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章 直播与阐道 7500

    从极限升华聚合体留下的资料中,乔修亚知晓了众多与邪神和混沌有关的隐秘消息。

    其中之一,便是邪神的数量,本质上,是无穷无尽。

    极限升华聚合体当初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病毒生命体,一种以侵蚀和快速进化,快速适应为基底的特殊超凡生物倘若没有意外的话,以自然进化演变,它恐怕会成为一种特殊的虚空巨兽,以世界星河,多元星河为单位进行繁殖扩散,不太可能变成现在这种怪异而强大的异空间生命体。

    但是,在它成长到一个阈值,换成乔修亚习惯用的单位,就是超越传奇高阶,进入传奇极限,并且在母世界建立起巨大壁垒巢穴后,它就迎来了一大批邪神的入侵和攻击。

    以那时极限升华聚合体的力量,挡住普通邪神的入侵是没有问题的,即便是复数邪神同时入侵,也不过就是棘手一点,打不过就跑毫无问题。但很快,解决了第四批混沌入侵者的它就察觉不对并非仅仅是它遭遇了邪神入侵,当时它所在的整个世界星河,所有文明都正在被混沌攻击,侵蚀,而且这攻击源源不断,似乎毫无尽头。

    不知从何涌现而出的邪神眷族大军,还有邪神本尊强势的抹灭一切沿途文明,令亿亿万万生命世界生灵涂炭,化作烬土。

    但也正是那个和邪神战争的年代,极限升华聚合体发现,它当时所在的世界星河中,也有不少强大的文明抵御住了邪神的进攻,甚至还有一个极其强大的机械文明,驾驭着霓虹一般的世界战舰在虚空中遨游,依次击杀沿途的邪神,甚至收集邪神作为研究材料,尝试破解它们背后的秘密……倘若不是邪神入侵,让这些强大的文明显露出自己压箱底的手段,极限升华聚合体自己慢慢扩张过去时,肯定会吃一个大亏,倘若遇到那几个最强大的文明,说不定还会被彻底消灭。

    总而言之,那段时间,整个世界星河都陷入战火,极限升华聚合体抛下了自己的巢穴,毫无寻常智慧生命廉耻观念的它甚至偷偷跟在邪神后面,跟随它们一齐入侵其他文明,然后连带战斗的双方一齐击溃,同化……在那段时间里,它急速成长,乃至于到了后期,绝大部分文明和邪神都已经对它毫无威胁,极限升华聚合体甚至觉得,这大概就是它的机会,它大可以在这个纷争的星河中超越自己的极限,无人可以制衡。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在极限升华聚合体日常狩猎邪神和文明之时,它忽然感应到了,世界星河的尽头处,那寂静的虚空彼方,突然传来了震荡万界的波动。

    然后,整个世界星河,被撕裂了,就如同一张白纸被人朝着两个方向撕开一样迸裂,一条深邃无比的黑暗,如同裂缝一般,硬生生地插入了星河中,令无数世界被迫离开它们原本的星域,被抛飞至无穷远方。

    “如果说,你口中的‘丰饶’邪神,是近圣者的大邪神,目前可观测多元宇宙中最强大的邪神,那么我那个时候所遇到的邪神,毫无疑问也是同样级别的‘近圣邪神’。”

    极限升华聚合体留下的资讯中,是如此称呼那个强大到令当时的它心生绝望,甚至狼狈逃亡向其他星河的存在。

    “邪神【剧变】。”

    一切的事物都在变动,都在剧烈的变动。

    在那黑暗正式显化之前,整个世界星河就迎来了一次次犹如天灾一般的大灾难并非是寻常地震海啸这种普通的天灾,而是以世界为基本单位,横跨万界的虚空骤变。

    一部分世界的能量进入低潮,一部分世界能量凭空高涨,一部分世界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时代,一部分世界迎来了前所未见的无休光明寒冷,炎热,永夜,永昼,随着时间的推移,超凡力量也开始剧变,支撑小型世界的以太循环崩溃,无法计数的世界化作齑粉。灵能的疯狂,连带世界意志与所有心智都感受无比的痛苦。元素,魔力和生命能的错乱,更是令一切有形有质的存在都失去原有的平衡,陷入终末。

    据说,那次造就了无数类似于‘失衡’,‘天灾’和‘崩溃’的邪神胚胎,众多世界在近圣邪神的威势下连锁崩溃,而其他世界的碎片进入其他世界,又会引发类似西伯雅世界一般的超凡剧变,加剧‘剧变’邪神的扰动,而这一切变动都与众多文明的认知相悖:在那些仍然完好的大型世界亦或是高等文明防御森严的母世界内,剧变仍在产生,一些物质的性质发生了改变,一些化学原料不再与其他元素起反应,一些金属突然变得不可摧毁,又突然变得无比脆弱,令复杂精细的造物全部都失去作用。

    所有在‘常规多元宇宙’起作用的理论,面对近圣者近乎常数改变级的攻击下,都全部作废,那个世界星河中最强大的文明主动出击,击溃邪神【剧变】,试图阻止世界连锁的链式崩溃,但是这是徒劳的,他们的确阻碍了对方一段时间,但最终,随着那个文明的核心星域悄无声息的毁灭,整个世界星河都宣告彻底沦陷。

    如果不是极限升华聚合体对各种各样的环境适应性极高,演化速度极快,并且是全即为一的集众生命,缺失一部分并不能完全杀死它,它恐怕就死在【剧变】邪神的余波中了……所以它仓皇的逃离那个沦陷的世界星河,前往多元星河的其他区域。

    但问题来了‘近圣者’级的邪神,究竟有多少个呢?

    极限升华聚合体并不知道。

    只是,它在前往其他世界星河的虚空中时,观测到了,那正在整个多元星河上燃烧的冰冷流火。

    黑暗的,却又跃动着,如同火焰一般摇曳,但又无比冰冷的火。

    那是邪神的光辉,是邪神的影子……其数量,足以完全地遮蔽整个世界星河,并且朝着多元星河无止境的扩散。

    “我已经无法观测到我原本所在多元星河的一切信息它消失了,消失在广袤无边的寂静虚空中,我什么都无法观测到,无论是世界之光,还是超凡波动,那里什么都没有。”

    “它就像是凭空消失,根本不存在,根本就没有存在过那样。但在寂静虚空中,我找到其他世界星河,乃至多元星河的残骸,我或许了解了,这个多元宇宙无尽虚空的由来在初始之火还在正常闪耀的时代,那一切的虚空都曾经充满了世界,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世界星河,多元星河这种虚空中的孤岛,所有的世界都连为一体,是一整个庞大的,无限扩张的完整多元宇宙。”

    但是邪神们摧毁了这些世界。

    乔修亚已经能够猜测得出那背后的真相:从丰饶邪神诞生的,以初始之火周边为时间参照系的一亿六千万年前,一直到灵能贤者诞生的那一段时间内,所有文明毁灭后,都会诞生出邪神……而整个多元宇宙中的无尽虚空,那曾经的无限世界,在过去或许都是文明。

    换句话说,邪神的数量……

    “没有意义的,和邪神战斗,是没有意义的,它们足以吞噬万事万物,与其和近乎无尽的邪神进行近乎永恒的战斗,不如去寻找初始之火的所在,去一切的起源之地,终结这笼罩多元宇宙的黑暗源头。”

    对于极限升华聚合体,乃至于圣贤等贤者的想法,乔修亚真的是很理解。

    所以,他现在才能压制住自己战斗的玉望,去与阿摩司大帝谈判面对即将袭来,毁灭万事万物的邪神大劫,哪怕是一点点力量都是可贵的,是需要争取的。

    不过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因为无论是乔修亚还是阿摩司大帝,都是不证明自己的力量,就无法好好说话的人。

    所以,寥寥数语后,失去耐心的乔修亚便下达最后通牒。

    “答应,或者战斗。”

    阿摩司大帝却是冷笑:“这可轮不到你来决定。”

    话毕,两人便近乎同时出手,在虚空中展开碰撞。

    两人的本体,甚至是分身都不在此处,只有凭空降临的意志显化,但是在这意志的支配下,周围的能量和物质开始凝聚显化,被支配为他们的一部分,化作他们战斗化身空间对于他们这种存在来说已经没有意义,只要是意志触及之地,都是只手可及之地。

    黑暗的虚空中,乔修亚显化出一只足以拿捏世界的银色巨臂,他直接抓向阿摩司大帝所在的区域,而手掌内,时空正在缩退,一切都在被疯狂压缩,只要被抓住,毫无疑问就会被捏成奇异点。

    但阿摩司大帝控制着以太,无形的力化作洪流,汇聚成无数半透明的多重骨节,这些骨节旋转,闪烁着淡淡的荧光,近乎不可摧毁,膨胀的力抵挡住了缩退的空间,随后,它们串联为一体,就像是一根由一个个世界组成的长鞭,缠绕在乔修亚的手臂上。

    咔嚓骨节就像是巨蟒一样绞动,要将银色的巨臂绞断,以太和钢之力摩擦对消,互相侵蚀,就像是从最微观的层面进行搏斗,又扩展到了最宏观的虚空,冲突造成的强光照亮整片世界星域。

    轰隆!

    就在周围星域的阿摩司人还莫名其妙,感到惊惧的时候,随着巨大的轰鸣,世界和时空的震颤,两人凌空交手的战场开始转移。

    伴随着时不时亮起,令整个阿摩司王庭都震撼的超凡之光,在那些无主的寂灭世界群落中,世界的光辉依次消去,乔修亚不想波及无关的生命,阿摩司大帝不想把自己家搞乱,所以他们离开了王庭的边疆但那些介于王庭边疆和以前塔库尔人边疆的无主星域就倒了大霉,强者的战斗令列星幻灭,诸界消散,一个个世界被打穿,甚至是直接成为他们战斗的材料。

    “发生了什么事?!”

    周围阿摩司王庭边疆哨所的观测人员没有搞明白发生什么,他只是战栗的看着观测仪器中传来的,已经将大部分阵法烧毁的力量余波,还有那一个个正在被急速毁灭的观测节点,茫然的自言自语。

    “世界毁灭连锁一般的毁灭!”

    王庭边疆处,一位称号大将面色骤变,他急速赶到虚空,注视着远方。身为传奇强者,喀里多尼亚坐镇与塔库尔人战斗的最前方,实力即便是在整个王庭也算是名列前茅,但他如今却感觉到战栗,因为大帝的气息正在与异界强者的力量交织,崩碎了原本作为他们与塔库尔人作为缓冲区的众多世界星域!

    “是塔库尔人的大牧首入侵了吗?!他们消失不见果然只是假象!”

    “但他们可没这么强而且舰队在哪里?”

    短时间内,整个王庭的武装都进入最高警戒,开始集结,但他们却找不到敌人,无数强者只能茫然的环顾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们知晓自己的实力,不可能主动加入大帝与那位异域强者的战场,那样不仅帮不上忙,只可能白白送死。

    而临近边疆处,一艘艘在虚空中行驶,运载物资的商船察觉到了周围世界的异变,他们紧急停驻原地,想要避开前方那突然出现的战场可是战场虽然没有继续向前行进,余波却仍扩散,可以看见,伴随着巨大的时空波动,一颗颗世界星辰的光辉绽放,驾驶商船的阿摩司人顿时触手节肢发软,差点就动弹不得。

    因为一个个小型世界,中型世界正如同翻滚的陨石那样,正被战场核心处的余波推开,朝着他们飞驰而来固然,因为体量问题,他们的商船最多也就是被这些飞驰的世界带飞,可面见无尽的世界光辉当头压来,谁能保证镇定?

    而且,最恐怖的并非是一个世界当头压来,而是千千万万,无数世界被推开,扫飞!

    能看见,血战星河,阿摩司王庭与塔库尔教团边疆处的星域中,无数世界就如同流星雨,朝着四面八方飞散开来,时空乱流被搅乱,就连大魔潮的光辉都被击打出了鼓荡的潮光,甚至可以说,缓冲区的那些世界星域已经被一扫而空,那里成为了一片寂静虚空,一个位于星河内部的绝对虚空!

    而就在这虚空中,有无尽的光芒闪耀,将所有窥探的视线和观测阵法烧毁,如果没有抵达极意,恐怕连这光芒都无法直视,只有到了传奇,才能勉强分辨这光芒生灭明暗间,那两者交手的种种细节。

    但真正的交手过程,谁占据优势,谁处于弱势,却只有正在交手的两人才知晓。

    本来,应该如此。

    阿摩司大帝是以以太和魔力为根基,成就如今境界的强者,他早就在传奇极限的道路上行走了数万年,本体更是早已侵入深渊,开始尝试接触一个世界星河的根基‘创世大漩涡’。倘若他真的同化了那整个世界星河循环的力量,将这至理化作己用,并且诞生出纯粹属于自己的道路,那么他成为近圣者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而乔修亚以生命能升华的钢之力为基底,以情感之力与众多其他的超凡之力印证前路,更是得到了统合大资讯库,知识接管者,三重帷幕和极限升华聚合体的资讯。他早就在尝试统御群星世界钢之蟒,那持有整个群星世界魂之轮回百分之八十力量的世界意志之力时,就已经通过和三重帷幕与星合体,摸到了近圣者的境界,甚至半只脚都已经迈入其中。

    两者的战斗,单单是余波,就会造成世界毁灭,倘若是在星河世界内的话,哪怕是把星系的河系打断都不奇怪,花上时间,把整个河系拆的七七八八也不是难事,理论上,除却同级存在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可以知晓他们战斗的细节。

    只有一个例外。

    那就是战斗双方自己携带的观测法阵。

    此时此刻,乔修亚与阿摩司大帝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双方凭空降临而来的力量,已经化作了四臂的毁灭之神与星云生物,手臂与节肢雾手纠缠,迸发出恒星般的光屑。而与此同时,一个个死寂世界破碎,化作一团团光雾,被双方拉扯吸入体内,成为双方的补给与力量。

    而在这场战斗中,占据优势的,是乔修亚,他四支手臂虽然看似不如星云生物的以太触手繁多,但是每一次紧握,都能将一只坚不可摧的以太触手捏爆,绽放漫天华光,巨神甚至向前一扑,合身‘拥抱’,足以将太阳系都轻松囊括的胸怀随着四支手臂的合拢而紧缩,硬生生将星云生物抱断成三截。

    而乔修亚身上携带的传奇级观测法阵,忠实的将一切都记录下来。

    然后,直播。

    时空的彼方,起点星河和失落星河处,迈克罗夫本土和杰特朗姆虚空基地中,几乎所有人迈克罗夫人都能看见阿摩司大帝正在败退的现况他降临的速度没有乔修亚快,联通虚空化身的反应时间比乔修亚长,没有经历过与近圣者战斗,联通自己遍布多元星河思维子体经验的大帝在这方面的确逊色于乔修亚,所以哪怕是看上去实力差不多,却被乔修亚牢牢压制。

    赞叹声和惊呼始终不绝,甚至是迈克罗夫的传奇们也都面色微变,或是感慨,或是叹息,亦或是欣慰。他们没想到,乔修亚的成长速度居然如此之快,这才多长时间?他就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固然,正如同阴影贤者所说,一切就好像是‘整个多元宇宙与众贤者的目光都倾注在其身’,无数因果的纠缠,这才诞生了如今的战士,但倘若战士本人不去一直地战斗,去面对那些可怖的强敌,他也绝不可能历经众多危机,强大至如此。

    当然,不仅仅是迈克罗夫世界这次直播,本质上并非是给同胞们看的。

    整个失落星河所在的多元星河,有名有姓的大势力,众多强大的虚空帝国,文明种族,都得到了迈克罗夫文明的邀请,观看这场旷世的‘直播’然后,他们便震惊的战栗,乃至于胆寒。

    血战星河的阿摩司王庭,天灾文明之一同为五级虚空文明,他们猜想过阿摩司大帝的力量,却没有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已经抵达如此境界……仅仅是虚空降临的一个战斗化身,他就能轻易毁灭一个星域,令万千世界震荡甚至是毁灭,以他的实力,如果不是估计同样有着底牌的塔库尔湮灭教团抵挡,那么别说是跨越星河投放力量,他甚至足以建造一个诺大的跨星河帝国!

    但是,更恐怖的是迈克罗夫文明的那个强者,他居然能压制着阿摩司大帝,让对方连连怒吼,却始终无法找到半点机会。

    “他们为什么要让我们看这个?”

    “毫无疑问,展现力量……他们估计是想要宣告这个多元星河的霸权!”

    “不愧是失落的先祖们,曾经缔造辉煌的文明,现在他们回来了,向我们展现他们力量与荣光。”

    其他五级文明中的强者,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因为此时乔修亚展现出的力量,已经超越他们对‘极限’的想象极限危机刚刚过去,他们受创严重,虽然感谢迈克罗夫文明无私的贡献,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打算对迈克罗夫文明俯首称臣。

    可现在,因为那四臂巨神的存在,一切都变得不好说起来。

    甚至,远去的塔库尔人们也看见了远方的那一幕,新一任的大牧首感知到了那仇敌与异域强者的力量,早已得到过乔修亚传言,知晓他与大牧首约定的强者叹息一声,因为曾经能与阿摩司人争锋的存在是他们,但他们却从未压倒过对。

    现在,亘古的仇敌被压制,甚至要被击败,但他却并没有感觉任何兴奋和开怀,因为做到这一切的并非是自己。

    “终有一日,我们会归来……我们会重建家园和辉煌,永恒的存在于这片星河!”

    在心中立下誓言,新任大牧首便回转过身,不再看远方的战斗。

    而十三个已经黯淡下去,就像是特意隐藏光辉的天幕世界,就这样与无数移动的虚空家园舰一齐,朝着遥远的寂静虚空方向行驶而去,没入无边的黑暗中。

    此时此刻,发生在虚空的战斗已经快要走向终结,乔修亚的四支手臂撕开了星云生物的本体,就如同撕开一团无比坚韧的棉花和云层,他将一切物质和能量都归于自己的支配到了他与阿摩司大帝的境界,就再也没什么核心可言,别说是一滴血,一点残余了,哪怕就是一点能量的辉光,一点与他们本质相似的纹路,都可以成为他们降临,乃至于重新再来的可能。

    所以,必须将对方的一切都完全磨灭,支配,只有这样,才能算得上是一场战斗的结束。

    “你赢了。”到了最后,大帝仍未放弃,但他还是没有找到逆转的要点,能听见,他的声音似乎在遥远的时空彼端响起,渐渐归于无:“我让步。”

    “放弃那玩乐一般对外族的攻击吧,你和我们的敌人都是邪神,是混沌,所有生命都是如此。”

    乔修亚的巨神化身屹立于星云生物散去的尸骸光雾中,他沉声道:“不然的话,我下次降临的地点,就是血战深渊。”

    大帝没有回话。

    而乔修亚也不在意对方同意不同意,有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这次与阿摩司大帝的战斗,亦或是逼迫其让步,是必然发生的,克雷勒和埃尔玛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恰好的插入点,哪怕没有他们,乔修亚依然会为了阿摩司王庭之前攻击远征军这一点前来讨要一个说法。

    而直播这一切的目的,也正如同其他文明猜想的那样,是展现力量。

    以及,为他接下来将要说的话,增加可信度……毕竟,这个世界上最真挚的信任,来自于最强大的力量。

    乔修亚必须要用一场足够强的战斗,来威慑多元星河中的无数文明和种族然后,告诉他们,有关于邪神的秘密,有关于纪元轮回的真相,以及最后,那遥远的时空彼端,万物起源之处,众多贤者那无人知晓的抗争,付出,以及觉悟。

    “生命能贤者的名字被遗忘了,魔之贤者的存在也只有知识接管者还记得,灵能贤者的名更是只有群星世界的三重帷幕才知晓,元素和以太贤者的名字更是根本没有在这个多元星河中有半点踪迹。”

    “不应该如此,他们理应被所有人传颂,铭记,这对多元宇宙众生的爱与牺牲们所作所为的意义,不应该埋没于历史长河中。”

    乔修亚知道,贤者们可能根本不在意这些,们愿意永恒战斗下去的意志,根本与其他人的理解,其他存在的赞美无关,可那又如何?乔修亚觉得不应该如此,所以他便要这么做,更何况,只有将超凡力量的关系阐述清楚,将超凡的源头理清,这样才能让众多文明在超凡之道上不走岔路,进而诞生出更多的强者。

    战士虽然还没到贤者的境界,但是他已经明白,贤者们所作出的一切改变,都是为了这个多元宇宙的繁荣兴盛,为了能有后来者踏上们的道路而现在,他将要做的一切,虽然远不如贤者们,但却是同样。

    乔修亚将要讲道,借着这次机会,对着诸天万界,所有的存在,阐述自己对超凡力量的理解。

    因为‘传承和知识’并非是‘生命’,千万人有千万人的坚持与不同,‘传承’是只有传承下去才有意义的东西,它被封印在古老的匣中,最隐秘的数据库内,就等于不存在。

    至于听不听得懂,那就不关乔修亚的事情了……而倘若有人企图以此为恶,那么战士自然也会出手,将其击杀。

    所以,在万界的寂静中,在无数文明,无数强者屏气凝神的注视下,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将阿摩司大帝的化身磨灭的四臂巨神,就这样带着仍有伤痕的身躯,抬起了自己的前右手。

    在那里,有一个世界正在凝聚,凭空的诞生,无数密密麻麻的超凡符文在其外壳之上凝聚,展开。

    “超凡的起源,来自神力。”

    宏大沉重的声音响起,没有前言,没有提示,乔修亚开口发声。

    阐道。

    他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