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六章 野兽与我 6600

    黑暗的银河中心正在缩小,以物理意义上的缩小.

    空间正在强者的战斗中被折叠,扭曲,破坏,抵消和删除,此时此刻,黑暗银河的银心,就像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奈落深渊,将四周的无数恒星和星云拉扯过来,没入那一层正在进行缠斗的‘漩涡’。

    而从黑暗银河第二悬臂处,那些意图反击邪神眷族,扫除混沌对这个世界所有威胁的银河守护者联盟的士兵角度来看,他们却是没有发现多少传闻中数量无穷无尽的邪神眷族和邪神,反倒是意外的通过灵能侦测法阵震惊的发现,这个银河系的中心,就像是开裂了一般,从中涌出一团无止境的黑暗螺旋。

    它正在旋转,吞噬,支配周围的一切,要将整个河系都吞入腹中,仿佛就像是能吞没天河的天渊。

    畏惧

    群星世界,无论是残存的邪神眷族,还是气势高昂,正准备夺回加元的银河守护者联盟,亦或是没有加入守护者联盟,根本不了解这个宏大世界中发生的一切的普通土著种族,普通的智慧生命,所有有着情感,有着心智,乃至于只是‘活着’的生命,全部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看向同一个地方。

    黑暗的银河的中心,那里传来了令人畏惧的颤动,似乎有毁灭万物的巨兽正在那里竭尽全力的搏斗,宣泄着自己的力量,将时空破碎,将这个造物者制造的世界从根源处摧毁。

    面对如此匪夷所思的灭世之力,所有人的心中都满是惶恐,充满本能的畏惧他们生命的本能,乃至于他们所处的这一个世界都在不停的警示他们,告诉他们,这一切都并非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的终结之时。

    即便是不朽者,乃至于无限光境界的强大个体,也为之面色聚变,因为那给予他们本能警戒的存在,其能级是如此可怖,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怎么说……一点四倍太阳质量的星体可以变成恒星级黑洞,但是几百个太阳质量的也可以,更不用说星系中心的超级黑洞了,从几百万倍一直到千亿倍,那都是黑洞。

    同样是黑洞,有可比性吗?

    同样是传奇,同样是不朽者,同样是贤者之下……有可比性吗?

    在近圣者的侵蚀下,时空正在瓦解,世界屏障正在崩溃,极限升华聚合体的本体,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贴近这个世界。

    面对这力量,凡人们的爱,恨,喜悦,愤怒,荣耀,决心,卑劣,自私,乃至于凡人们的众志成城,灰心丧气,所有的情绪都毫无用处,一切的情感和认知,都无法对抗这个力量。

    “天啊那是什么?!”

    第二悬臂处,银河守护者联盟联军临时基地,突然传出一声惊呼,但是还不等这个被吓得触须战栗的通讯员将信息上传到大屏幕上,伴随着时空的轻鸣,临时基地处的所有人都能从一旁的窗中看见那令通讯员为之惊呼的一幕。

    那是一道裂隙。

    群星世界的基础结构崩裂,即便是数万光年外的第二悬臂也出现了极大的影响,可以看见,时空产生了裂隙……这本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毕竟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星际文明来说,破坏时空并不是不能达成的技术,真正令他们震惊的,是那崩坏的时空背后,显露而出的,那位于世界内侧,无穷无尽,泛着银蓝色灵能光辉的根源符文。

    那正是群星世界,本质上是一个人造,人为扩大的巨型世界的事实。古老的创始者改造了自己的故乡,企图让这个孕育他们的摇篮和他们一样,可以无限的演化,膨胀,扩张,而这个世界的底层符文,也正是令当年圣贤生出要创造‘超大单体世界’的原型。

    这异常的时空裂隙,对于整个群星世界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是,倘若将所有的破坏汇总,就能知道它的出现造成了数百万恒星系统动荡,波及了数百上千智慧星球乃至于文明,在那一瞬间,有数百亿,甚至数量更多的生命被杀死。

    因为这余波,文明毁灭,生态系统灭绝,只有具备一定超光速能力的迁跃飞船,才能凭借紧急迁跃逃离那异常时空带来的毁灭区域,那些惊惶幸存下来的幸运儿在黑暗冰冷的宇宙真空中,还来不及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但是却看见自己的家乡被震荡的时空撕裂地粉碎,即便是恒星也在这破灭的力量面前炸裂,化作一闪即逝的火花。

    【文明就像是雨,黑暗的大海上,悄然落下,绽放水滴和波纹,但却寂静无声的雨】

    【鱼儿们对此一无所知,更不用说潜伏于海底的巨兽,雨水无止境的落下,却无法影响半点这黑暗的大海】

    所以……需要风。

    将自己熊熊燃烧,暴烈地席卷一切的大风。

    银心大黑洞周围,死斗仍在继续,远比星团级要庞大的银色的巨蟒被茧的攻击所贯穿,一根巨大的触须插入世界意志体内,它强行支配,并篡改了一部分能量循环系统,造成钢之蟒星体内出现了难以遏制的絮乱。

    而无论是钢之蟒,还是三重帷幕,双方都没有丝毫打算去抵挡这一击,只见就在它被攻击的瞬间,世界意志就这样张开口,直接将异化膨胀的巨茧空间一部分吞噬,吃掉,然后化作自己的力量,继续加固群星世界的屏障。

    最简单粗暴的战斗方法,但却是一场横跨多时空,对心技体全方位的考验,双方都在尽可能的互相破坏对方对对方空间的支配,让自己夺得主动权。

    此时此刻,双方看上去平分秋色,但很明显,有着后援的极限升华聚合体和没有后援,才刚刚中沉睡中醒来没多久的钢之蟒星谁恢复比较快,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即便是占据地利,世界意志与三重帷幕合作,事实也是一样的。群星世界的钢之蟒头一次进行如此烈度的跨时空战斗,它快要支撑不住,无论是思维中枢还是能量核心都濒临极限。

    “我曾经与邪神们战斗过,在你们还未诞生的年代。”

    此时此刻,极限升华聚合体的声音响起,没有丝毫起伏与波动:“我失败了,那个邪神强大的无以伦比,哪怕是现在的我,也不能说是可以百分之百胜利,它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击,就差点将我连同那时所在的世界湮灭,和这样的邪神相比,其他的邪神简直就像是灰尘一样渺小,那古老的邪神是远比任何有记载历史还要古老的存在,它恐怕是亘古之前,多元宇宙级文明毁灭后的残骸。”

    “但即便是如此强大的文明,最后也变成了邪神,数量甚至不止一个。它失败了,我也未必能胜利,即便是你们活了下来,也无法对抗它们,对抗制造这些邪神的存在,你们的抵抗毫无意义,只有我成功了,才能获得一丝可能性,将威胁消除。”

    至于自己成功之后,这个多元宇宙的其他生命会如何,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更大的威胁,极限升华聚合体觉得根本不重要。

    它从来都只考虑自己。

    “放弃,让开,将这个世界交给我,你们已经没有翻盘的手段,再怎么为那个世界意志拖延时间也没有用,它必输无疑,无法阻拦我。”

    对此,无论是钢之蟒,三重帷幕,还是乔修亚,都没有一丝一毫被动摇的征兆,战士的目光甚至连点波动都不看。

    “你搞错了我给钢之蟒拖延时间?反过来还差不多。”

    对于这个回答,极限升华体却也不奇怪,它的声音回荡:“也可以这么说。倘若让你随意施为,让你对银心大黑洞做什么,那么恐怕是我,也会觉得非常麻烦,甚至被迫放弃探索这个世界,败走退避也不是不可能但如今,你的本体正被我压制在此处。”

    “你已经没有任何手段了。”

    对此,此时明明被封锁在原地,只是依靠四神之戒灌输的神力,用这相对陌生的超凡力量抵御极限升华体侵蚀的乔修亚,却笑了出来。

    “古怪的前提条件。”

    他摇了摇头。

    你究竟是依靠什么确定,被压制在这里的存在,就是我‘我’?

    倘若在这里的,根本就不是本体的话,你又该怎么做?

    没有说话,甚至不依靠乔修亚流露出的任何信息,极限升华聚合体自己也想到了这个可能,它的思维立刻停顿了一瞬,然后紧张的环视周围,扫视着银心大黑洞边缘,害怕下一个瞬间,就有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乔修亚的分身带着两个黑洞去引爆银心黑洞但那样的动静太大了,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务。

    可假如万一呢?多元宇宙中不存在‘不可能’。

    但实际上,的确没有这种事情发生,半点征兆也无,确定这一点后,极限升华聚合体恢复正常。

    “这就是你最强的战斗本体。”它如此说道:“我能看得出来,你的大量思维器官就在这个世界内我见过和你类似的超凡生命,甚至我就是类似于你的超凡生命,这点是不会出错的。”

    “但没人说,最强的战斗躯体,就必须是本体。”

    此时的乔修亚,他的声音平静:“从来就没有这个道理因为战斗力强,结构完善完美,倾注了最多的力量,所以那个躯体就是本体。没人这么说过说到底,本体和分身,也仅仅是过于‘唯我’而产生的偏颇概念,我为什么要在意这种东西?”

    “时间差不多了。”说着,乔修亚干脆的闭上了眼睛银色的世界,其表层的光芒开始失去,变得黑暗而深邃,就像是一个通向无尽远方洞窟,一个幽邃的深渊。

    “感谢你将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不然的话,那边的钢之蟒星和三重帷幕,恐怕还拖不住你,当然,假如你不注意我,我就把银心炸了。”

    突然变得悠远,仿佛是从极远处开始发声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所以说啊,极限升华体,你虽然是近圣者,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同时面对我与钢之蟒时,还能强行做出完美选择的地步。”

    “你可以支配现在的一切,但还没有办法支配‘明日’。”

    遥远的多元宇宙彼端,迈克罗夫世界。

    作为七神教皇伊格尔的养子,留守本土的传奇强者,圣骑士洛兰达已经完美的完成了自己所有的工作,将整个世界内接近三十亿迈克罗夫人全部都送进了一个个被完全庇护的庇护所世界。

    “小心一点,虽然我们已经剿灭了大部分极限生物,但是不排除有躲藏起来的极限生物会袭击你。”

    摩尔达维亚,通向血月深渊庇护所,小光缩在的庇护所门户前,神机姐弟与面带疲惫的圣骑士交谈,萤悬浮在半空,注视着最后一个进入庇护所世界内的城卫军走进传送门,她严肃的说道:“现在,我们也要进入庇护所世界,而洛兰达先生你作为本土仅剩留守的传奇,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这可真是荣幸,这个古老的世界此时就在我一个人掌中。”

    面对萤略带担忧的提示,洛兰达却笑着做出一个‘一切尽在掌握’的手势,他拍了拍神机姐弟的肩膀,示意对方进入传送门:“走吧,不要太过担忧,世界之外,诺查丹玛斯大师和布兰登正在巡视,假如我遭遇危险,他们随时会前来支援。”

    打消两人的紧张,送他们进入血月深渊庇护所,洛兰达作为权限持有者,面色严肃的关闭了庇护所世界与迈克罗夫世界的联系。

    然后,他就飞上天空,他越过厚重的云层,眺望远方,俯视着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众多野兽骸骨,几乎没有任何生命的迈克罗夫世界。

    “极限瘟疫……没想到,在邪神入侵之前,居然还会有这种意外出现。”

    他低声自语道,语气肃穆:“难怪,七神经常对我们说,相较于混沌,我们最应该提防,最大的敌人,其实是另外一种秩序。”

    因为,混沌就像是天灾,是地震,是台风,是世界毁灭后的叹息,它们带来的灾害固然能杀死亿亿万万人,但是倘若早有准备,无论是逃还是战,都不至于遭遇覆灭。

    但是,敌对的秩序却不一样,就像不超过星球崩碎级的大地震无法毁灭人类文明,可人类内战,无论是超级魔法,传奇强者的内斗,亦或是核武器互相乱丢,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

    时间流逝,凝视着自己故乡的洛兰达,忽然发现,在悄无声息之间,有一个‘精灵’通过传送魔法来到了他身下的大地,然后一点一点飞行上升,来到了他的面前。

    “极限生物诺伊佩尔,迈克罗夫本土第一例极限生物化。”

    传奇圣骑士抓住了自己腰间的精金战锤,他身上,灰色的圣光开始升腾:“你迷途知返,准备受死了?不,我觉得极限生物的想法可没有那么简单。”

    对此,容貌俊美,优化到极限的精灵轻笑了一下,然后它低下头,看向原本摩尔达维亚血月深渊庇护所传送门所在的位置。

    “我感知到了我父母的气息。”

    它轻声道:“把他们交出来,他们配得上完美的生命形态还有我的其他亲人,他们就生活在这里,我能知道,把他们都交出来。”

    “父母?”

    对于对方的话,洛兰达面色有些古怪,他凝视着这个极限生物,思索着所谓的‘亲情’究竟是什么。然后,自幼被抛弃,然后被老教皇收养的圣骑士眯起了眼睛,他身上的圣光更加炽烈,平静的说道:“感人的亲情,我很羡慕,但是你没有那种东西。怪物,诺伊佩尔已经死了。”

    “而你,等待审判吧。”

    对此,极限精灵摆出了完美的战斗架势。

    一瞬之后。

    摩尔达维亚的高空中,强光绽放,圣光的雷霆在云层之上蜿蜒,倾盆暴雨骤然而下。

    而城市的镇中心,中央广场之下,在冰冷的雨水冲刷间,一个银色的修复光柱开始在无人的情况下亮起。

    不是金属,也不是光芒,这柱子的内部出现了纹路,一个Φ形的符号正在闪耀。

    它正在发光。

    七神之前工作的所在,超级环世界所在的隐秘世界,原本用于塑造星体的巨型工程设备之上,Φ的符号亮起,带起绚丽的涟漪。

    它在发光。

    世界内侧,无疆天界,统合大资讯库内,名为洛特兰姆的西伯雅人,曾经的无名技工正在实验室中,与十几位整个迈克罗夫世界对灵魂方面研究最深的法师一起通宵达旦的实验,他们正在结合数个世界,甚至来自其他星河有关于灵魂方面研究的资料,正在尝试从灵魂角度上制造出防御精神污染,也即是极限病毒侵蚀的疫苗。

    而似乎是若有所感,洛特兰姆抬起头,他看向众人提取试验资料的所在,一个银色的光柱。他曾经就是在那光柱中复活,拜以得到如今使用的躯体。

    而那个光柱,正在发光。

    多元星河,众多文明,所有曾经参加过迈克罗夫文明大会,得到,亦或是被迈克罗夫统御的国度,一个个因为极限瘟疫而焦头烂额的文明境内,能看见绝大部分小城市都被放弃,只剩下被严密看管的大城市保证没有被传染腐化。

    一个个垂头丧气,目中无关的异星人正在排队,他们正在等待官方分配食物。因为各个世界的链接被切断,而大型城市世界自己是不生产太多粮食的,所以为了避免饥荒,无论是之前愿不愿意使用的政府,都开始启用兑换系统,使用光柱交换物质,获得大量食物。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准备进行交换的异族人突然双眼一闪,不禁后退了半步,随后,他震惊的看向眼前。

    银色的光柱,正在绽放光芒。

    外世界虚空,将灵能小虫放在自己头顶,若有所思的的乔修亚分身,光芒开始闪动。

    血战星河,阿摩司大帝的分身转动着自己万万千千的风暴巨眼,他看向埃尔玛和克雷勒所在的方向,目光深沉,他能感应到,有莫名的,熟悉的气息爆发,从那两人身上佩戴的,来自于那个罕见强敌的物件中溢出,令其明亮无比。

    群星世界,中庭星系,炎狱神的神殿内,正在其中冥思祈祷的中庭人被突如其来的光芒惊动,他们睁开眼睛,然后看见,那四臂巨神的神像动了,他伸出一只右手,右手的掌心,一个被托举而起的光柱,正在大放光明。

    还有许多许多地方,熟悉的,不熟悉的,亲自去过的,没有亲自去过的。

    一切的一切,从失落星河,一直到多元星河,从万界祭祀场,一直到阿摩司王庭,从迈克罗夫世界,一直到群星世界,所有的所有,乔修亚曾经抵达过的所有地方,一切属于他的事物留下踪迹之处,全部都在发光。

    银色的光芒,四溢而出,就像是被启动的机械那般,接通了能源,然后启动,链接。

    思维开始汇聚,封存的模块启用,并相互之间勾连,刺激,就像是一个智慧生命的神经节点被激活,产生反应,开始思考那样。

    巨大的意志,开始链接自己遍布万千世界,横跨多元宇宙的思维节点。

    从来没有说过,银色的世界,就必须是世界生命的本体,从未有人这样定义过

    甚至从未有人思考过,什么才是本体,什么才是化身。

    所谓‘唯我’的自我,又究竟是什么。

    群星世界,极限空间之内,被巨茧异空间镇压的银色世界,与感受到了那突然出现,飞涨的气息而惊愕的极限升华聚合体对视。

    “……原来如此……”

    随后,唯我的野兽,近圣者隔着情感神力,认认真真的打量着自己的敌人,那个再次开始发光的银色世界,它似乎是第一次看清楚乔修亚,看清楚这个存在背后的真相。

    “你和我一样。”

    它叹息般道:“你也是野兽。”

    “只是生存在文明之中,行走于城市之内,与蝼蚁一同生活,借助着他们的力量,增强自己的,扩散自己,达成自己目的的野兽。”

    “不,准确的来说,你比我更疯狂……我还有‘主体和分体’这种区别认知,而你完全就没有这些。那些都是你,每一个都是你,但每一个都不是完整的你,你是万众,但万众不是你……奇异的世界,奇异的个体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当然是人类。”

    极限升华体的支配空间开始溃散,原本被其压迫的银色世界开始逆向夺取原本就属于他的领域,舒展着身躯,再次开始发光,并且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威严的银色世界,‘乔修亚’如此说道:“而我就是我。”

    能够看见,那波及二百八十天文单位的异空间巨手开始颤动,它正在被抬起,被撕碎,一股充沛到匪夷所思的庞然大力跨越时空而来,正如同顶起巨石的嫩芽一般,将其一点一点的抬起。

    能看见,冰冷的银色光芒在真空中扩散,Φ形的符号出现在其表面之上,而原本能在与钢之蟒对抗的同事,还压制乔修亚的极限空间节节败退,步步紧缩。

    但是它仍然坚守住了最后的防线也即是沟通外界虚空,位于巨茧空间中心的矛盾螺旋核心,还有通向银心大黑洞的道路。

    “我很清楚,我就是人类,至于其他人怎么想,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而此时此刻,能听见乔修亚平静的声音响起:“宇宙要遵从我的意志,基本力也要听从我的号令。”

    “区区人造的定义,本来就应该由我来描述,由我来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