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八章 其名为爱

    【死亡,是绝大部分智慧生命无论如何回避,都将面对的一个劫难。

    长胜不败的将军,权倾天下的帝王,超越时代的研究者……无论是谁,无论作为个体再怎么优秀,在面对死亡之时,都会感觉到无力。

    因为死亡,无法永生,所以脆弱的凡人需要繁衍,需要生育后代,需要将知识和力量传承给后来者。

    因为死亡,一切自私的生命,或是被迫,或是自愿的选择了奉献。因为注定迎来的终末,为了不被遗忘,他们选择将自己的一切流传下去,给予自己的子嗣,亦或是继承了思想的‘继承者’,而这便是‘传承与教育’最初的原型。

    简直可以这么说死亡奠基了文明的基础。

    但,如果。

    仅仅是如果。

    一个文明,战胜了死亡那么它的成员,会不会重新拾回天性本能的自私,抛弃进行了数千数万年的协作与传承,自己作为孤独但却完全的个体,自顾自地永远活下去?】

    谁知道呢?

    “我的父母已经过世多年,即便是数百年过去,我的**也开始苍老,可我仍然非常想念他们。”

    苍老的声音,在无比宽阔的殿堂中响起,这声音没有刻意去放大,它只是一个老人有些含糊不清的自语:“我总是想告诉他们我做出的每一个重要的决定,我想要让他们知道我的人生,想要他们为我的一切骄傲自豪。”

    “但我犯错了。”

    带着一丝悔恨声音响起,又消散,就像是从未出现过那样。

    塔库尔湮灭教团,十二圣所天幕世界

    它们是十二个完全由灵能构成,极其独特的人造世界。

    在和阿摩司人展开长达万年的种族战争之前,天幕世界的数量只有一个,作为当时教团的首都存在,但是现在,十二圣所这一世界集合体,已经是一个横跨数个星域的庞然大物,它们作为教团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商业中心……总而言之,文明一切的中枢所在。

    它们是塔库尔人的骄傲,无论是阿摩司人还是塔库尔人都很清楚的知道,十二圣所是塔库尔人最后也是最坚固的堡垒在久远的过去,曾经有过阿摩司王庭击溃了塔库尔教团的防线,将毁灭的火焰点燃到教团首都的时刻,但在那漫长的世界攻防战中,气势汹汹的王庭军队在天幕世界完全的防御下碰壁止步,最终在援军的威胁下不得不铩羽而归。

    在阿摩司人带着厌恶和畏惧的传闻中,那十二圣所所拱卫的中央之处,没有任何外族人知晓的核心中枢所在,还隐藏着塔库尔人最大的秘密。

    他们没有猜错。

    因为在那十二圣所的中央,的的确确存在着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第十三个天幕世界。

    血战星河,塔库尔湮灭教团,十二圣所的中央,一片被如同海潮一般汹涌澎湃的灵能和神力波澜笼罩的虚空中,能看见一个小型世界,正在其中安静的旋转。

    而塔库尔教团大牧首,格奥尔格塔库尔就在这个小世界内,一个无比巨大,占据了整个世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体积的超巨型天体级殿堂中,缓缓地前进。

    这是一个完全由银蓝色的灵能介质构成的宏伟殿堂,它造型简朴端正,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和符文,除却殿堂两侧近乎无穷无尽的座椅和平台外,两排直入天穹的巨柱和无尽延伸的阶梯,构成了一条通向世界核心的下降道路。

    而头顶天穹处,殿堂的穹顶之下,一颗青蓝色的灵能和神力的复合超凡太阳,正如同吊灯一般释放光芒,照耀这个世界。

    【信仰指引方向,智慧锻造前路】

    【无需迷茫,倾诉疑惑】

    【我们永远与你们同在】

    能隐约听见,在那充满了整个世界殿堂的灵能和神力中,有淡淡的圣言响起,然后又归于寂静。

    在这隐约响起的声音和光芒中,大牧首沉默的向前,一点一点向下,走向世界的核心,他面带痛苦疲惫之色,内心似乎正在遭受巨大的折磨。

    “愚蠢的我犯错了……”他轻声自语道:“但遭受灾厄的,却是我的同胞。”

    智慧和愚蠢是相对的。

    【有着智慧的生命,自然会做出愚蠢的举动:因为感情,因为愚笨,因为冲动,因为本能……还有最后,因为信仰。

    信仰是狂热的崇拜,是距离真理最远的距离,很难承认,一个横跨世界星河的超级虚空大势力中,居然还会有原始的宗教存在有着真神存在的世界和文明除外,因为在那些势力中的真神,再怎么恶劣,也无非就是一个狂热崇拜的独裁帝国而已。

    当神不过是一个最高的阶级,一个可以由凡人努力抵达的境界时,和人的界限就模糊了,所谓的信仰,也就淡化成了一种对正确和真理教义的遵循。

    但是塔库尔湮灭教团却不一样。

    他们的信仰,是真正的信仰,并非是对一个偶像,一个实实在在存在的神,对于那真神真实不虚的力量献上‘敬畏’和‘崇拜’。

    甚至,他们信仰的不是‘湮灭’,不是‘预言’,不是一种‘概念’,他们甚至信仰的并非是‘信念’。

    而是他们自己。】

    “啊,你好。”

    “你也好。”

    行走在已经没入地底极深处,愈发黯淡的殿堂阶梯之上,沉默的大牧首突然开口,他转头对一侧看似空无一物的区域强打精神,抬手问好而令人惊异的是,却真的有一个温和的声音回应了他,甚至能隐约看见,一个无色半透明的虚影一闪而逝,脸上带着笑意。

    【智慧生命,永远拒绝着死亡,除却‘活下去’的玉望之外,他们最大的玉望,或许就是击败‘死亡’。

    绝大部分的人都失败了,他们死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小部分人成功了一部分,他们虽然**腐朽,但是精神却存续。

    前者是芸芸众生,后者是文明历史上顶尖的那些菁英,或许是因为如此,或许并不,但是不得不承认,智慧生命追寻着‘永生’这一玉望的动力,肯定也有一部分并入了‘成为菁英,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这一玉望中。

    所以在这动力的鞭策下,文明持之以恒的进步,持之以恒的改变。

    为了战胜死亡,为了不被遗忘,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

    我存在着,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大牧首的前进速度看上去很慢,但实际上却非常快,他行走在完全由灵能塑造的世界中,决定他前进速度的就只有‘思想’上的前进,表现在外在世界上的移动,不过是一种象征,一种激活某种事物的仪式。

    而这个仪式,也逐渐抵达末尾,能看见,周围的世界殿堂内,突然浮现又消失的半透明人影越来越多,那近乎无限的座椅上,都坐满了密密麻麻,似乎正在沉思,祈祷,冥想的人影。

    直到最后,即便是天空,大地,殿堂的每一寸空间都浮现着半透明的波动,仿佛整个世界都开始苏醒的时候,大牧首正好抵达了这个神秘的殿堂世界,位于地底深处的正中央。

    他抬起头,看向这以世界为原材料,锻造的宏伟殿堂的正中央。

    那是一个无比巨大,呈现半透明质感,闪烁着无色光辉,正在燃烧着的光球。

    在光球的表面,有无穷无尽面容正在浮现,有无穷无尽的半透明的人影正在从中飞出又没入,就像是进出门一样,大牧首看着这光球。,他原本疲惫自责的表情微微变化,带上了一丝骄傲,一点自豪。

    因为,那就是塔库尔人至高的造物,信仰的对象,那就是他们文明锻造的奇迹,也是塔库尔恩战胜死亡,走到如今这一步的证明。

    无限神能变动源

    灵能,需要智慧和思维,才会凝结具象,化作真实不虚的力量。

    而神力,需要最极端的感情,概念和思维,才会从大源中被释放,流出在现实世界。

    两者一脉相承,是天然一体的超凡力量,所谓近乎无限的灵能和神力,代表的其实就是近乎无限的思维和智慧……某种意义上,对于一个灵能亦或是神文明来说,倘若一个地方能提供无限的灵能和神力,那么那个地方,必然就是天国,是存在于地上的,真实不虚的天堂。

    而无限神能变动源,便是塔库尔人自己为自己制造的天堂。

    大牧首站在无限神能变动源的前方,他能看见,在这燃烧的光球中,有无穷无尽的半透明虚影出现,他们在自己的背后,在自己的前方,在自己的两侧,在自己的上下左右这听上去非常惊悚,非常的可怕,但这些虚影温和地注视着大牧首,目光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恶意。

    “你好啊,我们的大牧首。”

    他们如此说道,语气带着善意和亲切,就像是和邻家的老人打着招呼:“怎么了,你看上去有点累啊。”

    “……希望你们也好。”

    听见如此毫无恶意的声音,苍老的大牧首忍不住有些哽咽,他强忍着这种悲伤和负罪感,颤抖着说道:“真的……希望你们也好。”

    “我们当然很好。”

    所有虚影齐声道,这声音层层叠叠,在同时响起,如山呼海啸,但下一瞬,因为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令整个世界殿堂都寂静无声这声音中蕴含的力量是如此庞大,又是如此的纯粹,他们整齐划一,仿佛就是塔库尔人的集体意志一样。

    实际上,这就是塔库尔人的集体意志。

    在所有虚影的注视下,大牧首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他吐出一口气,然后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准备去触碰那个光球,无限神能变动源的表面,就像是一只蚂蚁想要去触碰灵魂的海洋。

    “小心点,前段时间死去的同胞太多了,他们的怨念还未完全消散,你会很痛苦的他们死去的记忆都在那里。”

    而就在大牧首即将触碰到无限神能变动源的时候,有一些温和的声音响起,提示道:“需要我们帮助承担吗?”

    “不需要,这是我的责任。”

    没有任何停顿,大牧首毫无犹豫的伸出手,去触碰那光团:“因为他们的死去,都是我的错。”

    “我必须独自承担这一切。”

    血肉的手指,触碰到了灵能和神力的光,就如同雨水从天空滴落,在湖泊中点起涟漪那样就在大牧首触碰到无限神能变动源的瞬间,无穷的灵能混杂着无穷无尽的记忆爆发,在这一瞬间,老人感觉到,有数以千亿计的,灵魂被超凡病毒燃烧消耗一空的记忆正在朝着自己涌来,所有一切的痛苦都在朝着自己汇聚。

    但是他没有任何逃避,老人张开双臂,坦然的接受这一切。

    所谓的无限神能变动源,就是凝聚所有塔库尔人的力量,制造出的人造灵能世界,独属于他们的地上天国。

    和天幕世界不一样,天幕世界由于要求的是坚固和稳定,所以是历代塔库尔人大牧首以自己的独自一人的力量锻造,没有混杂任何其他人的灵能和灵魂,而无限神能变动源,本质上是所有塔库尔人的思维备份,是所有塔库尔人灵魂,灵能,思维,记忆的凝聚。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思维备份并不需要真正的灵魂存在,在漫长的时间中,总是有人会因为战斗和其他种种原因导致灵魂的湮灭。但是,无限神能变动源却能实时追踪记录,任何一个有着‘正确信仰’的塔库尔人的思维,只要这‘信仰’存在,那么无论其灵魂是否已经湮灭,它都能将个体的思维备份,完善地保存起来。

    这就够了毫无疑问,无限神能变动源的存在,已经战胜了死亡,它的存在,可以证明所有塔库尔人,无论是成功是失败,是凡人还是菁英,他们全都存在过,亦或是正存在着,永远都有人记住他们,只要文明延续,他们就永远活着。

    即便是死亡,也无法成为塔库尔人的阻力,反而会成为他们的助力。

    并且,这将生死击破的奇迹,不仅没有将塔库尔人分开,反而将他们牢牢相连。

    能够感受到,近乎无限的力量正在爆发,因为无限的思维和智慧凝聚,便能造就无限的灵能和神力,这也是无限神能变动源名字的由来,以‘塔库尔人’这一集体链接大源的文明,简直可以说是以集体组成了名为‘塔库尔人’的神,是灵能和神力领域内的巅峰造物,永恒的奇观。

    当然,这并非是没有代价正因为记录了所有个体的所有思维记忆,所以情感也会累积,化作吞噬一切的漩涡,正是因为在漫长的时间中,对外战争死去的人数太过庞大,所以无穷的仇恨累积,影响到了所有现存的塔库尔人,那名为‘憎恶’的执念,令这个原本还算是温和的文明,已经变成了如今这个外族皆杀的湮灭教团。

    当然,所有塔库尔人都并不在意这点,因为永存,他们绝对不会遗忘,也从不打算遗忘仇恨。

    无限神能变动源激烈的变动着,在短短的一瞬间,无色的光球变幻了这个多元宇宙中所有存在的的色彩,瑰丽的如同梦幻,而随着大牧首的触碰和沟通,一扇通向无限神能变动源最深处的门扉被打开了。

    伴随着一声嗡鸣,已经化作炽白色的光球内,有十一个最强大的灵魂,带着其他一个个强大的灵魂亦或是思维从中飞出,站立在缓缓将手收回的大牧首身前。

    和一旁那些数量无穷无尽,躯体半透明的虚影相比,这些强大的灵魂的身体上有着,甚至足以用灵能为自己塑造实体换句话说,这其实根本就不算是死,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随地都能回归物质的世界,只是为了不让思维模式都已经开始老朽的自己影响文明的未来,他们主动选择融入其中。

    面对永生,这些灵魂选择了继续传承,将更好的希望和未来,留给下一代。

    大牧首知道,这也是自己的未来。

    他抬起头,注视着眼前历代前任大牧首,和其他历代先知强者的灵魂浮现在自己的面前,站立在自己的前方。

    “这就是我选的继承者,怎么样?是不是比我们都强?”

    “哈哈哈,选的不错啊。不愧是我的继承者,就算选的继承者也比我选的强!还行吧,就比我强一点。”

    熙熙攘攘的声音在殿堂世界的中央回荡,老人与这些灵魂对视,他能感受到了鼓励,安抚,欣赏,欣慰以及自豪,种种善意的情绪汇聚,反而让他有些无措。

    大牧首自己无法接受。

    “对不起。”

    面对这些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灵魂,他低下头,咬紧牙关,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我的失误,在探索灵能源头的时候,联通了诡异的异世界……突然出现的超凡病毒扩散,导致无数同胞死去。”

    握紧拳头,甚至就连笔直的腰都有点快要被那令人无法呼吸的自责压垮,老人回忆起不久之前那席卷教团,以十二圣所为中心扩散,杀死了无数塔库尔平民,乃至于极大量菁英人才的超凡瘟疫……大牧首的声音苦涩无比,他只能一点一点地喃喃自语:“都是我的错……是我的失误,是我断送了我们文明上升的未来……”

    极限瘟疫,以思维一般的速度传播,即便是以最快的手段封锁压制,但也造成了塔库尔湮灭教团总人口四分之一的死亡,尤其是他们大概是这个多元星河中第一个接触极限瘟疫的文明,没有任何警示,也没有任何抵御的技巧,等到以大牧首为首的强者找到阻隔瘟疫传播的方法之前,塔库尔人最精华的四分之一都死去了。

    即便是最先进的灵魂保存技术,在面对极限瘟疫时,也只有一小部分保存了灵魂,其他人,要不是灵魂湮灭,只剩下被记录的思维和记忆保存,要不就是灵魂缺漏了一部分,同样需要长时间的温养,才能在无限神能变动源中恢复。

    这是塔库尔人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灾难,作为主持这一切的领导者,这一届大牧首,他难辞其咎。

    但是,却没有人责怪他。

    “没有关系,我们的牧首,这一切都是我们集体的决定,并非你一人的错。”

    海潮一般的声音响起不仅仅是那十一个最强大的灵魂,历代先知的灵魂,所有半透明的虚影,充斥着整个世界殿堂的灵魂都齐声道:“即便是你错了,但我们也都原谅你了。”

    “不要自责,不要懊悔,未来就是如此多变,即便是信仰指引了方向,智慧锻造了前路,会在道路中遭遇什么,也是我们无法预测的。”

    “一切都是异族的错,都是那些可憎异族的错。”

    “我们的同胞,不要自责,这是面对未知必然的牺牲,虽然遗憾,但你已经非常谨慎了,这一切没有任何‘错误’,只是敌人太强,超越了我们的想象。”

    在这声音的浪潮中,前代的大牧首们都微微点头,那正是他们真实的想法。

    对于自己的后继者,他们都知道,这一代的大牧首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即便是他们,也无法规避这一场灾难,只能说,只要他们想要探索灵能的起源,那么遭遇极限瘟疫就是一种必然。

    能够只付出四分之一的人口,就将整个塔库尔教团从这场巨大的超凡瘟疫带来的深渊中拔出,这只能说明大牧首才能的出众,而并不能说他做的不好。

    “你已经做得够好了,我的孩子。”

    在无限神能变动源回归无色的光芒中,一个女性塔库尔人从灵魂之海中走出,她温柔的注视着大牧首,来到了他的身前。

    对此,老人张开口,以他的实力,居然在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因为那个苍老的女人正是他的母亲,上一代先知之一,是前任大牧首之下,最强大的灵能者,在一次和阿摩司人的大规模边境冲突中,为了保护后方撤退,死于断后战中。

    而他早亡的父亲并没有这么强的实力显化出完整的灵能体,但却也能看见,他正在不远处的虚影中微笑着注视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我们一直注视着你,孩子。”

    即便已经变得苍老,**开始腐朽,但是在母亲的眼中,大牧首仍然是自己的孩子,外表同样苍老的女人认真地凝视着自己儿子的双眼,不用说话,她已经知晓他来到此处,是想要做些什么。

    “格奥尔格塔库尔,继承了大牧首之姓的强者,我为之骄傲的儿子……你还有,什么话想要说吗?”

    她温柔的问道:“在最后的最后,生命的最后,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们会替你记住,记住你的一切。

    “……谢谢你,母亲。”

    名为格奥尔格,以文明为性的老者抬起头,他的独眼注视着自己的母亲,然后看向其他正在认真看着自己的大牧首:“谢谢你们,同胞。”

    他环视周围半透明的虚影,与一切塔库尔人所在的,那巨大的世界殿堂,以及充斥这殿堂的所有塔库尔人的灵魂和记忆对视。

    “能得到你们的原谅……我很幸福。”

    他喃喃自语道:“能为我们的文明而奋斗,能为你们而战,是我的一生的使命。”

    无比巨大的世界核心,无限神能变动源开始转动,无色的光球开始熊熊燃烧,随着大牧首坚定自己的决心,无穷的力量开始倾注在他的身上。

    能看见,这世界殿堂的最外侧,最外围的那些虚幻地灵魂虚影,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消散,因为他们主动地将维持自身的力量,全部都寄托在了格奥尔格的身上他们仍然存在于无限神能变动源中,不会消散,但是他们将决定未来的权利和力量,放心地交给了自己的大牧首。

    加油啊。

    不要放弃。

    你是我们的最强者。

    所以请继续走下去。

    无声的信息扩散,在这灵魂的领域回荡,位于这个世界的中央,所有塔库尔人灵魂的包裹下,格奥尔格塔库尔的力量节节攀升,它飞跃般地增长,就像是七海之水灌入一个湖泊,十万群山层层叠加,令其无限制地扩大上升。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这无限世界的背后,是如此的黑暗和蛮不讲理。”

    “我知道,这个多元宇宙中,充满着恶意的敌人与危险的野兽。”

    “但我知道我知道!我的身侧有爱我的亲人,有支持我的朋友,有与我一同前行的同胞!”

    大牧首的头顶,十二重冠冕亮起,无穷的灵能和神力汇聚,令一个小一号的无色火球,一个小一号的无限神能变动源出现在了冠冕的中央,成为了那颗最璀璨的宝石,可以看见,格奥尔格那苍老的身躯开始变得透明,他的躯体正在无穷的神能作用下消融,因为他正在以个体之身,承载整个塔库尔文明的力量。

    这毫无疑问带来了无穷的痛苦和折磨,足以令任何心智疯狂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

    因为他知道,知道这一切的结果。

    “我知道,那是时空的彼端,有强大到无以复加的敌人,有能湮灭我预知之未来的强敌。”

    绝大部分半透明的虚影都消散了,甚至历代的先知,那些有着颜色的人形也开始逐渐的消散,而在格奥尔格的面前,苍老的女人平静的伸出手,抚摸着自己孩子满是皱纹,但无比坚毅的脸颊。

    “我知道,我这次前去,很可能连灵魂也注定湮灭,甚至就连思维都无法保存,归入此处。”

    而她的孩子笑着,没有一丝遗憾。

    “但我知道,我必须前去,我将尽我一切所能,消灭那杀死了四分之一同胞的仇敌,消灭这可能威胁到整个教团,远比阿摩司人更可怖的敌人。”

    因为我是塔库尔人的大牧首,这就是我选择的人生。

    因为记忆永,塔库尔人从不遗忘任何仇恨

    因为记忆永生,所以,也从不会遗忘任何爱

    【被残酷的恶意包裹的多元宇宙,置身于这充斥悲哀的环之轮回。

    即便如此,仍然心存希望,期待明日。

    无论是面临必然死亡的终局,

    还是注定湮灭的未来。

    在所有塔库尔人的心中,他们永不孤独,永不孤单。

    因为在那信仰与灵魂链接的天幕世界中

    一切都与最深沉的爱相连。】

    所以请不要露出悲伤的表情,这是‘我’最真诚,最真挚的选择。

    完全灵能化,自身化作实体灵能特异点的老人抬起手,拂去了正在消散的母亲,那正在流出的,虚拟的灵能眼泪。

    光芒消散了了,化作模糊不清的光点。

    “我要守护你们。”

    充满着觉醒,无比坚定的声音响起,在此时的格奥尔格面前,历代前任大牧首的灵魂也开始消散,他们的力量全部都没入了这一任大牧首的体内:“能够被你们原谅,我就已经非常满足。”

    对于生命而言,对于我而言,仅仅是能够诞生于世,作为一个塔库尔人诞生,就已经非常满足。

    所以,谢谢,母亲。

    再见,同胞。

    我,要去战斗

    血战星河,虚空中,十二圣所包围的中心,能看见,世界殿堂的光芒熄灭了。

    曾经明亮无比,代表着无限神能变动源的光芒,正在急速地黯淡。

    但是下一瞬,有超越了以往一切光辉的光芒亮起,照彻虚空!

    在那一瞬间,就连十二圣所集合的世界光辉,都被彻底压制这光芒甚至超越了时空,令血战星河中另外一个庞大的意志也为之苏醒。

    在血战深渊的最底层,无比庞大的意志诧异的抬起头,震惊的凝视。

    “出发”

    在那十二圣所的中央的世界殿堂周围,还有有一团团虚影没有消散,这些半透明的灵能虚影环绕在世界之外,耐心的等待。

    因瘟疫而失去,战士们的记忆,正在等待着复仇。

    而现在,他们等到了,那个带领他们前进的声音。

    【在极限危机中,短短七日内就死去了四分之一国民的湮灭教团,内部生产结构完全被打乱,整个文明体系出现了巨大的断层,即便是传承没有失传,但他们再也没有对抗阿摩司人的资本,更不用说造成这一切的未知强大存在。

    所以,自此之后,十二圣所天幕世界,将会带着绝大部分民众放弃故土,放弃和阿摩司人进行了数万年的漫长战争,前往星河之外的虚空隐匿躲避。而大牧首格奥尔格塔库尔,将会带着无限神能变动源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和决意穷尽自己的一切复仇的战士们,前往源头之处将剿灭敌人,保证撤离民众的安全,实在是无法战胜,他们也要彻底破坏他们曾经为了探索灵能源头,不经意间留下的传送痕迹。】

    “……再见。”

    十二圣所的外侧,曾经的第一先知,如今的现任大牧首正站立在虚空之中,他沉默地注视着大牧首和灵魂军团化作光芒,开启了通向遥远时空彼端的时空门扉,直到他们即将离开前的一瞬,他才轻声告别:“希望,能再见。”

    不仅仅只有塔库尔人看见了这光芒。

    血战星河,阿摩司王庭周边,人类的舰长,与异族的叛逆者同样看见了这光辉,他们呆愣的注视着这流星一般在世界星河中闪耀的光芒,直至其消失不见。

    还有更多的人看见了。

    在因果的尽头之处,在因果的起源之处

    在生死的彼端,在爱憎的彼端

    因为名为唯我的自私,因为名为爱的奉献,名为野兽的个体,和名为文明的集体,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志,产生了交接,产生了碰撞。

    所以……

    以银心的黑洞所在之处为中心,以那殊死搏斗的战阵为源点。

    一切都可能性都在收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