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十章 其名为勇气与牺牲

    遥远的时空彼端,黑暗的宇宙真空中,无数造型各异的战舰正在星河间移动.

    能看见,在那遮天蔽日的钢铁洪流中,各色的烈焰喷射着,推动它们前进,成千上万支所属不同的舰队汇聚一体,就像是一片移动的星云。

    而就在这些实体的战舰前方,还有无数由情感之力凝聚而成的超凡实体,它们在自己主人的操控下闪耀着光华,在星与星之间寂静地飞驰。

    数以千万,数以亿万计算的将士们前进着,来自星河各处,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文明和种族都能在此看见,他们凝视着前方,眼中燃烧着火焰,但是却都沉默不语,不发一言。

    而在这舰队的顶部,情感舰队的前端,一个巨大的,赤红色的情感战舰的舰桥上,一个如同蝉般的苍老覃雅人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前方的真空。

    超凡力量震动大气带来的嗡鸣,是此时唯一能听见的声音。

    悄无声息之间,情感的轮盘转动着

    打破这一寂静的,是战舰引擎运转的轰鸣。

    遥远的时空彼端,群星世界,黑暗银河第二悬臂处,最前端先锋部队。

    “那究竟是什么光?”

    ‘大反攻战役’的领导者,‘炽勇天舰队’总元帅,覃雅人不朽者克达尔司令,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的报告,喃喃自语道:“灵能检测仪显示的数据完全是乱来前方侦测到超重力变动源别开玩笑了,按照这个数据,整个银河系都要散架!”

    虽然嘴巴上斥责,但是司令却略显烦躁的将手中的记录平整的放在控制台上,他下意识的转动着自己的复眼,似乎正在思考。

    多么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是,与其说这事机械错乱呈现出的虚假记录,一不小心多写了七八个零,倒不如去承认,它所说的就是事实。

    “更何况,凭借着我这不朽者力量带来的预知能力……我完全能确定,这的确是真的。”

    合上复眼的眼睑,克达尔陷入沉默,他刚才凭借自己的力量尝试去感知远方黑暗银河中心处,那诡异光芒的起源,但仅仅是一瞬间,他投入的力量就灰飞烟灭其速度之快,就连让他连被波及受创都做不到。

    这一切,都是真的整个黑暗银河,都在因为强者的战斗而分崩离析。

    在那光芒闪耀之处,不可思议,即便是不朽者的力量也难以想象的伟力正在四溢飞散,就像是掀起海啸的震荡原点那般,不断地将整个银河系的星辰向外推去,令其完全溃散仅仅是余波,就让整个群星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星际舰队联军,都为之战栗迟疑。

    “我们还要前进吗?”

    “说真的,现在就算连敌人都找不到了。”

    克达尔能够听见,自己身后那些联军将士疑惑的声音,他们的本能正在畏惧,让他们远离危险,远离这个已经化作战场的银河。

    “邪神眷族刚才突然消散了绝大部分,那些因为瘟疫诞生的虚空怪兽也大部分被咱们击杀了……现在还有必要前进吗?”

    “我们的任务应该都完成了吧!”

    克达尔沉默的聆听这些将士的自语,他们说的都不错自从他们那可敬的铁皮领袖,与那位中庭的炎狱之神前往黑暗银河的核心处后,大量的邪神眷族就如同飞烟一般消散,而瘟疫扩散的速度也大大地降低了。如今,整个大反攻舰队唯一的任务,居然是在已经占领的河系光剑节点上建设恒星基地。

    但面对整个银河都要散架的情况,还要不要建设恒星基地肯定需要另谈。

    “我觉得,咱们应该可以撤退了,司令。”

    克达尔听见,有熟悉的声音正在对自己使用灵能传讯,那是自己曾经在烈火舰队的下属,也是如今的副官,中庭人法雅的声音,他有些不安的说道:“既然敌人都已经被消灭,那我们继续留下来也没有意义。”

    “退守‘登陆点’,等待下一步命令吧生命保管程序从刚才就一直没有指令传达,大家都有点慌。”

    “是吗。”

    站在自己战舰的前端,如蝉般的舰队司令凝视着前方,那黑暗的星空,与无尽的群星,他平静的回应道:“的确,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刚才剿灭了过去几十年也未必能剿灭的邪神眷族,收付了许多失地,大大地泄了口多年来被侵略的恶气。”

    “但是真的有意义吗?!”

    突然怒喝的声音,令后方原本嘈杂的通讯瞬间就完全沉默,克达尔没有回头,他沉声道:“我们可敬的领导者,还有你们中庭人的神,不就在前方在那光芒闪耀之处战斗吗?!”

    “我们这些将士费劲千辛万苦,击破了那么多混沌眷族,来到这里,就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不是讨还我们那被邪神夺去的明日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克达尔将自己突然升腾而起的怒火压下,在情感之力这一道上走的很深的他已经感觉到,勇气之戒的副作用正在自己身上开始逐渐呈现而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突发性升腾的怒火。

    “……我很清楚,你们也很清楚。”

    压抑,但变回平静的语气,在已经是寂静一片的灵能通讯频道中传播,克达尔孤独的凝视着远方,他轻声道:“前方的战斗,恐怕已经不是‘不朽者’甚至‘无限光’以下的级别能参与的了,那正在和我们的铁皮首领,还有中庭人的神战斗的存在强大到难以想象,他们的激战甚至能动摇银河的根基。”

    但那正是应该冲锋的时刻,不是吗?

    “你们离开吧。”

    心和口,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冷静的老司令,突然发出了明确的撤退指令:“的确,你们待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快点离开,虽然依照光速,远方的冲击波还需要几千年才能抵达此处,但倘若有超光速的迁跃攻击,那我们在看见那异常光辉的同时,就已经置身于危险之中了。”

    “……不,司令,您以为我们是怕死吗?”

    通讯频道中漫长的沉默,被一句带着怒火的反问打破:“我们只是怕死的毫无价值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么即便前面是炼狱,我也会带队向前冲锋!”

    “我也是!”

    “敢参加大反攻战役,还打前阵的,谁会怕死啊?!”

    “我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司令,不要侮辱我们的勇气!”

    在这瞬间,通讯频道变得远比之前嘈杂百万倍,无数种语言,无数种不同的声音和频率,甚至无数种鸣叫与嘶吼在其中响起但随着频道最高权限的持有者,覃雅人克达尔司令开启了全体静音,整个频道就立刻变得寂静无比。

    “如果说,生命就是命运的筹码,那么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平等的。”

    老人淡淡的声音,带着转译器冰冷的语调响起:“你们说的对,你们留下来没有意义,毕竟你们实在是太弱了……不,是我们实在是太弱了,即便是看见数千数万光年外的余波,都会为之胆怯。”

    “作为筹码,我们的生命简直无足轻重……但无论筹码是大是小,它们唯一相同的,就是其持有者对自己筹码的支配也即是名为死与牺牲的决心。”

    “但是有必要吗?”

    说到这里,克达尔的语气一顿,似乎是留时间给其他人思考,过了一会,他才继续缓缓道:“对于我们来说,值得去死,为之牺牲的,并非是‘消灭敌人’,而是守护家人,守护自己的种族,是为了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为了这个目的,果断地选择‘后退’,避免因为一时激愤导致的无意义的死,这才是真正的勇气!”

    这话的确很有道理,绝大部分被禁言的反攻舰队将士都被说服了,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打算暂时撤退看看情况……唯独只有最熟悉克达尔的中庭人,他曾经的副官法雅从这语气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为了守护重要的人而选择后退,才是真正的勇气’,这句话说的的确没错……但是!克达尔司令他,真的还有重要的人吗?!

    果不其然,就在法雅忧虑的时候,能够看见,情感舰队的最前端,那巨大的,赤红色的歼星舰赫然突列,它引擎全功率运转,以最大的能量,最快的速度朝着前方飞驰,一往无前。

    “司令!”

    下意识的就启动属于自己的战舰,法雅想要去追上自己的老领导,而下意识做出和他同样举动的人为数不少但是,不知为何,一股莫名的力量干扰着他们对情感力量的控制,一直于一时间他们根本无法启动自己的战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大的歼星舰在迁跃的光环中消失。

    直到这个时候,愤怒的操控着自己的战舰,一拳砸在控制台上的中庭人,才听见老人最后的留言。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法雅。”

    “所以,哪怕是怜悯也好,同情也罢,就让我这个孤独的老头子怀着牺牲的勇气,去战斗到最后而你们这些还有未来的年轻人。”

    “司令!!”听到这里,法雅咬紧牙关,他猛地抬起头,看向老人消失的方向,能听见,克达尔那几乎消失不见的灵能留言,在耳畔萦绕。

    “就代替我,去亲眼见证,那明日的光辉。”

    而此时此刻,正在以自己一生以来最快的速度,朝着前方飞跃的克达尔,心中想起了很多东西。

    所爱的人,所爱的孩子,所爱的亲友,所爱的国度与文明。

    以及,所爱的世界。

    “说什么一无所有啊。”

    老人带动着整个战舰穿梭着时空,他感觉到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正在从远方灌注于此,燃烧着他的生命和灵魂感觉到这一点,克达尔像是自嘲,却也坦然的笑道:“我这不是还有生命吗。”

    【我总是为了一个目标去奋斗。

    为了自己,为了孩子,为我的文明与这个世界。

    但是,真的有必要吗?只是单纯的‘为了什么’,所以就去付出自己的生命作为筹码……一个理由没了,就换另外一个,简直就像是找一个死掉的借口一样。

    明明竭尽全力的活下去,再怎么绝望也要看见明日的未来,才是最大的勇气,不是吗?

    但是……我知道啊,我明明知道,这样才是真正的‘勇气’。

    可我仍要这么做。

    不是牺牲,不是决心,不为了任何人,不因任何爱憎。

    我只是想要看见光明。】

    “果然啊。”

    迁跃着坐标,突进着时空,老人凝视着眼前愈发明亮,愈发歪曲,自银心处升腾而起的无尽神光此时此刻,克达尔的的节肢上,赤红色的戒指亮起了名为‘神力’的光华将其视之位无物,他笑着,轻轻的自语道。

    “哪怕是一点点,就仅仅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我也想要去,参与战斗。”

    哪怕是再怎么不起眼的一点点,我也想要去见证,这穿破群星间黑暗的光明。

    名为勇气的光辉闪耀!

    其名为勇气之持戒者克达尔!

    时空的彼端,漩涡呼啸之处,四神之戒中的一枚开始亮起,开始呼应,检测到了自己的使徒,足以承载这情感的个体已经在遥远的彼方诞生所以,便开始了咆哮,掀起了情感的怒涛。

    因果的筹码,又落定一根。

    于此,可能性,开始收束

    群星世界,黑暗星河中央,银心大黑洞,究极的超凡强者们对峙之所在,银蓝二色的空间,正在与来自虚空彼端,黑暗的异空间激烈的厮杀。

    此时此刻,一切外在的破坏都消失了,战斗的三方将所有的精力都击中在了对方的身上,在那笼罩了银心大黑洞,三色混杂的混沌空间中,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都无法感知,只有极为明亮的光歪曲着时空,令银河的一切都分崩离析,支离破碎。

    互相吞噬,互相夺取,互相支配宇宙的常数被篡改,光芒的快慢被操控,在这战斗中,正反的两方完全的相持,完美的均衡,谁也无法压倒谁,唯一能决定胜负的,只有双方那同样强大,足以坚持到多元宇宙终结的‘意志’。

    这战斗的一切,似乎要持续到永远。

    直到一点赤色的亮星,在这宏大的战场中出现。

    它翻腾,就如同狂涛怒浪中的小舢板,被波动着的扭曲空间席卷,无法掌控自我,但是随着一道神力的爆发,它终于能凭借‘勇气’去掌控自己前进的方向所以,下一瞬,他就毫无犹豫的冲锋,没入了那深沉的黑暗中。

    很快地,比一瞬还要短暂,比一滴水融入大海那样还要悄无声息,就连一点波澜都未掀起,这赤色的亮星就这样被黑暗的异空间侵蚀,化作虚无,哪怕是仅存的神力,也只闪耀了一瞬,就这样被黑暗完全地吞没。

    只有短短的一瞬。

    但是英雄!是从不会在意自己能闪耀多长时间的!

    在那黑暗消融那对它而言微不足道的一丝情感神力的刹那,均衡,被打破了,‘仅仅是一点点’的差异,就足以造成天崩地裂那般的连锁效应!

    “就是现在!”

    能听见,银色的巨神虚影发出响彻银河的咆哮,在这一瞬间,他感应到了情感漩涡中,四神之戒传来的神力突然性的爆发增长,凝聚这不知晓是‘巧合的意外’还是‘因果的必然’所出现的力量,乔修亚毫无犹豫地握紧‘虚幻’的拳头,朝着唯我的野兽重重轰去!

    【超越界限:自毁限度超频400%】

    另一侧,钢之蟒星与三重帷幕,也以几乎是将自己燃烧殆尽的气势,携裹着全部的力量,与战士一同向前冲锋!

    而极限升华聚合体同样,它沉默的汇聚自己剩余的所有力量,将自己所能支配的一切都凝聚,进行最后的爆发,向前顶去。

    刹那,宛如永恒。

    无限的光,点燃了可观测宇宙中的万物,令一切复归于大爆炸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