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章 随心所欲之兽 上

    “这里就是入口,恕我们不能继续前进,接下来的路途,需要您一个人走完。”

    王庭穹顶的中央,一艘艘造型各异虚空战舰被王庭禁卫引导着进入勤见通道,他们用羡慕混杂着崇敬的眼神,注视着一个个因为消灭了‘极限生物’,得以被大帝召见的英雄们,注视着他们缓缓步入被星云光团光晕笼罩的‘内圈’。

    “觐见大帝……”他们叹息着感慨道,目送对方的影子在星云中逐渐消失:“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这么一天?”

    并没有人听见禁卫们的自语。

    进入内圈,穿过由日冕构成的拱门,步入由星云铸就的厅堂,然后走上无数级虹光台阶,那是实质化的魔力和以太构成的加速通道,但这通道仅仅是能清晰看见的部分,就足有数百公里长王庭内圈的一切是如此宏大,以至于犹如梦幻。

    自己根本就不需要用力,澎湃的以太流便推动着埃尔玛与克雷勒急速前进,在三十分钟之后,他们结束了这一场短暂的旅途,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通体发光的纯白色高台顶端。

    这高台呈现上窄下宽,顶端平整的近圆锥体,它约有数千公里高,倘若是放在行星上,那必然是一个极其惊人,突破天际的构造,但是由于它放置在王庭穹顶中,位于阿摩司大帝分身的周边,所以这明明异常雄伟的高台给人的观感并不比一根针好多少,几可忽略不计。

    高台的顶端,是一片半径七公里左右,密密麻麻的符文阵法,它在埃尔玛进入后便开始启动,制造出了一个规整的半圆形能量罩而无论是高台还是之前的一系列步骤,其实都并非是浪费时间,它们是为了能让其他阿摩司人在靠近大帝的时候,不受到伤害而采取的必须措施。

    倘若不这么做,恐怕传【m】奇之下的存在,根本就无法靠近大帝,更别说与之交流了。

    “就在这里等待吗?”

    注视着埃尔玛来到符文阵法的中央,将自己固定,准备硬接接下来的冲击,人类舰长心怀忐忑,紧张的他对此表示疑惑,因为这一切和克雷勒想象的并不一样。

    他原本以为自己和埃尔玛会在一个大厅中,等待阿摩司大帝分身的一道神念降临进行交流,就如同地方官员觐见帝国的皇帝那样。但是现在,他才反应过来,阿摩司人又不是人类,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异界生命,是隔着无数个星河的异类种族,他们的文化,习俗乃至于生活习惯都和人类完全不同,自己能和埃尔玛通畅的交流,是因为埃尔玛是异族中的异类。

    对于曾经以山岳为领地,以谁占领的山岳更高更大区分实力的种族来说,在觐见更强大的存在时,必须要修筑最高最显眼的高台,让位于更高处的‘强者’,能勉强看见自己,而不是麻烦对方低头。

    强者是不会低头俯视弱者的,他们只会和能看得见的存在交流。

    这就是阿摩司人的文化。

    对于克雷勒的问题,埃尔玛没有回话。

    因为‘他’已经来了。

    伴随着高台之上,朦朦胧胧的星云雾气开始颤动,一个巨大的正圆形金色气旋开始出现在其之上,这气旋直径超过一万五千公里,每隔数千公里有一个明显无比的断层,这让它看上去像极了一个巨大的,活动着的眼睛。

    着这足以将行星吞入的巨眼成型,一道沛然莫测的威压感充斥了整个空间,能看见,高台上的半圆形护盾开始噼啪作响,淡银色的电弧在其上方剧烈的闪烁,似乎正在抵御某种极其强大的攻击,这甚至令高台整体都开始微微晃动,但由于有着护盾保护,所以埃尔玛和克雷勒并没有感受到那威压,只是都口干舌燥的看着这一切,大气都不敢出。

    能看见,巨眼转动着方向,逐渐对准高台在它面前,数千公里高的虚空高台也就是一根竖起来的小针,但至少也能勉强称得上是‘差不多’的事物。

    “埃尔玛泛用个体19090763号。”

    巨眼对准了高台,对准了高台中央,那一艘半透明的虚空战舰于是瞬间,令人窒息的精神压迫感如同海啸洪水一般在埃尔玛的精神世界内席卷。

    如果不是早就被加持了精神防护的法术,埃尔玛觉得自己的灵魂恐怕会瞬间就遭到重创,但即便是加持了保护,她也仅仅只能勉强听见精神洪流中蕴含的信息。

    “思维个体,反应个体,战斗个体……很优秀的履历,你是一位才能出众的阿摩司人,如果不是因为最近这些年有些懈怠,你可以成为大将。”

    巨眼传达的信息平白直述,没有任何感**彩,就像是人类对着一份蚂蚁的身高数据重复资料一样。但是在话的后半段,信息中却带上了一丝耐人寻味的感情:“你在集众区击杀了一个‘极限个体’,保护了众多思维个体安全撤退,做得很好。但是,该极限个体由于融合进化,很快就抵达了一般意义上‘称号大将’的地步,他足以轻松捕食行星,甚至在超新星爆炸中勉强幸存。”

    “很不正常,埃尔玛,以你的实力,即便是重伤的极限个体也是无法战胜的。即便对方思维中枢故障,你也爆发出了远超平时的爆发力,也不应该能赢的这么轻松。你绝对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对方的。”

    巨眼旋转着,凝视着高台的中央:“你的身上,有那个迈克罗夫人的味道,啊,居然还有一个迈克罗夫人的幼体。我感觉到了,他已经将手伸到这里来了吗?”

    克雷勒紧张的咽了口口水,甚至下意识的摸了摸腰带,但是由于太过紧张,他连口水都没办法分泌出来,只能干呕一声……这巨眼带来的威压实在是太过恐怖了,虽然说,大元帅和七神的威压同样可怖,甚至有之过而无不及,但是在面对普通人时,他们都会尽可能的压制这威压。

    面对明显已经发现乔修亚手段的阿摩司大帝,他的腿并不软因为软了就没办法逃命了。但就算再多给他十几条腿,他克雷勒难不成还能逃掉不成?想到埃尔玛之前的分析和解释,再加上他和埃尔玛的确从头到尾都没有机会规避这次觐见,克雷勒只能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呆在埃尔玛的体内,一言不发。

    而大帝分身的分神那金色的风暴巨眼却并没有在这方面多话,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埃尔玛,转告那个迈克罗夫人,懦夫才在背后耍手段,他可以带着舰队来袭击我的世界,我欢迎至极,期待与他再战一次。”

    无论是埃尔玛还是克雷勒,都能从这浩大的精神洪流中听出一丝‘期待’的味道,甚至还能感受到些许摆脱无聊的‘振奋’。总而言之,对方的情绪和预想的‘愤怒’,‘漠然’完全不一样,令人极其费解。

    对于克雷勒而言,他只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来阿摩司大帝并没有预想的那么残忍嗜杀,居然略过了这件事。

    但是埃尔玛在一阵恍惚后,却明白了为什么阿摩司大帝会是这个态度。

    你会因为一个人用糖诱惑了你蚂蚁窝里面的一只蚂蚁,而对此感到生气吗?

    当然不会。无论怎么想都是他赚了吧?就算有什么后手,一只蚂蚁而已,大不了不要了,蚂蚁巢穴的资料让对方知道也不重要,哪怕要生气也会是对那个人生气,而不是对蚂蚁发火。

    尤其是这只被诱惑的蚂蚁,因为吃了糖力气大增,还帮忙铲除了一个巢穴中的害虫这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巴不得多来几个更好,还真是要谢谢这种多元友人无私的帮助。

    简单不能更简单的思路。

    但却令人感到不甘和愤怒。

    对于背叛者而言,倘若连背叛本身,都无法令被背叛者感到有一丝伤痛的话,那么她的叛逆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即便是她早就猜到了阿摩司大帝的思维模式,埃尔玛还是感到无比的屈辱。

    背叛?弱者配吗。

    埃尔玛心中在这瞬间闪过的茫然和屈辱,愤怒与不甘,超过过去数十年的总和,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自己的无能为力,她真的是宁肯阿摩司大帝把自己杀了才好,也不想这样被视而不见。

    或许只有到了迈克罗夫文明,克雷勒口中大元帅的那个地步,才能让大帝重视,甚至亲自派遣分身去试探和战斗,表露出愤怒和其他情绪。

    金色巨眼自然不会在意埃尔玛的情绪,或者说,他注意到了,但是无所谓,甚至感觉到有趣,总而言之,在确定埃尔玛的身上的确有乔修亚相关的力量后,阿摩司大帝的分神就颇为漫不经心的道:“不管你是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总而言之,你铲除了一个极限生物,很有意思,值得奖励。说吧,你想要什么。”

    他大方的给出了一个祈愿的份额:“只要不和其他人的愿望冲突,我都会满足你。”

    埃尔玛张开口,虚空战舰正在微微颤抖。

    “为什么……”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终于能够面对面的和大帝交流,终于能达成自己长久以来的愿望。

    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分身的分神,哪怕对方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自己,但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埃尔玛还是感觉到无比的紧张所以她只能用苦涩且不带任何波动的声音,轻声说道:“为什么大帝您不出手,扫灭这些极限病毒呢?”

    金色的风暴巨眼转动了一下,就像是听见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而此时此刻,埃尔玛却抬起头,强迫自己所有的观测器官都高高仰起,去与那金色巨眼对视,她的语调开始有点恢复正常:“大帝,极限病毒已经肆虐了数百个世界,甚至比这个数字还多少几倍十几倍,淡淡就我所知,已经有上百亿阿摩司人在这段时间内死去了短短三天不到的时间。”

    “我……我从异界的强者那里感受到了,他的力量可以驱逐极限病毒,令其不能传播,在边疆星域,我见证了这力量,它真的扫除了周围所有的极限病毒,令瘟疫消散……伟大的王啊,您,您也一定可以的吧?只要您愿意,即便是异界的强者也不能比拟,必然可以轻易的扫除我们国度内所有的极限病毒!”

    埃尔玛的语气激动,如果她有手的话,她一定是捏紧了手心,以掐出血的力度紧握着,在她的体内,克雷勒能够感受到,此时的埃尔玛已经将生死超之度外,就连乔修亚的存在,她都干脆的不否认。

    但这种激动,却没有意义。

    “这是你的愿望吗?扫除极限病毒。”

    金色巨眼传递出的信息很平静:“有点贪心啊,埃尔玛,不过你这种胃口也挺有意思的。”

    “可以,我允许了。”

    轻易的答应,反而让埃尔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虚空战舰的触须茫然的在半空中回荡,似乎是没有听清。

    但很快,金色巨眼那带着一点遗憾的信息传来。

    “本来我还想看看,王庭里有多少人有这个资质能极限化的,毕竟是那个声音的主人,它说的话挺有意思……最后的希望吗?如果不是正在关键时期,我真想去看看。”

    而此时的埃尔玛还处于混淆中。

    大帝,答应了?

    就这样,轻松,没有任何阻力,轻而易举的,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地答应了?

    他做得到!他完全做得到!和之前想的,大帝可能做不到不一样,这件事对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

    他真的,就是想做就能做到,之所以放任极限病毒不管,放任极限生物破坏……就是因为他不想做!

    这是压垮埃尔玛心中不甘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大帝……为什么?”

    她用做梦一般的语气,难以置信的询问那似乎想要隐没的金色巨眼:“您明明做得到……为什么您不早点驱逐极限病毒,而是放任数百上千亿的阿摩司人就这样无价值的死去?”

    回忆起,自己在众多瘟疫感染之地,所看见的那些被侵蚀一空的骸骨,其中有战斗人员,有研究人员,自然也有平民。他们或是带着孩子,孕育下一代,或者正在努力工作,为王庭大业添砖加瓦。

    他们都有着家庭,生活,职业,友谊,都有着独立自主的人格,有着或是渺小或是伟大的志向与野心,有着对未来的希望与期待。

    但他们全都倒在了昨日与今日,再也无法看见明日。

    “他们,可都是您的子民,崇敬且崇拜您的阿摩司人啊!”

    金色的巨眼停顿了,它转了转,颇有意思的凝视了会激动的埃尔玛,就像是注视着一只扑动双翅的蝴蝶。

    “它说,这是最后的战争,有巨大的灾祸即将出现,断绝通向源头的道路。”

    巨眼似乎有点像是自言自语,他并没有因为埃尔玛的质问而有任何情绪变化:“我觉得面对连那个声音都觉得是‘巨大’的灾祸,你们肯定都是会被毁灭的,这样的话,感染极限病毒无非就是早死一点,更不用说里面还会出几个有意思的极限个体。”

    “更何况,极限病毒对指挥官级的生物不起作用。它正好可以扫除一点弱者,还不用自己动手,我觉得很方便。”

    算得上是屈尊回答了埃尔玛的问题,就像是人类会因为路边飞舞的蝴蝶停顿一会,好奇的注视对方飞行那样,阿摩司大帝的分神笑道:“说起来,你杀掉的那个极限个体,真的算是比较厉害的那种了,如果不是被超新星重创,它很快就会前往恒星汲取恒星物质进化,成为一个噬星者。整个王庭内,都没几个这种级别的极限个体,我本来还想看看随着瘟疫传播,会不会出现噬星者之上的存在。”

    这种带着好奇的笑意与深邃的漠然,让埃尔玛一时之间无法呼吸。

    她终于明白,阿摩司大帝的本性,恐怕比她之前想象的要更加恶劣。

    “难道,阿摩司人的存在对您,仅仅是满足有趣和好奇心的工具吗……”埃尔玛呻吟着道,她感觉自己体内的器官正在痉挛,拒绝这一现实:“那千千万万,亿亿万万的人民,难道就是一个数字……”

    “不然呢。”

    金色巨眼不解,但他想了想后,却又继续道:“当然,也没这么糟糕,你们毕竟是活物,而且我挺喜欢你们的,尤其是像你这样有意思的个体,虽然阿摩司人里面很少才出一个,但毕竟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两个。”

    “不过说实话,除了你这样有意思的个体之外,其他的阿摩司人,的确都没什么价值。”

    不知究竟是宽容还是残忍,金色的巨眼笑道:“阿摩司人而已,我随便一个分身都能瞬间创造几亿几十亿个,上千亿也没问题,一颗行星的质量都用不到,很轻松的事情,说起来,你们的祖先,就是我创造的那些阿摩司人,因为很完美,所以很久没有更新换代过了。”

    注意到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的埃尔玛,金色的巨眼轻松地读取了对方的想法:“之前的阿摩司人?”

    “哦,因为太丑,毁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