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七章 非独行之道

    一场轰轰烈烈,持续了数周迈克罗夫标准时间,波及了整个多元星河的‘阐道’,随着发起者‘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战胜所有挑战者而落下帷幕。

    经此一役,四臂的钢之神的名号传遍诸天万界,甚至就连最偏远的星河尽头处都有人传颂其名,慑于其武力,几乎所有的文明都表示,愿意服从他所领导的秩序走向,中止如今仍在多元星河中持续的‘所有战争’,开始全力备战,应对即将来袭的混沌之军。

    虽然说,也有不少文明认为乔修亚只是一个个体,多元星河无尽世界,无尽文明和种族,他不可能全部管的过来,只要自己做的隐蔽一些,就没什么关系但是这种心怀侥幸者在得到了一份乔修亚在群星世界,与三重帷幕和钢之蟒联手对抗极限升华聚合体的记录后,全部都莫不发声,因为他们看见了那遍及众多星河的银色光芒,看见了对方那庞大的思维网络。

    甚至,还有一些虽然加入了阐道,但是实力较为低微,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勇气挑战乔修亚的文明,在观看对方阐述超凡之力根源,创造出真正的世界和原初的神,又战胜了所有强大到超越寻常神的挑战者后,直接将原有的神像挪下,转而传送这位‘真神’的威名。

    毕竟,乔修亚的力量,早就远远超越了许多种族中对‘神’的想象了……即便他不是全知全能,但对于低端文明来说,也近似全知全能。

    除此之外,整个多元星河的无尽生命,也算是真正的,被迫‘睁开眼’,注视并了解‘迈克罗夫’这个名字。一些年代较短的文明对此一无所知,但是一些年代延续了数万年的文明却猛地回忆起了许多古老的往事,他们急忙寻找自己族中的原始典籍,再三确认,终于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的确是昔日那个辉煌的名字。

    而乔修亚此时,正如同那时的圣贤,威压了这个时代,令无数强者想到他的名字,便下意识的要遵循他的秩序……但和当初的圣贤不同,因为乔修亚不是好人。

    对于不从者,典籍中的圣贤会耐心地教育对方,而乔修亚会比较简单粗暴的‘教育’对方。

    不过有一点同样那就是想要被教育的存在,一个都没有。

    当然,除却乔修亚的阐道之外,众多强者还有其他的收获。

    “直至今日,我才知晓,这个多元宇宙是如此的辽阔广大,生命又是如此的丰富多彩。”

    “我原本以为我已经站在了尽头处,前方没有路,但是现在才察觉,路或许还有,只是我一个人独自前行,行走的太过缓慢。”

    “‘近圣者’与‘贤者’……居然还有这等境界!”

    “那创造了我们如今所用这些力量的伟大存在啊,以我们的文明与信念立誓,我们将传颂你们的名,让你们的爱与传承,延续至永恒的尽头!”

    如果不是乔修亚这次,与万界祭祀场统御意志一齐,强行进行了多元星河级的直播,很多处于偏僻区域的文明和强者,恐怕都不坑了了解,知晓这个多元宇宙中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其他强者,还有这种等级的境界,一切超凡的起源。

    以及,‘钢之神’那慷慨的范例。

    所有智慧生命,大多都是中性的,不存在‘无缘无故的善’,也不存在‘无缘无故的恶’。只要交流通畅,互相了解互相的文化习俗,禁忌和底线,有人对他们好,大部分生命都会对同样对他好的人好,反之同样如此,有人为恶,自然恶便会反馈,只有极少数人会违背这个原则这极少部分人中,甚至还有一半是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的存在,真正永恒不改,一心为恶的恶徒,别说是成长起来了,恐怕小时候就被淹死在粪坑里。

    固然,许多人都说,文明与文明之间的关系,是冷酷无情的利益关系,但那只不过是‘对等者’之间的守则,待当强者主动释放善意之时,所谓的冷酷无情,利益相关,全部都是一撕即掉的假面换句粗俗的话,那就是跪舔都来不及,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去猜疑戒备……哪怕是有这种想法,窜出这种念头的人心中恐怕都会羞愧的自问:我配吗?

    超人好心带人飞了一段路,让人少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来到大洋彼岸,这个人会怀疑超人是想要偷他怀中现金加起来没五百的钱包吗?

    多元宇宙不存在这种滑稽事情。

    如今的乔修亚,就是会让一些觉得这一切行动背后别有阴谋的存在心生羞愧,自叹:‘我不配。’的强者。

    所以,除却乔修亚自身对超凡之力的印证这种收获外,他最大的收获,就是通过阐道中的挑战与被挑战,成功的将自身的强大,映入其他文明的心中。

    隐隐约约中,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泛多元星河秩序集体的,虽无形无权也无名,但的确存在的‘盟主’。

    他成为了这个秩序集体的‘威慑力’,一柄悬挂在所有企图为恶者,心怀恶意者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而这,正是乔修亚,以及与乔修亚一齐策划了这次‘阐道’的迈克罗夫文明强者集团的目的。

    “果然,一切和我想的一样,即便是超凡之力也并非是永恒不变,而是会逐渐进步的。”

    将已经成为‘生命禁区’的虚空漩涡封印,化作可以被后人探索的副本,也算是将别人的国土作为战场的赔礼,乔修亚站在阿摩司王庭的虚空中,他的思维线路,转动着无数有关于力量与修行的信息。

    经过这次史无前例的强者轮番大挑战,战士已经完全可以自称,他是全超凡领域的大师,在所有力量道路方面,都近乎走到极致的个体无限接近近圣者的他,甚至已经能隐约窥视到,众超凡之力的发展和未来。

    灵能,魔力,生命能……种种超凡之力,是一种会自我演化,无限延伸的力量,它们并非是永恒不变的无限海洋,而是会循环,会演变,会扩展延伸,乃至于从海洋化作天空和宇宙。而实际上,在这次战斗中,乔修亚就见到了众多超凡之力的奇异变化,其中有种种微妙精细的高深之处,是他从未思考过的奇妙方向。

    每一个文明,都能走出不同的路,众贤者作为创始者,只是开创了一个头,他们创造了一个力量的基底,但是众多生命和强者,却能在这个基底上,开出各不相同,但是绚烂非常的花,其中必然有不少,是当初的创造者都无法预料的东西。

    依照前世的游戏打比方,那就是游戏公司做出了一款游戏,设定了规则和大体的框架,以及官方钦定的一些玩法,但是具体怎么玩,还不是看玩家?玩家自然会以原有的资源,创造出各种官方也想不到的各种流派,组合,构造,甚至是卡bug和开挂。

    而战士,将这些所有后来者开创出来的全新‘流派和技巧’,完全地吸收,化作自己的力量……甚至,乔修亚认为,倘若一种超凡力量中,再次出现一位‘贤者’,那么必然会为这种超凡力量,带来全新的变革。

    当然,这只是猜测,不能说必然会发生,但的确有这种可能。贤者级的存在,目前来看,都选择了创造属于自己,独一无二,改变多元宇宙的力量,但是倘若后来者中就是有人选择在原有的道路上继续深化,进行改良,那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并不冲突,并且同样强大,伟大,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道路本身的意义,就是让无数人行走它,倘若只能供应一个人前行,那它就并不是‘道’甚至可以说,能够并排行走的人越多,就越能证明道的坚固和完善,更能印证其意义】

    【超凡之道,并非是一条局踽踽独行的永寂孤独之旅,而是有着无数人一同行进的漫漫长路长路之上,无数人互相扶持,互相援助,唯独只有这样,才能贯穿笼罩于多元宇宙上的厚重阴霾,击碎所有枷锁】

    “乔修亚。”

    通讯法阵中,传来了七神之一的声音,强权之神熟悉的声音传来:“该回来了,咱们要办的事情还很多……还有,做的真不错!”

    “你真的已经变得很强,很强了……”

    隐约还能听见,还有其他神和强者的声音他们自然也观看了乔修亚的阐道,甚至还有不少人分出化身,尝试挑战乔修亚,亦或是在外围与其他文明的强者交流,所有人都收获颇丰,并且也知晓,自己与乔修亚那巨大的差距。

    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论起战斗的次数与烈度,他们没有一个人比乔修亚更多更强,他们固然比乔修亚多活几十年乃至几百年,但那有什么用?不能进步而草草度过的时光,不过是无为者浪费的水花,在时间的长河上泛起无意义的波纹。而有为者的奋斗正如同坠落的陨石,即便短暂而急促,但也必然能掀起巨大的浪潮。

    对此,乔修亚没有回话,他只是笑着,纯粹的笑着,表达自己的喜悦和自信。此时此刻,他已经无需用语言证明自己了,没有会怀疑他无法成为下一个圣贤,甚至没有人觉得他会成为‘圣贤’。

    因为乔修亚,必然成为他自己的贤者,他将会站在巨人之肩,眺望更高之处。

    “是啊。”

    如此想到,乔修亚转过身,朝着克雷勒与埃尔玛所在的星域走去,而在他跨越虚空的过程中,战士抬起手,扫向周围的星域,无形的力量扩散,牵引着之前因为他与众多强者战斗而击飞的世界回到原本的位置。

    因他,列星飞散。因他,列星复还将世界作为掌中之物,让文明与星辰在自己掌握起舞。

    “我如今,距离近圣者,差的恐怕只有单纯力量上的积累,以及‘某些方面’的小问题,恐怕,极限升华聚合体那吞噬了无数文明的知识储备,应当也就和我在伯仲之间,甚至可能还逊色于我。”

    毕竟,不谈极限升华聚合体掠夺的知识有多少能有这次阐道中众多传奇极限强者的级别,单单是极限升华聚合体本身,也是如今乔修亚力量的一部分。

    野兽在这点上,是远不如文明的。

    【我将战胜你,吞噬你,拥有你,复制你我将学习你的长处,摒弃你的短处,将你自豪的化作己有,将你骄傲的夺为我用。

    而这,就是文明的本性!】

    多元宇宙最大的瘟疫,才不是什么极限升华聚合体,而是‘文明’这一存在本身啊!

    “近圣者,和贤者。”

    前者,对于乔修亚而言,只剩下一步之遥,而后者,也完全能看见曙光……因为三重帷幕昔日的提醒,乔修亚并没有对任何提起对自己道路的构思,但是他已经逐渐完善,他坚信,那必然是最契合他所思所想的道路。

    此时此刻,他已经回到克雷勒和埃尔玛所在的星域虽然说,只是以他们两人为借口,进而展开接下来的计划,但是乔修亚也必须说,他们两人做的十分不错,如果不是他们传回的信息提醒,迈克罗夫文明恐怕会遭遇更大更无法接受的损失。

    站在群星之间,乔修亚准备将自己巨大的四臂天神之躯消去,以世界的形态带那两人走……但是就在战士这么做的同时,他若有所感,抬起头,看向多元宇宙那虽然充满无尽群星,但仍然黑暗寂静的虚空。

    在那里的深处,有最深沉的阴影幻灭,有最深沉的迷雾涌动。

    【诸天列星,黑暗蔓延。】

    所以,战士缓缓地举起拳头,遍布众多星河的思维阵列开始转动,发出银色的辉光。

    【诸天列星,散发光辉。】

    没有什么可惧怕的,既然混沌即将来临,那么就去战斗吧。

    倘若将不可更替的‘必然’,称呼为‘命运’的话,那么总会有人会选择低下头注视泥土,甘做命运的奴隶,但也总会有人抬起头挥拳,虽一言不发,但不改半点决心。

    倘若连对‘必然’挥拳的勇气都没有,怎有权利前往,注视那明日之‘未来’?

    这是,明明连那些自己将要去带走的‘小家伙’们,都懂的事情啊。

    “希望,在我不在的时候,萤和凛他们,干的不错吧。”

    如此想着,乔修亚也没有多话,他直接将整个虚空定居所置入自己体内的世界,然后便开始准备等待时空彼方的万界祭祀场与自己联系,展开传送。

    与此同时,他也在观察自己体内埃尔玛和克雷勒的情况。

    克雷勒的话,只是单纯的身体和灵魂有点不太契合,但是如今他的灵魂已经壮大了不少,甚至可以说是突飞猛进,所以这点小小地不协,反而成为了刺激他成长的助力。

    但是埃尔玛的话,情况却有些特别。

    “居然已经开始‘新生之死’了吗?”

    注意到暗影之金铠甲创造的阴影空间内,那正在不断转换,畸变的**,乔修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克雷勒使用阴影力量,强行中止了这一股过程,所以新生之死虽然已经展开,但是目前还很稳定。”

    想要恢复正常,并不难,至少对于能轻易扭转生死的乔修亚而言,这在克雷勒和埃尔玛眼中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但是怎么说……有些苦难,并不一定非要规避才是好的。

    正如同埃尔玛所说,极限病毒的本质,只是极限升华聚合体的传承,是一种思维和知识的集合体倘若被其侵蚀改变,就相当于被人洗脑,重新写入了一个全新的程序和软件,甚至就连大脑身体这种硬件都会更换,虽然还能算是同一个人,但也不能算是同一个人。

    可是倘若,能够接受这些知识和思维而保持不变,以自己的意志去控制这次升华,那么这反倒是一步登天,成为超级生命体,成就传奇境界的好机会。

    “只是,这条路也太艰苦了。”

    数百数千亿人中,只有一个可能完美适应极限升华聚合体的传承,成为极限生物但是天知道多少极限生物中,才能诞生出这么一个可以反客为主的存在。

    不过话说回来,只要到了极意级,就不会被极限病毒所感染,所以说,可能能够反客为主的存在其实不少,只是那种存在早就强大到了不会被感染的地步,而被感染的,本质上原有的资质就算不上太好,极限升华聚合体也不过就是撒细网捕鱼而已,寻找那些有着资质,但是没有机会变强的个体。

    埃尔玛这种明明身为极意极限,距离传奇也没多远的阿摩司天才,自己主动去感染极限病毒突破,远比她自己认真修行突破来的艰难危险,当然,这也是一种选择,倘若她真的能扛过这一关,恐怕日后成长的速度,会远超许多人的预料之外。

    “先带回去吧。”乔修亚输送一点力量,压制住了埃尔玛的新生之死,他感应到了时空彼方,万界祭祀场指引他的信标已经出现,战士准备上路离开血战星河,回迈克罗夫了。

    这一次阐道收获实在是太多,乔修亚已经要开始准备进阶近圣者,迈过那一道门槛。

    虽然说,进阶并不会有什么天雷地火,神灭天劫之类的东西,是水到渠成,力量抵达一定程度后,强者对自己的实力的划分标准,但那也是要准备的。

    注视着眼前,逐渐在自己对面开辟而出的幽蓝色时空之门,乔修亚认真的思考着。

    “我应该,再去一次创世大漩涡。”