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八章 无形征兆

    【一开始,它的征兆几近于无。 小 说    .

    在谁也预料不到的地方,突然有什么东西出现了,它开始自我复制,并且逐渐朝着外界扩散。

    从简单变得复杂,从温和变得富有攻击,从没什么危害,变得足以置人于死地。

    这事物传播着,扩散着,以愈发精细,愈发巧妙的方法繁衍,它们侵蚀着世间的一切,一切都为了延续自身】

    极限病毒。

    迈克罗夫人第一次注意到这异常的瘟疫,主要是一部分冒险者小队,与在多元星河中游荡的少部分牧星者回馈的情报中,出现了一些虚空文明开启了异常闭关锁国政策,而一些非虚空文明的土著文明,也出现了极其诡异的大规模灭绝现象。

    那是发生在乔修亚离开几个月之后的事情。

    在与诸多虚空文明的进行交流的大会结束后,迈克罗夫文明就因为核心民族人口数量的原因,暂时停止对外扩张,不在征服新的殖民地,开拓新的领土,但是探索和冒险的行动却并没有停止。

    众多原本从属于远征军侦查队的成员,都在官方的支持下,转职为一支支虚空冒险者小队,探索无边无际的多元星河,而民间也有不少意在远方的探索者想要见识更宽广的世界,同样踏上前往远方的旅途。

    更不用说原本就是游荡群星的牧星者一族,在迈克罗夫官方的默认下,牧星者大部被拆分为了好几个部分,其中一部分,获得了相当的自由度,可以再一次随心所欲的在星河间放牧,不用被拘束在一地。

    以迈克罗夫文明分布于多元星河各地的星门时空枢纽为起点,冒险者们的踪迹已经出现在了相当远的远方毕竟他们也不是最近这么几个月才出发的,而是在迈克罗夫文明展开对外征服时,也就是一两年前便已经出发,通过各地文明密集的传送网路,以及全面升级过的虚空引擎以及迁跃系统,哪怕是硬件最差的冒险者小队,也有着在一两年内穿越小半个星河的速度。

    而装备最豪华的官方探索队,甚至足以在万界祭祀场的支持下,在短时间内直接越过近乎无垠的距离,在星河内部定下坐标的地方进行任意传送。

    正是这些与联合政府交流最频繁的探索队,发现了异世界的异常,并提醒了迈克罗夫文明的高层,瘟疫距离他们并不遥远。

    “这里是……卡冈星河……我们在其边缘处的土著文明内……发现了接近拉德克里夫元帅提起过的……极限病毒残骸……”

    “是的……半个星球的人口全部死亡,野兽和细菌都不能幸免……成为死地,如果不是仍有部分智慧生命生活在沙漠和极地,恐怕整个星球将化作没有生命的绝地……”

    “极限病毒已经消失,它出现的时间很短……但是却有另外一种似乎进化过的超级细菌仍在肆虐……我们已经将该细菌样本信息传回统合大资讯库……那绝非自然进化可以出现……”

    “……被感染着会变成近乎不死的丧尸……依靠吞噬有机物维持行动能力……实力约莫在白银左右……极其危险……最高戒备!”

    因为跨越星河进行交流,会有极大的延迟和失真,即便是有万界祭祀场援助,一定程度上的卡顿和丢失信息也是不可避免的。不过,这一支正在卡冈星河探索的冒险者小队却传递回了意外完整的珍贵信息,那即是‘极限病毒’的确已经从血战星河扩散的事实。

    当血战星河中,与埃尔玛一起行动的克雷勒头一次遭遇极限病毒,乔修亚也将这信息转告给迈克罗夫文明本部时,并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一点毕竟遭灾的是作为敌人的阿摩司王庭和塔库尔湮灭教团,这两个排外的天灾文明无论遭遇什么危机和灾难,其他文明也都只会笑着看热闹。

    更何况,血战星河距离最近的有迈克罗夫殖民地的星河,也有极为漫长的一段距离,等到瘟疫疫区靠近之后再做防范也不迟,毕竟区区瘟疫而已,怎么可能跨越那么漫长的虚空,直接影响到远方文明的本土呢?绝大部分人都是如此想的。

    只是令人比较疑惑的是,冒险者小队发现的,有关于极限病毒的细节。

    首先,该病毒具备极高的传染性与杀伤力,生命力也极端顽强,可以在虚空中存活但发现其残骸的星球上,不仅极限病毒全部死绝,甚至还有一部分智慧生命仍在沙漠和冰原等偏远区域苟延残喘,而一种明显被极限病毒强化过后,但却远不如它的超级细菌代替了它原本的位置,扼杀剩余的智慧生命。

    这很矛盾,但却可以解释:极限病毒活性化的寿命本来就这么短,所以才会在还来不及杀死一个星球所有生命的时候才突然消失。而第二个疑惑点,也只能说明极限病毒并不仅仅感染复杂的生物,就连细菌也无法逃脱其手。

    这个消息,只是一个开端,很快,接二连三,有关于大瘟疫的信息,就从多元星河的各个角落蜂拥而来。

    卡冈星河,杜亚星河,墨索星河,艾辛可星河……一连串的,一个个不同的星河,都近乎同时地出现了同一种可怕的超凡病毒,而这种病毒的来源无迹可查,根本无从谈起,同一个星河内,同一时间,两个同样感染极限病毒的文明,相差可能有大半个星河那么遥远的距离。

    这是根本说不通的一件事。

    对此,众多冒险小队也不知如何解释,而且他们心中也因此生出恐慌倘若这种瘟疫,可以凭空感染到远方的迈克罗夫世界,那他们是否就成了文明的罪人?考虑到这一点,有那么一段时间,众多冒险小队都不在向联合政府本部发送消息。

    直到那一天,一支冒险小队在偶然之中,发现了这一病毒背后可能的真相。

    “没有传染源!”

    隔着遥远的时空,通过万界祭祀场祝福的伟力沟通两界,一支冒险者小队队长沙哑的嗓音中,透露出浓浓的费解和迷惑,这位将自己浑身裹在生化服中的冒险者,是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发现的现象:“这个瘟疫……这个病毒,是凭空从空气中出现的!”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瘟疫还没有出现,七神在上,我们正好观测到极限病毒出现,并且感染全世界级的一幕!”

    “它……就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巧合对,就是巧合!空无一物的地方,自然恰好的生出了这种病毒的雏形,它出现在森林中,感染了当地树木,而这雏形顺应着当地的环境急速演化,然后就成为了恐怖无比,可以将人的血肉消耗一空,连灵魂都不得逃脱的极限病毒!”

    “我们已经脱出该世界,但是留下的观测法阵能够观测到,这瘟疫仍在大陆上肆虐,甚至海洋都没有例外……这是凭空出现的,它根本就没有源头!”

    ……

    迈克罗夫文明,杰特朗姆星域,星门虚空基地会议所。

    肃穆的大厅中,有苍老的声音正在平静的复述一段观测记录。

    “……首先,侵蚀血肉,在生命体内部通过消耗宿主本体储备的能量,展开急速的演化在这一步骤,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宿主都会因为能量储备不足,过度演化造成生命本质崩溃而死,而他们的血肉和灵魂,都会成为病毒演化的能量被消耗一空。不过,仍然有成功的几率,根据计算表示,倘若有准备的去应对,一个有着大量能量灌输的普通人有百亿分之一的可能性演化成功,一步登天,抵达极意级。”

    “同理,白银级和黄金级,有着三十亿分之一和十亿分之一的可能突破至极意高阶,也即是在突破生命极限后,还能得到一次强化,摸到传奇的门槛……而倘若是极意阶,准备充足,那么他撑过病毒演化的可能性就提升到了百万分之一!而演化之后,他,或者说它,恐怕就能凭借这病毒的力量,成就一种特殊的传奇,但即便是活下来,这种病毒超级生命体的思维模式也会被改造,成为和原本完全不同,只是有同样记忆的新生生命。”

    “新生之死,我准备这么称呼极限病毒催化的过程,即便是撑过如同新生一般的极限演化,原本的生命也已经死去,活下来的,只是具备原主记忆的怪物。”

    “这就是极限病毒……诸位,你们怎么看黑格小队和其他众多探索队在异界星河的发现?”

    伊格尔,巴巴罗萨,巴尼尔,威廉,自然导师等传奇强者汇聚一所,或是本体到来,或是使用化身投影参加,商讨如何应对这种莫名诡异的瘟疫。

    “虽然诡异,但是只有这种传染方式,才能解释为什么这种瘟疫会同时感染星河两端完全不同的文明。”

    提问的,自然是会议的主持者,七神教皇伊格尔,而回答问题的,则是最近一直都在研究知识接管者带来的魔力知识,深究超凡力量本质的贯天白塔首席巴巴罗萨。这位聪明绝顶的法师抬起头,淡淡的说道:“他们其实早就已经被感染,而病毒的出现,不过是‘瘟疫’显化的一种形式。”

    “换句话说,我们也的确要小心谨慎,至少不能让那些发现了极限病毒的探索队立刻回归本部……虽然有点无情,但是他们现在非常危险,需要谨慎观察。”

    迈克罗夫的传奇强者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同胞,这种风气,主要是伊格尔,乔修亚等人带来的良好习惯,即便是冷血如鱼人大祭司,理智如巴巴罗萨,也不能明言放弃。对此,自然导师严肃的点了点头:“我会派遣一部分化身,前去远方瘟疫本土,探究其本质原理,倘若能制作出疫苗亦或是特效药,那么便能应对这次危机。”

    病毒和细菌这种东西,对其有详细研究的,只有自然导师和鱼人大祭司这种专精于生命之道的传奇强者,除此之外,或许巴尼尔这种以驾驭微观符文,创造元素生命的法师可能对其结构有所研究,而鱼人大祭司戈达尔的专业更偏向于演化,杂交和生命改造,创造出自然生态圈中没有的事物,比如说创造出血液味道像是红酒的鱼,会生产牛奶的树木和藤蔓等等,创造出一种新的病毒或许是他的拿手好戏,但是想要精细的剖析其本质,可能还是有点不对专业。

    而自然导师的专业范围则是所有自然生态圈中包含的一切存在,极限病毒虽然诡异,但却没有超乎这个范围之内。

    “诸位,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次的情况,和上一次‘死之邪神’觉醒的时候,意外的相似吗?”

    而就在在场的诸位传奇强者互相揽下一部分任务,准备派遣自己的分身亦或是投影,前去各地星河辅助当地的冒险者小队,尽可能的获取有关于极限病毒的信息时,一直沉默的诺查丹玛斯却眉头紧皱,提出了一个猜想:“那一次,整个星河都因为死之邪神的混沌搅动,出现了集体的文明自灭现象那也是凭空出现,凭空展开影响……就和这次,凭空出现的瘟疫一样!”

    “有没有可能,这次瘟疫,其实是某个强大的邪神制造出的‘混沌信息搅动’?而这些看似无形的病毒,就是它的一种眷族?”

    并非是瘟疫,而是混沌眷族的侵袭?

    这一猜想并不离奇,甚至意外的有一点合理,所以众人面面相觑,传奇们一扫之前有些放松的形态,着实从中感到了危机。

    “瘟疫邪神的力量?”

    伊格尔此时是本体到来,老教皇抚摸着会议室座椅的扶手,表情若有所思,但却摇了摇头:“不对,教会昔日一直都在看守有关于瘟疫邪神的封印之地,或许对方的确开发的出极限病毒这种东西,但是它的力量……”

    回忆起死之邪神还未觉醒,就令世界星河战栗的呼吸声,再对应这纵横了十几个已知星河,波及范围以不可思议级计算的超级大瘟疫,伊格尔感觉有点无法接受:“它根本就没有这么强。说真的,以我现在的见识来看,瘟疫邪神的力量,甚至没办法超过在场的诸位合力,我……和埃伊德丽尔联手,就能稳定镇压它。”

    这句话其实是谦虚了老教皇本来想说自己一个人就足矣,但是想了想,由于还只是推论,所以加了另外一位传奇的名字。

    毕竟没打过,口头上先尊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