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章 挑战与质疑 5200

    一开始,很多人都没有搞清楚乔修亚讲的究竟是什么,除却极个别存在外,哪怕是传奇强者在骤然听见战士阐述超凡之力起源时,都陷入了短时间的茫然中。m

    对于绝大部分文明和强者而言,各种超凡之力,其实就是和引力,电磁力,光速这种泛用常数一样,是天地间自然的至理,缺少它们,整个多元宇宙都将模样大变,甚至不复存在至理还会有起源吗?对于这些诞生于这个多元宇宙的存在而言,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知见障。

    但是,对于来自一个没有奇迹的世界的乔修亚来说,超凡之力的存在,天生就是独特的,是非同凡响的例外和‘奇迹’,他对待这些力量时,思考的方向天生就与该多元宇宙的土著完全不一样,能够跟得上他思路的个体,只有少数几个隐约知道贤者存在,亦或是察觉到了,超凡之力可能是多元宇宙中后来出现的‘额外力量’的强者。

    但是,这种迷茫只持续了短暂的时间当乔修亚开始在虚空中依次点燃一颗颗超凡之力的恒星,组成一个巨大的‘生命树图腾’后,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明悟,这些力量之间的脉络和关系。

    第一层,最基底的点‘初始之火’。

    第二层,源自‘初始之火’的‘神力’,两者有路径相连。

    第三层,源自初始之火的‘魔力’与‘生命能’,以及源自‘神力’的‘灵能’。魔力和生命能和神力有同样的起源,但是却并非同一个等级的衍生,。

    第四层,从‘魔力’和‘生命能’衍生出的‘元素’和‘以太’,他们之间互相有路径相连,可以顺畅的转换。

    第五层,从‘初始之火’和‘生命能’与‘元素’衍生出的‘圣光’。

    第六层,从‘初始之火’和‘魔力’与‘以太’中衍生出的‘阴影’。

    接下来的第七层,第八层,分别是这些上层超凡力量间互相混合,衍生出的众多次级超凡力量,比如说自然之力,神能,情感力量……而众多超凡之力片面的碎片显现,比如说钢之力衍生的‘权能’诞生的‘超能力’体系,也是相对较为独立的支线,它们位于更下层,组成了浩瀚无边的超凡之树的树枝,衍生无尽。

    这些复杂的体系和关系,被乔修亚用最简单,最明显的方法展现了出来,一个个超凡之力太阳在虚空中燃烧,衍生出光之路径,烙印在黑暗中,而所有看着直播的强者目不转睛的凝视他们并没有走弯路,也没有遗漏什么,只是单纯的没有去尝试整理相关的脉络,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所有超凡之力都是相等的,都是同样伟大的力量。

    不知道贤者的源流,除却一小部分天纵奇才外,真的很难在这方面探索……而如今,乔修亚为他们整理了这些根基,让他们的道路更加牢固,看得更清楚,在未来可以走的更远。

    但这并非是结束很快,乔修亚便熄灭了虚空中的星辰,他右手中的世界开始变大,变得明显,而这个初生世界的外壳同时开始变得透明,让所有人都能清晰看见其中天地剧烈的演变。

    所有人都看见了,在乔修亚的伟力下,这个刚刚才被创造出来的世界,如今时间加速一般,开始迅速地凝固成型,他们也能无比清晰地看见,种种超凡之力在世界成型的过程中,究竟起到了怎样的效果,是怎样温和的对待这多元宇宙中的万物。

    “天啊……原来如此,如果没有‘以太’的循环,我们世界那奇特的构造,根本就不可能产生完善的能量循环,进而诞生稳定的秩序大地与生命了!”

    “假如‘魔力’的浓度稍微淡一点点,我们种族就注定只是野兽,永远不可能产生灵魂与智慧……更不用说,假如没有‘魔力’这件事了!”

    “我根本无法想象原来‘灵能’才是催生出‘地母神’的源头,虽然它现在已经沉睡,可当初如果没有它的精心呵护,我们这些脆弱的生命,真的能繁衍至今吗?”

    元素的分化天地,生命能的催生壮大,不少种族和文明,在乔修亚掌中世界的玄奥演变中,窥视到了自己世界起源的一角,他们明悟了自己的幸运,理解了先行者的赠予,也终于知晓,超凡之力对这个多元宇宙中所有文明和智慧生命的影响有多深。

    至于从那些奥秘中,他们理解了多少力量的运用方法,明白了多少高深的技巧,那都是小事。

    没有力量的人心中,充满感激。

    而有着力量的人心中,诞生渴望。

    他们开始好奇好奇这些力量的源头,创造它们的先行者们,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才会带着如此的善意,为这个多元宇宙施加伟力他们开始渴望,渴望探究真相,探究这些伟大者的名字为什么会消逝在黑暗中,默默无闻至如今。

    而这正是乔修亚阐道的目的,想要他们理解的东西他想要展现真理与大爱,在黑暗的多元宇宙中,撒播光芒的种子。

    哪怕是一点点,也足够了。

    不过,迈克罗夫文明那边,却稍稍有点不同的不谐之音。

    开心,喜悦,怀疑,茫然。

    和其他文明一样,迈克罗夫文明中,所有观看直播的人心中,差不多都是这几种情绪,他们因为可以窥见真理的一角而开怀喜悦,却也因为怀疑这是否是真实而心生茫然,但是除此之外,不少人的心中,还生出一点淡淡的酸楚。

    那是嫉妒,还是有些不甘?亦或是一点点愤慨。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毫无疑问是迈克罗夫人,他是他们文明的强者,所有人都为这点感到自豪,他已经强大到了能对整个多元星河的所有文明和生命阐道,就像是当初的圣贤高举纯白圣火,照耀星河天路那样,这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啊……但是,为什么呢?也不是说,不能将这些知识分享给多元宇宙中的其他文明,但是为什么,就不能先在迈克罗夫文明内部先讲一遍呢?

    为什么,就不能先教会他们,然后再去和其他文明阐道呢?

    这明明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迈克罗夫人也不是说非要等自己搞明白了才能对其他文明开放作为光耀的继承者,他们有这个气度,相信其他文明即便掌握相同的知识,也无法超越他们……但是,如此‘公平’的对待多元星河中的所有文明,恰恰是对迈克罗夫文明的‘不公平’啊!

    毕竟,归根结底,拉德克里夫伯爵,远征军的大元帅,那个名为乔修亚的男人,是迈克罗夫的强者,不是吗?

    但是渐渐地,随着战士掌中世界的演变,大部分迈克罗夫人心中那些许的酸楚,逐渐地消失了。

    因为没有意义。

    面对钢之神于沉默中展现于世的真理,凡俗间一切的情感都毫无意义。

    他们看见了,一个世界在乔修亚的手中,从微小变得庞大,其中的山岳大陆,沧海与天空被数次的毁灭与创造,用来展示超凡之力的种种细节,他们看见恒星从星云凝聚,形成一个个星系,然后又依次在爆炸中燃烧,化作白矮星与黑洞,令炽热的荧光随着星辰气体扩散。

    他们看见,‘世界’本身被钢之神搓扁揉圆,时而化作大陆世界,时而化作星系世界,甚至它还会变幻成完全由固体组成的‘山世界’,内核是空洞的‘空洞世界’千千万万种常见的,极端的,诡异的,壮丽的世界在短时间内生成又幻灭,如同一首最壮丽浩瀚的诗歌。

    直到最后,无尽的力量在沉默中演绎,化作世界最初始的符文显化于世间,乔修亚分开五指,张开手掌,展现手中世界的细节那是一个超级大陆世界,超过恒星的大陆在以太海上漂浮,圣光的太阳与阴影的月轮转交替,元素与魔力幻化为一切风雨雷霆,与生命能一齐创造出万物。

    而所有强者都看见了,在那世界的中央,最高的山脉上,有原始的世界之灵正在孕育,这堪称万物先祖的魂魄随着世界超凡之力的循环而逐渐诞生,最后因为‘原始的神力’而凝聚成形,成为了一个通俗意义上的‘先天神’,‘原初神’。

    “这就是一切的起源,灵能贤者的种族,‘创始者’因为发掘‘原初之神’的尸骸,进而发现超凡力量,创造出‘灵能’的源头。”

    乔修亚收回了手,但是这个浩瀚无比的超级大陆世界,称得上是中型世界的世界却停在原地,甚至逐渐朝着虚空中远去世界的屏障也逐渐变得不再透明,它开始遮蔽世界与外界的联系,发挥出自己原本的功用,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世界。

    而那个世界中,有一个温和而风调雨顺的世界,还有一个刚刚觉醒诞生,朦胧环视世界的‘神’。

    一切都才刚刚诞生,一切都在缓缓孕育,一切的希望都在等待绽放,一切的未来都在驶向远方。

    他创造了一个完美的生命世界,乃至于一位毫无瑕疵的神。

    “创世神……”

    “……造物主!”

    “世界的锻造者,神的缔造者!”

    “世界之父,神上之神!”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从震撼中苏醒,他们这时才反应过来,刚才乔修亚展现的力量,究竟是怎样的伟力在一瞬间因为过于庞大的力量差距而诞生些许恐惧后,更大的喜悦与敬畏降临在了绝大部分生命的心中:固然强者们大多都心怀决心,想要追上乔修亚如今的境界,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力量心生崇敬。

    但乔修亚却并不在意那些赞美,那些被施加在他身上的敬称与尊名,四臂的战神只是再次的抬起手,在身前幻化出了朦胧的星图。

    “极限危机,带来的毁灭与死亡,恐惧与茫然,它们毫无疑问将会吸引无数的邪神前来。”

    他淡淡的说道,阐述着令人不愿直视的现实:“‘战争’‘失衡’‘瘟疫’‘饥荒’……消灭了一个,还会有下一个,不管你们将其称呼为‘吞世者’还是‘终末之暗’,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名字,它们即将前来,就在不久的未来。”

    能看见,明亮的星图上,有过于庞大的黑暗正在降临,一道道黑暗的裂缝无孔不入的侵蚀,将那壮丽的光团切割的四分五裂。

    “这些追逐着模因与永恒的末日,将会忽视一切生命中,有关于文明,种族乃至于思维形态的差异,对一切生命平等的施加毁灭。我一点也不认为,多元星河的文明能够联合起来,以集体的力量对抗它们,但是我仍要警示你们,做好最坏的打算,因为秩序与混沌的战争已经来临,它的序幕已经拉开。”

    所有生命的心中,都升起紧迫,那是本能的威胁,是来自存在源头的敌对,他们感应到了那黑暗深处,那些被毁灭文明处传来的悲哀,以及混沌那携裹着终末与毁灭的漠然。

    “变强吧,变得更强,你们不需要为了秩序而战,为了多元宇宙而战,你们只需要为了自己而战,为了你们的世界,你们的文明,你们自己的生命和你们自己的后代与子嗣奋战。”

    “但是,从此时此刻开始,我将禁止一切‘秩序种族’之间的内战。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有什么怨憎与不甘,你们对我的命令有什么不满,从今日起,一直到邪神退去的那一日,我将禁止一切无意义的战斗你们大可以质疑,可以咒骂,可以倾诉你们合理亦或是不合理的理由,但我都不在乎,我会直接压制那些企图挑起纷争的存在。”

    四臂的钢之神平静的诉说着自己的要求,他的语调没有威胁,也没有傲慢,乔修亚注视着眼前的虚空,似乎就像是同时注视着整个多元星河所有文明,所有正在观看这场阐道的生命,战士语气平淡:“我知道这个要求不合理,但是邪神更加不讲道理。我刚才已经击败了阿摩司大帝所以,你们谁觉得自己比阿摩司大帝更强,可以来挑战我,亦或是指出我的错误,与我论道。”

    “这是唯一的手段。除此之外,你们可以提意见,我会听,但不会改。”

    沉默,在整个多元星河,所有能看见,能听见这一幕的文明中蔓延。

    他们迟疑着,皱着眉头,那极致的‘傲慢’与‘俯视’感正在从遥远的时空彼端传来但是他们却又明白,那‘傲慢’与‘俯视’本质只是一种错觉,乔修亚从未忽视他们,实际上,这本质上是一次挑战,一个个体生命,对整个多远星河所有文明中强者的挑战。

    但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有资格,去直视这直截了当的挑战。

    而在许久之后,迟迟没有听见回音的乔修亚,不禁微微皱起眉头,他的目光中有些许不解。

    怎么回事,人呢?

    质疑我,怀疑我啊。

    我又不是真理,又不是真正的贤者,我的阐道,只是我个人的理解,肯定不是真正的真理……难道就没有怀疑的人吗?我后面如此强硬的要求,难道都激不起你们挑战的心,都无法令你们的怒火和不甘勃发吗?

    他困惑的环视虚空,仿佛在环视所有之前聆听他阐道的文明,他张开口,似乎想要继续说些什么。

    为什么如此轻易的相信?质疑的人呢?疑惑的人呢?无论问题多么可笑,多么苍白无力,只要心中有疑惑那就开口提问啊!哪怕只是因为不爽,因为厌恶而单纯的挑衅,单纯的鸡蛋里挑骨头,那也是好事一件,因为真正的真理无惧任何窥视的眼,他需要的正是这个啊!

    传承,可不是什么一股脑的灌输,说什么就信什么那叫做洗脑!它要有问有答,有疑惑和解释,有质疑,否认和实证不要只是单纯的去‘倾听’,而是要尝试去‘怀疑’!

    乔修亚相信,这个多元星河中,绝对有在单一超凡之力方面,要比自己理解的更精髓的。

    他并不觉得自己就已经掌握了一切,乔修亚认为,自己对多元星河中的所有个体阐道,就相当于多元星河中的所有个体对他阐道在战士的设想中,这应该是一次阐述与质疑,一次回答和验证的交流,在他对多元星河所有文明强硬的宣告下,这次阐道将会进入一次浩大而激烈的挑战环节,一次漫长的论战与辩驳,而真理将会在道与道的互相阐述与印证中,越辩越明,成为互相的食粮。

    而不是现在这样,突然的寂静无声。

    不应该是这样的。

    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魔潮的光带着微白的尘,如雾一般在虚空中飘动,席卷过亿亿万万个世界。

    直到就连乔修亚都开始感到有点失望的时候,突然地,遥远的时空彼端,有一个声音响起。

    “我要挑战你。”

    那是一个粗豪的声音,从一个星河的中央传来,与此同时,强大的气息跨越时空,令诸界的元素震动,能看见,一个不定形的虚幻影子,正在跨越时空而凝聚,澎湃的力量勃发,带着豪迈与快意。

    “我也要挑战你。”

    “你刚才对以太之道的阐述出错了”

    “你以为你是谁?!”

    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声音。

    以及另一个,另一个,再另一个。

    “好。”

    一瞬间,只能听见千千万万的挑战与质疑,能听见无数挑衅与否认,但是,战士却没有半点愤怒,他注视着虚空,乃至整个多元星河,就如同与所有正在挑战他的存在对视,然后露出了真挚的笑容。

    “好。”

    他答应,开心的笑着。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