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一章 自我的幸福 上

    【生命是为了‘幸福’而存在,还是为了‘意义’而存在?】

    迈克罗夫世界,赫尔迦莫斯帝国,帝国对外探索部,编号‘菁英小队0003’,高等炼金术师康斯坦丁,正在思索这个古往今来,即便是所有吃饱了没事干的聪明人,也只有在贤者状态下才会动脑袋思考的问题.

    如今,他正在和自己的队友们一起,搭载着专用的特殊武装战舰,行驶在一望无际的虚空中。

    而他们的目的地,则是在极限危机之后,逐渐被大众所知的封印世界,‘寂灭之庭’。

    【‘幸福’只是单纯的**,生命为此而活,想的就有点浅薄,但是‘意义’难道不也是某种**的体现?‘野心’,‘证明能力’,‘自我实现’……难道这些**,和‘吃饱’,‘穿暖’,‘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有什么高下之分?】

    寂灭之庭,非常响亮的名字,但实际上,这个‘囚牢’的背景远比它的名字响亮在这由众神和迈克罗夫几乎所有传奇联手打造,并且加固升级过无数回的世界级监狱中,囚禁着众多倘若放出去,绝对会把多元星河都搅翻天的恐怖存在。

    ‘黑雾’,‘不死鸟虚空巨兽’,‘超阶混沌眷族’,‘邪神分体’,‘极限病毒实验场’……关押在其中的存在,随便挑出一个,都是传奇起跳,哪怕并非是什么超凡生物,也是类似于极限病毒这种极其可怖的诡异瘟疫,亦或是其他的前文明造物。

    这些东西,大多都具备极高的研究价值,直接消灭太过可惜,所以便干脆用最严密的手段封印起来,用最谨慎的手段慢慢研究。

    而菁英小队这次前往寂灭之庭,却并非是靠他们队长普瑞斯特身为拉德克里夫大元帅弟子的身份,而是因为炼金术师康斯坦丁。

    他是来探监的。

    【但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幸福’还是‘意义’,都需要‘自我’,都需要‘活着’才行吧?为了幸福抛弃了自我,为了意义抛弃了生命……这不是很蠢吗?!】

    怀揣着这样的疑惑,菁英小队一行人经过了十九重严密的监测,进入了‘寂灭之庭’这一世界内。这个世界,据说是七神和妖精乡的妖精女王们联手创造,又被各位传奇法师赋予铭刻了超过一千七百重传奇迷锁和时空屏障,又有拉德克里夫元帅在整个世界的外围都覆盖了一圈他一部分的躯体,倘若事不可为,真的有存在即将逃狱,他就直接隔空碾爆整个世界,然后塞进黑洞引擎里。

    “所以说,我们现在其实是在领主大人体内咯?”

    在普瑞斯特和康斯坦丁在监狱前台的银妖精处递交探监申请时,一旁的骑士克拉克正在颇为不雅的挖耳朵,他看着在走廊中来回飞舞,各种颜色和光辉的元素妖精,感觉眼睛都有点花了:“还有,为什么监狱里的工作人员都是妖精啊?”

    “准确的说,是在领主大人手心。”法师韦恩淡淡的回答道,他此时姿态极其端正:“我建议你不要这么随便,这里可是众神和所有强者都投注目光的地方。”

    “至于工作人员为什么都是妖精,答案很简单。”另一旁,正在睁着眼睛冥思的牧师赛德闭上眼睛,他轻声道:“因为通过种种测试,诸神认为,任何存在都绝对不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蛊惑,侵蚀妖精。就好比上次自愿参加实验的那个,被异域传奇侵蚀的妖精,对方千叮咛万嘱咐说不要对外透露,结果她两秒就忘记,跑去和同伴炫耀自己交到一个大朋友了。”

    “……这还挺合理的哦。”

    元素生物的确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但是她们有极其惊人的耐心,骑士仔细想了想假如有什么强大存在准备蛊惑一只妖精为他打开封锁,那么他恐怕就要忍耐一只妖精长达几百年的唠嗑七神在上,他还记得曾经有只妖精和树说话,硬生生说到那棵树成树人的实例呢。

    或许,也就银妖精好一点。

    “好了。”

    突然,前台处传来炼金术师略显疲惫的声音,还有那位前台银妖精启动传送法阵的嗡鸣,这个原本开朗乐观的精灵现在明显有些颓废,他的尖耳朵耷拉着,整个人都有气无力:“接下来等待传送就好了……谢谢你们过来陪我。”

    “别多想,我们可是队友。”一旁,普瑞斯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他在那里摸到了什么坚硬的凸起,似乎是收起来的生化翅膀但早已习惯的队长对此不以为意:“毕竟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家都是好兄弟,自然要陪你的。”

    康斯坦丁没有说话,他只是感激的看了眼默默鼓励自己的队友们。

    然后,传送法阵亮起,他们消失在幽蓝色的光芒中。

    【但事实上,总是会有人为了幸福抛弃自我,为了意义抛弃生命……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做?无论怎么样都想不明白,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搞懂。】

    被传送到一个黑暗空旷大厅的菁英小队一行人,看见大厅的中心处,有一片空间正在逐渐变得透明,无尽的能量光辉从这透明区域的边缘处溢散,照亮了整个大厅,也让所有人能够清晰的看见,位于那透明空间之后的存在。

    那是一个称得上‘英俊’和‘美丽’,同时具备男性的英气,和女性的柔美的精灵。

    他的躯体简直可以被称之为‘完美’,即便是身躯被打碎了一半,那碎裂的血肉和器官也呈现出一种勃勃生机,看上去不仅不丑恶血腥,反而有一种要为生命的顽强而赞叹的美感。

    ‘极限精灵诺伊佩尔’。迈克罗夫文明中,首例极限生命,造成杰特朗姆虚空基地数十万人死亡,虚空基地半毁,一支舰队大半沉没,数十位异域文明大使死亡。

    在入侵迈克罗夫世界本土时,在北地摩尔达维亚,被圣骑士洛兰达击败,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它那时并没有大肆破坏亦或是逃跑,而是在被击败后就干脆地束手就擒,被紧接着赶来的诺查丹玛斯与布兰登擒获,送入寂灭之庭中,进行封印。

    察觉到封印似乎被解开了一丝,极限精灵双眼微睁,露出澄澈的宝石蓝光,如同水波一般回荡。它看向自己眼前的菁英小队,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康斯坦丁?”它疑惑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表哥……”

    向前走一步,满面愁容的炼金术师叹了口气,他有些厌烦的摇了摇头:“说真的,你这个怪物究竟算不算我表哥我根本不清楚,但是看在大姨和大姨夫恳求的份上,我就先这么叫吧。”

    “他们只是想要知道我那可怜的表哥,究竟是怎么变成怪物的,自己养育多年的儿子,在被侵蚀的时候痛苦不痛苦,死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想法。”

    极限危机,导致迈克罗夫世界所有人都迁移至避难所世界避难,如此大的举动,自然会引起民众的疑惑,而新一代的联合政府并不担忧民众的恐慌,所以公布了一部分极限病毒的相关资讯其中,就包括病毒侵蚀,导致极限生物化这件事。

    当康斯坦丁知道,自己那还算熟悉的表哥突然变成了杀死数十万人的凶恶怪物时,心中的震惊一点也不比对方那可怜的父母小,他很明白,自己那表哥聪明,谨慎,有自知之明,面对诱惑,总是能拒绝……哪怕是被极限病毒侵蚀,也绝对不至于这么悄无声息,他应该是会反抗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在变成极限生物之后,还能潜伏那么久,为什么,为什么在战败之后不逃跑,而是直接束手就擒,就这么简单的被封印?

    明明有着逃跑的力量,不是吗?即便是变成了怪物,也应该选择最有可能活下来的未来,而不是这样被封印着,慢性死亡啊。

    康斯坦丁心中有着疑惑,他想要知道答案,所以他主动承下了诺伊佩尔父母的委托,主动去找拉德克里夫元帅请求,主动前往寂灭之庭,去见自己的这位‘表哥’一面。

    然后,等待它的回答。

    “……我当然还是诺伊佩尔,你们总是喜欢说极限生物是取代了原本人的怪物,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极限生命’和‘被侵蚀者’这两种区分,极限病毒只是一组程序,一组资讯和信息。”

    面对康斯坦丁的回答,极限精灵笑了笑,它的声音透过透明的封印传来:“怎么说,就像是学习新知识一样,一个原本对社会一无所知的年轻人,在学习了相关的社会学知识之后,就对整个世界有了全新的看法,面对原本自己觉得‘喜欢’或者‘厌恶’的事物,他就有了全新的视角和态度,这种改变,几乎可以说是换了一个人。”

    “再比如,人小时候和大的时候,总是会有众多不同之处……难道说,学习了新知识之后,思想改变的你就不是原本的你了?小时候的你,和长大后的你,难道就不是同一个你了?啊,说不定对于某些人来说的确是这样,他们总是喜欢说‘原本的我已经死了,现在你看见的,是全新的我!’这种话,不过可没有人觉得他们是怪物。”

    人总是在改变的,那为什么极限化就被视为异化?

    并没有打算说服对方,‘诺伊佩尔’在封印中近乎动弹不得,他的生命虽然被维持,但是身体机能被完全封锁,如今能发出声音,还是为了获得相关资料,而得到了上层特许,精灵开朗的笑着,正如同以前一样:“虽然一开始,我的确对自己被感染一无所知,但毫无疑问,选择‘极限化’是我本人自己的选择。在茧中,当我知道极限化可以为我带来什么后,我毫无犹豫的选择了这条道路。”

    它没有说谎,也没办法说谎,这的确就是事实,一旁闪烁的真言神术阵证明了这一点。

    “实际上,因为对咱们文明的力量知晓极深,所以我知道自己最多逍遥一时,长久不了,所以在被击败后,干脆就投降得了,反抗也没有意义。”

    “它居然说咱们文明诶?”骑士在后面窃窃私语,但是被法师和牧师要求安静。毕竟,他们只是陪朋友过来的看客,这本质上是康斯坦丁家中的私事。

    而此时的康斯坦丁,看上去反而更加疑惑了,他忍不住追问道:“不,这根本说不通吧?你明明知道,人的自我是很脆弱的,被大量信息灌输,那叫做洗脑,而不是学习!你明明知道这一点,怎么还会主动选择极限化?!”

    “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唯一获得幸福的可能。”

    ‘诺伊佩尔’直截了当的说道,没有任何隐瞒。它俊美到近乎妖异的面容,露出的表情却是淡然,极限精灵平静的说道:“表弟,你没有被极限病毒感染过,就不要说这么想当然的话,面对那样的诱惑,整个迈克罗夫文明中也没几个人能抵御的了,毕竟,能在极限病毒感染下坚守住自我的人,都早就强大到不会被极限病毒侵蚀了起码也是极意,传奇也不奇怪。”

    “等等,你之前难道不幸福吗?”康斯坦丁再次错愕:“家人,朋友,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还有一份清闲的好工作与优待你的上司,诺伊佩尔,你是疯了才觉得这样不幸福吗?!”

    “精灵的血脉难道不好吗?足以进阶传奇的潜质,绝佳的适应力,漫长的寿命俊美的容貌你甚至是我们家族中天赋最优良的存在,倘若去当德鲁伊,恐怕早就极意了吧?所以说,你为什么一个劲的换自己身上父母赠予的器官,置换自己天赐的**,浪费自己完美的天赋?”

    这次,轮到‘诺伊佩尔’反问,它微微摇头:“你父母不止一次抱怨过,说你不爱他们,那胡乱置换**血脉的行为,甚至是不爱精灵族的表现。他们觉得你的本质无情又冷酷,是疯狂的叛逆者。但是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只是因为你想要的幸福,和大部分人想要的不一样。”

    炼金术师在听见对方说的第一句话时,就忍不住握紧了双手,在康斯坦丁身后,普瑞斯特等人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正在急速变大,那颗恐鳌之心如同轰鸣一般,正在急速的震动,代表自己主人的激动。

    “我的幸福其实很简单我想要变强。”

    而‘诺伊佩尔’对此熟视无睹,它平静的说道:“我想要成为能飞天遁地的强者,能随意出入虚空,前往其他世界,自由自在的强者。这不是极限病毒感染后扭曲我的想法,而是我最深的愿望只是我很聪明,我有自知之明,我的天资不够,我无法像是表弟你一样,抛弃了绝佳的天赋,照样能在其他领域大放光彩,甚至成为知名探索小队的一员。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正如同你觉得我幸福的无以伦比那样。”

    幸福,是‘精神上’和‘物质上’双重的满足。

    意义,是‘实现’和‘遵循’自我意志的过程。

    “扭曲自我,被极限病毒感染?相比起幸福,这买卖太划算了,我体验到了,那种强大的感觉,我能自由在虚空中行动,随着自己心意在辽阔无边的多元宇宙中奔驰……神啊,当我看见魔潮之光在我身边萦绕,当我看见群星闪烁,仿佛诸天列星都在注视着我的那一瞬,我才感觉到我真正的活着,那种想要哭泣,想要呐喊的感觉,你永远不会理解。”

    封印中,极限精灵露出满足的表情,看上去,那个时候它是真的很幸福,即便是在寂灭之庭中回忆,也能如此的开怀:“对于别人来说,我已经死了?无所谓。

    对于别人来说,我已经不是我了?无所谓。

    这个世界上,充满了生活不幸福,生命无意义,活着还不如死掉的家伙,我不当那种人。”

    “这实在是太幸福了,所以我真的很想将这种幸福分享给爸爸妈妈,我知道爸爸喜欢探索深海,我知道妈妈喜欢登山望远,但他们终生都被困在森林中,待在迈克罗夫世界内,面对无尽辽阔的多元宇宙,只能羡慕的注视而不能亲身前往……康斯坦丁,你说的是虚假的幸福,而我追求的,是我真正的愿望。”

    震撼的康斯坦丁,下意识的看了自己的手那是已经被改造成具备灵能链接的虹吸怪拟态手臂……如果说异化,还有谁能比他的**异化更加严重?即便是生命树都不觉得他是精灵,即便是父母都觉得他抛弃了自己的种族……和诺伊佩尔相比,究竟是谁抛弃了自我?他们两人,是否都是同样为了自己的幸福,甘愿抛弃‘自我’的怪物?

    “但……你为什么不逃跑?”这是炼金术师现在还不能理解的疑惑:“你明明可以跑,但是为什么不去尝试?”

    “因为我知道,我犯了错,所以要受到惩罚,既然反抗不成,那就安然等死吧,反正我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我的生命了无遗憾,倘若可以为迈克罗夫文明贡献一点价值,弥补一点过错,那就拿去用吧,这也是‘诺伊佩尔其人’自我的选择。”

    直到最后,野兽也是无比坚定,它一字一顿,如此说道:“最后,康斯坦丁表弟,倘若爸爸妈妈让你代替询问,问‘诺伊佩尔其人’在最后痛苦不痛苦那么就告诉他们,‘诺伊佩尔其人’终于获得了他追求的幸福,在绝大部分人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追寻什么,自己生命意义是什么的时候,他化身为野兽,找到了自己原初的愿望。”

    “哪怕是短短几天,他终于抵达了自己原本一生都无法达到的未来,实现了自己原本一辈子都无法实现的愿望,他见证了虚空的辽阔,目睹了群星的浩瀚,他为此而感动,甚至大笑着哭泣。”

    “相比起这些,‘自我’和‘生命’,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至于,在它升华过程中,死去的几十万无关群众,那就更加微不足道,哪怕它知道,这样是错误的,甚至对此感到内疚,它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因为我只是自私的生命,自私的野兽,我愿意为了幸福,抛弃自我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