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八章

    前虚空大漩涡,现造星云团中央,一个被无穷银色的雾霭包裹的世界内,有一个较小的中型世界正在平静的发展。

    西伯雅世界,东南部农业区域基地中,超能者‘战车’手持一根长长的金属杖,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水渠上,注视着眼前大片大片郁郁葱葱的三季稻前,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西伯雅世界的今年,又是一个丰年。随着世界的重启,钢之蟒主动的干涉,超能者文明的发展简直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哪怕是原本视作竞争者的灵魂傀儡,现在看来,也的确是忠实的遵守协议,与他们一同协作发展,没有任何异心。

    “丰收就意味着有粮食,有粮食就意味着可以养活更多的孩子。”

    摸着手中既是武器,又是开垦工具特形金属杖,战车遍布皱纹的脸上展露出真心实意的微笑:“有了孩子,就有了未来……我们超能者文明的下一代,一定可以真正步入正轨,彻底接过上一个纪元文明的遗产。”

    人口,是一个文明最重要的资源,虽然说,并非是任何工具都必须要人亲手去制作,甚至有完全不需要人插手的人工智能体系,但是对于研发和创造等领域来说,以及绝大部分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的文明,人口都是最重要不过的资源。

    法特洛尔维留下的巨大资料库内,有着前西伯雅文明的完整资料库,在重复了千年的循环中,灵魂傀儡的技术也非常高深。如果不是超能者文明的第一代根本没怎么接受过教育,人口也非常少,他们说不定在自己这一代能,就能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小工业体系。

    不过,即便是开端有着种种不如意,但未来却是光明可期的。

    “那些灵魂傀儡,甚至通过什么‘基因还原克隆技术’,还原出了末日之前的一些牧畜……虽然说,论起口感和功能性,完全比不上那位大人留下的食用特殊生命,但是那些牧畜繁衍的速度,也比那些特殊生命要快得多了,完全可以作为日常的肉制品来源。”

    毕竟那可是这个世界自然孕育出的生命,当然比外来的特殊生命要适合了。

    如此想到,老人走下水渠,俯下身,抚摸着那一根根水稻的稻杆,战车这一足以手撕钢铁,以超音速行动的强大超能者神情,就像是抚摸‘未来’那般小心翼翼。他眯起眼睛,咽了口口水,低声自语道:“十年前的我,永远都想不到……”

    此时的西伯雅世界,和十几年前法特洛尔维仍在的时候相比,已经完全是两个世界。

    在乔修亚带来的,可以改善气候,加速世界内秩序循环,生态恢复的特殊生命改造下,整个西伯雅世界已经不复原本荒芜的模样,开始变得郁郁葱葱,如同一个巨大的草原-雨林世界。而在世界的两端,灵魂傀儡和超能者文明各自占据一块区域发展,两者之间的合作虽然称不上紧密,但也算得上是没有多余的心机,双方携手,一同打造光明的未来。

    作为超能者文明的元老,战车本来可以在新建立的新西伯雅政府中占据高位,但是由于他自认为太老,顽固的思维并不能带领大家更好的向前,所以便拒绝了邀请。如今的政府高层中,有不少都是战车昔日带队的小队成员,也算是为了让战车有一个能放松的地方,政府直接将位于东南区域一片优质的种植区域交付给他,让他可以享受自己最喜爱的生活。

    迟暮的老人,本来就不应该强求永远居于高位,这或许是某种慵懒的懈怠,但或许也是一种明智。

    轰轰。

    天上,雷声响起。

    感受着愈发沉闷的气息,以及天上闪烁的雷光,战车从思索中清醒过来,他抬起头,看向天空,有些奇怪的自语道:“怎么又来?前几天不是下过一次雨吗?那些天气操控系的超能者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水太多可是会淹了庄稼的……”

    一想到可能造成的损失,战车就有点站不住了他打算现在就回种植基地,用通讯法阵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是走到一半,老人就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眼神迷茫了起来。

    伴随着滚滚雷鸣降下,瓢泼大雨,在震耳欲聋的雷鸣之中,在悄无声息的寂静之间,战车似乎听见了,听见了什么来自遥远彼方的声音……以及呼唤。

    虚空大漩涡的出现,并非是偶尔,独特的时空构造令它汇聚了周围所有世界毁灭而溢散的钢之碎片。虽然说,绝大部分多余的钢之碎片,都已经被深渊中的创世大漩涡吸收,但这并不影响,此处的时空构造,继续汇聚,吸收虚空中的一切事物,凝聚于此处。

    “这是……什么感觉?”

    如同铁铸钢锻的双腿如同正常的老人那样软下,战车大口呼吸着,跪倒在了地上,他的眼神朦胧,仿佛正在注视着极其遥远远方的事物,他的双手紧紧抓住手中的金属杖,勉强的支撑自己不摔倒。

    老人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自己的心灵深处诞生……那不是其他人,正是自己,一个新生的自己,一个可以摆脱这衰老的躯体,这迟暮的心态,重新回归最鼎盛,最极限时刻的自己。

    他似乎看见了幻象浑身笼罩在金色光辉之中,年轻,强大,一言既出天下遂从的男人。站立在螺旋高塔的顶端,俯视这个世界的男人。

    “……那真的,是我?”

    老人生不起心思抵抗,甚至从心灵的最深处就无法抵抗。没有人可以拒绝自己的念头,因为那仅仅是一个念头,思考是一闪即逝且混沌的,每个人或许都曾经幻想过要去杀死某个讨厌的人,要改变自己的一些缺点,甚至一些自己极为厌恶的念头也会如同鬼魅一般从心灵深处闪出,不受约束的在脑海中扩散,但那些都只是幻想,只要不去履行,就不存在。

    普通人无法抵抗这些一闪即逝的念头,自然也无法抵抗那从心灵深处孕育,并且诞生的全新自我。

    西伯雅世界中,谁没有幻想过自己取代那王座之上的至高者,站立在螺旋高塔的顶端,俯视这个世界?

    战车幻想过,那正是他曾经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而那个念头正在慢慢的扩散,变大……然后,以其为起点,开始扩散。

    “不对!”

    但是恍惚之间,不知是来自自我最深处的危机感,还是一瞬间的清明,战车突然握紧双拳,他怒吼道:“我绝对不要,不要成为第二个压迫者!”

    “哪怕是死就这样老死在田地间,我也绝对绝对不要,成为第二个法特洛尔维!”

    挣扎着重新站起,战车拼尽自己的权利,来到了农业基地之中,他用最后的一丝力气开启了自己办公室中的通讯法阵,然后……就这样,昏倒在了台前。

    ……

    在昏迷中时,战车感觉自己看见了很多东西。

    他看见了野兽厮杀,潜伏于丛林中的狼群狩猎长角鹿,看见巨熊与猛虎在冰天雪地的丛林中为食物搏斗,他看见蚁群络绎不绝,攻击自己能够看见的一切生物。

    他看见强大的魔兽呼风唤雨,纵横丛林,看见天帷巨兽飘荡于天地之间,如同悬空的大陆,他看见有古老的钢之龙以一己之力制造世界变动,令生态重启,万物重新轮回。

    他看见了许多,许多,从微小的真菌,到超越世界的巨兽,他看见自己那从未去过,但不知为何就知晓那就是虚空的黑暗中,有以世界为食的巨兽飘荡,有无比强大,在星云层狩猎捕食的以太龙飞行……那强大的力量,旺盛的生命力,充满活力的一切,都在老者的思绪中一闪而过。

    那就是我。

    自由自在的,自有永有的,随心所欲的,不受任何约束的……生命。

    一种无名的期待,开始在老者的心中滋生……他开始期待,并渴望这种生活,那种轻松自在,无需肩负任何责任,也无需对任何人的未来负责,抱有期待的日子。

    成为法特洛尔维……成为压迫者……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只要自己快乐,那么一切一切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生命对无穷永恒之自由,对随心所欲且无约束的渴望,是绝不可能消去的本能,那是生物性自身孕育出的结果它,是生存,繁衍,饮食,好奇心等诸多本能的凝结体,既是欲望的源头,也是进步的原动力。

    虽然那仅仅是生命的动力。

    “醒一醒,队长!快醒来!”

    而就在心怀这样期待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一声带着哭腔的呼唤:“快点醒来呀……呜呜呜,求求你不要死……”

    有些不耐烦的微睁双眼,‘战车’用如同线一般的视角观察自己的身前。

    那是一位似乎刚刚成年没多久,脸上还看得出稚气的白衣女子,她有着一头柔顺的,散发着温和光芒的长发,这位代号为‘铁壁’的女子,正是昔日战车小队中,一直被战车保护,视其为父亲的少女,此时,正是她通过输送自己的能量,唤醒了处于昏迷中的战车。

    而原本同样,视铁壁为女儿,一直温和照顾对方,将最好的资源给予对方,期待对方能成长的比自己更强的战车,此时却发现,自己过去心中,对铁壁那满腔如同父亲的温情……居然彻底的消失了。

    因为……没有必要。

    超级生命,是无需后代,无需繁衍的个体。它们可以繁衍,但是没有必要,它们可以集群,但也没有必要,它们只依靠自己,就能永远的活下去,只依靠自己,就能自由自在。

    所以超级生命是不需要同伴,不需要后代,不需要多余者的存在,它们无需帮助,既能实现‘生物性的完全’,完全地摆脱求生欲,进食欲以及繁衍欲,是一种近乎觉悟的个体。

    我……也可以成为那样的个体。

    他有些迟缓的思维中,传来一阵厌烦,他感觉周围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毫无意义,无论是铁壁和其他以前照顾的队员看见他醒来,发出的惊喜的呼喊,还是一旁医疗能力者有些疑惑的嘟囔,亦或是协助进行恢复的灵魂傀儡个体颇为机械式的汇报,他都觉得毫无意义。

    不需要你们,我也能活的很好……不要靠近我,也不要再与我有任何接触!

    不知道究竟是本能,还是自己的确如此思考,战车真的很想要怒斥周围这一群不知所谓的人,让他们滚的远远的,但是他现在身体发热,力气使不上来,也说不出话,老人只能任由铁壁紧紧地拥抱自己,让湿润的泪水滴落在自己的后背。

    “谨慎一点,铁壁小姐,战车先生可能是患上了一种特殊的疾病……他的生理状况很古怪,突发性高热,并且器官也有一定异化。既然战车先生已经醒来,那为了可能存在的传染,还是请你们离开。”

    一侧,医疗能力者的声音响起,他的语气中带有警惕,这明明是提防中带着一丝畏惧的语气,却不知为何,让此时的战车心中闪过一丝欣慰。

    “是了,离我远一点……越远越好……我不需要其他人照顾……不要再靠近我……”

    究竟是本能如此,还是心中真正的想法?此时的战车已经无法分析了,他的理智和本能正在混合在一起,他的思维开始混沌,不再有分层的思维,愈发简单化完成自己的欲望,便是智慧存在的第一目的,一种异变正在战车的身上产生。

    他再次昏迷了过去,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彻底的失去意志,而是敏锐的感知周围的一切。

    有好几个熟悉亦或是陌生的声音传来。

    “……隔离战车,他身上的情况很古怪,我们分析不出这是什么病……而这这就最大的坏消息。”

    “对,没错,我们根本无法治疗……灵魂傀儡那边的人也来了,他们说需要解刨才能更加清楚的知道真相我们知道战车肯定无所谓,这毕竟不致死,只是一种治疗手段,但是超能者是绝对不会允许灵魂傀儡再次解刨我们的同胞的!”

    “但是战车体内的超能力越来越强大了,这很可能只是一种能力方面的进化带来的异状。”

    “但倘若这是一种病呢?不要忘记了,我们超能者濒死之前,能力同样会大幅度提升……战车他,他毕竟也老了……”

    “实际上,这的确应该是一种传染病,目前已知曾经接触过战车的几个超凡者个体,也即是原战车小队的熟人也都有大小不一的不良症状,说真的,这是一次大危机,我们根本无法发现传染的模式,我郑重建议实行隔离政策,将目前确定没有被感染的成员和疑似被感染的成员分割,确定后者是安全的之后,再考虑之后的事情。”

    这些都是很正常,很理智的想法和建议面对不知起因如何的传染病,隔离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一个措施,更何况,能力者本身就自持武力,不需要太过于依靠其他人就能活的不错。

    医生们之间仍在争论,他们本来就不是专业的医疗人员,只是因为能力方面偏向于治疗,所以接受了一部分医生的教育,所以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无法达成共识。

    这就是无法互相理解的个体啊……

    明明处于深沉的睡眠之中,战车却不知为何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他隐约之间,似乎找到了能力者与现在自己的共同点,那即是前者持有一小部分的‘自由’与‘随心所欲’,而自己,即将成为自由与随心所欲真正的化身。

    或许,他们说的没错,这就是一种进化,超凡者,能力者的最终进化,从脆弱且无法理解的个体,成为独立的超级生命,这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