝的庇护,独自在多元星河中生存的‘独立者’。

    本质上,她就是因为害怕,害怕阿摩司大帝会在关键时刻完全无视自己的子民,她正是因为恐惧这一点,所以才想要叛逆离开,找一个偏僻角落,带领同胞繁衍生息。

    但是,这种害怕和恐惧,在此之前并没有根据,只是一种被害妄想,埃尔玛自己也不否认这一点。

    在内心的深处,埃尔玛仍然对阿摩司王庭,对阿摩司大帝怀有一份幻想她总是觉得,大帝终归是他们的大帝,在紧要关头之时,统治这诺大王庭的帝皇,仍会庇护自己的子民。

    而现在看来……他根本就不在乎。

    没有从天而降的劫火,没有帝皇禁卫的出现,没有什么直属灭绝军的援助……所有有关于王庭核心的力量,一个也没有出现,只有阿摩司军部,以及阿摩司人自己的力量在拯救自己。

    埃尔玛恐惧的是对的阿摩司大帝无视了这一切,他根本不在意子民的死伤。

    反正,死掉的就是弱者,活下来的就是强者,不是吗?

    甚至可以说,那些极限生物,那些追求最强,追求强大的不死之兽,说不定还更合他这位追求‘强大’的帝王胃口一些呢。

    “克雷勒……很对不起。”

    无论是失望,绝望还是醒悟,都只需要一瞬,埃尔玛是阿摩司人中的精英,她是曾经进行过虚空战争,研发过全新技术的天才个体埃尔玛抬起头,凝视着眼前,才刚刚从烧焦的茧中脱离一点点的重伤极限生命个体,然后又转头,看向身后集众区思维个体的居住区,她沉声道:“看来没有援军了……而我毕竟是一位阿摩司人,至少,现在是。”

    “在真正的‘叛逃’之前,我还需要履行自己的义务。”

    “唉,别这么悲壮,先停一停,停一停,咱们远没到要说这种话的地步吧?”

    克雷勒打断了埃尔玛的话他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对方要说什么‘这事和你无关,你先走,我殿后’之类悲壮莫名的话,所以这位迈克罗夫前舰长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眼前一脸诧异的异性异族人道:“你救了我一命,我怎么能先跑?更何况”

    “你可以不相信阿摩司大帝,但我,绝对相信我们敬爱的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元帅!”

    如此说着,笑起来的克雷勒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危机处理系统’,那散发着幽金光芒的腰带,然后抬起手,指向一脸迷糊的,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的埃尔玛胸口因为那里有两团摇晃的胶质体,所以克雷勒很快就满脸通红的把手缩了回去。

    但即便如此,他的意思也很清晰了。

    埃尔玛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她看见了自己胸前,那颗苍蓝色,仿佛碧空一般的宝石不知道是刻意不去使用这位异族强者留下的助力,还是真的忽视了,她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思考过它。

    这份力量……

    “‘危机’处理系统,不就是为了处理‘危机’,才被元帅大人交付给我们的吗?我的,是用来潜入,而你的,是用来战斗。”

    而就在此时,克雷勒的声音,幽幽传入埃尔玛的耳中。

    “现在,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