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二章 战斗的理由 下

    “萤,凛,我打算和北地矮人合作,重启神机生产线。”

    数年前,杰特朗姆虚空基地,穿梭星门而来,与主人团聚的神机姐弟在经历过最初得以重逢的欣喜后,便听见乔修亚用坚定的语气如此说道:“我觉得,在这个危机迫近的年代,迈克罗夫不应该只依靠光耀纪元的遗留,一些来自异界亦或是现有的技术也必须发展起来不然的话,光耀文明失败了,我们也必将失败。”

    “神机并不是什么类似于万界祭祀场这种极其高深的技术,但却是一种非常巧妙,非常精细的设计,可以说是当时的卡尔利斯人整个群族的智慧爆发,又被迈克罗夫数个种族联手技术本土化的最佳结果。我想,倘若神机能够大规模生产并且普及的话,迈克罗夫世界的绝大部分人的实力,可能都会得到一个飞跃,正如同当初的我那样。”

    说到这里时,乔修亚看上去还有些遗憾,他站在无畏级战列舰中枢控制室的大厅中,凝视着舰桥外的虚空,和缓的说道:“我本来应该早点开始去干这件事的……但是这么一路走来,我遇到,并需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于是这计划总是延后……现在不了。”

    萤记得很清晰。她还记得,自己当时心中的感受。

    当初,听见这段话的时候,心中涌现的感情,是酸楚。

    嫉妒吗?怎么会,并非是这种感情……独一无二的身份要被夺走占据?倒也不是那么肤浅的东西……

    那时的神机还无法理清楚自己心中的感觉,但是现在,仔细思考过后,她发现,那钢琴师是对主人现在才自己‘自己的武器居然这么强啊’的悲喜交杂,还有之前被忽视的不甘总的来说,是对某种过于强大事物的叹息。

    凛记得很清晰。他还记得,自己当时心中的感受。

    什么啊。我只是您的武器……何须说这么多呢?

    那时的神机只想要摊开双手,做出无奈的表情。因为自己的主人是如此的强大,睿智与天赋奇才,他觉得好,那自然就是好,作为神机,他又能说什么?说不吗?

    我只会赞同您,履行您的意志,即便您已经强大到了根本就无需俯视大地上的芸芸众生,但我依旧会在这恐怕已经被您遗忘的大地上,忠实的为您服务。

    天地之间,狂风呼啸,时速超过两百公里大风正混杂着冰雹以及耀眼的闪电,如同无数刀枪斧钺一般从天而降,漆黑一片的阴云天空中,隐约能闪现出来自异界的符文法阵的光辉。

    此时此刻,海龙城堤坝上,发福的中年男人和他的妻子已经在更为狂暴的天气冲击到来之前,进入了堤坝的魔能引擎控制室,在似乎要将整个房屋都撕裂,令加固了好几层的窗户玻璃都摇摇欲坠,下一秒就要被撕裂的冲击中,男人用大概是自己这辈子最快的手速输入秘钥,确定整个魔能站的情况,并且决断的关闭其绝大部分功能,而同样是在此处工作的女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两人默契的联手,就如同早年间在舞会上共舞一曲华尔兹。

    “呼……终于搞定了!”

    办完这一切后,中年男人长吁一口气,他几乎是瘫在控制台上,动也不想动:“这样一来,海潮对堤坝的冲击就会降低至最小,不用担心溃堤了……只要海浪不要超过极限界限,那么海龙城就是安全的。”

    一旁,女人也实在是动弹不得……一路从城内长跑,在风雨中运动,闪避可能存在的魔物的威胁,最后还在控制室中来了一次极限操作……疲惫的女人转动眼球,看向仍然漆黑一片的天幕不对。

    能够看见,两道闪耀天青色的光芒破开了重重暗幕,将黯淡的阴云照亮,名为秩序的光芒一扫之前压抑的气氛,令睁大双眼,注视着这一幕的中年男女顿时呼吸一畅,心中镇定。

    天青色的光带拖拽着长长的尾焰,如同流星一般飞驰。

    记忆又回到过去。

    “我真的很期待你们能够学会我教导的一切,成为我这样的人……不仅仅是迈克罗夫,多元宇宙的所有向往秩序的个体,我都是如此期望的。”

    那是不久之前,主人在离开杰特朗姆星域,前往群星世界之前说的话。

    乔修亚当时位于虚空中,他呈现人形,正背对着自己的神机们,眺望无穷远方的星河与黑暗,能听见他略带自傲的笑声:“哈哈,我也不是谦虚,我知道,这要求有点太难了毕竟不说所有人都像我,哪怕是这个多元星河中有那么千八百个‘乔修亚’,我还真不觉得邪神入侵算是什么难题。”

    “可惜没有,所以只能退而求次了。”

    是的。主人这句话半点也没有说错……倘若这个世界上,有千八百个主人这样的存在,那么这个世界上究竟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们呢?

    假如他们不互相挑战打起来的话,那肯定是没有的。

    每秒超过三千米的急速,令大气化作钢铁一般的屏障,但是两道青色的光辉便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它们,就如同自天外坠下的陨星那样,夹带着急速的高热,其余波蒸发冰寒的大海,在波涛汹涌的海平面上带起一道显眼无比的劈斩痕迹。

    而大海之上,云雾漫漫,宛如极地的风霜混杂着雷霆闪电在其内汇聚成冰雷,如同炮火一般袭来,铺天盖地,宛如一场由冰与雷组成的雨。

    但伴随着强劲无比的剑气与斧光从天青之光中跃出,将所有袭来的攻击全数斩落,这看似宏大的攻击连一点毛皮都没有伤到他们。

    过去的记忆浮现。

    “但问题就来了我的神机们啊。”

    人形的战士转过头,在那躯壳之下,有着某种更为宏大的事物降临于人间的显化,他摸着姐弟二人的头,语气柔和的说道:“你们想要成为我这样的存在吗?”

    “拼尽一切,燃烧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哪怕只有一点点,你们真的想要追上我的步伐吗?”

    那时,萤凝视着自己主人的双眼。

    那时,凛凝视着自己主人的双眼。

    我……

    我……

    “嗡嗡!!!”

    过于沉重与悠长的嗡鸣声,在大海的深处响起,发现自己之前的攻击无一奏效,极限进化体的怒气开始勃发,能看见,远方已经被冰封成冰岛的大海破碎,震荡,数十公里长的冰层在翻涌的海潮中沉沉浮浮,而足以撼动天地时空,将苍穹与沧海一齐吞没的魔力之潮自海底深处爆发,将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海域笼罩。

    明明海龙城周边是亚热带地区,是平日极其温暖的海龙之家,但是现在却如同最北部的茫然海那样冰寒又干燥,甚至能听见,空气中不同的气体开始冻结,变化成液体的声音。

    能够看见,那寒冰海域的正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零下二百度的冰雾开始扩散,而漩涡的中心,是一只足有三十层楼那么高的巨型螺贝,它破开雾气,出现在了海天之间,天蓝色的魔力结晶如同一只只眼睛,遍布它外壳的每一处。

    在它出现的那一瞬间,周围所有的魔力都被其支配,除却水与冰之外的元素尽数被驱逐,狂风,冰潮,以及令人窒息的极寒迫近,它们一齐化作远超极意级大魔法‘霜蚀天穹’数十倍的恐怖魔力冲击,以一种最为直接的姿态,朝着那两个对比之下,无比渺小的天青色身影压去。

    答案,当然是我能。

    我能。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主人你一起战斗过了当时的萤,是如此说道。

    我曾经也因为无法和主人一起战斗而失望过当时的凛,是如此说道。

    不,我现在也很失望,我直到现在,也很期待。

    所以,我们一直都在修炼,一直都在努力……或许没什么成效,偶尔还会灰心丧气,自暴自弃,但那都只是暂时的,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我们总是在努力……以求不被抛下。

    只是。大概真的是因为很笨,很不聪明的缘故吧……总是无法追上,然后一直都无法追上。

    “主人你只需要思考就能得到答案,只需要努力就能得到成果,这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的天赋了,他们都喜欢说你不爱思考,总是冲动行事,但是既然已经知道所有选择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那为什么还要思考,而不是选择一个最合适的方法直接开始行动呢?”

    我们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一直都很清楚。

    面对压迫而来的冰霜之潮,两道光流只是发出了几不可闻的笑声,就像是风铃被吹动那般清脆,在这一瞬间,能够清晰地看见,在那天青色的光辉之下,有一根银色的线条在急冻风暴中优雅的舞动着,有一个朦胧的黑点在冰川巨浪间急速的穿梭着,他们轻而易举的闪过了绝大部分来自极限生物的攻击,然后化作两条弧线,合并在一起,然后在这漆黑的天地间,带来了一片名为光的暴风。

    剑与斧相交,耀眼闪光制造的高热,它制造的光短暂的照亮了周围,‘震荡’与‘切割’两种截然不同,但本质却又相近的事物在互相触碰的一刹那,居然制造出了远比他们本身要庞大的多的力量,一些细微的物质颗粒被撕碎了,核裂变一般的反应却并没有诱发连锁爆破,而是被稳定的掌控,化作炽白的光刃,朝着冰霜之潮迎面而去。

    冰潮十分庞大,其中不乏有数百米高的冰山被巨浪抛起,携裹着秒速两百米以上的冲击袭来,因为这巨大的尺寸,当剑斧融合的光刃穿过它的瞬间,它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撕裂,而是被打出了一个形状规整的洞,而极端的高热以那洞口为中心扩散,顷刻间便将那冰山直接气化。

    体型不需要比敌人更大,能量不需要比敌人更多,只需要更集中,更凝聚,更加纯粹。

    面对‘强大的敌人’,‘不算强也不算强的自己’想要战胜对方,最快的方法,并非成长的比对方还快,而是凝聚自己已有的力量,去击打敌人最弱的地方。

    刹那之间,洪流一般的冰潮就被光刃贯穿,它的周围跃动着跳动着的电弧,如同一条条龙蛇那般盘旋,在大气中带起空气被电离的味道,它灵巧的在大气中折返,避开极限螺贝操控的一道道雷霆劈落,冰霜冻结,乃至于最纯粹的魔力拘束一切都被闪避,切开,很快,才诞生没有几个小时,刚刚度过新生之死,从传承中得到一部分战斗记忆的极限生物就被这优雅的战斗舞步绕晕了,一时之间,它丢失了对对光刃的观察。

    毫无疑问,这就是死亡的前奏。

    因为剑斧之光已连携而至。

    最后的记忆片段闪过。

    “笨只是慢,不代表不能。萤,凛,你们毕竟是人造的智慧,是用我的骨制造,以我的血衍生。你们被创造出来,本意上,只是为了作为一个我大脑和灵魂之外的力量稳定器,保证我能承受神机带来的额外力量所以倘若我的灵魂,我的大脑,乃至于我的血肉躯体可以承受那力量的时候,你们的作用就很小了。”

    听到这句话时,神机们陷入了难言的沉默,姐弟二人低下头,不敢直视自己主人的目光。

    但是一只说不出是温暖还是冰冷的大手,握住了他们两人的手。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能听见,乔修亚的笑声:“你们是我的家人。”

    “有我在,倘若你们不想战斗,就永远无人可以逼迫你们战斗,但是倘若你们想要战斗,那我就会倾尽全力的去教导你们,将我的一切告诉你们。不会有任何隐瞒。”

    “听好了,萤和凛。”

    能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通过紧握的双手输送而来……并非是强行拔升,而是赋予了什么本质……那是一种设计,一种图景,一种可以抵达未来的……系统。

    “人笨一点,根本不是问题,不会独立战斗,也根本不是问题,我是强者,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解决掉这些困扰你们的问题。”

    双眼之中,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数据,开始浮现出一条又一条的页面和表格,这些数据如同暴风一般席卷,最后潜伏在灵魂的最深处……系统,真正的系统,不再是原本那种需要吃下去,需要肉体结合才能发挥作用扫描的测试版,而是已经成熟了,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的系统。

    “这个玩意,本质上并不是什么多么强的东西,它是授人以渔的网,不要将它短视的看成单纯提升力量的‘鱼’。它能让你思考就有答案,努力就有成果,让你在承受苦难的时候,能够看见进度条正在缓慢而又坚定的成长系统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它可以是外挂,也可是记录成长的工具。”

    “拿好它,然后去成为我……不,不用成为我。”

    手,离开了,声音,也渐渐远去,但是那最后的一句话,却依然留在神机们的心中。

    “去成为你想成为的你。”

    咔嚓

    甲壳破碎的声音,在天地之中响彻,原本席卷诸海的冰风在刹那停止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也不在有后续的力量催动,甚至就连漆黑阴云间的闪电,都在一时间全数消散。

    能够看见,一道流光如同夜空中一条明显无比的直线,就这样在最恰当的时机,以最强大的势头,攻击在了敌人最脆弱的位置它瞄准了极限螺贝没有被甲壳包裹的那一部分,然后以超过五十倍音速直没其中,其携裹的冲击力,外加光刃自身恐怖到极致的能量波动,立刻就破碎了螺贝脆弱的部分甲壳。

    然后,就是爆炸。

    轰隆隆高热的冲击蒸发海水,令碗状的水汽云在一秒内膨胀到了近千米高,而下一瞬,便是爆发,伴随着漫天被紫蓝色的血侵染成冰寒的色调,一朵蓝紫色的蘑菇云缓缓升起,然后直冲四千米以上的高空!

    轰!!

    能看见,蘑菇云中,出现了第二次爆炸,在那浓郁无比的魔力云气内,有两道螺旋线一般的银黑色光流,正追逐着一个冰蓝色的核心飞舞,他们追上了后者,然后猛力夹击。

    对流层内,瑰丽无比的二色圆环状冲击波扩散,它撕碎了漆黑的阴云,令阳光重返大地。

    而在圆环冲击波的中心,蘑菇云的顶层,身着天青铠甲的神机二人悬浮在高空,银发的少女将手中巨剑化作能量粒子消散,而黑发的少年令手中的巨斧化作一道虚影。

    两人抬起头,仰望着天空,能看见,他们的铠甲上,有着不少深邃的伤口……剑斧交加引动长时间裂变爆发的技巧,对于在铠甲辅助的情况下,有着极意级实力的他们而言,是有点过于危险的技能,但是在这一战过后,他们想必就能更加准确的把握自身的道路,进而在自身的道路上,慢慢变强。

    “凡人,亦或是说,凡俗之物,想要追上天生卓绝的英杰,大概就是你我这样狼狈的模样……”

    收回自己的武器,萤不禁轻叹一声,她低声自语道:“但是怎么能够放弃?倘若继续前进,那么就算距离被越拉越远,那至少也是‘追逐’,可假如放弃,哪怕仅仅是一小会,都不过是被‘丢下’。”

    “凛!”

    多愁善感,只是一刹那,很快,萤就恢复了之前果决的模样,昔日连常识都不知晓的神机小姐,如今已经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战士,她低声道:“我们的任务完成,黑那边怎么样了?”

    “没事,她那边都是一些简单的疫病生物,早就被她消灭,现在黑正在西山周边巡游,倘若发现极限生物,会告知其他强者去支援的,我们无须担心。”

    凛随时与其他友军单位保持联络,在稍稍停顿了一瞬后,他继续道:“迈克罗夫世界的转移情况良好,在万界祭祀场统御意志以及诺查丹玛斯的支持下,所有传送门都很稳定。如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妇孺都已经进入庇护所世界,只剩下战职者和一部分想要留守的工作人员了。”

    “放心好了,摩尔达维亚那边的熟人,小光的本体会照顾他们的。”

    听到这里,萤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好……这样就好。”

    如此说道,她又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天空。

    看向遥远时空处,可能的某个位置、

    这次,在您不在的时候,我们也能履行自己的责任,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这个世界而战。

    哪怕仅仅是一点……追上你的脚步。

    那就是,我们战斗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